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雾霾来了,我竟“期待已久”,希望他们可以温暖过冬

(2017-12-29 15:16:09)
标签:

杂谈

​随着这两天燃煤取暖重新启用,风一停,煤一烧,今天的雾霾并不意外,甚至让我“期待已久”,因为当你发现,北京的蓝天是靠河北人挨饿受冻换来时,雾霾便意味着人们终于可以温暖过冬了。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可以选择,你是想要北京的蓝天,还是想要河北人不挨冻?


为了治霾

他们在冬天里挨饿受冻


2017年的第一场霾,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提心吊胆了整个冬天,昨天一早,雾霾终于懒洋洋地飘到北京。瞅着阴郁的天空,吞吐着粗糙的空气,王富贵这才回想起,曾经一度被雾霾支配的恐惧。


他不禁抖了个机灵,在微信群里嘱咐朋友们,“今日立霾,大家都吃点饺子”。

雾霾来了,我竟“期待已久”,希望他们可以温暖过冬

和王富贵一样,许多身在北方的人已经很多年,没像今年一样,享受冬天一连数日的蓝天,吞吐着不掺杂雾霾的空气。

可天是蓝了,背后的代价却非常残酷:许多人不得不在寒冬中挨饿受冻。

在河北曲阳南亚握小学,一群捂着羽绒服的孩子在院子里跑步,他们可不是在上体育课,他们仅仅是为了取暖。

纵然当时采暖季已开始20多天,教室里却一直没通暖气,甚至没有任何热源。孩子们不得不将凳子搬到院子里,缩成一团,蹲着或跪坐在地上学习,只为了能晒晒太阳,暖和一些。

不远的空地上,原先取暖用的煤炉和排烟管被丢在一旁,和教室里尚未投入使用的电取暖设备一起,惹眼而无用。


雾霾来了,我竟“期待已久”,希望他们可以温暖过冬

今冬格外寒冷,室外气温尚不足零度,孩子们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冻伤,有的脚跟皴裂,有的脚趾又肿又痒。年幼的孩子并不知道自己遭了什么罪,他们天真地问着,“怎么冬天还有蚊子啊?”

而这样的小学,在曲阳至少有11所。

一切都是因为供暖“煤改电”没能完工。

为治理北方雾霾,河北划定保定、廊坊18个县市区为禁煤区,要求在今年10月底前实现除煤电、集中供暖和原料用煤企业外的燃煤清零。学校取暖烧的零星散煤,也必须清掉。

雾霾来了,我竟“期待已久”,希望他们可以温暖过冬

不在禁煤区的曲阳县尚且如此,身在禁煤区的人们,今年冬天过得更是格外艰难。

在河北保定的一个村子里,男女老少统统穿着棉拖,捂着皮袄,在屋外跺着脚,靠阳光取暖。

煤没了,烟囱也拆了,村里再也见不到呛人的黑烟,取而代之的,是随处可见的红色禁煤标语,以及黄色的天然气管道。寒风一扫,管道摇摇晃晃,好像里头的天然气从来就没满过一样。

可气是来了,烧钱的燃气炉也换上了,日子却更苦了。

供暖季开始整一个月了,天然气供应却远远不够用的。

村里的暖气从没热过不说,甚至连饭菜都做不熟,只能靠锅里的余热勉强闷熟,就连保定最引以为傲的驴肉火烧,都失去了它原本外酥里嫩的味道。

煤改气之初,哪个保定人能料到,竟还有花了大价钱,却要挨饿受冻的道理。

雾霾来了,我竟“期待已久”,希望他们可以温暖过冬

更糟的是,保定市区的医院和学校,也受到天然气短缺的影响。

保定一家容纳4000多名病人的大型公立医院,每天只能获得10%最低用量的天然气,不仅无法提供病人饮食和衣物消毒,甚至没法正常检查和手术。

很难想象在这样的环境里,一个本就忍受病痛的人,如何挺得过这难挨的冬天。而一旦有人突发急病、重病,医生又靠什么来救死扶伤?

雾霾来了,我竟“期待已久”,希望他们可以温暖过冬

其实不光河北,为了治霾,除北京之外的河南、山东、山西、陕西等地,也都因为煤改气、煤改电未及时完工,或电气供应不足,而出现没法取暖做饭的情况。

于是,挨饿受冻的人们不禁质疑:用电和天然气,真能治好雾霾么?


拆掉烟囱,砸烂煤炉

天然气就能治好天气么?


还记得这几年冬天,经常是一波雾霾刚走,刮了一两天的北风,下一波雾霾接着就到了。一冬天过去,几乎都忘了蓝天白云和太阳长什么样。

街上到处都是戴着各式口罩和防毒面具的行人,医院里挤满了连咳带喘的孩子和老人,每个人都在抱怨,有的人干脆收拾行李匆匆逃离。

一个家在河北农村的朋友跟我抱怨说,前几年,老家的被子,一冬天都没晒过,因为“天上都冒黑烟,落黑灰”。

只要雾霾一来,他们全家人便开始咳嗽,一咳就是一个月,吃药、输液、喝止咳糖浆都不管用,只能等风来。

为了活下去,男人们“被迫”戒了烟,“一抽就咳嗽,实在没法抽了”。

可今年一反常态,连日晴空万里,反倒让我们几乎忘了雾霾天是怎样的一种味道。这或许是因为今年北风格外给力,也或许得益于轰轰烈烈的弃煤行动。

去年和今年的北京对比鲜明。

的确,烧煤做饭取暖,特别是农村散户燃煤,是北方冬霾最主要的元凶之一。

《中国散煤综合治理调研报告2017》估算,仅2015年,民间的煤烧了2亿多吨,绝大多数都被北方农村人烧来取暖。

这些大都是污染物含量多、排放高、价格低廉的劣质煤,不论室内室外,都能闻到一股呛人的味道,成为雾霾的主要来源之一。

同时,中国煤炭生产地集中在华北、西北、东北、陕西、内蒙和陕西等地,消费却主要集中在京津冀、东北、华东和中南地区,占全国总消费的65%以上。

2012年,仅京津冀一地的煤炭用量就占全国近七分之一。雾霾天气在这些地方大范围漫延,可谓事出有因。

这么看,弃煤治霾,不无道理。

也难怪国家和地方纷纷发文,无煤化、煤炭清零都是雾霾治理的重中之重。

《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到2017年,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降至65%以下,京津冀等重点区域力争煤炭消费总量负增长。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止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到2017年底,京津冀分别净削减原煤1300万吨、1000万吨和4000万吨。

《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强化措施》:2017年10月底前,北京平原地区基本“无煤化”,保定市城区城中村“气代煤”,京津冀燃煤锅炉窑炉和燃料煤炭“清零”。

……

不难发现,今年,正是这些治霾目标的验收年,也难怪今冬北方的煤改气运动,轰轰烈烈得有些不近人情。


近几年,北方农村的禁煤标语越来越犀利。


天然气和电力作为煤炭的替代品,在今冬的治霾行动中被寄予厚望。

不得不说,的确有效。

早在2012年北京煤改电主体工程全面竣工时,就预计每年少排放4190吨污染物,对减霾治污相当有用。因此,煤改电、煤改气才开始在京津冀及周边省份迅速推广。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也估算称,在中国15个重点供暖城市中,若用天然气替代煤炭集中供暖,能减少大气污染物近800万吨,治污效果最显著的就是北京。


清华大学的一份研究同样表明,截至2013年,北京平房区煤改电累计减少PM2.5和PM10排放2800吨和3900吨,它们都是雾霾的主要成分。


前阵子,一则名为“煽除雾霾方案”的发明专利提出,只要1500万人手持除霾扇同时煽动,即可将雾霾赶出北京。目前,该专利已通过国家知识产权局初审并公布。


更为直观的效果就是今冬罕见的连月蓝天。

可天是蓝了,霾也散了,曾在霾下生活的人们,日子怎么没见好呢?

有人在蓝天下嫌暖气太热

有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前几天,家住河北某镇的王大妈特地赶30多里路,才在县城洗上了热水澡。


因为禁煤,又没有足够的能源替代,镇上五个澡堂子到现在都没开门。


煤改气早已完工,燃气壁挂炉也纷纷装上墙,可河北的老人们还要偷偷烧煤。


煤改气太贵了。原先烧煤过冬只要2000多元,现在换了气,就算拼命节省,将室温维持在17-18度,一冬下来也要4000多元。


“不让烧煤,也得偷烧,老百姓冬天必须取暖,反正不能让咱冻着呀。”


在一些禁煤区之外的河北县城,每个乡镇最多只留下一两个证件齐全的售煤点,平时也都大门紧闭,有人喊才敢开门。


北京市某城中村棚户区的住户只能靠烧煤温暖过冬(摄影/赵福帅)

为治霾而弃煤本无可厚非,北京等大城市近10年前便开始煤改电、煤改气。对于这些脱去外套,在暖气房、空调房里燥热难耐的城市人而言,取暖从来不是问题,解决雾霾迫在眉睫。

但,绝非所有人都能像身处大城市的人们一样,享受集中供暖的便利。


在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的一些城镇、农村,甚至北京郊区,很多人还没来得及彻底丢掉煤炉,通上电气,就被匆匆禁了煤,挨饿受冻,生活艰难,在所难免。


即便有些地方已经完成煤改气,但因为今冬北方天然气供应不足,河北省早早发布了橙色预警,石家庄、保定等城市纷纷限气,灶台打不着火,暖气也烧不热,他们只能靠外卖、电暖器和空调过冬。虽不至于挨饿受冻,但过冬的成本也大大提高。

当然,北京除外。


一名受弃煤治霾波及的河北人在朋友圈表示,你们坐在办公室穿衬衫还嫌热的时候,河北农村的老人穿着棉袄还觉得冷。


过去,北京人吸入的每一口雾霾里,都掺杂着河北人、河南人、山东人取暖烧的煤。现在,当他们终于能大口呼吸,没了煤的雾霾制造者们,却只能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整日为如何填饱肚子、温暖被窝愁苦不已。

这看起来像是一种因果报应,可若非生活所迫,若有更经济环保的取暖方式,谁情愿冒着一氧化碳中毒的风险,守在黑烟弥漫的煤炉边取暖?

毕竟,和挨饿受冻相比,这点苦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还有不少污染,原本就来自从北京迁入河北的工厂。


2001年起,以北京焦化厂、首钢炼钢厂为代表的多家大型工厂就逐渐从北京迁入河北。

在环保治污面前,作为曾经的污染者,身处严寒中的人们似乎不应抱怨。


诚然,我们需要蓝天,需要清新的空气,但这是否必然要以一部分人挨饿受冻为代价?

诚然,驱霾有助于身体健康,但对挨饿受冻的人们,寒冬同样会带来急病和死亡,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可以为保全大多数人的未来,而牺牲掉少数人的短期健康?


雾霾来了,我竟“期待已久”,希望他们可以温暖过冬

​2017年9月,美国芝加哥大学能源政策研究所发布报告称,如果中国空气质量达到世卫组织安全标准,中国人平均能多活3.5年。


我想起我一位在京津冀地方环保部门工作的朋友。去年此时,京津冀正遭受有史以来最为严重、持续时间最长的雾霾天气,执法强度和压力很大,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能上的措施全上了”。

我的朋友负责在北京郊区清理小煤炉,不管是早点摊、办公室还是住户,只要有人举报,他们就得跑去没收。

当时,京津冀已经开始进行煤改电、煤改气行动,我的朋友自认为“政策有效,还有补贴”,对那些非要加剧雾霾的烧煤人士深恶痛绝。

可有次,他们查到京郊一家养老院,那里位置偏远,天然气管线没通,甚至连电都不够日常所需,老人们吃饭取暖全靠烧煤。如果按规定没收煤炉,无异于断了老人们的生路,我的朋友左右为难。

“要不那些老人怎么办呢?”最终,他只好光立案而不没收煤炉,先解决老人们的温饱再说。


更何况,少收一两个煤炉,也不至于影响治霾的效果和速度。毕竟,雾霾的来源,也并不只有民间燃煤一项而已。


雾霾来了,我竟“期待已久”,希望他们可以温暖过冬

随着近日环保部和国家发改委接连发文,燃煤取暖可重新启用。风一停,煤一烧,今天的雾霾并令人不意外,甚至让我“期待已久”,因为它意味着寒风中的人们,终于可以温暖过冬了。


蓝天和温暖,本是每个人理应拥有的东西,可雾霾治理绝非对身在北京和环京地区(尤其是河北)的人而言,如今怎么就成了不可兼得的鱼和熊掌呢?


其实,不论煤改气还是煤改电,对治理雾霾都是好事,但想要改变人们以烧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和消费习惯,绝非一两天就能做到。蓝天和温暖的两难选择,未来或将继续撕扯着我们的内心。


或许,这便是今年冬天留给我们最难的一道选择题。


若让我选,只要能让河北人不挨饿受冻,我宁愿暂时戴回口罩,等风散霾。

雾霾来了,我竟“期待已久”,希望他们可以温暖过冬


评论精选:


Inner Peace:中国是一个多煤,少油少气的国家,基本的地理常识,zf就会瞎搞。我是电力行业的,我可以比较负责任的说,如果要大规模使用天然气供暖,现在的北方采暖价格要乘以二到三供热企业才能保本,如果大家都用气,导致价格飞涨,说不定乘以五。而且现在燃煤电厂都有超净排放改造,大机组都没问题,小煤炉确实污染严重,大型燃煤电厂集中采暖就行了,这才是根本解决之道。


王晓乐: 已经吸了几十年雾霾了,也没见吸死的,过年工厂全部停业,天气就好,可以说明雾霾都是工厂造成的污染的原因,凭什么国家一味图发展不考虑改善工业技术而造成的污染让老百姓还?这是国家的错,这锅老百姓不背!


陈中胖🎀 Miss Chen forever:说吸几口霾没事儿的,我建议多看看书,尤其是对新生儿和儿童的健康影响。今年冬天不仅是北京蓝天多了,整个河北的空气质量都见好,但是家里的确冷了很多。鉴于有害空气对肺的损坏不可逆,我宁可把自己裹成粽子。


南北:我想回复一下“陈中胖🎀 Miss Chen forever”,你可以受冻,你可以把自己裹成粽子,但是你想过村里的留守儿童没有,有多少儿童吃不饱穿不暖,你知道么,好不容易有的暖和的校园,你是不是活在新闻联播里,难道污染这口锅应该让他们背?!


susanne:凤凰周刊,中国传媒的精神👍大冬天的,不让老百姓取暖,如此治霾,也是够了。希望有些部门看到这篇文章,让河北河南广大农村地区的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在寒冷冬夜里有温暖。

坏掉的硬盘

我们山东也是,一刀切,不许烧煤,无论县城还是农村。

现在政策又改变了,不允许一刀切,没改气的地方可以烧煤,可是所在地的煤场已经被踏平。

河北来的小煤球,一块就七毛五,还得半夜送,提前勘探有没有交警,城管!!

要知道对于纯农业的农村,这一个煤球不便宜,也仅限于做饭烧水,根本不能取暖!!!

暖烘烘的火炕被拆除,取代的是冰冷的床铺!!


乐呵呵: 雾霾不仅影响北京也影响我国其他地区,冬季取暖烧煤危害很大,不仅华北地区如此,东北地区也很严重,燃煤污染大气。从我小时候,当各家各户烧煤取暖做饭烟筒冒烟时,屋里外面全是黑烟,在屋里辣眼睛咳嗽,在外面也呛的厉害。尤其下午晚上出去一趟,鼻子里一擦都是黑灰,这对人危害太严重了!冬天最严重!咳嗽气喘鼻子嗓子气管,肺!都难受啊!气管炎肺病,心肺病爆发!希望继续加强煤改电,煤改气进程!开发利用新能源!研发新技术设备尽快投入使用,让太阳能等能源充分利用,能供暖,做饭,发电。希望能尽早研发新装备,能充分利用人体动能和人体热能循环供热,利用一切机械能转化电能和热能,节约能源!

柴郡猫:这个问题,你说谁有错?

雾霾来了,我竟“期待已久”,希望他们可以温暖过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