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什么新加坡著名心理医生杨新发会用“毛泽东思想”治疗心病?(第二部分)

(2007-03-21 15:04:50)

《天安门,与毛主席的名字联在一起》 (一九七七年九月六日)

  五十八年前——

  我们一队队穿着

  长衫和裙子的青年,

  踏着丛生的青草,

  挥舞着零乱的小旗,

  走过破敝黯旧的天安门。

  我们喊:“打倒卖国贼!”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悲愤填满了我们的胸臆!

  北平已陷入到

  日本帝国主义者的手里!

  在萧瑟的秋风中,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迈着沉重的脚步,

  走过带羞忍耻的天安门,

  我痛苦地向她挥手:

  “别了,天安门!

  我不会回来,

  除非我看到了胜利!”

  我以如飞的速度

  回到了你的面前。

  啊,天安门!

  在灿烂的秋阳下,

  你容光焕发,端庄流丽。

  在你前面高高地飘起一面

  鲜红照眼的五星红旗!

  全世界被压迫的革命人民,

  从天涯海角都听到了

  从你的门楼上发出的

  洪钟般的声音,

  充满了热情,充满了信心,

  给他们以最大的鼓舞和支持!

  你度过了这不平凡的

  半个多世纪,

  你是历史的见证,

  你看到了中国人民的愤怒和悲哀,骄傲和欢喜,

  你看着中国人民从胜利

  走向胜利!

  仅仅在十四天以前

  在汹涌的欢乐人流中,

  在喧天的锣鼓和鞭炮声里,

  我又步履轻健地走在

  一支老年人的队伍里,

  我手里举着的是一面红旗,

  上面写着“永远纪念我们的领袖毛主席!”

  毛主席纪念堂,庄严肃立,

  你将永远守卫着这座

  无比伟大的建筑,

  直到千千万万的世纪!

  因为你同一个伟大的名字

  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这名字说出来啊,气壮山河,

  光照大地!

  他就是中国人民的

  敬爱的领袖,

  伟大的导师——毛主席!

  一九七七年九月六日。

 


《一个伟大人物的诞生》(一九七八年二月十八日)

  ——纪念敬爱的周总理八十周年诞辰

  在我们祖国的土地上,

  有一个婴儿诞生了。

  他的急促而洪亮的啼声,

  冲开了中国黑暗的天空,

  带来了中国人民的希望。

  他从中国历史的册页上站起来了!

  他英俊庄严、光华四射——

  他是冰雪般纯洁,钢铁般坚强,春天般和暖,

  真理般朴素 

  这使得中国廿四史英雄人物,

  都恭敬地退隐到他的光影之外!

  他一生信定了一个主义——

  马克思列宁主义。

  他在四海翻腾五洲震荡之中,

  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

  把自己锻炼成为一个

  无产阶级的坚强战士,

  为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奋斗终生!

  伟大的导师毛泽东!

  他对他的领袖是那样地

  忠诚、崇敬、热爱 

  他全面地正确地体会了

  伟大的毛泽东思想。

  为了贯彻执行党交给他的任务,

  他任重致远,任劳任怨,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无私无畏地

  度过了半个多世纪的战斗岁月!

  一九七六年的一月八日,

  他那颗伟大的心停止了跳动——

  他不能死,

  他没有死 

  像他这样的人

  怎么会死!

  “死”在他身上施展不出半点权威!

  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这就使得中国和世界上

  每一个革命人民都成了

  优秀的建筑师、作家和诗人,

  每个人从自己亲切深刻的感受里,

  在自己的心坎上盖起了

  纪念他的壮丽的建筑物;

  在自己的纸张布帛上写出了

  纪念他的最沉痛的文章,

  最真挚的诗句。

  一座座地在人民心坎上盖起;

  纪念他的诗文在不断地

  一篇篇地从人们笔下涌现 

  曾经赞叹地说过:

  “现在大家纪念他,

  可见他的精神感人之深。”

  在他这样一个巨大的形象面前,

  我们应该怎样向他学习?

  让我们永远学习他的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

  让我们永远记住:

  一八九八年的三月五日,

  有一个永远使人怀念的伟大人物,

  在我们祖国的土地上诞生!


一九七八年二月十八日。

 


《孩子心中的文革》序(1986年10月3日)

  晚报同志送来十几篇《孩子心中的文革》的稿子要我作序。刚好前几天有位上海朋友给我寄来《新民晚报》上发表的巴金的《二十年前》,讲的也是文革十年中的个人经历。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和一百个当时的孩子今天笔下的“难忘一事”,都记载着“文化大革命”中万民涂炭的惨状。那时全国百十万个血气方刚、好奇而又无知的男女青年,在林彪、“四人帮”这几个跳梁小丑的教唆下,只因受到了几次伟大领袖的接见,就俨然觉得一身绿军装,一根皮带,一条红卫兵袖章,就可以比当年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宪法,拥有更大的权威!巴金说“……那十年中间,每个人都有写不完的惨痛的经历。说惨痛太寻常了,那真是有中国特色的苦刑。上刀山、下油锅以及种种非人类可能忍受的‘触皮肉’和‘触灵魂’的侮辱和折磨,因为受不了它们,多少人死去……”在孩子的“难忘一事”中,就有吴晗和田汉挨斗的惨状,以及一位校长让学生用图钉打脸等事实,看到和忆起都使我气愤填膺!

  我认为三座大山中,“封建主义”在那时的中国从来就没有彻底被打倒过,帝王、神仙和救世主的思想,也都存在。我们在六十多年前的“五四”游行中所要求的“民主”,也是最近八年(注:1978-1986),才露出曙光。

  孩子是中国的希望和未来,只要他们把自己的“难忘一事”永远铭刻在心,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所说的“既无法律,又无规则,由单独一人按照一己的意志与反复无常的心情领导一切”的史无前例的怪事才不会重演!
1986年10月3日

 

为什么新加坡著名心理医生会用“毛泽东思想”治疗心病?

《环球时报》的那篇文章似乎给人这样的感觉:墙内开花墙外香。据说目前中国有50%以上的青少年曾经想过要自杀。教育部不断加强的学校心理卫生工作看来是没有什么效果。为什么?因为我们请来了弗洛伊德,忘记了毛泽东。以弗洛伊德为代表的那一套心理学的确有值得借鉴的地方,但总的来说,那一套东西是为“拜金主义”服务的,他们所谓的“心理健康”本质上就是:鼓励人们安安份份地充当资本的奴隶,去“适应”这个万恶的“拜金主义”世界。其实所谓“心理疾病”简单说来就是两个字:“脆弱”。而“拜金”的人必然是脆弱的,“毛泽东思想”之所以能让人坚强,让人有“豪情壮志”,就是因为毛泽东思想把“拜金主义”变成了“驭金主义”。所谓“驭金主义”就是:能够积极快乐地、健康和谐的创造并享受财富,成为“资本”的主人。所以说,新加坡心理医生杨新发能用“红宝书”(毛主席语录)治病,这是很值得我们好好反思的。为什么我们把“红宝书”(毛主席语录)淡忘了,把毛泽东思想淡忘了?从根源说,就是因为我们对“文化大革命”的反思是片面的,是有问题的。冰心在那篇《<孩子心中的文革>序》中说:“我们在六十多年前的“五四”游行中所要求的“民主”,也是最近八年(注:1978-1986),才露出曙光。”这就说明:通过反思文革,竟然可以完全否定了1949-1966年,似乎文革是从1949到1976共28年。冰心在1976-1978年间的那些怀念毛泽东、周恩来的文章是非常真诚的,很令我感动,但冰心的失败之处就是对毛泽东、周恩来的理解还不够深入,而旧文化对冰心的影响依然很深,所以她在1978年以后没能完全抵御住一股强烈的歪风邪气——“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思潮。我相信冰心始终是爱国的,象冰心这样优秀的作家都出问题了,这足以说明:我们对文革的反思出问题了。为什么会出问题?这牵涉到一个大问题:如何在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之间作出正确的取舍,来进一步创新“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反思文革必须清楚明白地把毛泽东和林彪、四人帮区分开来。林彪、四人帮如果夺取了政权一定会象赫鲁晓夫对待斯大林那样,把他们自己所干的所有法西斯罪行都栽赃给毛泽东,然后他们会重用所有倾向于资本主义的官员和知识分子,开始搞资本主义复辟。林彪大搞对毛泽东的疯狂崇拜原本是不怀好意地要给毛主席抹黑,没想到在客观上,林彪却成为了广泛而深入地宣传毛泽东思想的功臣,毛泽东思想通过“红宝书”(毛主席语录)深入人心之后,林彪、四人帮的反革命企图其实就更加难以得逞了。所以说林彪真是一个可笑又可悲的人物——原本想要害毛泽东,结果却大大协助了毛泽东。所以,跟林彪、四人帮沾边的东西我们不能统统抛弃,我们不能抛弃《毛主席语录》,不能抛弃“样板戏”。批判林彪、四人帮,主要应该从思想动机、行为表现上批判。如果只是指责狼所批着的羊皮,那就不是在指责狼,而是在职责羊。

也许历史会证明:中国之所以没有重蹈苏联解体的覆辙,关键就在于“红宝书”(毛主席语录)的有效传播。把“毛泽东思想”这个法宝普及了之后,深入人心之后,将会起到什么样的深远效果,这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正因为毛泽东的人民性,所以毛泽东思想其实根本不可能被边缘化。所谓“墙内开花墙外香”,那是因为墙内的人一直闻着花香,闻久了就不几乎感觉不到花香了,但其实还是一直享受着花香。其实毛泽东思想一直在默默地起作用。农民艺术家何庆魁、赵本山的小品《心病》用纯朴生动的语言讽刺了那种为“拜金主义”服务的心理学。何庆魁、赵本山是在毛泽东时代成长起来的农民艺术家,他们深受毛泽东思想的影响,他们很典型地反映出:中国人民是很有智慧的,那些“拜金主义”的“洋玩意”根本骗不了人民。正是人民选择了毛泽东,毛泽东就是人民的代言人。

毛泽东成为领袖似乎也是一个“市场”的结果,并没有谁计划着让毛泽东当领袖。其实所谓“市场”依然是由人决定的,把“市场”当作非人的鬼神一样崇拜是可笑的,是注定搞不好市场经济的。我相信中国能把市场经济搞得很好,因为在“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看来:“市场经济”就是“人民经济”,“市场”说到底是由“人民”决定的。毛泽东思想已经得到了“市场(人民)”的认可,这并不说毛泽东思想就不发展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就停滞不前了。其实毛泽东思想的力量源泉正是人民,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人民是非常有首创精神的,所以毛泽东思想必然是非常有活力的,必然是不断创新发展的。用“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来创建“和谐社会”——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创新发展。

由于我的这篇文章又触及了文革的敏感话题,可能又要让人民网头疼了,我给人民网的建议是:如果我的这篇文章是胡言乱语或者是价值不高,那么我相信“市场(人民)”自然就会把这篇文章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我对“市场(人民)”的裁决是信服的。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