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专访女足前国脚孙庆梅 第一届世界杯最难忘

专访女足前国脚孙庆梅 <wbr>第一届世界杯最难忘
                              (本文图片由刘颖慧老师和孙庆梅提供)

 孙庆梅:曾荣获“世界足球小姐”称号,还曾三次获得全国最佳射手,是前中国国家女足队长,代表中国女足打了100多场国际比赛,其辉煌的女足生涯被许多球迷所熟知,这次我有幸采访到了女足前国脚又是河北中基女足领队兼教练的孙庆梅,我见了孙指的第一句话就说:“我是看您踢球长大的”

 在采访孙指前,孙指问我们她需要穿什么衣服?当我们说需要她穿运动衣的时候,孙指问穿河北女足还是国家队的?我说:“您还是穿国家队的吧,因为今天专访的内容国家队的要比河北队的多”孙指便非常痛快的答应了,这次的专访也是非常顺利,我也非常珍惜这次难得的机会,能够坐下来面对面的与女足老国脚进行一次专访,下面,就请大家通过这篇专访来重温一下当年中国女足的峥嵘岁月。

 专访女足前国脚孙庆梅 <wbr>第一届世界杯最难忘

                        关于河北女足:河北女足的年龄老是断档

 王:(王继生)您好孙指,在河北足球发展当中,河北女足的发展一直都是非常稳定的,但是在女超元年中基女足却不幸降级了,请问是因为队伍太年轻还是其它反面的原因呢?

 孙:(孙庆梅)怎么说呢,因为今年从去年开始年龄小也是一个原因,我看我们河北女足的年龄老是断档,所以去年的青运会我们都不参加,以前都是保定啊或者邯郸啊,石家庄啊派代表去参加全运会,去年不是还是城运会们,我们都不派代表去参加,而且他限制的年龄段都是92或93还有成年的,从80年代河北足球就断档,你现在有83、84的,85和86的就比较少,明年组织参加城运会啊,我们队伍就不参加,所以这个年龄段他招生就很少,完了到了一队呢,就一两个这年龄段的,所以就是年年我们河北队年龄都是断层,到成年呢,总是比别的省的孩子差两岁,总是年年以小打大,就是说呢,我们打完全运会有一批老队员会退役,所以一批小孩呢,就是85、86没有,直接就蹦到87、88的,所以,基本上端上来10几个,这个时候去打比赛肯定就很弱,以小打大,实力就显得很单薄,从身体、力量、速度、技术方面肯定就跟人家差一个档次,完了老队员又少,所以说呢,一般都是队中有老队员她就是个宝,老队员又带小孩,她的效果就不一样,所以,这些年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延续下来的,所以就说打进女超呢也不是偶然性,说真的,也算正常,河北孩子能吃苦,然后,各个方面条件也不是很好,孩子们呢,就是基本上就说“为荣誉而战”孩子们能吃苦能拼,而且去年打进女超然后降级也属正常,你说年龄关系,其实也没关系,你说,你本身年龄小,从力量、速度上肯定不如人家,因为你像女超前几名的队伍人家都有87、88的,我们最大的就是90的,完了我们最小的就是97年的,跟人家最大的差了将近10岁,所以,我们也跟队员们说,现在,你们也不小了,像年龄小的人家还进国青和国家队呢,所以,我们就这样鼓励队员,就跟她们说:你们年龄不小了,要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不能认为自己岁数小,我们要敢于跟她们去拼抢去对抗,当然,我们能力不足,但是我们可以练,我们总是要求队员们技术不行了我们可以练,但是我们要求的是训练场上的一个态度,所以,我们在这方面要求的要紧要细一些,严格要求再高一些。

 王:您说了老球员是个宝,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因为您也是老国脚了,就是您现在作为河北中基女足的领队兼教练,有时候您还亲自上阵做动作示范给队员们看,我想问您的是,您认为队中谁的潜力更大呢?

 孙:现在潜力最大的?我感觉每个人都存在着潜力,每个人你看现在大一点的队员,现在说不上是老队员,只能说是一批大队员和一批小队员,因为他们现在的年龄段就是这样,没有老的,我们就说,你们每个人都很有潜质,一是靠我们教练怎么教你们,另外,看你们怎么去学,去努力,而且得有目标,得有方向,所以,我们每次都在激励队员,因为我们也不能跟队员们说,你没有潜力,如果她水平再不行,我们也要鼓励,每个人都有潜力,我们都是鼓励,但是,现在我说她们的潜力还没有爆发出来,如果一旦爆发出来,有几个去国家队的也没问题,因为她们随着年龄的增长,经验的积累,我想她们总有爆发的时间吧!

 王:您作为球员满身荣誉,但是现在您作为领队,又经历了降级的一个赛季,我想问下个赛季中基的目标就是全力冲女超吗?

 孙:对,我们希望明年再次冲进女超,这也是我们教练和队员的目标。

专访女足前国脚孙庆梅 <wbr>第一届世界杯最难忘
 

                                国脚生涯:91年世界杯终身难忘

 王:您从球员到教练,能不能跟大家谈谈您最难忘的是什么?

 孙:我最难忘的就是我们1991年的世界杯吧,第一届女足世界杯又是在咱们自己家门口,那次没有进入前四,我觉得对于我们那批球员来说是最大的遗憾,因为那次是第一届世界杯又是在国内举行,而且备受关注。尤其是女足方面,那时候在国内荣誉也挺高,而且关注度也挺强,还是在广东番禺,广东这个地方对我们女足特别热情,特别好,我们各地市去过特别多,而且冬训都是南下广东那边训练,从广东的省领导和市领导啊市政府的领导对我们女足也是特别关注,又知道第一届世界杯是在广东举行,所以省领导到下面的球迷观众对哦我们女足特别喜爱,那时候我们那届女足说真的,国家女足是最好的一代,为什么说那次很遗憾,让我的记忆非常清楚呢,因为首先是从国家到地方,各个方面,对我们人力、物力的支持和关注,我就觉得我们这次没有打好挺对不起关心我们的人,因为那次按我们的条件,那批老队员从各个方面的能力和条件都应该具备,咱不说拿冠军,怎么也能进入前三名应该是没问题,其实我们就是想着拿个牌儿,爆冷那个牌儿出来,好像就已经把牌儿装兜里了,就是无论从教练到队员都是满满的自信,就觉得我们应该进前三名没问题,所以说那次打击特别大,关键的场次踢瑞典我们输了,一点儿都没有想到,说真的,我们那些人都特别伤心都哭了,无论是从教练还是运动员都觉得对我们打击特别大,我在后来的奥运会上也辉煌过,拿过银牌,但是我最遗憾的就是第一届世界杯,因为第一届又是在咱们国家,打成这样的成绩,真的是终身难忘。

 王:在那届世界杯上您还获得了“世界足球小姐”称号是吗?

 孙:不是不是,那是在国际女足邀请赛上,在88年,当时定第一届世界杯比赛,那时候也是各大洲的12支强队,本来是定第一届世界杯,已经报上去了,人家说还不太成熟,晚了,各大洲已经到了,后来给改成国际女足邀请赛了也是在广东,后来我们赶紧报上去再申办第一届世界杯,第二次就是1991年正式的女足世界杯。
专访女足前国脚孙庆梅 <wbr>第一届世界杯最难忘

 王:孙指还有过留洋的经历对吧?

 孙:对,去日本松下俱乐部两年,但是加起来也不到两年,因为,国内的比赛亚运会、奥运会、世界杯,只要有比赛任务我就提前回来了,基本上在那边呆的也不到两年,也就一年半吧。

 王:那个时候咱们中国女足的水平应该在日本强很多吧?

 孙:对,是强很多,但日本女足那时候说真的也不错,但就我们那个年代我们从身体、力量、速度、综合上来说,能力我们那批真的很棒,很优秀,因为那批孩子都是从田径运动员出去的,什么三铁,自行车,她的综合素质就出去了都具备了,我们就是抓技战术的东西,你看厂商有能拼的,有技术好的,有头脑好的,我们整个身体都很棒,她不想现在,你看现在孩子们从能力上就跟我们那时差远了很单薄,别看我那时候瘦,但我爆发力好,我也是田径出身,所以就说现在的孩子就跟我们那时差远了。

 王:在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咱们中国女足拿了一块银牌,当时给您印象最深的是半决赛3比2胜巴西还是决赛惜败美国呢?因为我记得当时美国队打进扩大比分的那个进球明显是个越位?

 孙:哎呀!我觉得还是半决赛3比2胜巴西,说真的,非常跌宕起伏,因为你先有这场比赛你才能过度到下一场比赛,如果半决赛输了,冠亚军的争夺就无法继续下去,所以,这场比赛因为当时也是觉得巴西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强,但巴西的技战术意识很强,巴西队本来就是一个足球大国,但是我们也不敢轻视人家。当时,我们就说这场球很关键,因为她们队中有几个球星也很厉害,我们一上来,第一个球是在5分钟之内是我打进的,然后没想到这么快,这么顺利就进球了,完了这段时间大家从思想上都放松了,连续让人家打进两球,上半场她们2比1领先我们,我们就开始紧张,下半场45分钟它不像篮球那样进球很容易,然后下半场45分钟我们就想,我们特别有信心,我们觉得这场球我们有信心拿下来,全队11个人在场上谁也没有放弃,就是每个人在场上都在喊。因为拿下来才能争夺冠亚军,拿不下来就无法打下去,所以,我们认为有希望战胜她,始终没有放弃这场球,扳平的进球是韦海英进的,最后我们拿下来了。因为你站的角度不同,因为你作为教练作为球员跟裁判的角度是不一样的,你觉得美国队那个球是越位了,但人家边裁和主裁判认为没有越位,因为这个东西你在美国,又是人家的主场打比赛,人家肯定是天时、地利、人和,包括裁判的工作,也许人家比我们做的更好,因为这东西比赛争夺冠亚军,人家美国就是折磨我们,因为我们想离比赛的城市近一点,但就让我们离那个城市很远,也不让我们见场地,特别多的事儿,整的我们也睡不好觉,各方面都休息不好,然后我们没办法,这场决赛人家肯定占有主动性,另外人家做的工作非常充分,也不是说我们做的工作不充分,我们能力不如她们吗?我们跟美国也打过几次,有平、有输、有赢,所以,这次比赛主要是在美国举行,你说不出来人家怎么做的工作,这场球最后输了也挺遗憾,因为这场球吧也是去参加奥运会还是第一次女足被列为奥运会,我就觉得我们作为球员,我是作为队长去参加的,从我自身来说,我就觉得打那次比赛也挺难忘的,特别紧张,你站在那个场地尤其是奏国歌的时候,我就浑身发冷,特别紧张,每个人都是这样,我们有个队员施桂红天津人,她一紧张就站那不动了,我就喊:“啊桂,你跑啊”?她说:“啊?往哪跑?”她就紧张成那样了,就发生好几次这样的现象,每个球员都很紧张,尤其是站在冠亚军最后,后来人家就报道说我们有七个脱水的好几个腿抽筋的,说的有点邪乎了,反正我觉得最后一场风了拼吧,但作为前锋我压力小一点,不像后卫和守门员,压力那么大,所以为什么说我们后卫都抽筋了,回追的时候腿抽筋,你一抽筋肯定追不上人家,所以还是太过于紧张,太紧张也导致我们最后的失败,场上有几个不紧张的?就那么一两个不紧张的,其他全紧张全抽筋,我作为前锋好点,离她们距离远,输了比赛挺遗憾的,我们打的也不错。

专访女足前国脚孙庆梅 <wbr>第一届世界杯最难忘

 王:在99年的美国世界杯当时您已经退役了,在那届赛戒备决赛上中国女足又是碰上了美国,可惜“铿锵玫瑰”点球惜败来对手美国,我记得在赛后孙雯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在美国踢球的女孩子有10万人,而在中国只有一千人,这就是差距,请问,您认为如何夯实女足运动的群众基础?

 孙:现在习主席不是抓足球吗,我觉得还是从青少年开始,因为这个基础很关键,你现在青少卿的基础不扎实,不大好,你到成年就已经很晚了,就是我认为还应该是从娃娃抓起,从校园足球抓起,从青少年开始抓起,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往上走,另外咱中国为什么人多呢,真正认真干活的人太少,尤其是青少年,青少年应该是最重要的,应该老是是最优秀的,你看国外的青少年啊,越是小孩,她需要的基本功越扎实,你应该把最好的东西交给她们,所以中国的孩子呢,都是属于咱不说差别,但是从责任心方面认真程度上比国外要差很多,所以咱们青少年应该把最好的老师最好的教练应该用到青少年当中,你应该是从小抓孩子是最好的,应该从小培养她们是最好最优秀的,比如技术啊,从她的协调性啊,你像现在为什么一说个高就笨了,因为她从青少年就没抓好,她的协调性、灵活性,她到敏感期的时候你就应该抓了,等过了在抓她骨骼已经发育成熟,抓已经晚了,所以,她的敏感期你应该去做什么,你像国外有一个年龄段,六岁、八岁、十二岁,她是分着年龄段,人家去抓什么,工作怎么做,咱们中国现在也清楚,哪个年龄段去抓,我觉得也不晚,现在青少年全国搞的也挺好,以后男女足踢球的人肯定要比以前多,重视女足的程度比以前高多了,希望以后越来越多的女孩子来踢球,而且你踢球的人多了,以后女足的发展空间就会越大。

 王:您一直致力于女足,大家都知道未来的女足发展要靠孩子,从娃娃抓起,您有没有开家足球学校的意愿跟打算呢?

 孙:目前没有这个想法,我觉得这个工程是很大的,很费心很费力,我这个人也不愿意走这个心思,想到只是把目前的工作干好就完了。我从来也没想过这个,也没能力(笑)

 王:您怎么看待中国女足请洋帅的问题,以前女足请过多曼斯基、伊丽莎白,但她们只在这里干了半年,请问您认为现在的中国女足必须跟男足一样到了必须请洋帅的地步了?

 孙:我觉得没什么必要,因为中国好教练也多着呢,因为你要说从理论还是实践上都不差,不管男足还是女足都有很优秀的教练。

 专访女足前国脚孙庆梅 <wbr>第一届世界杯最难忘
 

 王:女足的比赛您还经常关注没?

 孙:只要有女足比赛的转播我都会看,作为女足教练吧!更应该看。

 王:您跟当年您国家队的队友们还有联系吗?

 孙:有联系,因为我现在当教练,全国各地都跑,有时总见她们,见了面就要聚一聚,水庆霞现在是上海女足的教练,比赛时候我们总见面。

 王:您平时除了工作,还有其他的业余爱好吗?

 孙:我现在的业余爱好就是听听音乐,现在因为孩子,我的业余爱好少了,因为毕竟孩子现在正是成长阶段,而且刚刚上高二,我认为我做母亲挺不合格的,因为我跟我爱人全都是在体育系统,他在青训中心,我在女足,一个青训,一个女足,可以说是出差最多的,不是他出差就是我出差,所以我们做父母的有点愧对孩子,挺对不起我们孩子的,因为我们俩同时出差孩子就没人管,因为我觉得愧对了孩子,早上六点起床,就忙孩子的吃饭问题,她中午回来也要忙于她的吃饭问题,晚上我们家孩子还连田径,练完田径就上晚自习,晚上十点多才回来,又得洗澡,又得写作业,如果我们两个都不在家,孩子确实挺不方便的,所以孩子也不愿意让我们出差,因为女超和足协杯我一年出差太多了,根本就顾不上孩子,有一次我们家孩子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特别伤心,你们俩谁在家陪过我?谁管过我?哎呀,我觉得心里特别难受,因为我现在干的就是这份工作,你有没有办法。

 专访心得:通过这次近距离的跟孙庆梅的接触,我感觉到了孙指示是一个为一直所追求的足球事业毫无保留付出的人,还有她对足球所表露出的那份真挚的爱,特别是在谈到在国家队时,她就夸夸其谈,孙指更是说了第一届女足世界杯没有拿到奖牌和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负于美国的遗憾,这种情感表现的最为强烈。

 在最后,孙指也是谈到了自己的家庭,作为一个体育世家,对于无暇照顾孩子的愧疚,孙指也说了自己干的就是这份工作,把工作放在了第一位,我们也祝福孙指,身体健康,家庭幸福,这次的专访也希望大家能够更加了解孙庆梅,了解女足,一个真正为中国女足,河北女足默默付出的孙指。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