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peiyuanbo448
peiyuanbo44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7,800
  • 关注人气:1,3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从两枚契丹文小字印章的翻译浅谈其汉字译文的语言逻辑

(2021-08-22 11:20:04)
标签:

契丹

历史

文化

文字

收藏

分类: 辽代传世金印考释图说

从两枚契丹文小字印章的翻译

浅谈其汉字译文的语言逻辑从两枚契丹文小字印章的翻译浅谈其汉字译文的语言逻辑


从两枚契丹文小字印章的翻译浅谈其汉字译文的语言逻辑

从两枚契丹文小字印章的翻译浅谈其汉字译文的语言逻辑

从两枚契丹文小字印章的翻译浅谈其汉字译文的语言逻辑

从两枚契丹文小字印章的翻译浅谈其汉字译文的语言逻辑

从两枚契丹文小字印章的翻译浅谈其汉字译文的语言逻辑

从两枚契丹文小字印章的翻译浅谈其汉字译文的语言逻辑

从两枚契丹文小字印章的翻译浅谈其汉字译文的语言逻辑

随着近年大量辽代契丹文字书的出版,越来越多的人们投入到契丹文文物的收藏、鉴赏、翻译、考释之中。然而由于契丹小字原字仅识读出400字,约占全部原字的五分之三;契丹大字仅识读出总数的不足十分之一。所以,契丹文文物的收藏、鉴赏、翻译、考释举步维艰。有的译者,不讲规则、无视规矩;天马行空、自行其事;胡编乱造、逻辑混乱;致使译文语言,违背常理,驴唇不对马嘴;种种弊病多来自译者缺乏语言逻辑的修养。笔者今天拟从两枚契丹文小字印章的翻译谈谈其汉字译文的语言逻辑。

    今年523日,一位自报姓名为程颂的美国朋友,发来一封电子邮件,请求我为他翻译的契丹文小字鎏金印印文审校把关。信文如下:

“尊敬的裴元博先生,您好!

知悉您一生对辽金史及其契丹文、金文的研究,成果丰厚。我有一枚铜鎏金契丹文印〔见图1-5〕,为理解其汉文意思,多年来相继读了您新浪博客上的相关论文,有所受教,但我的一知半解仍难理解印文真意。我冒昧把译文发给您,自知错误不少,若能指教,不胜感谢。

顺颂:安康!

程颂于美国2021523日(星期日)“

并寄来鎏金印印文和译文的图片。〔见图1-5〕。

“左上省笔字译为: 辽;左下译为:卫、尉、事;右上译为:盛、圣;右下省笔字译为:印、驻;印文为:盛辽常驻。“

程先生的译文,译对了三个字:辽、事、盛。但选字错了两个字:“事”应为“世代”的“世”;“盛”应为“圣贤”的“圣”。译错了右下一个字。所以印文四字译文怎么编造也不符合逻辑。“盛辽常驻”译文不符合汉语使用习惯与规则,“盛辽”〔动宾组合〕一词虽有兴盛、强盛辽国之意。但不能作名词使用。“常驻”多用作礼仪用词,如“精神常驻”、“青春常驻”等等。不见具体的人或物被“常驻”。事实证明印文右下契丹文是程先生译错了,它不该译作“印或驻”而应译作“万”。印文全译为“圣辽万世”。“圣辽”是辽早期信奉“明教〔摩尼教〕”教众对辽国的尊称。“圣辽万世”是祈祝词。说明此印乃表葬殉葬用印。其价值虽不及世间行用印,但从对辽史的补充修改价值也功莫大焉。

造成以上结果的原因,有三:一、缺乏对契丹文“正字”情况的了解,契丹小字是注音文字,一音多字、一字多义现象很普遍。一音之差,一字之差,谬之千里。所以,在译释契丹文时要根据上下文辦析译字是否符合汉语使用规律?符则用,不符则换;二、不了解契丹文文物上文字使用规律是与文物本身使用规则密不可分的。如,读序、语法、格式规定不同,译文也必然不同;三、不了解契丹文文物上文字的使用随意性较大,错字、别字、异体字多,不识原字组成的新字、不认识的字更多。只能以已知求未知解决,在上下文顺达雅的范围内选择恰当的字词作泽文。能驾驭以上三点就不会犯程先生一样的错误了。

贰、

这是著名钱币大师马定祥的关门弟子、著名钱币收藏家常光耀先生收藏的辽代国宝级文物,辽太宗圆柱形天禄钮契丹文金印:〔见图6-9

该印在网上求译已久,笔者偶见,随手译之为“横读”〔“右上至左上至右下至左下”。〕 “帝帐志大”。〔皇帝一家斗志旺盛。〕然因写字板损坏维修期间,思忖良久,自觉为光耀金印译文“横读”“帝帐志大”欠妥。尽管译文之字没错,但读序识误,因而译文整体偏离正确方向。今特改之,并剖讲缘由如下:

此印文已数见。笔者拙文《辽契丹文鶻身龟壳钮、子母型杓窊金印考释图说》中子印印文的四字即此四字。我当时翻译的是:“顺读”〔右上至石下至左上至左下。〕“帝汗长在”。〔当今皇帝万岁!〕两译文比较,总觉“帝汗长在”比“帝帐志大”更符合逻辑。因为第一四字印文多为“顺读”,“横读”较少。这是规矩。翻译必须按规矩从“顺读”先译。我之所以违规先从“横读”先译,是对印文右下之字拿不准,如系“土中两撇捺”,此字可译作“寅”。可此字如系“土下横加宝盖”,此字则可译作“志”。如此字系“土中夹两人”,则此字可译作“汗”。因右下字似“土下横加宝盖”,所以我将译文认定为“志”。至于其他三字我自认识读无误,因而得出“横读”“帝帐志大”这个不合逻辑的译文。因为“志气”只能和人结合,而不能和物〔帝帐〕结合。因为物〔帝帐〕是没有什么“志气大小”的。因此,“横读”“帝帐志大”译文不成立。

在我重新审视印文,发现按“顺读”右下字如识读作“汗”,“帝汗”即〔当今皇帝〕,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左上的“帐”字,还可译作“长”。左下字可译为“在“。“长在”在契丹语中即“万岁”之意。至此,“顺读”“帝汗长在”译文成立。

以上对契丹文印文翻译的剖析,可知被译文物本身规矩〔如读序〕不可轻易违背;译字先要“正字”,只有正确识读每个契丹字〔错别字、借代字、异体字、〕真正了解并掌握每个字的字义和使用方法,契丹文文物的译释才能准确无误,信达雅。个人心得,望众网友不吝赐教。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1817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