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刊速读】日本会迈出“有核武”这步吗?

(2014-04-27 20:38:54)
【新刊速读】日本会迈出“有核武”这步吗?

图:2013年5月21日,日本静冈县御前崎市核会展中心,游客正在观赏一个全尺寸模型的滨冈核电站反应堆。

导读:已建成完整而有规模的核科研生产体系,纯从技术上说,日本短期内研制出核武器并非难事,但仍有诸多现实条件使日本很难迈出这一步。

近日,大陆官方媒体密集地对日本保有武器级核材料表示严重关切。在核技术和核材料方面,日本制造核武器并无明显困难。这已是国际社会普遍认识,但日本走出这一步还有没有约束,是否会走出这一步,就成了真正应该关注的焦点。

核材料与核武器之间的秘密

中国此次关注日本核动向,引用的事实集中在日本近年拖延归还美国冷战时期卖给日本的300多公斤武器级钚,这足以制造40至50件核武器。同时,日本还囤积了不少高浓缩铀和约44吨分离钚,也具有明显的军用潜力。

然而,即使日本与美国在3月底召开的海牙核安全峰会上签署协议,归还这批钚,最引人好奇的还是:美国为何公开向实行“无核三原则”的日本提供核材料?日本长期囤积核材料为何没有任何阻力?

核武器问世不久,人类也进入了和平利用核能的时代。作为援助,自上世纪50年代艾森豪威尔时期起,美国先后向盟国出售了17500千克核材料,多数用于帮助民用核发电。苏联也在其阵营内部有类似核技术转让等举措。当时,除中、英、法三国外,多数国家并无决心或条件发展核武器。

随着核武器在冷战中举足轻重,东西方阵营均不断有国家公开或秘密争取或要求涉足,由此构成了核(武器)扩散问题。继1963年美、英、苏试图通过《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保持共同核垄断后,仍有中、法,直至以色列、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加入了核武器俱乐部,但同时联合国也于1968年通过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并逐步得到广泛接受(中国1992、日本1995年加入)。

NPT的核心内容是有核国不向无核国转让核武器,也不帮助其制造;无核国保证不研制、不接受和不谋求获取核武器;和平利用核能设施应置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监督之下,并在这方面提供技术合作。这正是日本以无核国地位大量涉足核技术和核材料的原因,技术进步则增大了其中的隐患。

核武器和核发电均采用铀-235或钚-239两种裂变材料,只是浓度不同。其中铀-235由矿石冶炼而来,只是低浓铀(2%-6%)供发电,高浓铀(90%以上)用于武器。因低浓铀距武器要求还远,NPT和IAEA对铀矿开采和加工监管不多。日本早已掌握了较完善的高浓铀提炼技术,只是从技术上,能直接使用高浓铀的枪法原子弹已很少使用,采用钚-239的内爆法原子弹所需核材料要少得多。

钚-239是铀-238在核发电过程中受中子辐照后生成的天然副产品。一个1000兆瓦的轻水反应堆每年能产生250千克钚,存在于用过的燃料棒(乏燃料)中。如果对乏燃料进行后处理,分离出的钚既可用于核武器,也可以继续用作快中子增殖反应堆(简称“快堆”)的核燃料。即使完全不再利用,这些乏燃料也是很危险的污染物,必须经过复杂的再处理,最终深埋地下等场所才算安全。

因而,和平核发电的天然产物的后处理,就成了核武器扩散的隐患。最具争议的是,若技术先进,用浓度不高的堆级钚仍可制成粗糙的核爆炸装置。

同时,作为一种核燃料利用效率高得多的核发电装置,快堆的研究也源远流长,至今中、俄、日、印、韩等国仍积极攻关。虽然用于核电在经济上还竞争力不强,但这种研究正是日本积累了相当数量钚-239的合法理由。

对上述后处理过程和快堆研究,NPT和IAEA都建有一整套控制措施,其核心是通过技术和人工监督,确保武器用核材料保持在和平活动中。如果民用反应堆故意生产武器级钚,需要频繁停堆,很容易被发现,但对处于松散状态(比如乏燃料的后处理过程)的钚,IAEA的监管并不算有效。再加上这套监管仍有赖于当事国诚实的主动申报,寄希望于被发现的危险能有效威慑当事国不要违规,其实对核武装决心足够大的国家,秘密建造生产堆和后处理厂都不困难,更不用说经常拒绝IAEA监管的朝鲜等国。

目前,美、加、瑞典等国不允许对乏燃料进行后处理,但英、法、日的后处理厂都在运行,全球核电站产生的钚有近1/4估计将被分离出来,却只有少量的厂接受监督。这意味着,任何拥有核电产业的国家都可能实际上掌握一定数量的钚,还能借助快堆的民用核燃料循环作为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否走向核武器,只看政府的动机了。这是世界性难题,不光威胁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也威胁中国安全。

日本是否走向拥有核武

日本已建成完整而有规模的核科研生产体系。从技术上看,日本直接违规进行武器级铀的浓缩价值不大,但日本在钚燃料循环上投入的热情和资源,加上IAEA当前监管的漏洞,的确为其核武装准备了充分的条件。

不过,中国当前的舆论其实过于关注日本右翼一些人的核武装论调,甚至派生出日本整个核电产业不惜成本和安全,处处为核武器着想等焦灼不安的阴谋论,却不明白核政策其实与政党左右关系不大,现实利益和可操作性才是决定核立场的根本,多数日本人很清楚自己的国家经不起丧失理智的疯狂折腾。

从日本的利益考虑,作为无核国家,特别是唯一受过核打击的国家,在政治和外交上都是其重要的道义资本。同时,日本核武器主要针对的对象——俄罗斯、中国均为核大国,在对抗中,日本有国土狭小,抗打击能力完全不对称的致命局限。在技术上,虽然外界公认日本已有短时间内迅速完成核武器研制的能力,但在实际武器试验的条件下,保证核武器的可靠性与运载工具的适配性,以及研制过程的绝对保密都不无问题。核打击手段的有效性、战备、部署和生存力都不那么容易。最重要的是,日本拥核必须退出NPT,虽然该条约允许提前3个月通知后退出,但这将掏空美国苦心经营的一项基本国际制度,日本将得不偿失。

因而,日本可能的核武装必然具有以下特点:即使修宪成功、扩军加速,日本从策略上也几乎不可能公开“拥核”。在朝鲜公开拥核的背景下,刻意站在核门槛之外,将使日本占尽便宜;日本不以核实战能力,以核潜力(实际上这种临时组装的仓促核能力更难以预料)也能构成威慑;即使借鉴以色列模式实质拥核,日本也将采取自卫反击战略,保持政治有利地位,因而担忧日本核材料能造多达几百上千枚核弹头意义不大;可以预见的将来,日本不可能以抛弃美日同盟为代价追求核战力。只要遵守不扩散制度,日本即使形成隐形核战力,也可能获美国容忍,因为日本对美构成核威胁,或者日本在东亚忽略美国立场,以单方军事冒险将美国强行拖入战争都还不可想象。若再保持美国核保护伞,共建反导力量,日本在对华战略上将极为有利。

中国必须勇于面对的一个现实是:日本并非当今核武器不扩散制度的头号破坏者。相反,它基本在该框架内活动,只是充分利用了其漏洞。核不扩散首先是一个世界性的制度,在东亚抛开朝鲜谈论核不扩散没有意义。中国即使要约束日本,也只能从完善NPT等国际制度入手,单方道义谴责难有实效,何况中国民间寄望于朝鲜、伊朗核扩散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声音也为这种谴责拆了台。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特约撰稿员/吴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