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裁缝
文裁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633,229
  • 关注人气:40,6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料势如神:胡雪岩妙计说服匪徒投降之谜(图)

(2019-06-22 22:19:01)
标签:

文裁缝

胡雪岩

红顶商人

分类: 新历史

在稽鹤龄的攻击下,这些土匪被打得节节败退,县城也顺利解围。但是问题来了,虽然这些土匪被打败了,但是他们凭借天险占山为王,时不时地下山打劫一番,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有时间就拿,没时间就烧,对此,稽鹤龄是一筹莫展、苦不堪言。

通过多方打探后,胡雪岩得知,这些土匪的头目叫跷脚长根,手下有一两百个弟兄,他们在这附近打家劫舍、占山为王,除此以外就一无所知了。最后,胡雪岩想到了漕帮大弟子尤五,因为他们都是江湖中人,或许尤五能认识这位“跷脚长根”。虽然尤五不认识这位“跷脚长根”,但是可喜的是,尤五却认识他的师父,所以尤五就请跷脚长根的师父出面,希望能够说服这位徒弟。

按理来说,天下的徒弟都要听师父的话,但是这位跷脚长根明显是一个另类。当看见自己师父后,跷脚长根表面上毕恭毕敬,说师父您尽管吩咐,徒儿照单全收等,把这位师父哄了一个服服帖帖。但是,等这位师父一走,跷脚长根立刻翻脸不认人,不仅矢口否认了所有的诺言,同时还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嘴脸:“大路朝天,各走半边,爷就是抢了,爱咋咋地!”

面对这种局面,王有龄和稽鹤龄全都愤怒了,他们决定要按照“中国式原则”来处理这件事情了。

什么叫作“中国式原则”?四个字形容:先礼后兵。

要知道,我们中国人在处理事情的时候,总是先给对方足够的面子,搭好足够的台阶,让对方完全满意;但是,对方如果既不要面子,也不走台阶,那就休怪我不讲情面了,只剩下最后一句话了:“打你没商量!”

如今事已至此,跷脚长根嚣张跋扈、软硬不吃,这就是找打!何况身为朝廷命官,绝对不能纵容土匪!于是,在盛怒之下,稽鹤龄开始调兵遣将,并把这座土匪山团团围住。而跷脚长根见山下全是官兵,也知道自己插翅难逃,只能做破釜沉舟的准备,准备拼个鱼死网破。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胡雪岩单枪匹马闯起匪窝,如何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他们投降?

 

就在稽鹤龄准备进攻的时候,胡雪岩却跑来“坏事”了。原来,胡雪岩知道,人在江湖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实在不愿意看见跷脚长根自取灭亡,更不愿意看见很多人因此而丧命,于是,胡雪岩决定与尤五一起上山,亲自去游说跷脚长根投降。

面对胡雪岩这种“缺心眼儿”的决定,王有龄与稽鹤龄坚决不同意。但是在胡雪岩的据理力争下,王有龄没有任何办法,勉强说道:“你去可以,但是要多带几个人,关键时刻有个照应。”

当然了,这里还有一个潜台词,你要是不幸挂了,也要有人来收尸。

面对这番话,胡雪岩哈哈大笑道:“不用,人多碍事,就我和尤五兄弟上山,两个人足矣。”

当然了,面对王有龄与稽鹤龄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表情,胡雪岩又抛出了另外一句话:“没事,说服跷脚长根,本人自有妙计。”

这个“妙计”的内核,就是一个女人,准确地说,她是跷脚长根的母亲。

原来,就在不久前,一位与胡雪岩交情不浅的绸缎商前来拜访,他要商谈贷款银两的事情。虽然此时此刻,胡雪岩被土匪搞得生意亏本,但本着“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原则,胡雪岩还是尽量满足了绸缎商的所有要求。

胡雪岩的这种援助,无疑就是雪中送炭,这位绸缎商被感动得哇哇的,他立刻与胡雪岩畅所欲言,并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在这次对话中,这位绸缎商无意间聊起了跷脚长根的事情,并且告诉胡雪岩,这位跷脚长根有一位寡居的母亲,就住在湖州城外的河边。

这条惊人的消息,无疑让胡雪岩精神一振,他也彻底找到了取得这场较量胜利的钥匙。于是,胡雪岩立刻派人去四处打探,在确定了跷脚长根母亲的住址后,胡雪岩立刻准备了一份厚礼,他决定亲自去拜访这位母亲,而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胡雪岩还特意脱下官袍,换了一身便衣。

没过几天,胡雪岩就来到了湖州城外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山村。这里除了几户居民和他们简陋的住所外,什么都没有,如果不是眼线带路,胡雪岩根本就找不到这里,他也绝对不会想到,在这种荒凉无比的地方,居然还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

顺着眼线的介绍,在走了一段崎岖不平的山路后,胡雪岩来到了跷脚长根母亲的住所,这里前靠大山,背靠江水,正门易守难攻,后门即可涉水出逃,实在是一个绝对安全之所。

面对这种场面,胡雪岩不由得感慨道,看来跷脚长根做了万全的准备,才选择这里安居乐业。一旦遇到紧急情况,只要乘坐一艘小船,他就可以带着母亲沿江而跑;同样,胡雪岩也准确地推测到,跷脚长根一定是一个对母亲百依百顺的孝子。

因为自己的母亲年事已高,实在不宜过那种颠沛流离、东躲西藏的生活,所以跷脚长根选择在这里安顿自己的母亲,可谓是煞费苦心,这里既可以方便他们母子相见,同时也容易应付各种突发状况。

当胡雪岩靠近这座屋棚的时候,几个村民立刻上前阻挠。面对这些围困自己的村民,胡雪岩并没有第一时间挑明自己的身份,而是灵机一动,他谎称自己是跷脚长根父亲的故交,特来看望老朋友的遗孀。除此之外,胡雪岩还从怀中掏出几两碎银子分给了这些村民。

正所谓“见钱眼开”,这些村民收了胡雪岩的好处后,他们的态度立刻完全转变。村民们见胡雪岩慈眉善目,手无缚鸡之力,一身普通的商人打扮,他们这才勉强同意放行。

在那些村民的引荐下,胡雪岩走进了跷脚长根母亲的屋子。这间屋子极其简陋,只有几把椅子和一张小床,床上坐着一位年事已高的老太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胡雪岩费尽心思寻找的跷脚长根的母亲。

在简单寒暄后,胡雪岩立刻快步走上前,他拱手单腿跪拜作揖道:“大嫂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突然间看见有人对自己行礼,还是如此大礼,跷脚长根的母亲感到莫名其妙,她晕头转向地说道:“请问您是何人?”

面对老太太的这种质疑,胡雪岩连忙解释道:“大哥在世的时候,曾救过小弟一命,因此我们有八拜之交,只是由于小弟生意繁忙,长期在外奔波做生意,才不知大哥已经逝世。如今听闻大嫂寡居在此,这才专程前来拜访大嫂,以谢小弟照顾不周之罪。”

说完这番话后,胡雪岩立刻让仆人送上礼物,全部都是衣服、食物等生活必需品。除此之外,胡雪岩还递上了一百两银子。

突然间看见这么多的好东西,跷脚长根的母亲眼睛都亮了,而看着这位慈眉善目、衣冠整洁、言谈得体、待人和气的“小弟”,想到已经病逝的夫君,如今生死未卜的儿子,跷脚长根的母亲不禁感慨万千,两行浊泪立刻顺面而流。她痛哭流涕地说道:“如果长根知道他爹还有这么一位朋友,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呀!”说完,这位母亲失声痛哭。

听到这番话,胡雪岩立刻起身安慰道:“大嫂不必担心,长根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汉,日后必定前程似锦,大嫂不必担心,大哥在天之灵也会无比欣慰的。”

听完胡雪岩的这番话,跷脚长根的母亲哭得更厉害了,她痛哭流涕地说道:“你有所不知,如今长根已经沦为强盗,天天干打家劫舍,与官府作对的事情,如今连性命都朝不保夕,哪里还谈得上什么未来前程?”

再次听完这番话后,胡雪岩心中大喜,他沉吟片刻说道:“大嫂不必担心,我今日前来,就是劝长根迷途知返、浪子回头,如果他愿意归顺官府,我一定保他全家安全。”

一听这话,跷脚长根的母亲突然警觉了起来,她惊恐不安地说道:“你是

何人,你不是我夫君的朋友,你到底是谁?”

既然已经挑明了,胡雪岩也就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他立刻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并且将早已筹划好的方案全都说了出来,并且向跷脚长根的母亲一再保证,只要跷脚长根金盆洗手,向官兵缴械投降,改走正道,他一定保证跷脚长根及其部属的生命安全,并全力保荐,为他在清军中谋求一个职位。

这番话,虽然说得合情合理、有理有节,但是依旧无法解开这位母亲心中的顾忌。一听见“投降”这两个字,跷脚长根的母亲一个劲儿地摇头,哭着说道:“使不得,使不得,长根杀人太多了,官府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怎么可能饶他不死?”

胡雪岩见这位母亲心中顾忌太重,他只能继续说道:“大嫂,我以自己身家性命担保,只要跷脚长根真心投降,我一定保他平安无事。”说完,胡雪岩拿出了自己钱庄的银票,并且在上面亲自画押,作为自己今天这番话的凭证。

胡雪岩单枪匹马闯起匪窝,如何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他们投降?

 

世人都知道阜康钱庄的银票,而当这位母亲听到胡雪岩就是这个钱庄最大的老板后,她心中的顾忌确实少了很多。但是儿子毕竟大了,还是由他自己决定比较好,所以到了最后,跷脚长根的母亲只是告诉胡雪岩,她同意引荐胡雪岩与自己儿子面谈,至于能谈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她却是无法左右的。

即使这样,胡雪岩还是非常感谢这位母亲的鼎力相助,在闲聊了一会儿后,胡雪岩就留下几个人照顾这位老母亲,而他自己则起身告辞。

三天后,跷脚长根的母亲传话给胡雪岩,跷脚长根已经同意与胡雪岩面谈,会谈的地点在自家附近的山上,而除了胡雪岩一个人以外,其他人都不许跟随。

对于这个异常无礼的决定,王有龄与稽鹤龄全不同意,但是胡雪岩却异常的坚定,他要去独自会会这位有名的江洋大盗。

见面之后,双方十分客气,在一桌酒席前,双方分宾主落座,跷脚长根端起一杯酒,然后语气平和地说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感谢叔父赠与家母厚礼,小侄感激不尽,但是小侄有言在先,今日你我只叙友情,其他事情改日再议,否则休怪小侄翻脸无情!”

跷脚长根的这番话,说得胡雪岩心头一颤,这是给我一个“下马威”呀,这种对手不好对付。

话不多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突然一个小土匪来报,说抓到一个清兵,请寨主处理。一听这话,跷脚长根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他立刻下令:“杀死这个清兵,挖出他的心肝来下酒。”

而一听这话,胡雪岩当时就急了,他也彻底忘了先前的约定了,立刻为这位清兵求情,并且好言相劝道:“做人要留后路,不能杀人太多,这样会导致人神共愤的,难道贤侄要这样漂流一生,不想谋一个好的前途吗?”

而一听这话,跷脚长根当时也急了,只听得“咔嚓”一声,他手中的酒杯被捏得粉碎,然后跷脚长根大吼道:“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就是官府派来的说客,想劝我缴械投降!”

既然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胡雪岩也就不管不顾了,他索性横下一条心,对跷脚长根平和地说道:“实不相瞒,你确实说对了,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贤侄选择现在罢手,从今以后报效朝廷,我一定保全贤侄一家安全,还会为你谋取一个职务,他日驰骋沙场、报效国家,也不失为一条光明大道,贤侄意下如何?”

胡雪岩话音未落,但见跷脚长根一脚就踢翻了酒桌,随后大吼道:“我就知道你居心不良、心怀歹意,还想诱我投降,你这是让我自己进清妖的圈套呀,今日我就一不做二不休,也把你剁了下酒!”

跷脚长根的话刚刚说完,但见几个小土匪一拥而上,尖刀直接对准了胡雪岩的胸膛,准备挖心取肝。

胡雪岩单枪匹马闯起匪窝,如何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他们投降?

 

面对这种局面,胡雪岩只能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胡某已经享尽了各种荣华富贵,今日死不足惜,只是可惜了你这么多的兄弟,不仅失去了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还要与我一起共赴黄泉!”说罢,胡雪岩安详地闭上了双眼,等待着自己的结局。

就在跷脚长根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之间,从屋外传来一声女子的大吼:“谁敢动手!”

这声天外之音,让所有人为之一愣,大家立刻循声望去,但见一个满头白发的女子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跷脚长根的母亲。

看见自己母亲大驾光临,跷脚长根大吃一惊,他赶忙上前搀扶道:“娘,您怎么来了?您不是病了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紧紧抓住儿子的手后,跷脚长根的母亲热泪盈眶地说道:“儿呀,母亲之所以能来这里,这还多亏了这位胡先生呀,如果不是胡先生解囊相助,替我请得名医,治好了为娘的病,我也不可能来到这里。如今我们报恩还来不及呢,你竟然要杀我的救命恩人,你这是要遭天谴的!”

望着白发苍苍、痛哭流涕的母亲,跷脚长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古亲情重于天,何况跷脚长根还是一个有名的孝子,更不敢违背母亲的旨意,在母亲的苦口婆心和胡雪岩的真挚劝降下,一时之间,跷脚长根对胡雪岩充满了各种感激之情,心中的顾忌也彻底消失,于是他答应了胡雪岩的请求,最终选择了缴械投降。

至此,胡雪岩终于完成了使命,也实现了自己的抱负,虽然历经了千难险阻,但他仍倍感欣慰。

后来,在胡雪岩的安排下,跷脚长根带领着弟兄们向王有龄投降,而王有龄也履行了胡雪岩的承诺,对他之前的罪行也既往不咎。而这支被朝廷收编的土匪部队在与太平军的战斗中屡建奇功。

跷脚长根的故事就到这里了,不管他的未来是如何的悲壮,但是此时此刻,他还是与自己的母亲其乐融融,享受着天伦之乐的,而胡雪岩本人也通过收服跷脚长根这件事,在江湖上名声大震,而自己的生意也更加兴隆。

当然了,除了胡雪岩声名远播外,通过招降土匪这件事情,王有龄也得到了丰厚的赏赐,朝廷更是给他加官晋爵,封其为江苏巡抚。

根据清朝规定,每一个省的最高长官,叫作巡抚,有“巡行天下,抚军安民”的意思。而为了让巡抚好好地替自己管理省份,皇帝赋予了他很大的权力,这个省的政治、经济、军事、赋税、风俗、民情、建设等,皆在其管理范围中。

从一个穷困潦倒的庶民,最后成为国家二品大员、封疆大吏,如果换成一般人,估计早就飘飘然了。然而,在接到这封委任状后,王有龄彻底痛哭起来,还差点儿哭死过去,为什么会这样呢?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料势如神:胡雪岩》,京东、当当满100减50!

料势如神:胡雪岩妙计说服匪徒投降之谜(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