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品味大家《孤崖一枝花》

(2007-10-27 23:47:05)
标签:

艺术赏析

感悟随笔

生活

分类: 一点感受
                     品味大家《孤崖一枝花》
 
  
     闲来读书。秋雨敲窗时分,有那么一点点的懈倦,那么一点点的慵懒,最好只是自己,无须伴。沏壶茶,就着这恰好的灯光,还有是茶几前那鲜活水灵的姜花,如蝶般舞动它的清香。读什么书?最宜读林语堂、梁实秋以及那位“苦雨斋”主周作人的小品随笔。笔调下的对人生达观的彻悟,观察事物的烛照,字词间留齿的清香都不啻是上选。下是林语堂的作品一则:

  行山道上,看见崖上一枝红花,艳丽夺目,向路人迎笑。详细一看,原来根生于石罅中,不禁叹异。想宇庙万类,应时生灭,然必尽其性。花树开花,乃花之性,率性之谓道,有人看见与否,皆与花无涉。故置花热闹场中花亦开,使生万山丛里花亦开,甚至使生于孤崖顶上,无人过问花亦开。香为兰之性,有蝴蝶过香亦传,无蝴蝶过香亦传,皆率其本性,有欲罢不能之势。拂其性禁之开花,则花死。有话要说必说之,乃人之本性,即使王庭庙庑,类已免开尊口,无话可说,仍会有人跑到山野去向天高啸一声。屈原明明要投汨罗,仍然要哀号太息。老子骑青牛上明明要过函谷关,避绝尘世,却仍要留下五千字孽障,岂真关尹子所能相强哉?古人著书立说,皆率性之作。经济文章,无补于世,也会不甘寂寞,去著小说。虽然古时著成小说,一则无名,二则无利,甚至有杀身之祸可以临头,然自有不说不快之势。中国文学可传者类皆此种隐名小说作品,并非一篇千金的墓志铭。这也是属于孤崖一枝花之类。故说话为文美术图画及一切表现亦人之本性。“猫叫春兮春叫猫”,而老僧不敢人前叫一声,是受人类文明之束缚,拂其本性,实际上老僧虽不叫春,仍会偷女人也。知此而后知要人不说话,不完全可能。花只有—点元气,在孤崖上也是要开的(林语堂《孤崖一枝花》)。
 
    2002年到“巢顶”,上得海拔800多高的山,迎面而来的是石崖间凌空而展的杜鹃花,那种平地鲜有的飘逸与出俗,美于高山之颠,总让人屏静气息敬仰。无论叫与不叫,生命的物体如煤层下的地核,无时不刻的静寂的地表下,蠕动搅伴。叫出来,是率直与纯粹,不故作姿态。

  “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

  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

 

    高山之颠的美丽花开的灿烂,雀跃弹跳着,浩荡湍湍而下的水流,档得住么?

          教我如何不想她  

                刘半农    

                

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啊!微风吹动了我头发,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海洋恋爱着月光。啊!这般蜜也似的银夜,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水底鱼儿慢慢游。啊!燕子你说些什么话?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野火在暮色中烧。啊!西天还有些许残霞,教我如何不想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