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落霞阁主人
落霞阁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285
  • 关注人气: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黄山外传

(2019-11-05 05:46:47)
标签:

情感

旅游

文化

游记

历史

分类: 诗歌

黄山外传

——皖南浙北纪游之四

 

  史记

 

群峰或上或下,或巨或纤,或直或欹,与身穿绕而过。俯窥辗顾,步步生奇,但壑深雪厚,一步一悚。

            ——明·徐霞客《徐霞客游记 []·游黄山日记》

黄山聚千百奇峰,劈地摩天于数百里内,四面周圆,无偏欹缺陷。正面东南向,玲珑萧散,秀绝人区。

            ——清·汪洪度 []《黄山领要录·卷七》

黟山……云凝碧汉,气冠群山,灵泉秀美,神仙止焉。

            ——清·徐澈《黄山纪胜·卷一》引《黄山图经》

薄海内外之名山,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

            ——清·闵麟嗣 []《黄山志定本》

 

  松问

 

己亥仲夏 []

 

云谷寺也远远躲在了山腰

天兀自在头顶蓝着

风,梳理过枝枝叶叶

习惯了南腔北调呼痛的屐音

蜿蜒栈道不动声色

 

草木青葱,慵懒晒着太阳

众峰缄口相对,揣测

下一个不可能如何

被黄山松 []发达的根系终结

 

劈山裂石,黄山那松

以几乎不可能的方式

生生将自己与大山合为一体

肆虐风雪淬炼

轮回四季洗礼

海拔800米以上定格

朴素自然哲学的植物版本

浩繁卷帙每一页

都荡气回肠

 

自白鹅岭 []启程,过始信峰 []

响晴午后天空寻不到一朵云注脚

山风悄然,夏日炎炎

窄窄栈道扭着身子

引我向西,向重山深处

一路读取那松的故事

 

探身万顷云海,听

一声声云涛拍岸

抑或望浮槎而来那仙客? []

风挑琴弦

山谷幽幽传响,禽鸟侧耳

铮淙问谁知音? []

枝干犹横,那浮丘何处

莫非喧哗扰了清修

早向山林遁迹

却忘了带走这偌大蒲团? []

卓立峰巅

昂首,端详了千年

浩渺天宇铺开画卷

为何仍不肯淋漓诗情? [11]

海心亭东望

展翅欲飞的凤凰

可是眷恋山海秀色不忍离去? [12]

平天矼道旁

幅荫纵横逾丈星阵

樵柯烂尽,那一局

胜负何如? [13]

不问春风来去

并蒂齐肩

婷婷一座山的相守

凭谁问:长生殿上

鸳盟在否? [14]

盘旋虬曲那双龙

镇日俯瞰山谷

该不会只顾嬉戏

丢了煜煜明珠? [15]

北往南来,八百年迎候

问你如何泰然

不管平上去入

跫音一次次错了节奏? [16]

……

一打儿疑问联袂

搁浅布鞋的雄心

恶补的旅行手册终究浅薄

 

季节旁观一切

冰冷的花岗岩和造化的刀削斧劈

屏蔽了优雅与本能的呻吟

娇贵的影子不属于这里

伤痕是最美的尺牍

在枝干上等你翻阅

悬也挂也卧也起也

怎能拒绝苦心那邀约

当松把诗句写在危崖绝壁

一等就是千年万年?

 

不顾一切奋力生长

朝向云层也遮不住的太阳

所有枝丫

崖壁上招展如旗

迎着猎猎山风

 

从此望向东南

隔一湾浅浅乡愁的岛上 [17]

根是一样的根

连梦也一样郁郁青青

问你,古扬州兄弟 [18]

一去七十年,音书隔断

少年青丝换了白头

老了红尘离合悲欢

问你:是否仍记得归程

潮起又落  匆匆晦明

即使这山水不问古今

也莫忘了血脉相通

落纸如漆,毫锥 [19] 提按皆成风云

一阙新词我们几时完成?

 

戊辰日,沿曲折小径登山

这黄山松似曾相识

在视线所及处立成风景

谨守本分,绝无殷勤

且让我喘息一会儿

半山风骨嶙峋鲜活意象

氤氲一怀诗情

只倚栏游目,霜鬓迎风

藉一声长啸应和西海峡谷

涌来的一波波松涛

依稀浑茫大江滔滔东坡的长调 [20]

且让我出神一会儿

仍失律心跳未平复,就半壶薄饮

怎催化虬枝斜出的仄仄平平?

背上山的导游图没有松们的坐标

他们自沉积的岁月中挺直身子

即使唐时雨宋时雪留不下些许痕迹

最初溅起的回想洇开线装书扉页下的苍凉

或远或近,在驰去的季节里

从不肯俯身诠释自己

 

年轻的栈道也紧贴峭壁

栏杆之外,山谷老饕般张开大口

而日光渐斜,崖壁画满树影

黄昏时,众峰沐着余辉

在身后……稍纵即逝的邂逅中

晕眩  疲惫  透支着心跳

但黄山松继续用自己的方式

构建非物质的迷宫

即使山路径达山下,我

仍陷身这里

 

云海恣意翻涌

山峰任性啸呼

满望野草拜服没了婆娑姿态

再望,参差群峰破云而出

这边,那里

横眉立目

 

就这样站着,不屑一顾

在峰巅——或是深谷

从容看乱云飞渡 [21]

危立峭崖不肯后退一步

草木惶惧,众鸟低飞,群猴畏若雷池

就这样站着,黄山松

绝无仅有的位置径自逼仄了

雪月风花的流俗

暴露我们一直被隐藏的媚骨

 

暮色渐深时,朋友喊我

以山下新酿的米酒

垂涎的松涛互相转告

一路追我回到白鹅岭

 

明天我将继续出发

但今夜,澎湃这松涛到梦里

与被酒的思绪一唱一和

重山之外仍雷鸣隐隐 [22]

而窗外闪着眼睛,满天星斗

寻一尾北国鼾声

 

  山盟

 

1

 

挺起身子艰难抖落

仍有腥味的泥土

像一个个雀斑

风干后水渍,遮

也遮不住

那是八亿年前 [23]

造山运动来势汹汹

地壳抬升抬升抬升

那是北纬30 [24]

珠穆朗玛峰矫首疯长

百慕大三角未露狰狞

亚特兰蒂斯12000年文明史不曾拉开帷幕

金字塔的出现遥遥无期

大江大河于此入海

四大文明古国的辉煌篇章

亦将于此完成

 

然后时光漫漫,接续着

侵蚀切割断裂

造化完成了大山最初的版图

七十二峰拔地而起

葳蕤一片古老诗意

寂寞深闺怎么去兑现

生命华丽转身那纵情?

只是,相遇

无法预约

惊世风骨,注定

要在偏僻山野

独守寂寞

 

2

 

当五岳巍巍声名风华了秦汉

恣意挥霍季节的审美

这座山仍不入名山谱系

先民的脚步

在腹地之外划下休止符

 

八世纪,那人一身酒气 [25]

踉踉,跄跄

闯进大山陌生的编年

三十二莲峰在微醺中浮出云海

于是,几近完美的山水长卷

徐徐展开——

那时泉声泠泠

大石犹讶然那人的醉态 [26]

温处士归去,去一页文学史

丹砂井 [27] 茗香仍在齿颊

麻衣祖师 [28] 尚未西来

翠微峰朝山外凝神远睇

 

天宝年间,笙歌粉饰繁华

北方烟尘正炽,渔阳鼙鼓蠢蠢欲动 [29]

那时高傲与孤独

疏离世间卑微众生

峰林亟待命名,山路匍行草莽

安静的时光,终于

被一夕乍暖还寒的春雨濡湿

当野花漫山遍野吐露的芬芳

再度怅然凋落

黄山,坚守千古的约定

不悲不喜

直到十七世纪

一声喟叹,惊动了迁客骚人

 

3

 

那个梦是一切的 [30]

因缘与起点

菩萨将一座满是奇松怪石的山

指作道场

于是,开山的壮志便在心中

翻腾不已

于是,启程

(出太行渡黄河

入襄阳到宜昌

过长江进武陵

六朝古都别后

水路抵达休宁)

三十载奔波蹒跚了步履

心头一念愈发剔透

于是,四百年前

几经自然诱惑与试炼之后

在虎岭最高处转身北望

山峰无数

烟涛中时隐时现

云潮澎湃

自天际平铺过来

早已出世的心猝然陷落

原来,山

就在那里——

 

1606年,叮叮山鸣

当当谷应

斧凿之声敲碎千年沉寂

连阳光也铿然作响

冰冷的花岗岩

正集结匮乏与清贫企图颠覆开山大业

一锤  抗拒的星火灼痛肌肤

一凿  碎屑迸飞跌跌撞撞落进山谷

一步  芒鞋趔趄稳不住羸弱身躯

一阶  秋过春过载入未及终篇的志书 [31]

从人字瀑开始,从

哗然歌吟里听见生命的天籁

翻过天都

鲫鱼背上受惊的心魄

仍有余悸,再向前

菡萏初开,众峰遥拱

不规律的心跳

受制于那些出乎意料的角度

能记起的语气词全被压扁拉长

纵使直抵光明

千山万岭俯伏在下

禅心仍不得从容

当风而立

掌心结痂的伤口隐隐作痛

众生雀跃中那僧人

老泪纵横

合什,向魂梦牵萦三十年的圣境

喃喃不已

之后,为民请命的途中

结束修行,成为

这座大山的一部分

 

4

 

戊午年九月初四日 [32]

拒绝了庵僧的劝说执意前去

攀草牵棘,一路蛇行

峭壑阴森逼视疲惫的心神

枫松五色如画又引人顾盼忘情

这徽之黄山

洞开瑰丽的风景

鸟雀呼朋,猿猴引伴

迎候重访的远客

 

初五日  平明

朝阳霁色鲜映层发

那一刻  远古高山纯澈的气息

几乎迷失所有感官

回神时  峰峦回环簇聚

虔诚如朝圣的信徒

天都 [33] 雄伟倨傲

亦垂首在望

山风狂肆奔放

山坳的幽静被扯得粉碎

而身侧巨石鼎峙对立

如莲瓣微启

总有心心念念的风景

使我们在风中雨中

从不放弃

总有无法言喻的远方

守候于险远之处

使我们跃跃欲试

渴求抵达

如何无视壮美山河的邀请

当路就在脚下

且翻开散失殆尽的《徐霞客游记》 [34]

预习明日邂逅的烟霞

 

5

 

静静的黄山还在等一个人

等他以满腔热血

将万千变化的山水

糅进自己隐秘的心境

那是1651年,时代地坼天崩

人生亦起伏跌宕

明王朝最后一抹斜阳沉没于崖山海面 [35]

武夷归来

走向崇山峻岭

以一掷的孤注

投入大山怀抱

未来与过往故土与远方家国与江山

都在寒冷寂寞的《黄山图册》中醒着 [36]

 

奇峰搜罗于一帙草稿

十四岁少年泼墨挥毫

王孙旧梦

草木枯荣

铺陈成独树一帜的画卷

扬州片石山房独峰耸翠

依稀黟山形貌

依偎在日月山川里

怀着敬畏与感激完成

心灵的救赎 [37]

 

  蹊绝 [38]

 

在突兀的崖上稍伫

静听整个山谷冷翠的声响

或者古黟大地上 [39]

就该站成一株黄山松

岁月苍茫浩荡

见证一枝一叶的成长

而我是北国远客

来寻前生的江南

走过那些季节的诗句

午后阳光里

沿古人设计的方向启程

 

穿越千百年历史烟云

这栈道石阶上

行走是最美的生命姿势

每一步都印证

大地的初心

而迫不及待的我

病足的远客

正以薄醉的节奏解读

诗意和远方

 

山路斗折

一侧悬崖深不见底

一侧石壁峭立直插云天

一步生  一步死

千回百转后

置我于众峰之上

天地之间

此刻,所有懈怠迟疑失望

都是对大山的辜负

就让那一众群猴笑我

两股战战

一路坐行

 

此刻

想起猝不及防那场雨

淋湿华山古道 [40]

命运起承转合亦是

一蓑烟雨

何须苦苦拼接春天的真实与完整

渴求一帧背影以无可挑剔的姿势

360度满足每个焦段——

且任性如崖上老松

偏要在不可能之处安居

季候轮回,冷眼花开又谢

远了,孤独与寂寞,操着不同方言

那鞋子殷勤,在斗折山径

问究竟多少背影被历史烙印

 

好漫长,一路石阶在脚下

偏又一般模样无法定义终点起点

松涛隐隐,莫非

今夜又挂一片破浪云帆

这山路,或来试我修行

不管我双鬓已飞霜,病足拖沓

那少年后来居上一串音符风里只留余响

山风正紧,汗湿的衣衫恐难风干

唯有握紧手杖,尾随黄昏

一步,一阶回到白鹅岭上

 

那一夜,喧嚣都留在山下

星斗满天仿佛又回懵懂少年

满溢的酒盏举向一轮明月

这回不招伊对酌

这回不便宜馋嘴的大江

又一颗流星隐没远天

这回且喂饱疲乏经络

莫怯了明日六小时山路弯弯 [41]

 

  云梦

 

据说,风平时白云铺开万顷茫茫

众峰如岛遥遥相望

风起时,后浪追前浪寸步不让

一波波拍岸雪卷千堆

九百年前赤壁涛声依稀轰响

据说,流云如瀑

两山之间飞流直下

乍抬头,日光闪闪恍若锦鳞逆流跃上

据说,云海独伫飘飘登仙

昨日幽谷何在?连绵远山何在?

浮屿三两,接引那扁舟何在?

莫不是叫人举身乘风乘云前往?

据说,云浮如带

众峰间架起白玉桥

尚不见有人在桥上看风景

忽悠散作云涛去何汹涌

据说,雨后雪晴仍需有缘

即或你一念虔诚远路前来

登临时,众山青青挤满视线

梦了千回片云都看不见

好在梅雨季已终篇

那雨帘重重早已撩开

惊世容颜终能一晤

在临风之际,当登攀之时 [42]

 

罢,且留些许遗憾

权做异日重访的理由

云海,终会涌上那页诗笺

待我佐一壶老酒吟哦

 

  赋余 [43]

 

皖之南多山也,当宣歙二郡之界,望之环峰叠嶂,莲簇笋攒者,黟山也。赐名黄山,轩辕栖真之所也。或伛偻迎客,鞠躬送行,或夭矫如龙吞吐烟霞,平凖如局往来胜负,或横瑶琴,或飞凤凰,或壮茁,或瘦瘠,百态千姿不一而足者,奇松也。雪浪银涛时来拍岸,淡烟浮霭每疑登仙,云海也。若狮,若虎,若苍鹰振翅,老猿望海,若溪畔兀立,太白醉后三呼;峰下趺坐,老僧亘古不语;穷形尽相引人遐思者,怪石也。余与朋辈来游于此,年虽不惑,而苦病足,每落尘后也。后而不进,时为流憩,故耽于山水也。耽则偏识风物,非机心也。机心既无,乃得山水之乐也。

若夫群山淡淡而画影,众峰翳翳以藏形,云蒸霞蔚者,日之出没也。杜鹃红而飞霞,杉柏绿而滴翠,松枫绣五色之图,琼花满树者,山之四时也。朝沐岚气,晚对千峰,四时如画,八节有诗,诚佳境也。

至于拄杖行于途,逢荫休于石,少者趋乎前,长者闲于后,引伴呼朋,众人游也。指点峰峦,每引诗文故事;略识草木,频叹造化功夫;手足并驱,坐而下行,先生后也 [44] 。后而不措意,啸歌陶然,踯躅忘情,不知日之夕也。

已而暮色四合,繁星在天,朋辈归而夜宴开也。山风微凉,明月当空,觥筹尽而笑语传也。于是争道嬉游之乐,而忘登攀之苦也。醉而约以诗,归而偿其债者,先生也。先生何人?落霞阁主人也。

 

201910222157 第一稿

201910291155 第二稿

 



[] 徐霞客(1587 -1641),名弘祖,字振之,号霞客,南直隶江阴(今江苏江阴市)人。明代地理学家、旅行家和文学家。《徐霞客游记》成书于崇祯十五年(1642年),主要按日记述1613年至1639年间旅行观察所得,对地理、水文、地质、植物等现象,均做了详细记录。《徐霞客游记》是系统考察中国地貌地质的开山之作,同时也描绘了中国大好河山的风景资源,此外优美的文字也使之成为文学佳作,在地理学和文学上都有着重要的价值。徐霞客足迹遍及今21个省、市、自治区,“达人所之未达,探人所之未知”,所到之处,探幽寻秘,并记有游记。《徐霞客游记》开篇之日(519日)被定为中国旅游日。

[] 汪洪度,字于鼎,号息庐,安徽歙县人。工诗古文词及书,所作山水平淡简古,颇近渐江。王士祯司理时,观风以早雁诗录第一。晚年归卧黄山,著息庐诗、黄山领要录。

[] 闵麟嗣,(16281704),字宾连,号橄庵,徽州岩寺镇人(今安徽歙县)。著名明末清初学者、旅行家。编撰《黄山志定本》八卷,集历代黄山志书之大成,以体例精当,搜罗宏富完备著称于世。另著有《庐山集》、《黄山松石谱》、《闵宾连悟雪诗草》。

[] 2019727,我们的皖南浙北之旅开始,30日、31日游览黄山。

[] 黄山松(Pinus taiwanensis Hayata)是松科,松属乔木,中国特有树种,黄山松生长在海拔600米以上,它为喜光、深根性树种,喜凉润、耐瘠薄,但生长迟缓。黄山松原本为油松,由于黄山自然条件产生变异,成为一个独立品种。许多松下无寸土,只能扎根于山体花岗岩裂隙中;因峭壁雨水难留,为寻找水源,根部要不断潜入岩体深处有水的断层。

[] 白鹅岭位于北海景区最东边,这里是观东、海云海最佳处,岭头平坦,云谷索道的上站房就座落在岭头,游客上下缆车多于此稍事整理,然后游山。

[] 始信峰位于黄山风景区北海以东,海拔1668米。徐霞客游览黄山后盛赞:“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康熙时太平县令陈九陛初登黄山,以为徐霞客言过其实,到了始信峰,始信徐霞客所言不虚,遂于狮子林客堂壁书“岂有此理,说也不信;真正妙绝,到此方知”。

[] 探海松,又名小迎客松,黄山十大名松之一,立于卧云峰陡腰,地处海拔1670米,树高仅3.5米。 侧枝倾伸前海,犹如苍龙探海,戏搅浮云。树龄约500年。

[] 竖琴松,黄山十大名松之一,位于卧云峰侧北坡的竖琴松以形取胜,它主干挺直,顶状如伞,形似竖琴,又如古时官署中的辕门,所以,又称“辕门松”。

[] 蒲团松,十大名松之一,位于玉屏索道上站附近,地处海拔1610米,树身不高,不过一二丈。铺展平整,状似蒲团。树高2.9米左右,胸径35厘米。树龄约350年。

[11] 梦笔生花,北海散花坞左侧,有一孤立石峰,形同笔尖朝上的毛笔,峰顶巧生奇松如花,故名“梦笔生花”。传说李白深感长老待人诚恳,作诗答谢。李白趁着酒兴,奋笔疾书。书罢,将毛笔顺手一掷,告辞而去。长老送走李白,回过头来,不禁大吃一惊,刚才李白掷下的毛笔已化成一座笔峰,笔尖化成了一棵松树,矗立在散花坞中。

[12] 凤凰松,在海心亭东百米处,树龄200年,在树高40厘米处,分为两条枝干,继而又分成四股平整枝丫,如凤凰首尾和两翼,颇似凤凰翅欲飞。树高3.15米,干围1.55米,冠幅直径7米。

[13] 棋枰松,旧志列九大名松之四,位于平天道旁,松干较短,高仅二尺,但盘根盖顶,冠幅荫广逾丈。因其顶平正若砥,须霞井井,如同围棋盘上的黑白方格,故名“棋抨松”。

[14] 连理松,为黄山十大名松之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位于自“黑虎松”去“始信峰”途中左侧。树高20多米,在离地2米处树分两干,并蒂齐肩,其粗细、高低几乎一模一样。因为人们常以连理比喻夫妻,相传唐明皇与杨贵妃曾于七夕明誓,百年之后同去黄山,修身养性再结连理。死后二人果然同游黄山,并留恋此地美景而化身为连理松。

[15] 双龙松,位于北海景区。因此松在离地面2米以上处分成两根躯干,横空出世,斜上云天,像是两条出水蛟龙,故名双龙松。1977年后雷击后枯死,现树干尚存。

[16] 迎客松挺立于玉屏峰东侧,文殊洞上,破石而生,寿逾八百年。松名始见于民国《黄山指南》。树高10米左右,胸径64厘米,地径75厘米,枝下高25米。树干中部伸出长达76米的两大侧枝展向前方,似好客的主人,挥展双臂,欢迎海内外宾客来黄山游览。

[17] 此处借余光中先生《乡愁》诗“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中词句,先生20171214日仙去,一直欲写诗纪念,却未能下笔,以此聊作纪念。

[18] 台湾省旧属古扬州,1949年去今七十年,故云。黄山松与台湾松为同一树种。

[19] 徽墨有落纸如漆,色泽黑润,经久不褪,纸笔不胶,香味浓郁,丰肌腻理等特点,素有拈来轻、磨来清、嗅来馨、坚如玉、研无声、一点如漆、万载存真的美誉。毫锥指毛笔。唐白居易《代书诗一百韵寄微之》“策目穿如札,毫锋锐若锥”自注:“时与微之 各有纤锋细管笔,携以就试,相顾辄笑,目为毫锥。”

[20] 此处指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词。

[21] 毛泽东196199日创作的《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

[22] 入夜时分,在白鹅岭远望,遥见电光闪闪;而举头时,则星斗满天,闪闪烁烁。数十载城市囚居,久违了这样璀璨的星空。儿子也兴奋异常,反复说从小到大没见过这么多的星星,跑来跑去拍摄星轨。

[23] 黄山经历了造山运动和地壳抬升,以及冰川和自然风化作用,才形成其峰林结构。黄山集八亿年地质史于一身,融峰林地貌、冰川遗迹于一体,兼有花岗岩造型石、花岗岩洞室、泉潭溪瀑等丰富而典型的地质景观。

[24] 北纬30度,主要是指北纬三十度上下波动五度所覆盖的范围,北纬30°线贯穿四大文明古国,是一条神秘而又奇特的纬线。这里是地球山脉的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所在地。世界几大河流,如埃及的尼罗河、伊拉克的幼发拉底河、中国的长江、美国的密西西比河,均是在这一纬度线入海。这条纬线贯穿世界上许多令人难解的著名的自然及文明之谜的所在地。如恰好建在精确的地球陆块中心的古埃及金字塔群,以及狮身人面像之谜,神秘的北非撒哈拉沙漠达西里的“火神火种”壁画、死海、巴比伦的“空中花园”,传说中的大西洲沉没处,以及令人惊恐的“百慕大三角区”,让人类叹为观止的远古玛雅文明遗址等。

[25] “黄山四千仞,三十二莲峰。丹崖夹石柱,菡萏金芙蓉。”出自李白《送温处士归黄山白鹅峰旧居》,754年(天宝十三载),当时李白游宣城(今属安徽省)、南陵(今属安徽省)、秋浦(今安徽省贵池县),并登黄山。在他的好友温处士将归黄山白鹅峰旧居时,李白将黄山美景描绘成此诗赠别。

[26] 鸣弦泉左,有一斜立巨石。旧传李白曾来这里饮酒听来,乐而忘返,醉卧此石。故名“醉石”。

[27] 丹砂井:黄山东峰下有朱砂汤泉,热可点茗,春时即色微红。

[28] 翠微寺位于安徽省黄山翠微峰下。唐中和三年(883年)始建。当时天竺(古印度)麻衣和尚包西来由四川东下至黄山,在此定居结茅,自组织麻为衣,挖蕨根、采野果为食,趺坐诵经,人称麻衣祖师,是黄山第一个苦行僧,他在黄山修建了翠微寺。

[29] 此处指安史之乱前夕大唐情形。

[30] 此段写普门开山事。普门(15461625)俗姓奚,名维安,陕西县人。幼时孤苦,入佛门受戒后,长期奔波访师。三十余年间,往返于少林寺、五台山、太行山、伏牛山,普陀岛等名山禅寺。明万历二十二年(1594),普门禅师在山西代州梦见自己困在一座大山中,无路可走,四周都是铁青铁灰色。就在禅师身形难动,不得解脱之时。空中忽显彩云,云彩上文殊菩萨手指南方,大呼:“向南!向南!向南!”法师回首向南,立刻身心徐起,平步青云,盘腿趺坐于一座祥云环绕,风景如画的高峰之上的一方石台上……禅师醒觉后,每逢茶饭时,便会出现梦境。于是,禅师开始向南寻梦。万历三十四年(1606)来黄山,创建法海禅院。万历三十八年(1610),离山赴京,四十年(1612)三月十六日,明神宗皇帝赐庙额“护国慈光寺”。普门除创建慈光寺外,尚建有文殊院、大悲院,并修建登山道路,有功于黄山的开发。1625年,80多岁普门看各地民不聊生,决定为民情愿,只身去京。他再一次的离开了黄山,可是这次留下的只有的骸骨。他圆寂于离京途中。普门卒后葬于黄山,立塔于慈光寺后。

[31] 潘之恒(约15361621)字景升,号鸾啸生,冰华生,安徽歙县、岩寺人。明代戏曲评论家、诗人。两试太学未中,从此研究古文、诗歌,恣情山水,所过必录。撰有《亘史》、《鸾啸小品》,撰有诗集《涉江集》。晚年,与黄山结下不解之缘,在黄山汤泉附近建“有芑堂”,广邀宾朋、名人游黄山,使黄山知名度大大提高。又于万历年间重编黄山志,取名《黄海》,随撰随刻,至去世未完稿。

[32] 明万历年间的16162月与16189月,对黄山来说,是两段非常荣幸并值得骄傲的日子。因为,江苏江阴人,明代著名的旅行家、地理学家徐霞客两次游历、登临了黄山。也正是这两次游历、登临黄山,才使他在遍游海内各名山大川后的晚年,对黄山作出了:“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的评价。

[33]去时正是天都峰封闭轮休之时,故未能成行。登顶天都峰,徐霞客感觉“万峰无不下伏,独莲花与抗耳”,再爬上莲花峰顶,果真发现“其巅廓然,四望空碧,即天都亦俯首矣”“峰居黄山之中,独出诸峰上”,因而得出莲花峰是黄山最高峰的结论。因为莲花峰海拔为1864米、天都峰海拔为1810米,两峰高度相差54米,而两者相距1100米,一般人是很难通过目测发现这一差距的。

[34]《徐霞客游记》是以日记体为主的地理著作,徐弘祖(一作宏祖,号霞客)经34年旅行,写有天台山、雁荡山、黄山、庐山等名山游记17篇和《浙游日记》、《江右游日记》、《楚游日记》、《粤西游日记》、《黔游日记》、《滇游日记》等,除佚散者外,遗有60余万字游记资料,死后由他人整理成《徐霞客游记》。

[35] 崖山海战,又称崖门战役、崖门之役、崖山之战、宋元崖门海战等,是1279年(南宋祥兴二年,元至元十六年),宋朝军队与蒙古军队在崖山进行的大规模海战,也是古代中国少见的大海战。崖山海战直接关系到南宋的存亡,最后元军以少胜多,宋军全军覆灭。南宋灭国时,陆秀夫背着少帝赵昺投海自尽。此次战役之后,赵宋皇朝的陨落,同时也意味着南宋残余势力的彻底灭亡,蒙元最终统一整个中国。

[36] 弘仁(1610-1664),清代著名画家。俗姓江,名韬,字六奇,又名舫,字鸥盟。明亡后于福建武夷山出家为僧,字渐江,号梅花古衲。安徽歙县人。为清初四画僧之一。尤好绘黄山松石,为“新安画派”创始人,和查士标、孙逸、汪之瑞等四人并称“新安四大家”。兼写梅竹,工诗。存世作品有《枯槎短荻图》《西岩松雪图》《黄海松石图》等。著有《画偈》。

[37] 石涛(16421708),明末清初著名画家,原姓朱,名若极,广西桂林人,祖籍安徽凤阳,小字阿长,别号很多,如大涤子、清湘老人、苦瓜和尚、瞎尊者,法号有元济、原济等。明靖江王朱亨嘉之子。与弘仁、髡残、朱耷合称“清初四僧”。幼年遭变后出家为僧,有“一画论”、“搜尽奇峰打草稿”、“笔墨当随时代”等。

[38] 此章写一路山行所感。

[39] 黟县建于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原称黝县。宋淳熙《新安志》、明嘉靖《徽州府志》载:“秦并天下置黝、歙二县,属鄣郡”。

[40] 山路崎岖,行来艰难,不免想起去年登华山时的情景。

[41] 登山第一天晚上,宿白鹅岭,第二天赴莲花峰。

[42] 游黄山时正当夏日,初行时预报有雨,担心与之前的游人一样,只见雨雾不见山,但落脚之后,这里晴空万里。我们看到了日出,欣赏了日落,只是,云海却无缘一见,故此章名之“云梦”。

[43] 此节套用欧阳修《醉翁亭记》形式,以赋的形式结尾,但苦于词穷,只能稍具模样而已。

[44] 登山还好,唯下山时,山崖陡峭,心下惶恐,不敢直行,或四肢而行,或以手拄地,坐而向下,如此狼狈,为同行人笑。此处自称“先生”实自嘲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