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正恩想当邓小平?解密朝鲜经改“5·30”措施

(2015-05-16 21:23:15)
标签:

杂谈

秦轩 
香港凤凰周刊

微信号 phoenixweekly

功能介绍  

金正恩想当邓小平?解密朝鲜经改“5·30”措施
鲜新领导人金正恩主导的经济变革速度快得有点让人跟不上,尤其当这一切与“市场”沾上边。


4月中旬在平壤举办的马拉松比赛上,从外国参赛选手拍摄的照片中可以发现,街头行人的装扮更加洋气和时髦,有女生穿着短裙和带有美国运动品牌“Newbalance”标记的球鞋。不过仔细看后发现,鞋上的字母“N”印反了。据驻平壤的外媒记者说,近来朝鲜的确有了开放的一面,“除了这次来跑步的外国人,外国游客乃至记者都可以随意拍照,虽然仍被限定在官方规定的区域内”。


自金正恩上台以来,平壤街头出现了朝鲜产“和平汽车”、2012年自主开发的平板电脑“三池渊”商店、销售卡布奇诺和爱尔兰咖啡的咖啡连锁店、美甲店和高级西餐厅,甚至智能手机应用软件店。用德国时事杂志《明星周刊》的话来说,朝鲜正在进行“资本主义试验”。


据朝中社4月1日报道,朝鲜第一家购物网站——“玉流”近日开通,由朝鲜人民服务总局运营,通过国家网络用“翅膀”预付卡进行结账。日本《朝鲜新报》2月曾公布朝鲜居民用手机购物的照片,从照片上看网站目前的设置还较简单,除了有“海棠花馆”、“仓田迎日”餐厅、“金星”食品厂等名牌商店和餐厅推出的商品和饮食,食品生产单位生产的畅销产品名录,还有介绍平壤326电线厂等单位生产的消费品和医药品的栏目。


“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表象后,真正引起行家们关注的是一项被外界称作“5·30措施”的改革新举。今年2月,韩国统一新闻网宣称拿到一份来自朝鲜的4页文件,内容关于2014年5月30日朝鲜经济体制变革的新举措。“金正恩会成为朝鲜的邓小平吗?”统一新闻网就来自朝鲜的文件评论道,有人说金日成通过主体思想为国家建立意识形态基础;金正日通过先军政治,以核实力为基础致力于朝鲜的军事能力;而金正恩要通过经济发展成为朝鲜的邓小平。


截至目前,朝鲜官方并未大张旗鼓地宣扬这一措施,但并不影响海外的议论。美国《华尔街日报》甚至将其称作朝鲜实行计划经济以来“最大的转变”。

金正恩想当邓小平?解密朝鲜经改“5·30”措施

经济变革不代表“改革开放”


早在去年2月,朝鲜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的李基成(Ri Ki Song)教授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就透露,企业现在已经被允许利用其营业利润来给工人发放奖金,而朝鲜将要施行的这一套新经济管理体系的目标是“刺激商业活力,发扬(朝鲜工厂管理者和农民的)自主性”。


据《凤凰周刊》记者了解,对于驻平壤的外国媒体而言,李基成的发言实则代表了朝鲜官方的表态。一般涉及改革方面的举措,美联社、共同社等海外通讯社都会第一时间向他求证。而此次披露朝鲜文件的韩国统一新闻网成立于2000年,专注于朝鲜半岛和韩美关系,多由韩国退休官员、政府顾问和学者撰文,也被认为是与朝鲜有着特殊联系的民间机构。


自2011年冬天金正恩接替父亲成为新一代领导人起,朝鲜新经济政策就不断推陈出新。平壤高层虽然没有通过官方媒体向外界发表变革宣言,但其动作还是通过驻外使馆、商务机构以及与朝鲜有关联的海外媒体披露出来。


先是2012年的“6·28措施”,随后是2013年的“8·15讲话”,再到2014年的“5·30措施”,每隔一段时间,一些新动作总会浮出水面。今年金正恩在新年献辞中强调,朝鲜正在寻求进一步接受市场经济的现实,更新近乎瘫痪的计划经济制度。而新的经济管理体系强调“不同于资本主义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是基于朝鲜特色的本土模式”。改革涉及政策与机构调整、农业、工业与配给制度、对外开放政策等方方面面。


对于这些举措,李基成指出,“这跟改革和开放完全没有关系……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所有制已经深深扎根在我们国家,我们必须捍卫它。”即便如此,海外学界对此轮改革仍抱有期待。俄裔朝鲜研究学者安德烈·兰考夫撰文大赞朝鲜这次的新一轮变革,他或许是自2008年香港经济学者张五常预测朝鲜将改革后第二个持类似观点的知名学者。兰考夫称,这次变革是革命性的,并预言朝鲜将像中国和越南一样走向改革开放。


中国学者则持谨慎态度。吉林省延边大学学者金强一对《凤凰周刊》表示,朝鲜高层改革的意志非常明显,有一些改革的动向。但是能否看成朝鲜真心变革,还有待观察。


近三年来,外界一直通过朝鲜宏观数据的变化,如经济增长、粮食生产与“脱北者”人数骤减等现象,来把握朝鲜变革的脉搏。虽然无法获得准确的粮食生产数据,但根据对朝鲜进口粮食及化肥等数据的监控判断,金正恩主政时期,朝鲜出现了罕见的粮食增产现象;而在金正日时代,朝鲜最多只能达到粮食稳产。在李基成看来,去年朝鲜收成增加的主要原因在于农业改革的推进。


2009年后,朝鲜积极推动对外贸易与合作。根据延边大学学者林今淑等人的研究,这一趋势并没有改变。2013年3月的一次会议上,朝鲜劳动党中央决定促进外贸多样化,在每个道均发展新的旅游开发地带,建设特别经济区;5月,新的经济开发区计划开发法案出台;10月,朝鲜每个道都在推动外国投资和设立新的经济开发区。


今年2月,据《朝鲜新报》报道,朝鲜正在促进对外贸易多样化,近期与28个国家签署了促进和保护外国投资的双边协议,并与13个国家签订了避免双重征税协定。自2012年以来,“在日本朝鲜人总联合会”机关报《朝鲜新报》成为对外宣传朝鲜经济变革的窗口。基于其与朝鲜的密切关系,这份报纸被视为最具朝鲜官方表态的海外媒体之一。不过,上述规划目前仍停留在纸面上。


金正恩想当邓小平?解密朝鲜经改“5·30”措施

卢斗哲带队力促经济改革


值得玩味的是,真正推进朝鲜新一轮经济改革措施的人——朝鲜内阁副总理卢斗哲,曾与前朝鲜劳动党中央行政部部长张成泽关系密切。


当张成泽被清算后,韩国媒体一度认为卢可能会选择逃亡中国以躲避清算。但在2013年12月,卢斗哲和金正恩的姑母金敬姬一同出现在为朝鲜前劳动党委员长金国泰举行国葬的筹备委员会名单中。《纽约时报》认为,这份名单是衡量官员是否在权力中心的重要标尺。


今年以来,作为内阁副总理兼国家计划委员会委员长的卢斗哲露脸更加频繁。4月13日,他率领朝鲜政府代表团前往莫斯科参加“朝俄友好年”启动仪式,并与俄方签署了一系列双边文件;4月25日,他在朝鲜全体会议扩大会议上总结第一季度国民经济计划执行情况,研究第二季度计划执行对策。


据韩国统一部高级研究员朴泂重2013年发表的研究报告——《朝鲜新经济管理体系:主要内容与问题》披露,2011年12月28日,即前领导人金正日葬礼当日,金正恩曾向身边高层官员下达措施,研究和准备朝鲜新的经济管理措施。据悉,这一任务绕过传统权力机构朝鲜人民军和劳动党,指派给政府内阁。内阁专门小组由卢斗哲带队,以“准备促进经济管理的措施”。截至目前,这份报告提供了朝鲜三年来经济变革最为详尽的信息。


上述报告称,卢斗哲主持的智囊团提出了关于农业变革的三个步骤:第一步是在不改变农业大框架的前提下,允许集体农庄独立决定对农耕的生产与分配;第二步是将集体农庄分化为5到6个小组,并给予自主管理权限;第三步则是向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学习,给予独立的个体农民自由生产的权限。


金正恩想当邓小平?解密朝鲜经改“5·30”措施
图:平壤街头的时髦女性。法国奢侈品牌Christian Dior的眼镜、冰激凌与金项链,都折射出这个国家的变化。


2012年6月28日,金正恩向劳动党党内高层和内阁传达推行“新经济管理体制”的措施,主要涉及农业、工业生产和公共财富分配三个领域。报告显示,在朝鲜的两江道,几家制鞋厂、化妆品厂和纺织厂等轻工业生产部门被选中,并定于2013年初全面推行新的管理办法,强调要自己养活自己。


短期看,这一形式上的放开并没有带来实质改变,因为大部分工厂依然因为缺少原材料、能源和资金而生产不足。但在形式上,企业有了自主制定工资的权力。据英国《卫报》报道,今年年初,朝鲜新义州化妆品厂的月平均工资从3000朝圆(在朝鲜黑市相当于1美元)上涨到8万朝圆,其中工资最高的达到11万朝圆。这一工资收入参考了市场原则,反映了该工厂的实际经济情况。此外,工厂也有了和外国企业自主合作和议价的权力。


社会主义公有制的配给制度也在弱化,甚至向市场靠拢。2012年底,朝鲜当局不再为军人、公务员提供特别的食品供应。但他们可以获得收入补偿,以保证特权地位。这部分补偿将以往的食品以固定标准折合成朝鲜货币,比如1公斤大米折合4000朝圆,接近市场上的大米价格。


金正恩想当邓小平?解密朝鲜经改“5·30”措施
图:参加课外活动的平壤小学生,有学生背着美国迪士尼公司卡通图案的书包。2012年,米老鼠等美国著名卡通形象首次登上了朝鲜的国家舞台。

最大变化:出现包产到户


在朝鲜一系列的经济变革中,最受关注的是农业领域。去年,韩国专门报道朝鲜消息的网络媒体Daily NK曾引用“脱北者”的话说,由于原料供应不足,加之管理官员腐败,农业改革的实际效果非常差。但根据朴泂重的报告,包产到组的农业变革正在全国农庄得到推广——除去军队、特供农庄,全国70%的集体农庄推行了新政策。


形式上,朝鲜的农业变革与此前中国的情况相似,只不过是自上而下进行的。1970年代后期,中国四川、安徽等地农村出现农民自发的包产到户现象,相当于以租赁的形式将公有制的农用地“部分私有化”,这一自下而上的现象逐步得到权力机关的许可,被视为大陆出现改革迹象的起点。而安德烈·兰考夫提出“朝鲜正在效仿中国改革”时所举的论据,也是其农业变革出现惊人变化。


按照传统,朝鲜限定每个农业劳动力每年分配260公斤粮食,剩余由国家收购。在2002年“7·1措施”之后,农民可获得收成的十分之一,其余由国家收购。朝鲜政府一方面以提高分成和包产到组激励农民,另一方面却缩小了农民的自留地。自1990年代“苦难行军”以来,朝鲜通过默许农民拥有自留地的方式,缓解国家配给制度的压力。在2012年的变革中,农户自留地反倒缩小了1/3,而且要缴纳租金。而这项政策实施没多久,又调整为上缴现金改为实物形式,上缴自留地收成的30%。


2013年7月后,变革又有回潮现象。报告称,部分官员担心农业生产一旦以家庭组织起来,农民会对参加社会组织活动采取消极态度,还会把农场的管理者和党的干部晾到一边。对此,地方官僚的担心比平壤更大。有些地区要求农庄取消新经济体制,有些地方则迂回对应,要么将新分配的土地重新召回,要么将以家庭为中心的小组扩容为20-30个成员一组,从而便于管理。


当“5·30措施”施行后,朝鲜在农业生产领域有了大跨步的松绑——包产到组扩大为包干到户,朝鲜农民可以以家庭方式固定承包一块土地,农民自留的分成从30%翻了一番到60%,每户农民自留地的规模从200到300平方米扩大到3300平方米左右。不过,目前这项新措施执行的力度有多大,还有待观察。


早在2002年和2004年,朝鲜曾有过激励农户生产的尝试,但效果不佳。曾在朝鲜主持过农业援助项目的美国学者兰德尔·艾尔森(Randall Ireson)指出,“朝鲜政府总是想同时控制市场和生产,政策推行从来三心二意。譬如2004年对农户有过类似自由买卖的许诺,第二年又收回,让农户空欢喜一场。”


政府给农户的承诺执行情况也值得怀疑。在两江道,2013年播种前政府对农户的承诺是五五分成,9月收获前变成七三分成,到10月收割时则恢复为原来的统购统销。


兰德尔·艾尔森认为,“朝鲜如果真心推动农业变革,不仅要简单地改变集体农庄的分组大小,而且要拆解组织。只有农民确保所耕种的土地延续到次年,也就是承包,才会有动力投入更多的化肥,经营土地。”但这也意味着一定程度的私有化。


金正恩想当邓小平?解密朝鲜经改“5·30”措施
图:位于平壤的新教教堂。朝鲜曾在全球十大基督教徒受逼迫最严重的国家中多年“蝉联”首位。

改革主因:被逼无奈抑或人事斗争?


“与70年代的中国相比,朝鲜当今的市场经济初具规模,已经开始左右经济体系,但政策环境不如中国。”对于朝鲜推动改革的决心,金强一的评价十分谨慎。在他看来,朝鲜有一些改革的味道,总体上是否有改革的计划并不好把握。“以前怀疑朝鲜能不能改革开放,金正恩不可能否定爷爷和父亲。但是‘5·30措施’中有一段讨论1990年代的‘苦难行军’,其中提到当时经济没有发展,要深刻反思。”


据金强一介绍,金正恩在今年的一次讲话中谈到植树造林,再次强调“苦难行军”时期过度砍伐,对森林破坏严重。“要知道,这一表述对当年的政策有否定倾向。”


曾和金正日长子金正男保持长期通信往来的日本《东京新闻》编委五味洋治向《凤凰周刊》介绍,日本国内也“传看”了记录“5·30措施”的相关文件,主要是“坚持社会主义,但是在工厂、企业以及农业合作社中提倡独立自主的精神”,而“在日本朝鲜人总联合会”也收到了这个指示。五味洋治称,与以往改革不同,这次是金正恩直接下达的指示。


在五味洋治看来,“5·30措施”的内容提到“各个工厂、企业以及农业合作社应该根据具体情况尝试责任制”,并敦促劳动现场的干部和劳动者“努力提高自主性”;但同时也明确指出“各个企业对于劳动报酬必须要公正的发放”,这仍然属于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原则。


2014年3月末的劳动党高层会议上,金正恩提出并举主张,既要发展经济也要发展核武器。这一主张与前领导人金正日提出的先军政治相比,出现微调。韩国学者俞忠植称,金正恩与父辈相比,缺少革命神话与传统的资历,其执政的合法性相对要弱,所以才强调提高国民的生活条件。


宏观的监测数据显示,朝鲜目前的经济状况正在变好。根据韩国中央银行统计,朝鲜GDP增长相对于金正日时期表现出色。依靠与中国、俄国和中东的国际贸易,以及相对不错的收成,朝鲜2011年-2013年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速分别为0.8%、1.3%、1.1%。此外,与2011年相比,金正恩主政的头两年,朝鲜“脱北者”人数减少了45%。


俞忠植认为,“脱北者”的大幅减少与朝鲜建立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有一定的关系,但也有边境封锁更为严格,“脱北”风险及费用增加的其他原因。


“说朝鲜要改革,判断还为时过早。”中央党校学者张琏瑰指出,朝鲜对外宣传经济好转有很深的政治目的,其新提出的并行政策并不是对先军政治的改变。“目前国际社会并没有放松对朝鲜的制裁,甚至不断加码。这种情况下,朝鲜发生变革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确实意识到改革的必要性;二是受到制裁后的不得已之举,待经济一旦好转,又会马上收紧。”


五味洋治提到,包括“5·30措施”措施在内,金正恩自上台后一直努力让经济焕发活力,不过很多措施并没有推广到全国,因此效果还没显现。“目前据说朝鲜对于美国产品的进口管制不断放松,相当数量的大学生能使用iPad了。”


吉林大学学者郭锐则指出,朝鲜能否改革取决于平壤高层的意愿与对局势的判断。“朝鲜若要改革,需要学习1980年代的中国进行一定程度的裁军,将青壮劳动力转移到市场,才能更有利于经济发展。”


为了整合经济管理,金正恩也算下了一番苦功。2013年6月,在张成泽被处决的前一个月,朝鲜劳动党成立经济部,并在各省份的城市中建立纵向的分支机构。按照最新规定,朝鲜所有经济活动都归统到该部门主持管理。军队、政府、司法等一切部门参与的经济活动,无论是生产还是赚外汇,都要得到经济部的许可。


因此,有大陆学者指出,专门设立经济部门与其说是为了推进改革,不如说是为了权力斗争。就在朝鲜推进经济变革的同时,党政军高层的人事更迭比例超过40%。同样,1990年代朝鲜推行先军政治,军队获得更多农业生产的主导权,农业上进行改革同样也是在削减军队的影响。日本《外交官》助理编辑扎卡里·凯克曾撰文称,军队是对金正恩威胁最大的群体,朝鲜的农业改革也是为了打击军方。


面对朝鲜的一系列新举措,《明星周刊》更是不客气地指出,“相比隔一段时间进行一次的导弹试验,朝鲜悄悄进行的资本主义试验更加危险。”


特约撰稿/秦轩 (林子敬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4期总第543期

金正恩想当邓小平?解密朝鲜经改“5·30”措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