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區區500元先生
區區500元先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2,191
  • 关注人气:4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五条人HK海报

(2009-09-09 23:39:23)
标签:

杂谈

                 五条人HK海报

设计:ZGX

....................

顺便把许久前发在五条人豆瓣小组的文字转过来,原题为《我的县城记》——

 

让我当一个“场记”,把我知道的关于我和五条人和《县城记》花边故事记下来。将来我一定会忘记的,现在都差不多要忘了。
这篇记录,首先是为了我自己,然后才是五条人,然后才是大家朋友们,哈哈。
想到哪记到哪,记不起来,或不想说的就不记或隐藏起来,当然还有记错的可能。按《县城记》里的歌目为顺序,现在开始——


1.十年水流东 十年水流西

半夜三更,至少是三点多,阿茂和仁科一人拿一把吉他,说上九楼的天台玩一下(当时他们还住石牌东),我多穿一件厚衣服跟着上了。
静得要命,他们竟然唱歌了,我有点担心,说不会被投诉吧?阿茂说,我们经常这样,这里空旷,下面睡熟的人是听不到这点声音的。但是我还是紧张。
当时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到人脸,刚开始他们随便玩了一下吉他,后来阿茂说,给你唱首新歌,刚写不久的,我说好,并且开了相机的录像功能(映像是拍不到的,就当录音),阿茂吉他节奏出现,仁科即兴弹solo——就这样,我的耳朵第一次输入了《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这首歌。
不知是否是夜深人静人容易动情的缘故,当时听完这歌后,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按了相机的停止录像的按键后,才表现出我的激动!阿茂写出了这样的歌我太意外了,因为这时候的五条人还完全不被人知道,而且他们为了混口饭吃整天在走鬼卖打口,一起玩音乐的群体生活可以说在那段时间已经离开他们几公里远了。
这一次偶然的广州之行,听到他们的《十年水》这歌,觉得他们应该继续走下去。是,对我来说,这是一首意外之歌,希望之歌。
后来,五条人还真被希望出来了。


2.道山靓仔

我花了所有的积蓄买了一部索尼190P,后来,是过年前吧,几个朋友都外地回来海丰准备过年了,聚会了一下,说拍个短片,好,那就拍吧,然后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拍了12分钟的《道山靓仔》,剪辑的时候,我用了仁科之前的一下作品的录音配了上去(一个是某歌的前奏,另外片尾曲用了仁科只录了一段的《我那可爱的朋友》),对了,五条人是没参与拍摄的,他们在广州,拍完没当回事,只让几个朋友看了一下。第2年,我听说大茂(阿茂的哥)写了一首歌叫《道山靓仔》,后来又听朋友说,五条人(阿茂和仁科)在某个露天演出中唱了这首我还没听过的这首歌,我心痒痒的,很想知道这首歌到底是怎么样的。当我又一次去广州时,阿茂和仁科在家里唱给我听了,我当时觉得这首与我那个同名短片完全没关系的歌很生猛,说一个小靓仔整体“老势势”而老光临派出所的事,后来的后来,大茂也给我唱了他最原始版本的《道山靓仔》,我这时才发现,阿茂和仁科版的《道山靓仔》跟大茂版的简直是两回事,曲完全不一样,连歌词也大不相同,而歌的调子的感觉,大茂版的是深情万分,阿茂和仁科版的《道山靓仔》却如一只野生动物。
到《县城记》,这歌的编曲和唱的方式又变化挺大的了。
希望将来大茂同学也出个专辑,把属于大茂的情感贡献出来给朋友们感受一下。


3.倒港纸(兑港币)

Tom Waits是仁科的最喜欢的歌手之一。
有一次他就随口把这位老酒鬼的Cold Cold Ground随口配上他的海丰话词,我第一次听他“恶搞”老汤时只听到他唱了两句:许一日经过东门头个时史,我睇朵古巴伊啊表叔公……后面就啦啦啦然后接“你有港纸无你有港纸无”之类的。
在我第2次听到时,已很完整了,据说,是一次在家里玩即兴时,连同一两个海丰同乡一人补充几句,现场把它搞定的。
我听到《倒港纸》的完整版时,我被笑得肚子痛。
后来我去听Tom Waits的Cold Cold Ground,哈哈,它们竟然是同一个曲,很像又很不像。

(补充:倒港纸是一个行当。在海丰的东门头,如果你见到一个男人很奇怪地坐在大路一旁的板凳上,那就是了,。如果你衣着让他看起来像个“有钱人”,他就会问你:有港纸无?)

4.乐乐哭哭

前年,我在潮州,一位哥们要开车去广州办点事情,我跟着去了。到了广州打电话给阿茂,阿茂说到今晚在元音工房(五条人的窝)有个活动,让我们到那去。机会难得,我们就往大学城的方向狂奔。
去到元音工房的时候,这个免门票的活动已经开始,那间小楼的客厅塞满了靓仔靓女,还有南亭村的村民。大家有小板凳的坐小板凳,没小板凳的屁股隔张报纸紧贴地球,手上夹着香烟,拿着啤酒或可乐,其他的握着手机或托自己的下巴。演出者就坐在靠墙的木沙发上,没有话筒——这是彻底的不插电。他们是:秘密后院夜郎纳乐队粱奕源(——记忆模糊了,不知道有没记错),最后演出的是“地头蛇”五条人——这时候,阿茂不知从哪里搞出来了一个麦架,站在不到20平方米的客厅的中间,左手握着麦架,嘴巴对着虚拟的麦克风张牙舞爪地唱起了《梦想化工厂》——这是我第一次听阿茂唱这歌,现在回想起来,那唱歌的阿茂的神情堪比演讲的奥巴马,把整个场都摄住了,仁科的手风琴也拉得很深情(对了,他当时牙疼,脸蛋的一边都肿了)。第2首,阿茂坐回沙发,用普通话念了一段歌词,然后说这首歌叫《乐乐哭哭》,送给X(鄙人的名字)——妈的,这个意外的礼物顿时搞得我很不好意思,幸亏光线很暗而且现场绝大部分的人都不认识我。
在我再一次听到这首歌时,他们已经把编曲搞得相当美妙了,我喜欢以前的《乐乐哭哭》里仁科的口琴,不过《县城记》里仁科最终还是选择了手风琴来演奏,嗯,就是那段3535355555~,而前面的口哨,吹得太有县城青年们游手好闲的感觉了,表扬!


5.踏架脚车牵条猪(骑辆单车牵头猪)

我个人认为,《踏架脚车牵条猪》这首歌是五条人最重量级的作品,它出现于2003年前后,并贯穿了五条人整个野史:1,与大茂阿德阿凯阿邦等四五六个老乡在家里自娱自乐的阶段;2,阿茂和仁科各自自由创作的阶段;3,现在五条人“县城记”阶段。也即是说,我听过的《踏架脚车牵条猪》有:阿茂的哥大茂主唱的,仁科改编成普通话版收入《春就很好听》的(改名为《我骑着单车骑头猪》),《县城记》版的。但是,我心目中最牛逼《踏架单车牵头猪》还没出来(当然,《县城记》里《踏》也很好,但与我心目中理想化的那个有别)。我要建议:五条人的下张专辑能再把这首歌再录一次,我希望它变得更长更厚重。不知其他听众朋友是否同意?
对对对,有个事我非说不可。这首歌有一句歌词是我妈妈贡献的,就是“海丰公园建个门”——那时候,海丰县城里有好几个公园都在建,可是几乎都是建了座大门就没下文。有一次,我妈买菜回来就莫名其妙说出这句很具批判色彩的话:“海丰公园建个门”(可翻译为:海丰的公园全都只是一座门而已,可以延申为批判老爷们做事情空有表面没有实质,用海丰话念,“园”和“门”是押韵的),后来就被五条人盗去写进歌了,至今没给我妈稿费,可恶!——阿茂仁科,请见到这文字后,把钱汇到我手上来,帐号是……,否则法庭上见!


6.李阿伯

如果我没搞错的话,《李阿伯》是阿茂写的第一首海丰话歌。以前在家里经常唱,后来五条人公开演出后几乎没唱,到第2次去北京等地演出时又唱了,据说几次现场的《李阿伯》唱得阿茂和若干位心软的姑娘热泪盈眶。《县城记》里的《李阿伯》跟最初的版本有所区别,最后的那段歌词改动了,整个音乐的调调也有所变化。
在阿茂的现实世界里,有李阿伯这个人吗?我没听他提过,估计这是一位虚构的人物,但我们会认为,李阿伯这样的人,在乡下,无所不在——他拿着锄头,戴着斗笠,嘴中叼着一根烟,嗯,是卷烟,而不是过滤嘴的“大中华”。李阿伯的大儿子不成器,爱赌博,小儿子在大城市读大学,快要毕业了,将来是等靠他的了,李阿伯是这样想的。——这就是五条人《李阿伯》里的故事,但是,大学毕业的儿子靠得住吗?要是他找不大工作呢?呵呵,我多虑了,在李阿伯的世界里,这是他唯一的美好梦想。不要去破坏它……


7.梦想化工厂

《县城记》里,关于“梦想化工厂”有个说明:梦想化工厂位于联安。——这不是忽悠人的,它的招牌就树立在我们骑车去联安铁定会在那落脚喝可乐的小店的前面。我记得,第一次看到“梦想/化工厂”的字样时,就跟看到“糖衣/炮弹”似的,被它迷幻了好几秒钟。我琢磨着,这家老板怎么会把一个化工厂的名字起得那么具浪漫主义色彩呀?他有多少岁了?他曾经是个文学青年吗?他现在在谈生意之余还像以前那样写一下诗吗?他的诗是朦胧派的吗?他对顾城之死有什么看法?海子之死呢?他知道于坚吗?赵丽华呢?……哈哈哈,扯淡啦,我当时哪有这样神经搭错线似的想那么多啊?我就觉得“梦想”这两个字对于一家蚊香厂来说简直太浪漫了,这种浪漫就如一颗核弹似的,逼着我干一件事:把它升华。
其实,我的对“梦想化工厂”的“升华”是比不上五条人的。在他们的歌里,他们虚构了一个很具体的故事:我牙痛,到联安镇“梦想化工厂”的附近等我的朋友带我去找一位叫“老施”的老医师治牙病,朋友在短信里说他要看完梁文道的《开卷8分钟》再来,让我再等一会,于是我就跟梦想化工厂的老门卫聊天,老门卫这时候正郁闷,因为老板带所有的员工去吃大餐了,就剩他这个老头在这门口吃西北风。所以老门卫说活该厂里的蚊香卖不出去。
哈,是的,梦想化工厂是做蚊香的,这是千真万确的。
在《县城记》7月11日,面世后,我又和朋友骑车去了一趟联安,发现小卖部前面的“梦想化工厂”的招牌没了,一阵失落油然而生,心想不会是《县城记》的发行害的吧?问小卖部的老板怎么回事,小店的老板说:嗯是这样的,那个蚊香厂在生产的过程中化学品臭味很浓,搞得四周的村民意见很大,打了电话给环保局来罚款了,现在厂里的老板估计觉得应该低调一点,所以把这边的招牌给拆了……哎呀,梦想总是那么美好,现实总是那么残酷。


8.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

想起来真逗!
问题出现干吗要告诉大家呢?又不是关乎大家生命财产的大事。不外就是你的朋友要结婚啦要当孩子的爸了喝醉酒了把人家的车砸了赔一千五了要去欧洲了后来又回来了……这些鸟问题每个人都有一大堆,比如我见到别人都从欧洲回来了,我还没去过杭州呢。不过歌里最后总结的一个人生大道理还是值一点钱的:去到哪里都一样,只是要看心情怎么样。
反正年青人就是有问题。而国家就没问题,有问题也不会告诉你。
我第一次听这歌,也是在元音工房。阿茂和仁科光着膀子,阿东拿着歌词也在一起唱,古巴打手鼓(见这里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980b3b01009vk2.html)。好玩的是,这时候他们连歌词也记不住,唱完,阿茂还要怪一下阿东抢拍子了,哈哈。
除了那张DEMO的版本,五条人唱这歌都是要扯上几个人来合唱的。据说他们认为两个人不好够听,但是我觉得,他们拉别人下水的根本原因是:让其他人来承当责任。
问题青年!


9.童年往事

阿茂对这首歌有情结。每一句歌词对在南方乡镇长大的人都像一张张老照片似的。五条人在家乡海丰唱《童年往事》时,都是能引发一阵阵笑声,特别是最后一句:我条浪惊你啊?——这是80年代时男孩子老挂着嘴边的粗口,在《县城记》的普通话歌词里,它被翻译成了“我怕你个X”,嗯嗯,这个X,你就自己解吧,别怪少了一骨原生态的味道,如果写成“我怕你个JIBA”确实比较来劲,但是你让人家怎么说出口呀,哈哈哈。
在选歌的时候,犹豫了很久,考虑究竟要不要将《童年往事》收入《县城记》里,有朋友觉得这歌在歌词很生动但是音乐方面有点弱(俗话说:不够好听),是不是再修改一下留待以后再发表呢?但是情结是伟大的,它最终战胜了一切。


10.绿苍苍

《绿苍苍》是一首汕尾渔歌。但是,是改编的。为什么改编呢?话说这是读小学时音乐老师教的,又但是,岁月那个如梭,歌的词啊曲啊都忘了个大概,所以就凭记忆记谱,又填了一些新词出来。挺好听。
不过,别以为五条人两个小青年唱了首渔歌儿就是捕鱼高手,其实,海丰县城离大海挺远的,他们和我一样,只能算是:吃海鲜高手。



11.阿炳耀

歌词已经是故事。而且我懒了。真是可怜哟~

 

【完】

广告:买《县城记》http://shop59187180.taobao.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艾下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艾下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