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懂农民是做好一切事情的前提

(2006-12-08 23:23:44)
分类: 他山之玉
读懂农民是做好一切事情的前提
             
            ——写在“唠唠农家嗑”结束之际
                    
                        作者:郑有义
 
                 2005年10月23日06:05 
 
读懂农民是做好一切事情的前提

  我写“唠唠农家嗑”,非为立言,乃是一种深铭于心的责任,一种努力对农民的解读。
  离乡多年,乡情难泯。每当我被闹市的喧嚣所烦扰,被那一道居室的铁门隔断在鸽笼般几十平方米而近窒息的时候,我就分外思念那片热土,当我重又徜徉在那塘边乡间的时候,便立刻感受到一种尘世间小憩的舒展,一种灵魂的返璞归真,一种闹市间永远无法得到的解脱、静谧和安详。
  那个山村,极小。十几户人家,散落在前后两条沟里。没有电,山村由此更小,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瘦的发悸的山坡上挤出一粒粒粮食糊口。没有钱,人们的生活清苦而节俭,却处处荡漾着洒脱、大度的宽厚与芬芳。一家杀年猪,全村人去吃酸菜白肉血肠。一家娶媳妇,全村办喜事。一家发丧,满屯不动烟火,与家人一样分享孝带,去吃白菜老豆腐。来了客人,你不必为措手不及而发愁,东邻西舍自会送来时令鲜菜。你对在山村的苦度不甘,他们说,争口气,有出息的进城去!你小有挫折,他们告诉你,还是这里的大葱蘸酱最养人,回来吧———那是一种真正属于农家、归于大道的价值观念。
  进城了,华灯美酒、信息航天使我感受了城乡的巨大反差。每次“归省”,看到的依然是延续了几千年的刨坑点籽的播种,弯钩犁、弯钩镰、牛前人后。乡邻一年劳作,所剩无多,两瓶高粱烧、一串小鞭炮过大年为常态。在“省城”时,家里几乎成了乡亲们进城看病的导诊站和招待所,每每目睹囊中干瘪的乡亲们面对巨额药费的凄惶,看到一旦有大病,便如大厦将倾、立刻一贫如洗的农民兄弟,看到在绿树荫荫的美丽长街上,我的乡亲如进“大观园”的尴尬,看到美食华服的“城里人”向我的乡亲投去的鄙视目光,我心中莫名的歉疚油然而生,不知多少次令我长夜难眠。
  然而,当我走出农家时,对农民的认识却并没有真正完成,因此我总试图在与农民的交往中不断求解。不必说,当农民时,鸡叫下地、日落收工,风霜雪雨中务农活使我粗知民情;当“官”时,帮农民打墙盖房,捧着粗瓷碗,蹲在地上与他们一起吃白菜海带的“帮工饭”,为贫病交加、屋漏窗破的农民殚精竭虑,让我感知民心;当记者,我走过吉林、宁夏、辽宁农村偏远的村落,在西海固的窑洞里与阿訇彻夜长谈,在白桦林中的“孤岛”感受他们的几乎与世隔绝,在辽河畔的农家土炕和农民共谋生计。在这些“原生态”中,你会深深地感悟到,农民的爱与憎,朴拙与聪明,正义与偏狭,漠视与感恩,同出一体,源于本色,出自天然,却蕴含着深刻的社会学意义。
  你会感受到,在这块广袤苍茫而又古老的土地上,传统蕴含之深邃之博大之瑰美,令我们任何居高临下的解读无不失之肤浅、匮乏和苍白!这里有任何“现代文明”永远无法取代的人生价值的解说,它使我不止一次感受到古老的民族之魂的跃动,感受和理解着这个民族历尽沧桑,内忧外患,却始终百折不挠、生生息息、繁衍昌盛的根基之所在。
  我从来以为,在中国的土地上,读懂农民、正确认识和理解农民是一个艰深却必答的问题,是做好一切事情的前提。可惜的是,我们的一些人甚至是一些国家工作人员,并没有真正完成或不屑完成这种认识,轻农厌农伤农不乏人在,我以为这倒是一种真正的浅近和愚昧了。心曲不通,焉能言事?卓有成效地做好农民工作也就无从谈起。
  “唠唠农家嗑”,不觉唠了21期了,乡嗑乡情,唠不完、道不尽。然而,我们的农民兄弟走出贫困、步入现代化的殿堂却非朝夕之事———谨此,深深地祝福他们!
 
读懂农民是做好一切事情的前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