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嘉靖皇帝南巡钟祥

(2008-11-23 16:23:41)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史揭秘

               嘉靖皇帝南巡钟祥

 

    嘉靖皇帝的生父兴献王身后葬于钟祥,父陵称之为显陵。1538年(嘉靖十七年)十二月初四日,其母章圣蒋太后去世后,他决定将圣母梓宫南诣,与父陵合葬,并决定躬至显陵,亲临调度。1539年二月十六日,嘉靖帝率文武百官离开京师,浩浩荡荡向南进发。这是一支庞大的队伍,其中锦衣卫扈行精壮旗校八千人,有六千人专管护卫嘉靖帝所坐的舆辇,有二千人专管摆执驾仪及承担各种巡察传令事项。还有扈驾官军六千人,执武陈驾仪用了一千人,驾前驾后各有二千人,驾左右各有五百人,把嘉靖帝紧紧地围在当中,真可谓万无一失。光为供应这支队伍的粮草和沿途修理桥道等,就支用了太仓银三十万两,这真是一次耗费巨大的南巡。随同南巡的有翊国公郭勋、成国公朱希忠、京山侯崔元、大学士夏言、礼部尚书严嵩、左都御史王廷相等一干大员;同时,在嘉靖帝身边近侍的队伍中还有一个一身道服打扮的人,那就是由邵元节推荐、新近得宠的道士陶仲文。
    嘉靖帝这次南巡,地方上供给浩繁,不论是地方官员还是随行官员,疏漏在所难免,因此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受到惩处。车驾出发的第二天顺天府治中潘璐就因为车驾经过良乡时失于迎候。御史胡守中参其怠玩不恭,让锦衣卫给逮了起来。车驾经过赵州,行殿外竟然有人高声喊冤,嘉靖帝命令锦衣卫去抓人,可是掌管锦衣卫的都督同知陈寅却不知在何处,嘉靖帝为此非常生气,严厉地斥责了他。另外还有许多官员因为朝见不至,也被锦衣卫逮捕治罪。
    二月二十六日,嘉靖帝驻跸的赵州和临洺镇两处行宫,在驾发之后都发生了火灾。虽然没有造成大的损失,但却使嘉靖帝十分恼火,他命“巡按御史逮罪有司官,夺知州范昕俸半年”(《明世宗实录》卷221)。尽管嘉靖帝惩处了官员,但他却没有命令采取预防措施,致使又发生了一次更大的火灾。
    二月二十八日,车驾进入河南,前面就是重镇卫辉。正在行走之间,有一股旋风总是绕着圣驾来回地刮。嘉靖帝心下疑惑,便问道士陶仲文:“此何祥也?”陶仲文默默地算计了—下回答说:“主火。”一听说又要着火,嘉靖帝心中不免恐慌,他想起二三天前的行宫之火,于是他要求陶仲文祈祷,希望用道教的法术来消弥火灾。陶仲文却没有接受嘉靖帝的要求,他告诉嘉靖帝,“火终不免,可谨护圣躬耳”(《明史纪事本末》卷52)。嘉靖帝和陶仲文的这番对话,被扈从在车驾旁边掌管南镇抚司事的锦衣卫署指挥使陆炳听到了,他开始暗自留心,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危险。
    说起这个陆炳,他和嘉靖帝的关系很深。其父陆松袭职为锦衣卫总旗,跟随兴献王之国安陆州,选为仪卫司典仗。世宗入承大统,“松以从龙恩,迁锦衣副千户。累官后府都督佥事,协理锦衣事。”陆炳和嘉靖帝年岁差不多,世宗出生时,陆炳的母亲被选为乳母,成了世宗的奶娘,因此陆炳经常和母亲出入兴王府,和嘉靖帝是从小就一起玩耍的朋友。世宗即位后,陆炳也长大成人,“举嘉靖八年武会试,授锦衣副千户。”陆松去世后,陆炳袭职为指挥佥事,不久进署指挥使。由于和嘉靖帝的这层关系,陆炳随驾南巡,成为嘉靖帝颇为信任的侍卫之一。
    当天下午,车驾驻跸卫辉,由于旅途疲劳,嘉靖帝设宴款待了前来见驾的汝王朱祐椁之后,早早就休息了。随驾南行的侍从人员也都安顿下来,连日的奔波使他们也很快进入了梦乡。天交四鼓,不知从行殿的哪一处突然冒出火花,由于这些行殿都是用木材、苇席、毡帐所搭盖,且又是春季干燥的天气,顷刻之间整个行殿陷入一片
火海之中,那凶猛的火舌使人望而生畏。从睡梦中惊醒的侍从们奔跑着、呼喊着,可是谁也闹不清楚皇帝睡在哪座行宫,只见那些被困在火海中的人们挣扎、翻滚的身影。嘉靖帝自己被烈火惊醒,身边的宦官、宫女跑得一个都不剩,在熊熊烈火的包围之中,嘉靖皇帝也不知如何是好了。正在这危机的关头,只见陆炳头上顶着一床淋湿的棉被,从火海中冲进行宫,他将湿棉被蒙在嘉靖帝身上,背起皇上转身冲出火海,把嘉靖帝解救了出来。这时,卫士们赶紧迎上前去,把嘉靖帝接下来,安放到了乘舆之中。
    嘉靖皇帝获救了,可是后宫的嫔妃、宫女、宦官等有很多人却葬身火海之中,离京时所携带的很多法物、宝玉也多被焚毁,损失十分惨重。天亮以后,随行的行在各衙门官员纷纷上表安慰嘉靖帝。面对大火之后的狼藉景象,嘉靖帝十分恼火,他宣布了两项命令:一是命右都御史王廷相勘察火灾现场;一是逮治卫辉及河南的地方官员治罪。于是,卫辉“知府等官吏止留一人护印,余俱械系送都护军门,缚付前驱示众,守巡并布、按二司掌印官俱逮赴镇抚司拷讯……又逮督理侍郎张衍庆及河南巡抚易瓒、巡按冯震、左布政姚文清、按察使庞浩、佥事王格,俱下镇抚司,悉黜为民”(《明世宗实录》卷221)。
    卫辉的行宫之火,本是“宫人所遗烛”引起的,但是嘉靖帝却迁怒于河南地方官员,最倒霉的要数卫辉知府王聘和汲县署印知县侯郡,他们被戴上枷锁,由锦衣卫押着行走在嘉靖皇帝的驾前,用以示众。及至到了承天,又被施以杖刑,发配到边方为民。过了卫辉后,嘉靖帝一路顺利,三月十日到达钟祥丰乐驿,家乡官吏师生父老前来迎接。
    十二日抵承天府钟祥兴王府旧邸。这时的王府经过一番修缮,已焕然一新。嘉靖帝住进卿云宫,稍事休息,就率领群臣到隆庆殿拜谒睿宗献皇帝的神主。然后,他命行在礼部,尽快对在承天的活动日程做出安排。嘉靖十八年三月十三日,嘉靖帝出御潜邸龙飞门,“誓戒群臣、致斋三日”。然后他在群臣陪同之下,拜谒显陵,在红门处降辇稽头,然后骑乘御马登陵山。身后跟着的郭勋、朱希忠、崔元、夏言、严嵩等人也都骑马相随。“但见崇冈隐起,叠阜盘亘,如龙游凤跃,蜿蜒抱护,风气完萃,全城萃郁,黄屋丹瓦,辉映于青松碧幢之间”(《钤山堂集》卷14)。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块吉壤啊,大峪山显然比不了这里。他在心里想道:自己之所以能够荣登大宝,或许真和父亲葬在这块风水宝地有关系呢,群臣们一再说“陵气不可泄”,看来还是有道理的。想到这些,嘉靖帝终于打消了迁陵的念头,他下令“立表于皇考陵寝之北,命改营焉”(《弇山堂别集》卷66)。在纯德山信马由缰地周览山势,引得嘉靖帝诗兴大发,作了一首《初谒纯德山喜而自得》之诗,侍从群臣们自然又有一番唱和。登临纯德山的第二天,嘉靖帝下诏增建显陵的围墙,确定了显陵玄宫的式样。
    三月十六日,太常寺官在旧邸龙飞殿布置好了祭祀上帝的一应典礼。嘉靖帝按照礼部的安排,在龙飞殿举行了隆重的大享上帝之礼,以皇考配祭,礼成之后又遍祭社稷及境内的山川、河渎等自然之神。龙飞殿的仪式结束之后,又赶赴显陵祭告皇考,到祾恩殿行三献礼,典礼结束后,嘉靖帝一时悲从中来,又作了一首《再谒显陵之歌》,以表达自己的哀思。
    三月二十二日,嘉靖帝在旧邸隆庆殿举行了向睿宗献皇帝、慈孝献皇后神位告别的仪式。为了表达对父母的怀念之情,嘉靖帝又写了一篇《思恩之赋》。三月二十四日,回銮的车驾离开了令嘉靖帝魂牵梦萦的故乡钟祥。(原创:钟祥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侯书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兴献王子女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兴献王子女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