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烟雨十里亭
烟雨十里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68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莫负东篱菊蕊黄(幻灯/文章)

(2007-08-27 00:09:51)
标签:

视觉/图片

感悟随

菊花

视图

分类: 一点感受
 

一路问黄花:莫负东篱菊蕊黄

(老画眉)

        早已立秋,霜降又过,秋渐老,蛩吟未闻。气候却如夏末,无半分凉意。昨倏地起风,继而清晨便闻雨声浙浙沥沥,点点滴滴敲打防盗网下铁皮,虽没有旧时阶下雨滴之诗情,也因那“滴滴答答”平添几分秋意。从早至晚,雨未能歇。灯下枯坐,顿觉萧索,空气弥漫淡淡之清寂。想那古人此时此分,烛泪窗前,吟咏涨池秋雨,颇有情致。料今夜巴山,也否秋雨浙沥?羁旅之客他乡也作断肠句?曾秋游郊外,涤尽烦忧,秋水、绿竹、黄菊赋文,虽无雅音,却也恬淡明快。今凑秋语,却无昨日心境,强赋秋咏,譬如刻舟求剑,时过境迁,何迹寻乎?况乎世间圣贤多秋赋,光华文章留千古,吾乃“好句眼前吟不得,痴人犹自管窥天”。

 

    窃以为,秋韵是秋水、秋香、秋色、秋情所就一壶清茶。甘苦常从极处回,春花莫抵秋茗醉:“金沙泉涌雪涛香,洒作醍醐大地凉。”且容吾闲吟品之。

 

    秋水。共知有《腾王阁序》王勃脍炙人口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秋香。秋香代表当数黄花。秋时至,菊凌霜而一展其盛大阵营,无论屋角篱下还是原野小径,其阵列星罗棋布叹为观止耳。菊还曾是七朝古都开封人的至爱。宋始赏菊之风鼎盛,每值秋令,姹紫嫣红,观者如潮,蔚为大观。

 

赏菊在岭南花埭亦极盛。花埭为粤花地原称。此地阡陌纵横,堤堰曲折,河岸交长,自古花草茂盛,故称花地。菊为岁寒之花,岭南晚寒,菊迟开。岭南《花埭百花诗》有:“白衣人至尽倾城,争唤东篱处士名。幽隐何关儿女事,渊明原解赋闲情。”此诗其意一:岭南晚寒,菊迟放。陶潜所咏东篱处士唤不来,其期盼之情难以言表。如明代诗人李梦阳句“万里游燕客,十年归此台,只今秋色里,忍为黄花来”。其意二:“岭南地暖,百花造作无时”,岭南人赏花之心平和冲淡。譬如杨柳,长岭南则“有花无絮”,人鲜知之。有诗《杨》为证:“和烟和雨送清明,翦翦春风碎雪声。只管飞花不飞絮,黄莺啼遍木棉城”。岭南人对此释然:“然花已不堪,况絮也!”古人临别折柳相赠,故杨柳花开每每触景相情。若花带絮飞,岂不更为恨深?岭南人赏菊亦然,平和置之。书载:“埭中多至数十种,闻凤城尤盛,菊花会斗丽争妍,费至巨万。然叶公好龙,无与彭泽真赏。”陶潜不以五斗米折腰事官,归隐躬耕田园,平素以菊自洁,爱菊如命,所植秋菊盈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其诗其人乃与菊高风之一体,凡俗人何能仿之?是故谓独“彭泽真赏。”

不独黄菊,秋山且有兰自芳。袁枚《秋兰赋》美言秋兰岁寒独芳:“秋林空兮百草逝,若有香兮林中至。既萧蔓以袭裾,复氤氲而绕鼻。虽脉脉兮遥闻,觉熏熏独异.予心讶焉,是乃芳兰。开非其时,宁不知寒?于焉步兰陔,循兰池,披条数萼,凝目寻之。……留一穗之灵长,慰半生之萧瑟。予不觉神心布覆,深情容与。折佩表洁,浴汤孤处。倚空谷以流思,静风琴而不语。歌曰:“秋雁回空,秋江停波。兰独不然,芬芳弥多。秋兮秋兮,将如兰何!”

 

    秋色。王维《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青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和平且恬静,全无萧杀。

    杜牧那首脍炙人口的《山行》,更是一抹亮丽秋色:“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晚唐诗多柔靡,牧之以峻峭矫之。人谓之小杜,以别于少陵。七绝龙有逸韵远神,晚唐诸家让渠独步。《山行》乃其清朗诗风之极致。

 

    今人刘章也曾作五言绝句《山行》:秋日寻诗去,山深石径斜。独行无向道,一路问黄花。品之传神之至,极具诗味。“独行无向道,一路问黄花”,一句能令万古传。

    秋情。易安居士三点愁,四分湿,五分瘦,便卷尽了个秋。: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之于思妇与孀居凄楚“载不动许多愁”的断肠句而言,吾更喜其《怨王孙》的天真明快:“湖上风来浩渺,秋已暮,红稀香少。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莲子已成荷叶老,清露洗萍花汀草。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

秋愁演绎得更为淋漓者数柳永之《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以秋赋志言情的还是得说下广东老乡屈大均。明末清初岭南“三大家”之一番禺诗人屈大均,工于边塞曲。其人慷慨豪迈,以游侠自命,立志以一死报国。《摄山秋夕作》:“秋林无静树,落叶鸟频惊。一夜疑风雨,不知山月生。松门开积翠,潭水入空明。渐觉天鸡晓,披衣念远征。”所描之秋,极之空灵。《端州道中》有“娇鸟一山响,秋来多晓晴。月含清露湿,花出白云明”工致、清丽道出南国清秋之晨独有景色。屈大均陕西籍妻王氏,好马习射,诗书琴棋无所不晓。屈大均为其取名华姜。屈携其塞上纵横驰骋,赋诗《从塞上揩内子南还赋赠》三十七首与华姜,其有“一声鸡唱整衣裳,眉黛沾残子夜霜。行到白门春色满,梅花为尔点新妆。”其情景交融,风雅无穷。又《九日舟经清远峡登高有作》中有“红叶有霜终日醉,黄花多露一秋肥”,极尽自然之富足,反衬之穷困潦倒:“萧条返舍余长剑,潦倒干人失布衣。寄语江间渔父好,白鸥无食向君飞”。屈大均晚年归乡里,仍桀羁不驯如故。盛暑着羊皮袄,行为怪僻。屈除诗作外,还著有《广东新语》写尽广东方物。

 

         清词人纳兰性德有“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吾今抒秋韵点滴, “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只恐“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无个人堪寄”!“不如随份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细念释然,孤坐间也渐渐生出些许暖意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