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雨荷
雨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0,984
  • 关注人气:1,3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人间四月正清明

(2012-04-04 11:52:20)
标签:

杂谈

人间四月正清明



 
正午的阳光,庞大而清晰。已是人间四月天,可这天气还是有几分凉,只有隔窗而入的暖阳照在人的身上,才会感到真实的暖。
------------------------------------
 
 
许久,没有听一首曲子听到心碎、泪流。或许是因着四月的一场雨,因着呜呜嘶鸣的风声,此刻,禁不住,泪湿眼睑。那些过往,如潮涌一般湮没了我。
隐隐的痛,时刻撕裂着我的心,年年清明,便愈发强烈。不论怎样泪流如雨,我知道那痛,永远也无法愈合。
荒坡野冢,素练翻飞,天人永隔,没有这种痛更让人肝肠寸断。
总想给自己一个幸福的理由,那便是儿时外公外婆温暖的怀抱和宠爱,这些残存的记忆是我在无数次濒临绝境时最有力的希望,它足以温暖着我走完荆棘密布的漫漫长途。有此,我的一生,便不再毫无暖意。
外公的一生是那么安静,我只能用安静来形容他的一生。善良、忠厚、诚实这些褒义的词语不论怎样形容他都不为过。也因此,便不爱张扬,遇事有些胆小,显得几分懦弱。但那些优秀的人格让他在村里得到无数人的尊敬。没事的时候,外公爱戴上他的老花镜,翻着祖上留下的泛黄的书籍,那时我并不懂那些是什么书,只记得从外公那里听到了许多忠义的故事,知道了许多英勇的志士。我想,真诚和善良、正直这些品质便是我从外公那里继承来的,虽然我并没有完全明白个中道理,也并未把它们演绎得完全到位。
外婆是我见过的儿媳中最孝顺的一个。外婆的婆婆,我那时是叫老姥娘的,我从小就是在老姥娘和外婆的臂弯里长大。那时生活困难,但隔不多少天都会见外婆变着花样给老姥娘做好吃的,或是荷包蛋,或是鸡蛋烙饼,不论哪样都足以引得我眼不离碗,口水直流。每次,老姥娘都会趁外婆不注意偷偷给我和舅舅吃。舅舅大我几岁,那时也还是小孩子,每当我们躲在暗处偷偷品尝老姥娘给我们的好吃的时候,便是我和舅舅最快乐的时候。后来,外婆不知怎么发现了,把我和舅舅训了一顿,再往后,她都是看着老姥娘把东西吃完再走,老姥娘没办法,只得说她吃不了,这样剩下的东西,外婆便会分给我和舅舅吃。当时不明白外婆的用心,许多年后才明白,那时生活困难,有点好的东西,也只能给有病的老人吃。外婆后来对我说,你还小,以后吃好东西的时候长着呢,倒是老人,还能有多少好东西能吃啊。
老姥娘和外婆处的象亲母女,后来老姥娘病倒在床,都是外婆自己侍候,老姥娘的女儿们倒是很少去照顾。连她的那些女儿们都说外婆对老姥娘,比她们亲得多。
老姥娘去世的时候我没回去,我不知道外婆是怎样一种心碎,只是听说外婆昏死过去好多次。
外公去的时候,我就在他的身边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临走,他依然那么安静,唯恐惊动了别人,唯恐连累了儿女,我看着他的眼睛慢慢闭上,看着他的呼吸慢慢微弱,感觉他的手在我手心慢慢变冷。那时,我感觉人的力量真的那么微薄,感觉生命真的是那样不堪一击,我歇斯底里地叫着外公,但无论如何,也只能感受到指尖的温度一点点裉去。
外婆走得急,急得我没来得及赶回去看她最后一眼,这是我,是我所有的姐妹兄弟中最为遗憾和悲痛的事。外婆对我们这些表兄妹都那样地疼爱,但她去的时候,却没有几个能守在她的身边。我不知道外婆走得是否遗憾,但我知道,这些痛是我们姐弟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
今又清明,淫雨让人的心情又有几分悲痛。那野外的荒冢是否已杂草丛生,那坟头的素练是否已随风而逝。
不管怎样,那份暖,永在,那份痛,永存。
去年文字,今年心情,当我们身边的世界越来越冷,才知道那远去的亲情,曾经怎样温暖着我们的生命。可生者又有几人能真正去珍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