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peiyuanbo448
peiyuanbo44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4,165
  • 关注人气:1,3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信用货币始遥撵  因地制宜非虚钱  ——遥撵汉国“权直万通”大铜钱考证

(2013-10-09 06:58:02)
标签:

于京东

先生

钱值

面值

辅币

文化

分类: 契丹(辽)钱币研究

信用货币始遥撵  因地制宜非虚钱

——遥撵汉国“权直万通”大铜钱考证信用货币始遥撵 <wbr> <wbr>因地制宜非虚钱 <wbr> <wbr>——遥撵汉国“权直万通”大铜钱考证


信用货币始遥撵 <wbr> <wbr>因地制宜非虚钱 <wbr> <wbr>——遥撵汉国“权直万通”大铜钱考证

〖博主注〗昨天白天停电一天,晚间七点才来电,此时开始写此文,写到1150分结束。在往网上发送时,电脑不知犯了什么毛病,一再显示“短时间内你发文章过多,请过段时间再发”。发了数回,过了12点还是发不上去,只好今早再发。这里,真得感谢新浪网如此人性化管理,只是它破坏了我一天一文的计划,让我稍有遗撼。可能是天意,让我从一天一文中解脱,对新浪网如此关心网民,确实让我感激涕零,再次谢谢新浪网,啊门!

人们一谈到古代当千当万面值的铜钱,往往一言以蔽之曰:这是坑爹的虚值钱,即骗取百姓财物的不足值的无信用钱币。然而事情并不象某些人想象的那么简单,高值钱币都是虚值钱。因为钱币本身只是一种交换媒介,它的价值只是交易双方共同认可的一个价值尺度。只要双方承认并兑现自己的承诺价值,钱币就是足值钱,不是虚值钱。问题主要是钱币发行方(一般都是国家或国家授权的某机构),价值尺度确定方(具备足够权威的机构),能不能兑现自己的承诺,即自己确定的价值尺度。能完全兑现者,其发行的任何材质任何面值的钱币都是实值的信用货币。反之,即是骗取百姓财物的不足值的无信用钱币。

契丹是个历史上少有的讲信用的民族,吐口唾沫就是钉,是契丹人上至皇室下至百姓讲信用的真实写照。由于早期契丹社会经济以畜牧业为主,买卖双方均以大额交易为主,的特殊性,契丹人(可能是受了突厥和回鹘的影响)采取了使交易媒介钱币不得不与农业货币经济格格不入的作法。一是把贵金属币与大面值凭证式铜钱(包括布帛)作为主币(上币),而把小面值铜钱作为辅币(下币),巧妙地解决了大额交易时,小面值铜钱对交易双方都非常不便的难题。笔者在此前多篇论述契丹货币经济和货币制度的文章中,都曾以畜牧业主要产品驼马牛羊的交易价格和交易方法为例,谈到贵金属币与大额凭证式铜质货币在游牧民族间必然产生的规律及特点。象嘎拉哈式贴字钱,方孔圆钱式贴字巡宝钱,应都是为适应契丹特殊经济而创造的与农业经济绝然不同货币。

这种货币以国家(部族最高决策机构)的信用为担保,保证大额凭证式铜质货币的足额兑现。国家(部族最高决策机构)的信用,是以国家的财富(如群牧的驼马牛羊、各地仓粟)及军事实力(抢掠补充)作后盾的,确实是不会爽约的硬保证。这种大额信用货币,不能不说是契丹人的一项因地制宜的创造。而张瑞刚先生获藏的这种“遥撵汉国‘权直万通’大铜钱”,亦就是这种大额信用货币。

这枚“遥撵汉国‘权直万通’大铜钱”,材质为即山铸钱的高铜钱,包浆老道,浆色真实,制作不精但不粗糙,直径43.5毫米,厚3.6毫米,重32克。钱文雄稚拙朴,潇洒自如,舒放随意,无章无法,信手拈来,举重若轻。钱文读序一反常态,即不是左右旋读,也不是顺读、对读、反读,而是一种特殊的、只存在于少数民族文字钱币中的“左升读”。即把穿左之字提升为读序第一字,再依次右旋读。钱文读作“权直万通”,大意为:“以钱权确定此钱价值一万枚‘通行泉货’一文钱”。这里“权”为“钱权”;“直”,为“价值”;“万”,为“一万”;“通”,为当时流通钱“通行泉货”的简称。

“权”,是最早中国古代度量衡中的衡器,是称重量的器物,俗称“秤砣”,是悬挂秤杆之上可以移动的砝码。衡为杆,权为砣。权衡这个词就是这般引申出来的。是最原始的物物交换工具,在封建社会为了征收赋税,称量财物,支付黄金以及铸造钱币等,就需要各种权衡器。一个国家的钱权是确定交换媒介价值的标准。这里提出以“权”定值,说明此时的契丹已经有了自己的度量衡,铸造钱币已有了钱权衡品钱币是否达标标。度量衡的制定是国家文明的象征,以钱权定值即是,以国家名义担保钱值这个价值,说浅显点即是以国家名义担保兑现规定价值。

价值一万枚“通行泉货”,说明此枚“遥撵汉国‘权直万通’”大铜钱的铸造时间,是在公元842年之后,是耶澜可汗屈戍的杰作。《辽史》载“契丹王屈戍,(唐)武宗会昌二年(842年)授云麾将军,是为耶澜可汗。幽州节度使张仲武奏契丹旧用回鹘印,乞赐圣造,诏以‘奉国契丹’为文。高丽古今录作屈戌。”这个记载告诉我们契丹汗国确是国家的事实,大唐朝已正式承认,虽称“奉国”,其实是唐人的心理自慰,“奉国”从来是只“贡”不“奉”的。它还告诉我们契丹在回鹘的一百年间,也是被视为一个“奉国”存在的。这个期间它铸没铸过钱?铸过什么钱?笔者认为肯定铸过钱,目前混在契丹文钱中的几枚类回鹘文钱,应就是此时所铸。

耶澜可汗摆脱了回鹘统治应就开铸了通行泉货,过了一段时间为适应牧业贸易需要,又铸造了这种“权直万通”钱,补充原有的嘎拉哈当万铜钱(万贴泉货)。这从两种值万钱的重量基本相等,可见一斑。钱背的“汉国”两字,即说明此时的契丹国家性质是“可汗制”国家,又显示了遥撵氏对刘邦大汉朝的崇拜及追学的虔诚。耶律阿宝机自称郡望漆水,汉姓为刘,也是学遥撵氏的作法。从中可见大汉朝北方民族的深刻影响,可谓刻骨铭心。

“遥撵汉国‘权直万通’大铜钱”的发现,为弥补《辽史》的缺失,补充了真实可靠的新材料,为契丹钱币的历史又增添了新的篇章,真真是可宝贵的佳钱。

泉痴山人2013/10/8于京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