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171,366
  • 关注人气:35,7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刊速读】靖国神社忧思:争论历史,日方选择失误

(2014-03-17 21:34:28)
标签:

杂谈

盐泽英一 香港凤凰周刊

时隔七年,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再次成为日中之间激烈争论的焦点。2001年到2006年,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每年一次的参拜,导致中日关系恶化。2006年10月,安倍晋三首相第一次上任后就马上出访中国,欲修复两国关系。去年年底当我听说安倍晋三首相去了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就像眼见刚堆积好的木材一口气坍塌下来,感到十分可惜。

安倍当选首相后,表现比我想象中要好。他发布了以成长战略为主的“安倍经济学”政策,使得股价上涨,日元汇率得到改善;还鼓励大企业提高工资,提出了各种新方案。虽然有不少人认为安倍经济学还未看到明显效果,但比起前任,安倍的政策起码令国民看到未来的方向,使大家有所期待。日本也终于摆脱“十年十相、政治空白”的可能,似乎是幽暗隧道里的一线光明,可是参拜的行为也许会破坏一年来的成果。不止于此,我更担心的是,日本会渐渐地行向世界边缘。

安倍的反美心态作祟?

我曾数次参观过靖国神社,它位于皇居北侧,周围是英国、爱尔兰、菲律宾驻日使馆,是一处安宁之所。表面上看靖国神社跟东京其他神社没有什么不同,但其大门上刻着十六枚花瓣的金菊徽章,这徽章是皇室的象征。

在大殿不远处则是具有争议的军事博物馆——游就馆。其中电影厅播放的影片《我们不忘记》,主张“大东亚战争”(即二战)是解放亚洲的圣战,是美国用阴谋迫使日本对其开战;而远东国际法庭断定日本为侵略国是不正当的,被处死刑的战犯也是冤枉的。在我看来,稍有历史知识的日本人都不会同意这个历史观。据悉,游就馆的历史展览曾在2006年遭到外界批评,被指跟普遍的历史观脱轨。

政界灵通人士透露,此次参拜前,安倍的心腹——菅义伟官房长官、外交智囊谷内正太郎等人都因考虑到外交影响而反对他去参拜,但他一意孤行。参拜后,在日本五大报纸中,除了偏保守的《产经新闻》外,其他几家社论均不支持安倍的行为。《每日新闻》认为,日本将走上外交孤立化的错误道路;《读卖新闻》指出,需要建立新的国立追悼设施;《朝日新闻》提出,只为实现自我满足是没成果的参拜。不出所料,中韩两国随即提出强烈抗议,日本同盟国美国也表达了失望。要知道当年小泉参拜时,美方只说过对中日关系恶化不好,但没说过失望。

与七年前不同的是,美国现在是民主党奥巴马政权,那时是共和党布什的时代。我认为奥巴马是非常实际的领导人,其重视国内体制改革、经济水平的提升,因此不希望亚洲有麻烦,而日中、日韩关系恶化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奥巴马2012年提出“重返亚洲”战略,但他在2014年1月28日发表的国情咨文大部分集中于国内问题。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迈克尔奥汉隆认为:“国情咨文甚少提到包括日本和中国的东亚问题是让我惊讶的。国务卿希拉里和国防部长盖茨离任后,奥巴马对于亚洲政策的关注下降了,已不是外交政策的核心。”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美国副总统拜登去年12月中旬跟安倍通电话时,曾反复要求其不要去参拜。安倍回答说:“我去不去我自己决定。”最近流传的说法是,他的确有反美心态。

给中国提供反击的机会

据悉,美国前副国务卿理查德阿米蒂奇2月27日在华盛顿市内演讲时就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一事称“这绝对是让中国高兴的事”,并指出其结果是对旨在批评日本的中国外交活动有利。

在外交层面,日方的损失的确不可估量。围绕尖阁列岛(中国称钓鱼岛)问题,日中两国也在国际舞台展开激烈的宣传战。但在这个问题上,日方目前占据舆论优势。因为全世界都关注中国的海洋扩张政策,日本虽然2012年在书面上改变该岛的所有权,但中方在海上改变了实际的管制范围。除此之外,日本在领土问题上还有菲律宾、越南等“伙伴”。

可是,争论到历史问题,我觉得日方几乎没有得胜的希望。作为二战的败者,日本就自己的侵略行为无论说什么都不会得到同情。不让历史问题成为焦点是双方懂得外交政策的政界人士之间的共识。因此对中国来说,这次安倍的参拜为其提供反击的好机会。

对日本人来说,参拜靖国神社问题的核心不在于中韩两国是否批评、美国是否失望,而是国民应当如何理解和总结过去的国家行为。靖国神社属于民间宗教组织,有着明确的历史观,如果首相参拜,只能说意味着他认同这个历史观。

战后日本对历史问题的处理情况和德国很不一样,在新一轮冷战的国际环境下,与之相关的国家态度比较暧昧,没有彻底追求解决。战后一些战犯重新回到政坛,或在其他领域担当要职,所以直到现在,在日本国内,究竟谁有责任仍没有定论。

我认为,不能把所有责任推卸到14个战犯上。回看那个时代,虽然军方权力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但媒体煽动爱国主义、国民支持军方、天皇在军方任大元帅职位,整个日本社会都酝酿着好战的气氛。在前东京都知事、作家猪濑直树的《气氛和战争》一书里,曾描述过不能阻挡开战的原因是“整个社会氛围”,而不只是“军国主义一个原因”——军方追求自己的利益,政府各部门亦有不负责任,某种官僚惯性心态以及其他种种因素导致战争的最终爆发。

有悖于国际社会普遍价值

靖国神社是按明治天皇的意愿而建立,目的是安慰、表彰为国家牺牲的军人,但其持有的思想、历史观带着浓厚的宗教政治色彩。靖国神社以军人鬼魂作为神仙祭奠,1978年把14个甲级战犯的灵位合祀。选在这一年是因为神社的宫司(即最高神官)筑波藤磨在该年3月突然去世。他在位46年来一直任神社最高领导,并一直不愿把甲级战犯合祀。由于他是皇族,这可能是应昭和天皇的意愿。但是新宫司松平永芳接任后就马上合祀了。松平是代表靖国史观的人物,也否认远东法庭判决的意义。据《日本经济新闻》2006年7月报道,前宫内厅长官富田朝彦记载了当时天皇的发言,他对1978年甲级战犯的合祀表示反感,并批评了松平宫司,还说“以后我不会去参拜”。所以安倍此次参拜后,有担当皇室新闻的记者说他是“反天皇”。

安倍之所以如此执著,跟其个人经历密不可分。安倍尊崇的政治人物是其外祖父岸信介。他在上世纪40年代东条英机当首相时任工商大臣,也是对美开战(太平洋战争)时期的内阁成员之一。战后他作为甲级战犯被逮捕、拘留,但占领军最后没有起诉且予以释放,并于50年代当上首相。由于自己的家庭背景,安倍对现在普遍的历史观始终怀有看法。他在2013年3月的国会一般答辩上说,“远东国际法庭的判决是由联合国、胜利的一方来定罪的。”2007年访问印度时,安倍还特意会见当时远东法庭印度大法官巴尔的儿子,称赞其父亲当年的行为。巴尔当时在法庭指出,人道罪是战后成立的法律,按当时罪刑法定原则,应主张甲级战犯无罪。在安倍心中,甲级战犯不应是罪人。这一点上小泉明显不同,虽然小泉也去参拜,但他公开承认甲级战犯是罪人,也并不反对远东国际法庭的判决。

谈到远东国际法庭当时宣判的结果,并不是说没有缺漏,毕竟这是国际社会审判大规模战争犯罪的新模式。当时有部分日本人认为审判有偏袒胜者一方的嫌疑,比如不追究美方在广岛和长崎投放原子弹的行为。但反过来说,日方也不是完全没有得到好处。法院没有追究天皇的责任,日本政府在当时签订的《旧金山和约》,其中也包括接受远东国际法庭的判决,因此该条约可谓是日本战后复兴的基础。因此,如果安倍不接受远东国际法庭的审判,不仅会被看成与国际社会的普遍价值观作对,更会间接否认战后和平发展的成果。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文/盐泽英一(作者系日本原驻京资深媒体人)

========香港凤凰周刊 ========

【新刊速读】靖国神社忧思:争论历史,日方选择失误

《香港凤凰周刊》Kindle版电子书已经于亚马逊上架。欢迎关注香港凤凰周刊微信: phoenixweekly

《鳳凰週刊》致力於為全球華人提供獨立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