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总后副部长谷俊山被移交司法

(2012-10-18 10:58:53)
标签:

谷俊山

濮阳市

总后

基建营房部

谷开来

分类: 文章选读
军内人士告诉记者。纵观谷俊山的军队履历,谷俊山从河南濮阳军分区一路跋涉而来,进而辗转调入大军区、总部机关,殊为不易,而后仕途渐入佳境,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最近几年更是谷官运亨通的黄金期。 2007年6月,谷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为正军职。两年后的2009年12月,谷接替65岁的副部长、空军中将李买富,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俊山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而刘源用了7年。 “谷俊山肯定有他独特的升迁本领,不然不可能上得这么快。”熟知军方调职规律的大陆退役军官告诉本刊记者,一般来说,从作战部队调职到省军区系统的军分区或武装部的普通军官,都是养老或等待服役期满转业,没什么奔头和指望。从军分区或武装部很难调入作战部队任职,除非上面领导特别指定任用的军事、政工干部。 谷俊山能反其道而行之,说明他有“不一般‘才能’”。 谷俊山去职消息公布,网上有据称“熟悉谷俊山情况的老干部”称:“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一个在自己家门口濮阳军分区服役的上尉军官,眼见没有大的升迁机会,谷曾几次找地方想转业。后来由于让其负责军分区‘三产’,谷打着军分区的旗号,以支援当地军队建设的名义,倒卖油气物资,捞了不少钱,从而打通了往上升迁的路子。” 而另一熟知谷情况的军官称,谷在提拔到济南军区后勤部生产部时,就以敢拿、敢要出名。令一般基层官兵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却两年一个台阶,一路顺风提拔。 中将的“烈士”父亲? 谷俊山负责濮阳军分区“三产”时间在上世纪1980年代末,其时正逢中共提出军队要忍耐、支援地方建设的指令,总部及各军区以下发动各部队“立足实业”搞生产经营,弥补军费紧缺,鼓励各单位积极开源创收。 总后系统首当其冲。1988年全军后勤部长座谈会通过对军队生产经营的理论探讨,统一确定了军队要走兴办实业创造财富的道路。总后立足房地产经营开发,率先成立了中国新兴工程建筑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掌管全军工程建筑和房地产开发。 谷俊山老家、河南濮阳军分区,地处中原油田腹地。靠山吃山,军分区跟中原油田方合作,从事相关的油品销售贸易。谷俊山时任濮阳军分区后勤部物资供应部副主任,为正营级助理员,直接分管该工作。军队系统搞“三产”,按规定须“实行军企分开,集中归口管理”,以维护军产产权和军队对外形象,但实际上很难步调统一。 现为河北国税系统某主要领导当年在河南濮阳税务局任职,一次他去向谷俊山负责的“三产”项目联系收税,谷冷冷地对他说,“要钱没有,要血有一盆”,他吃了个闭门羹,只得悻悻而归。 中国军队开放搞活、大干“三产”的政策,让长于经营之道的谷俊山找到了用武之地,谷因其“业绩”,喜获上级青睐,由军分区、军区调至总部,渐入高速上升管道。 谷俊山涉案被查后,有关其籍贯身世成为各方猜疑的内容。谷俊山老家在河南濮阳市华龙区东白仓村,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濮阳市的城中村。东白仓村主任申志书称,谷俊山家是东白仓的老户,谷俊山老母已80多岁,谷家几代农民出身。申志书记得,谷俊山初中毕业后就去部队,当的是空军地勤兵。 北京学者张木生听说,谷俊山发达后斥巨资给其已去世的父亲在濮阳建造了一座烈士陵园,墓碑上书“雨花台烈士”,“谷俊山的父亲是投诚解放军的国军,不是什么烈士,更与雨花台不沾边。”张说。 谷家有三子,谷俊山之后有二弟谷正超(音)、三弟谷献军。二弟也曾当过兵,退役后在濮阳市工作。而三弟谷献军,为濮阳市知名的房地产商,当地人称“谷三”,他注册了濮阳市容金建设等几个公司,在濮阳市重要地段开发有容金国际、御龙豪庭房产项目。 据申志书说,“谷三”原先一直在村里当支书,后来嫌村支书工资低,辞职不干去搞房地产。在濮阳市,但凡知道“谷三”背景的人都了解他有个厉害的哥哥,“是总后的大官。” 谷迅速致富后,在东白仓村建了一幢豪宅,“谷三”曾与当地已被打掉的管永伟黑社会性质团伙有染。在濮阳法院2009年的一份判决书中,作为证人的谷献军承认,曾允许管永伟等手下在其办公室开设赌场,从中抽利。 军队整风促稳定 已是总后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即使在前几年只任基建营房部“一把手”时,其实权已非比寻常。解放军基建营房部主管军队各级军官、士兵的营房建设和维修,谷每年手头掌管数十亿元以上的营房建设维修基金。而该部门更掌握全军军用土地管理出让大权,背后的巨大利益为外界难以想象。 解放军部队经历数次精减整编以后,空闲出相当数量的营房和场地。这是一笔具有巨
军内人士告诉记者。纵观谷俊山的军队履历,谷俊山从河南濮阳军分区一路跋涉而来,进而辗转调入大军区、总部机关,殊为不易,而后仕途渐入佳境,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最近几年更是谷官运亨通的黄金期。 2007年6月,谷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为正军职。两年后的2009年12月,谷接替65岁的副部长、空军中将李买富,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俊山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而刘源用了7年。 “谷俊山肯定有他独特的升迁本领,不然不可能上得这么快。”熟知军方调职规律的大陆退役军官告诉本刊记者,一般来说,从作战部队调职到省军区系统的军分区或武装部的普通军官,都是养老或等待服役期满转业,没什么奔头和指望。从军分区或武装部很难调入作战部队任职,除非上面领导特别指定任用的军事、政工干部。 谷俊山能反其道而行之,说明他有“不一般‘才能’”。 谷俊山去职消息公布,网上有据称“熟悉谷俊山情况的老干部”称:“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一个在自己家门口濮阳军分区服役的上尉军官,眼见没有大的升迁机会,谷曾几次找地方想转业。后来由于让其负责军分区‘三产’,谷打着军分区的旗号,以支援当地军队建设的名义,倒卖油气物资,捞了不少钱,从而打通了往上升迁的路子。” 而另一熟知谷情况的军官称,谷在提拔到济南军区后勤部生产部时,就以敢拿、敢要出名。令一般基层官兵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却两年一个台阶,一路顺风提拔。 中将的“烈士”父亲? 谷俊山负责濮阳军分区“三产”时间在上世纪1980年代末,其时正逢中共提出军队要忍耐、支援地方建设的指令,总部及各军区以下发动各部队“立足实业”搞生产经营,弥补军费紧缺,鼓励各单位积极开源创收。 总后系统首当其冲。1988年全军后勤部长座谈会通过对军队生产经营的理论探讨,统一确定了军队要走兴办实业创造财富的道路。总后立足房地产经营开发,率先成立了中国新兴工程建筑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掌管全军工程建筑和房地产开发。 谷俊山老家、河南濮阳军分区,地处中原油田腹地。靠山吃山,军分区跟中原油田方合作,从事相关的油品销售贸易。谷俊山时任濮阳军分区后勤部物资供应部副主任,为正营级助理员,直接分管该工作。军队系统搞“三产”,按规定须“实行军企分开,集中归口管理”,以维护军产产权和军队对外形象,但实际上很难步调统一。 现为河北国税系统某主要领导当年在河南濮阳税务局任职,一次他去向谷俊山负责的“三产”项目联系收税,谷冷冷地对他说,“要钱没有,要血有一盆”,他吃了个闭门羹,只得悻悻而归。 中国军队开放搞活、大干“三产”的政策,让长于经营之道的谷俊山找到了用武之地,谷因其“业绩”,喜获上级青睐,由军分区、军区调至总部,渐入高速上升管道。 谷俊山涉案被查后,有关其籍贯身世成为各方猜疑的内容。谷俊山老家在河南濮阳市华龙区东白仓村,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濮阳市的城中村。东白仓村主任申志书称,谷俊山家是东白仓的老户,谷俊山老母已80多岁,谷家几代农民出身。申志书记得,谷俊山初中毕业后就去部队,当的是空军地勤兵。 北京学者张木生听说,谷俊山发达后斥巨资给其已去世的父亲在濮阳建造了一座烈士陵园,墓碑上书“雨花台烈士”,“谷俊山的父亲是投诚解放军的国军,不是什么烈士,更与雨花台不沾边。”张说。 谷家有三子,谷俊山之后有二弟谷正超(音)、三弟谷献军。二弟也曾当过兵,退役后在濮阳市工作。而三弟谷献军,为濮阳市知名的房地产商,当地人称“谷三”,他注册了濮阳市容金建设等几个公司,在濮阳市重要地段开发有容金国际、御龙豪庭房产项目。 据申志书说,“谷三”原先一直在村里当支书,后来嫌村支书工资低,辞职不干去搞房地产。在濮阳市,但凡知道“谷三”背景的人都了解他有个厉害的哥哥,“是总后的大官。” 谷迅速致富后,在东白仓村建了一幢豪宅,“谷三”曾与当地已被打掉的管永伟黑社会性质团伙有染。在濮阳法院2009年的一份判决书中,作为证人的谷献军承认,曾允许管永伟等手下在其办公室开设赌场,从中抽利。 军队整风促稳定 已是总后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即使在前几年只任基建营房部“一把手”时,其实权已非比寻常。解放军基建营房部主管军队各级军官、士兵的营房建设和维修,谷每年手头掌管数十亿元以上的营房建设维修基金。而该部门更掌握全军军用土地管理出让大权,背后的巨大利益为外界难以想象。 解放军部队经历数次精减整编以后,空闲出相当数量的营房和场地。这是一笔具有巨
文/钟坚军内人士告诉记者。纵观谷俊山的军队履历,谷俊山从河南濮阳军分区一路跋涉而来,进而辗转调入大军区、总部机关,殊为不易,而后仕途渐入佳境,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最近几年更是谷官运亨通的黄金期。 2007年6月,谷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为正军职。两年后的2009年12月,谷接替65岁的副部长、空军中将李买富,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俊山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而刘源用了7年。 “谷俊山肯定有他独特的升迁本领,不然不可能上得这么快。”熟知军方调职规律的大陆退役军官告诉本刊记者,一般来说,从作战部队调职到省军区系统的军分区或武装部的普通军官,都是养老或等待服役期满转业,没什么奔头和指望。从军分区或武装部很难调入作战部队任职,除非上面领导特别指定任用的军事、政工干部。 谷俊山能反其道而行之,说明他有“不一般‘才能’”。 谷俊山去职消息公布,网上有据称“熟悉谷俊山情况的老干部”称:“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一个在自己家门口濮阳军分区服役的上尉军官,眼见没有大的升迁机会,谷曾几次找地方想转业。后来由于让其负责军分区‘三产’,谷打着军分区的旗号,以支援当地军队建设的名义,倒卖油气物资,捞了不少钱,从而打通了往上升迁的路子。” 而另一熟知谷情况的军官称,谷在提拔到济南军区后勤部生产部时,就以敢拿、敢要出名。令一般基层官兵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却两年一个台阶,一路顺风提拔。 中将的“烈士”父亲? 谷俊山负责濮阳军分区“三产”时间在上世纪1980年代末,其时正逢中共提出军队要忍耐、支援地方建设的指令,总部及各军区以下发动各部队“立足实业”搞生产经营,弥补军费紧缺,鼓励各单位积极开源创收。 总后系统首当其冲。1988年全军后勤部长座谈会通过对军队生产经营的理论探讨,统一确定了军队要走兴办实业创造财富的道路。总后立足房地产经营开发,率先成立了中国新兴工程建筑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掌管全军工程建筑和房地产开发。 谷俊山老家、河南濮阳军分区,地处中原油田腹地。靠山吃山,军分区跟中原油田方合作,从事相关的油品销售贸易。谷俊山时任濮阳军分区后勤部物资供应部副主任,为正营级助理员,直接分管该工作。军队系统搞“三产”,按规定须“实行军企分开,集中归口管理”,以维护军产产权和军队对外形象,但实际上很难步调统一。 现为河北国税系统某主要领导当年在河南濮阳税务局任职,一次他去向谷俊山负责的“三产”项目联系收税,谷冷冷地对他说,“要钱没有,要血有一盆”,他吃了个闭门羹,只得悻悻而归。 中国军队开放搞活、大干“三产”的政策,让长于经营之道的谷俊山找到了用武之地,谷因其“业绩”,喜获上级青睐,由军分区、军区调至总部,渐入高速上升管道。 谷俊山涉案被查后,有关其籍贯身世成为各方猜疑的内容。谷俊山老家在河南濮阳市华龙区东白仓村,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濮阳市的城中村。东白仓村主任申志书称,谷俊山家是东白仓的老户,谷俊山老母已80多岁,谷家几代农民出身。申志书记得,谷俊山初中毕业后就去部队,当的是空军地勤兵。 北京学者张木生听说,谷俊山发达后斥巨资给其已去世的父亲在濮阳建造了一座烈士陵园,墓碑上书“雨花台烈士”,“谷俊山的父亲是投诚解放军的国军,不是什么烈士,更与雨花台不沾边。”张说。 谷家有三子,谷俊山之后有二弟谷正超(音)、三弟谷献军。二弟也曾当过兵,退役后在濮阳市工作。而三弟谷献军,为濮阳市知名的房地产商,当地人称“谷三”,他注册了濮阳市容金建设等几个公司,在濮阳市重要地段开发有容金国际、御龙豪庭房产项目。 据申志书说,“谷三”原先一直在村里当支书,后来嫌村支书工资低,辞职不干去搞房地产。在濮阳市,但凡知道“谷三”背景的人都了解他有个厉害的哥哥,“是总后的大官。” 谷迅速致富后,在东白仓村建了一幢豪宅,“谷三”曾与当地已被打掉的管永伟黑社会性质团伙有染。在濮阳法院2009年的一份判决书中,作为证人的谷献军承认,曾允许管永伟等手下在其办公室开设赌场,从中抽利。 军队整风促稳定 已是总后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即使在前几年只任基建营房部“一把手”时,其实权已非比寻常。解放军基建营房部主管军队各级军官、士兵的营房建设和维修,谷每年手头掌管数十亿元以上的营房建设维修基金。而该部门更掌握全军军用土地管理出让大权,背后的巨大利益为外界难以想象。 解放军部队经历数次精减整编以后,空闲出相当数量的营房和场地。这是一笔具有巨

文/钟坚 在沉寂半年多之后,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贪腐违纪案近日已侦查终结,进入司法程序。现年56岁的谷俊山,曾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门要职,2009年12月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晋升为中将军衔。 谷俊山案初发于今年春节前后。当时海外有消息称: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因违纪被免职,正在接受组织的调查。总后勤部属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后方勤务和保障的最高机关,消息很快传回国内的网路。 在谷俊山涉贪被查的消息已流传多时后,国防部官网上“副部长,谷俊山少将”的公示才悄然被撤下。媒体始以总后副部长谷俊山“去职”的口吻,正式报道此消息。多位北京军方消息人士当时向本刊证实,副部长谷俊山正在接受军队纪检部门的审查,但并非如一般干部所理解的那种“双规”待遇。谷出事后,总后在高级军官中作了通报。 解放军总后勤部现有军交运输部、财务部、军需部、卫生部、物资油料部、基建营房部等9个二级部,其中物资油料和营房基建向来被视为军队肥缺岗位。谷俊山分管的恰为军产土地、营房基建等敏感热门领域。 谷俊山前任、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在其担任总后副部长兼基建营房部部长期间,滥权贪污、挪用公款1.6亿元,一审判处死缓。王守业是目前军方公布涉及赃款数额最大、职务最高的将军(军衔中将),获称“军中第一贪”。而北京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谷俊山涉案数额有望刷新其河南老乡王守业记录,载入军史。 谷俊山案发重庆薄谷开来、王立军事件之前,传闻不绝于薄谷案之后,因姓氏相同,有大陆网民一时附会谷俊山与薄谷开来素有姻亲,但事实上谷俊山为河南濮阳人士,与谷开来一家并无血缘亲情关联。谷俊山违纪被查后,经过中央军委纪检委的审查,已认定其违法违纪事实,并于近日移交军方司法机关处理。 总后军事检察院有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谷俊山案尚未到侦查起诉阶段,具体违纪案情届时是否公诸于众,亦不清楚。该人士透露,谷案在十八大前,料无了结的可能。 落马换届年门槛 熟悉军方的观察者称,谷俊山的贪污早有痕迹和反映。谷被指在北京商业中心区拥有非常豪华的宅邸,一张据称是谷俊山在京奢华将军府的四合院照片也广泛流传于网络。 总后此番反腐决心似早有预兆。澳洲《悉尼先驱晨报》于1月19日刊登题为《中国将军反腐》的报道称,军中的腐败现象已经根深柢固,广为蔓延,已威胁党和军队的生死。报道援引总后政委刘源的话称,“我宁可丢乌纱帽,也要与腐败作你死我活的斗争”,“无论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要一查到底。” 据本刊记者证实,这确系刘源对总后将领们的一次内部讲话内容,时间是2011年12月28日,“只是不知道谁把它传到海外去了。”刘在讲话中,对手下将军们慷慨陈词:在他主管的部门中,腐败“非常严重”、“随处可见”、“触手可及”。“这已经涉及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据国防大学一位不具名的专家称,“刘源已将这次反腐上升到和平时期军队你死我活的敌我战斗状态,且志在必得。” | 刘源这番讲话后的2012年1月9日,谷俊山仍偕原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等人参加河南濮阳市举行的濮阳籍在京领导干部茶话会,谷俊山作为军界代表,畅叙乡情友情。1月18日,谷俊山参加总后系统的老干部春节团拜会,这是谷俊山作为总后领导参与的最后一次官方活动。 随后,中央军委纪检委介入,授命中将不过1年的谷俊山被迫接受组织的调查。今年7月,农行副行长杨琨落马被查,大陆财经媒体援引北京知情人士透露,杨琨与谷俊山私交密切。银行业有关人士称,总后资金充裕,一直是银行争抢的客户。不过,农行方面目前尚未提供资料证实是否与总后存在大量业务往来。 十余年快速升迁 官运亨通 主导总后这波反腐工作的总后领导人之一的刘源政委,正是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上任总后政委方一年,不过他对此处人事并不陌生,早在2003年刘就从武警总部平调总后任副政委。出任总后副政委期间,适逢中国军队第十次裁军,刘源参与了总后系统4所院校的成建制移交和裁撤工作,啃下了一个硬骨头。 而对照谷俊山,有红色血脉的刘源,其仕途升迁都显得十分逊色。谷俊山原在济南军区任职,从1990年代后半期始一路快速晋升,直至2002年前后进京任总后营房基建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为正师级军官,此后谷俊山便一路擢升,由正师到副军再到正军,进而谋得总后副部长的大区副职高位,用时不过8年。 “这样的升迁速度,在解放军高级军官中,也不多见。”原总后副部长谷俊山被移交司法
文/钟坚 在沉寂半年多之后,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贪腐违纪案近日已侦查终结,进入司法程序。现年56岁的谷俊山,曾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门要职,2009年12月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晋升为中将军衔。 谷俊山案初发于今年春节前后。当时海外有消息称: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因违纪被免职,正在接受组织的调查。总后勤部属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后方勤务和保障的最高机关,消息很快传回国内的网路。 在谷俊山涉贪被查的消息已流传多时后,国防部官网上“副部长,谷俊山少将”的公示才悄然被撤下。媒体始以总后副部长谷俊山“去职”的口吻,正式报道此消息。多位北京军方消息人士当时向本刊证实,副部长谷俊山正在接受军队纪检部门的审查,但并非如一般干部所理解的那种“双规”待遇。谷出事后,总后在高级军官中作了通报。 解放军总后勤部现有军交运输部、财务部、军需部、卫生部、物资油料部、基建营房部等9个二级部,其中物资油料和营房基建向来被视为军队肥缺岗位。谷俊山分管的恰为军产土地、营房基建等敏感热门领域。 谷俊山前任、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在其担任总后副部长兼基建营房部部长期间,滥权贪污、挪用公款1.6亿元,一审判处死缓。王守业是目前军方公布涉及赃款数额最大、职务最高的将军(军衔中将),获称“军中第一贪”。而北京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谷俊山涉案数额有望刷新其河南老乡王守业记录,载入军史。 谷俊山案发重庆薄谷开来、王立军事件之前,传闻不绝于薄谷案之后,因姓氏相同,有大陆网民一时附会谷俊山与薄谷开来素有姻亲,但事实上谷俊山为河南濮阳人士,与谷开来一家并无血缘亲情关联。谷俊山违纪被查后,经过中央军委纪检委的审查,已认定其违法违纪事实,并于近日移交军方司法机关处理。 总后军事检察院有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谷俊山案尚未到侦查起诉阶段,具体违纪案情届时是否公诸于众,亦不清楚。该人士透露,谷案在十八大前,料无了结的可能。 落马换届年门槛 熟悉军方的观察者称,谷俊山的贪污早有痕迹和反映。谷被指在北京商业中心区拥有非常豪华的宅邸,一张据称是谷俊山在京奢华将军府的四合院照片也广泛流传于网络。 总后此番反腐决心似早有预兆。澳洲《悉尼先驱晨报》于1月19日刊登题为《中国将军反腐》的报道称,军中的腐败现象已经根深柢固,广为蔓延,已威胁党和军队的生死。报道援引总后政委刘源的话称,“我宁可丢乌纱帽,也要与腐败作你死我活的斗争”,“无论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要一查到底。” 据本刊记者证实,这确系刘源对总后将领们的一次内部讲话内容,时间是2011年12月28日,“只是不知道谁把它传到海外去了。”刘在讲话中,对手下将军们慷慨陈词:在他主管的部门中,腐败“非常严重”、“随处可见”、“触手可及”。“这已经涉及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据国防大学一位不具名的专家称,“刘源已将这次反腐上升到和平时期军队你死我活的敌我战斗状态,且志在必得。” | 刘源这番讲话后的2012年1月9日,谷俊山仍偕原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等人参加河南濮阳市举行的濮阳籍在京领导干部茶话会,谷俊山作为军界代表,畅叙乡情友情。1月18日,谷俊山参加总后系统的老干部春节团拜会,这是谷俊山作为总后领导参与的最后一次官方活动。 随后,中央军委纪检委介入,授命中将不过1年的谷俊山被迫接受组织的调查。今年7月,农行副行长杨琨落马被查,大陆财经媒体援引北京知情人士透露,杨琨与谷俊山私交密切。银行业有关人士称,总后资金充裕,一直是银行争抢的客户。不过,农行方面目前尚未提供资料证实是否与总后存在大量业务往来。 十余年快速升迁 官运亨通 主导总后这波反腐工作的总后领导人之一的刘源政委,正是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上任总后政委方一年,不过他对此处人事并不陌生,早在2003年刘就从武警总部平调总后任副政委。出任总后副政委期间,适逢中国军队第十次裁军,刘源参与了总后系统4所院校的成建制移交和裁撤工作,啃下了一个硬骨头。 而对照谷俊山,有红色血脉的刘源,其仕途升迁都显得十分逊色。谷俊山原在济南军区任职,从1990年代后半期始一路快速晋升,直至2002年前后进京任总后营房基建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为正师级军官,此后谷俊山便一路擢升,由正师到副军再到正军,进而谋得总后副部长的大区副职高位,用时不过8年。 “这样的升迁速度,在解放军高级军官中,也不多见。”


大开发潜力的财富。仅在海南一省,经详查与地方无争议的军队土地有24万亩,空闲营房约45万平方米,还不包括部队自管房地产。 而军方统计数据表明,自1980年代以来,全军迄今累计完成了近千万平方米住房新建改造任务,军方在全军范围内稳步实施营房升级改造的“四年规划”,规划今后9年集中数十亿元财力,分批次、成建制开展营区综合配套整治,解决保障养兵中的住房等急难问题。 加之近些年来,中国军费开支持续以二位数递增,军委用于全军官兵的经济适用房、营房维修建设等资金更趋增多。巨额军费投下后,基建营房部更加成为总后炙手可热的部门之一,总后基建部早年投身市场经济,卓有经验,原隶属总后的中国新兴总公司房地产公司当年业务归口部门就是基建营房部。 但浩大的军队营房基建、土地转让、招投标中资金使用管理,缺少系统有力的制度监督。解放军虽在总后设有审计署,并建立了各类反腐制度。但军产转让、营房基建工作,因军事涉密这个理由,常得不到充分竞争。“很多时候说是党委会集体决定,其结果往往是一把手拍脑门说了算。”这自然容易造成权力监督的“黑洞”。 2005年,海军原副司令王守业被军纪委“双规”,涉案1.6个亿,据其交代,王贪腐正是在他担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时期。 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当年在谈到王守业案件时指出,后勤管理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特别是高中级领导干部的经济权力越来越大,“如何加强监督制约、促使领导干部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依法、合理、有效地分配和管理使用军事资源,从机制和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已成为我党我军建设的一个重大课题。” 廖锡龙的话言犹在耳,王守业的继任者、谷俊山已步后尘。据知情人士透露,谷俊山涉案的铁证正是在查处某大军区级的营房局长案件过程中被发现的。 解放军内部严整军纪之风骤起。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作出在全军团以上党委机关开展“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学习教育活动的决策。总后旋即计划用20天、分4阶段展开该项教育活动,“确保从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确保总后机关和直属队政令军令畅通。” 谷俊山涉案被调查后的今年6月,中央军委下令要求军中领导干部报告其个人财产。总政治部、军委纪委印发重订的《关于军队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中高级军官需登记的内容,包括收入,物业等不动产和投资情况。 有军事分析家指,谷俊山案有可能成为整肃军队内部腐败行为的突破性一步,但也有可能只是“孤立的个案”而已。 凤凰周刊总第450期,10月15日出版,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与作者
在沉寂半年多之后,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贪腐违纪案近日已侦查终结,进入司法程序。现年56岁的谷俊山,曾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门要职,2009年12月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晋升为中将军衔。

军内人士告诉记者。纵观谷俊山的军队履历,谷俊山从河南濮阳军分区一路跋涉而来,进而辗转调入大军区、总部机关,殊为不易,而后仕途渐入佳境,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最近几年更是谷官运亨通的黄金期。 2007年6月,谷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为正军职。两年后的2009年12月,谷接替65岁的副部长、空军中将李买富,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俊山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而刘源用了7年。 “谷俊山肯定有他独特的升迁本领,不然不可能上得这么快。”熟知军方调职规律的大陆退役军官告诉本刊记者,一般来说,从作战部队调职到省军区系统的军分区或武装部的普通军官,都是养老或等待服役期满转业,没什么奔头和指望。从军分区或武装部很难调入作战部队任职,除非上面领导特别指定任用的军事、政工干部。 谷俊山能反其道而行之,说明他有“不一般‘才能’”。 谷俊山去职消息公布,网上有据称“熟悉谷俊山情况的老干部”称:“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一个在自己家门口濮阳军分区服役的上尉军官,眼见没有大的升迁机会,谷曾几次找地方想转业。后来由于让其负责军分区‘三产’,谷打着军分区的旗号,以支援当地军队建设的名义,倒卖油气物资,捞了不少钱,从而打通了往上升迁的路子。” 而另一熟知谷情况的军官称,谷在提拔到济南军区后勤部生产部时,就以敢拿、敢要出名。令一般基层官兵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却两年一个台阶,一路顺风提拔。 中将的“烈士”父亲? 谷俊山负责濮阳军分区“三产”时间在上世纪1980年代末,其时正逢中共提出军队要忍耐、支援地方建设的指令,总部及各军区以下发动各部队“立足实业”搞生产经营,弥补军费紧缺,鼓励各单位积极开源创收。 总后系统首当其冲。1988年全军后勤部长座谈会通过对军队生产经营的理论探讨,统一确定了军队要走兴办实业创造财富的道路。总后立足房地产经营开发,率先成立了中国新兴工程建筑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掌管全军工程建筑和房地产开发。 谷俊山老家、河南濮阳军分区,地处中原油田腹地。靠山吃山,军分区跟中原油田方合作,从事相关的油品销售贸易。谷俊山时任濮阳军分区后勤部物资供应部副主任,为正营级助理员,直接分管该工作。军队系统搞“三产”,按规定须“实行军企分开,集中归口管理”,以维护军产产权和军队对外形象,但实际上很难步调统一。 现为河北国税系统某主要领导当年在河南濮阳税务局任职,一次他去向谷俊山负责的“三产”项目联系收税,谷冷冷地对他说,“要钱没有,要血有一盆”,他吃了个闭门羹,只得悻悻而归。 中国军队开放搞活、大干“三产”的政策,让长于经营之道的谷俊山找到了用武之地,谷因其“业绩”,喜获上级青睐,由军分区、军区调至总部,渐入高速上升管道。 谷俊山涉案被查后,有关其籍贯身世成为各方猜疑的内容。谷俊山老家在河南濮阳市华龙区东白仓村,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濮阳市的城中村。东白仓村主任申志书称,谷俊山家是东白仓的老户,谷俊山老母已80多岁,谷家几代农民出身。申志书记得,谷俊山初中毕业后就去部队,当的是空军地勤兵。 北京学者张木生听说,谷俊山发达后斥巨资给其已去世的父亲在濮阳建造了一座烈士陵园,墓碑上书“雨花台烈士”,“谷俊山的父亲是投诚解放军的国军,不是什么烈士,更与雨花台不沾边。”张说。 谷家有三子,谷俊山之后有二弟谷正超(音)、三弟谷献军。二弟也曾当过兵,退役后在濮阳市工作。而三弟谷献军,为濮阳市知名的房地产商,当地人称“谷三”,他注册了濮阳市容金建设等几个公司,在濮阳市重要地段开发有容金国际、御龙豪庭房产项目。 据申志书说,“谷三”原先一直在村里当支书,后来嫌村支书工资低,辞职不干去搞房地产。在濮阳市,但凡知道“谷三”背景的人都了解他有个厉害的哥哥,“是总后的大官。” 谷迅速致富后,在东白仓村建了一幢豪宅,“谷三”曾与当地已被打掉的管永伟黑社会性质团伙有染。在濮阳法院2009年的一份判决书中,作为证人的谷献军承认,曾允许管永伟等手下在其办公室开设赌场,从中抽利。 军队整风促稳定 已是总后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即使在前几年只任基建营房部“一把手”时,其实权已非比寻常。解放军基建营房部主管军队各级军官、士兵的营房建设和维修,谷每年手头掌管数十亿元以上的营房建设维修基金。而该部门更掌握全军军用土地管理出让大权,背后的巨大利益为外界难以想象。 解放军部队经历数次精减整编以后,空闲出相当数量的营房和场地。这是一笔具有巨
谷俊山案初发于今年春节前后。当时海外有消息称: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因违纪被免职,正在接受组织的调查。总后勤部属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后方勤务和保障的最高机关,消息很快传回国内的网路。

在谷俊山涉贪被查的消息已流传多时后,国防部官网上“副部长,谷俊山少将”的公示才悄然被撤下。媒体始以总后副部长谷俊山“去职”的口吻,正式报道此消息。多位北京军方消息人士当时向本刊证实,副部长谷俊山正在接受军队纪检部门的审查,但并非如一般干部所理解的那种“双规”待遇。谷出事后,总后在高级军官中作了通报。

大开发潜力的财富。仅在海南一省,经详查与地方无争议的军队土地有24万亩,空闲营房约45万平方米,还不包括部队自管房地产。 而军方统计数据表明,自1980年代以来,全军迄今累计完成了近千万平方米住房新建改造任务,军方在全军范围内稳步实施营房升级改造的“四年规划”,规划今后9年集中数十亿元财力,分批次、成建制开展营区综合配套整治,解决保障养兵中的住房等急难问题。 加之近些年来,中国军费开支持续以二位数递增,军委用于全军官兵的经济适用房、营房维修建设等资金更趋增多。巨额军费投下后,基建营房部更加成为总后炙手可热的部门之一,总后基建部早年投身市场经济,卓有经验,原隶属总后的中国新兴总公司房地产公司当年业务归口部门就是基建营房部。 但浩大的军队营房基建、土地转让、招投标中资金使用管理,缺少系统有力的制度监督。解放军虽在总后设有审计署,并建立了各类反腐制度。但军产转让、营房基建工作,因军事涉密这个理由,常得不到充分竞争。“很多时候说是党委会集体决定,其结果往往是一把手拍脑门说了算。”这自然容易造成权力监督的“黑洞”。 2005年,海军原副司令王守业被军纪委“双规”,涉案1.6个亿,据其交代,王贪腐正是在他担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时期。 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当年在谈到王守业案件时指出,后勤管理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特别是高中级领导干部的经济权力越来越大,“如何加强监督制约、促使领导干部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依法、合理、有效地分配和管理使用军事资源,从机制和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已成为我党我军建设的一个重大课题。” 廖锡龙的话言犹在耳,王守业的继任者、谷俊山已步后尘。据知情人士透露,谷俊山涉案的铁证正是在查处某大军区级的营房局长案件过程中被发现的。 解放军内部严整军纪之风骤起。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作出在全军团以上党委机关开展“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学习教育活动的决策。总后旋即计划用20天、分4阶段展开该项教育活动,“确保从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确保总后机关和直属队政令军令畅通。” 谷俊山涉案被调查后的今年6月,中央军委下令要求军中领导干部报告其个人财产。总政治部、军委纪委印发重订的《关于军队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中高级军官需登记的内容,包括收入,物业等不动产和投资情况。 有军事分析家指,谷俊山案有可能成为整肃军队内部腐败行为的突破性一步,但也有可能只是“孤立的个案”而已。 凤凰周刊总第450期,10月15日出版,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与作者
解放军总后勤部现有军交运输部、财务部、军需部、卫生部、物资油料部、基建营房部等9个二级部,其中物资油料和营房基建向来被视为军队肥缺岗位。谷俊山分管的恰为军产土地、营房基建等敏感热门领域。

文/钟坚 在沉寂半年多之后,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贪腐违纪案近日已侦查终结,进入司法程序。现年56岁的谷俊山,曾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门要职,2009年12月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晋升为中将军衔。 谷俊山案初发于今年春节前后。当时海外有消息称: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因违纪被免职,正在接受组织的调查。总后勤部属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后方勤务和保障的最高机关,消息很快传回国内的网路。 在谷俊山涉贪被查的消息已流传多时后,国防部官网上“副部长,谷俊山少将”的公示才悄然被撤下。媒体始以总后副部长谷俊山“去职”的口吻,正式报道此消息。多位北京军方消息人士当时向本刊证实,副部长谷俊山正在接受军队纪检部门的审查,但并非如一般干部所理解的那种“双规”待遇。谷出事后,总后在高级军官中作了通报。 解放军总后勤部现有军交运输部、财务部、军需部、卫生部、物资油料部、基建营房部等9个二级部,其中物资油料和营房基建向来被视为军队肥缺岗位。谷俊山分管的恰为军产土地、营房基建等敏感热门领域。 谷俊山前任、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在其担任总后副部长兼基建营房部部长期间,滥权贪污、挪用公款1.6亿元,一审判处死缓。王守业是目前军方公布涉及赃款数额最大、职务最高的将军(军衔中将),获称“军中第一贪”。而北京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谷俊山涉案数额有望刷新其河南老乡王守业记录,载入军史。 谷俊山案发重庆薄谷开来、王立军事件之前,传闻不绝于薄谷案之后,因姓氏相同,有大陆网民一时附会谷俊山与薄谷开来素有姻亲,但事实上谷俊山为河南濮阳人士,与谷开来一家并无血缘亲情关联。谷俊山违纪被查后,经过中央军委纪检委的审查,已认定其违法违纪事实,并于近日移交军方司法机关处理。 总后军事检察院有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谷俊山案尚未到侦查起诉阶段,具体违纪案情届时是否公诸于众,亦不清楚。该人士透露,谷案在十八大前,料无了结的可能。 落马换届年门槛 熟悉军方的观察者称,谷俊山的贪污早有痕迹和反映。谷被指在北京商业中心区拥有非常豪华的宅邸,一张据称是谷俊山在京奢华将军府的四合院照片也广泛流传于网络。 总后此番反腐决心似早有预兆。澳洲《悉尼先驱晨报》于1月19日刊登题为《中国将军反腐》的报道称,军中的腐败现象已经根深柢固,广为蔓延,已威胁党和军队的生死。报道援引总后政委刘源的话称,“我宁可丢乌纱帽,也要与腐败作你死我活的斗争”,“无论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要一查到底。” 据本刊记者证实,这确系刘源对总后将领们的一次内部讲话内容,时间是2011年12月28日,“只是不知道谁把它传到海外去了。”刘在讲话中,对手下将军们慷慨陈词:在他主管的部门中,腐败“非常严重”、“随处可见”、“触手可及”。“这已经涉及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据国防大学一位不具名的专家称,“刘源已将这次反腐上升到和平时期军队你死我活的敌我战斗状态,且志在必得。” | 刘源这番讲话后的2012年1月9日,谷俊山仍偕原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等人参加河南濮阳市举行的濮阳籍在京领导干部茶话会,谷俊山作为军界代表,畅叙乡情友情。1月18日,谷俊山参加总后系统的老干部春节团拜会,这是谷俊山作为总后领导参与的最后一次官方活动。 随后,中央军委纪检委介入,授命中将不过1年的谷俊山被迫接受组织的调查。今年7月,农行副行长杨琨落马被查,大陆财经媒体援引北京知情人士透露,杨琨与谷俊山私交密切。银行业有关人士称,总后资金充裕,一直是银行争抢的客户。不过,农行方面目前尚未提供资料证实是否与总后存在大量业务往来。 十余年快速升迁 官运亨通 主导总后这波反腐工作的总后领导人之一的刘源政委,正是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上任总后政委方一年,不过他对此处人事并不陌生,早在2003年刘就从武警总部平调总后任副政委。出任总后副政委期间,适逢中国军队第十次裁军,刘源参与了总后系统4所院校的成建制移交和裁撤工作,啃下了一个硬骨头。 而对照谷俊山,有红色血脉的刘源,其仕途升迁都显得十分逊色。谷俊山原在济南军区任职,从1990年代后半期始一路快速晋升,直至2002年前后进京任总后营房基建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为正师级军官,此后谷俊山便一路擢升,由正师到副军再到正军,进而谋得总后副部长的大区副职高位,用时不过8年。 “这样的升迁速度,在解放军高级军官中,也不多见。”
谷俊山前任、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在其担任总后副部长兼基建营房部部长期间,滥权贪污、挪用公款1.6亿元,一审判处死缓。王守业是目前军方公布涉及赃款数额最大、职务最高的将军(军衔中将),获称“军中第一贪”。而北京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谷俊山涉案数额有望刷新其河南老乡王守业记录,载入军史。

谷俊山案发重庆薄谷开来、王立军事件之前,传闻不绝于薄谷案之后,因姓氏相同,有大陆网民一时附会谷俊山与薄谷开来素有姻亲,但事实上谷俊山为河南濮阳人士,与谷开来一家并无血缘亲情关联。谷俊山违纪被查后,经过中央军委纪检委的审查,已认定其违法违纪事实,并于近日移交军方司法机关处理。

军内人士告诉记者。纵观谷俊山的军队履历,谷俊山从河南濮阳军分区一路跋涉而来,进而辗转调入大军区、总部机关,殊为不易,而后仕途渐入佳境,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最近几年更是谷官运亨通的黄金期。 2007年6月,谷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为正军职。两年后的2009年12月,谷接替65岁的副部长、空军中将李买富,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俊山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而刘源用了7年。 “谷俊山肯定有他独特的升迁本领,不然不可能上得这么快。”熟知军方调职规律的大陆退役军官告诉本刊记者,一般来说,从作战部队调职到省军区系统的军分区或武装部的普通军官,都是养老或等待服役期满转业,没什么奔头和指望。从军分区或武装部很难调入作战部队任职,除非上面领导特别指定任用的军事、政工干部。 谷俊山能反其道而行之,说明他有“不一般‘才能’”。 谷俊山去职消息公布,网上有据称“熟悉谷俊山情况的老干部”称:“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一个在自己家门口濮阳军分区服役的上尉军官,眼见没有大的升迁机会,谷曾几次找地方想转业。后来由于让其负责军分区‘三产’,谷打着军分区的旗号,以支援当地军队建设的名义,倒卖油气物资,捞了不少钱,从而打通了往上升迁的路子。” 而另一熟知谷情况的军官称,谷在提拔到济南军区后勤部生产部时,就以敢拿、敢要出名。令一般基层官兵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却两年一个台阶,一路顺风提拔。 中将的“烈士”父亲? 谷俊山负责濮阳军分区“三产”时间在上世纪1980年代末,其时正逢中共提出军队要忍耐、支援地方建设的指令,总部及各军区以下发动各部队“立足实业”搞生产经营,弥补军费紧缺,鼓励各单位积极开源创收。 总后系统首当其冲。1988年全军后勤部长座谈会通过对军队生产经营的理论探讨,统一确定了军队要走兴办实业创造财富的道路。总后立足房地产经营开发,率先成立了中国新兴工程建筑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掌管全军工程建筑和房地产开发。 谷俊山老家、河南濮阳军分区,地处中原油田腹地。靠山吃山,军分区跟中原油田方合作,从事相关的油品销售贸易。谷俊山时任濮阳军分区后勤部物资供应部副主任,为正营级助理员,直接分管该工作。军队系统搞“三产”,按规定须“实行军企分开,集中归口管理”,以维护军产产权和军队对外形象,但实际上很难步调统一。 现为河北国税系统某主要领导当年在河南濮阳税务局任职,一次他去向谷俊山负责的“三产”项目联系收税,谷冷冷地对他说,“要钱没有,要血有一盆”,他吃了个闭门羹,只得悻悻而归。 中国军队开放搞活、大干“三产”的政策,让长于经营之道的谷俊山找到了用武之地,谷因其“业绩”,喜获上级青睐,由军分区、军区调至总部,渐入高速上升管道。 谷俊山涉案被查后,有关其籍贯身世成为各方猜疑的内容。谷俊山老家在河南濮阳市华龙区东白仓村,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濮阳市的城中村。东白仓村主任申志书称,谷俊山家是东白仓的老户,谷俊山老母已80多岁,谷家几代农民出身。申志书记得,谷俊山初中毕业后就去部队,当的是空军地勤兵。 北京学者张木生听说,谷俊山发达后斥巨资给其已去世的父亲在濮阳建造了一座烈士陵园,墓碑上书“雨花台烈士”,“谷俊山的父亲是投诚解放军的国军,不是什么烈士,更与雨花台不沾边。”张说。 谷家有三子,谷俊山之后有二弟谷正超(音)、三弟谷献军。二弟也曾当过兵,退役后在濮阳市工作。而三弟谷献军,为濮阳市知名的房地产商,当地人称“谷三”,他注册了濮阳市容金建设等几个公司,在濮阳市重要地段开发有容金国际、御龙豪庭房产项目。 据申志书说,“谷三”原先一直在村里当支书,后来嫌村支书工资低,辞职不干去搞房地产。在濮阳市,但凡知道“谷三”背景的人都了解他有个厉害的哥哥,“是总后的大官。” 谷迅速致富后,在东白仓村建了一幢豪宅,“谷三”曾与当地已被打掉的管永伟黑社会性质团伙有染。在濮阳法院2009年的一份判决书中,作为证人的谷献军承认,曾允许管永伟等手下在其办公室开设赌场,从中抽利。 军队整风促稳定 已是总后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即使在前几年只任基建营房部“一把手”时,其实权已非比寻常。解放军基建营房部主管军队各级军官、士兵的营房建设和维修,谷每年手头掌管数十亿元以上的营房建设维修基金。而该部门更掌握全军军用土地管理出让大权,背后的巨大利益为外界难以想象。 解放军部队经历数次精减整编以后,空闲出相当数量的营房和场地。这是一笔具有巨
总后军事检察院有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谷俊山案尚未到侦查起诉阶段,具体违纪案情届时是否公诸于众,亦不清楚。该人士透露,谷案在十八大前,料无了结的可能。

文/钟坚 在沉寂半年多之后,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贪腐违纪案近日已侦查终结,进入司法程序。现年56岁的谷俊山,曾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门要职,2009年12月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晋升为中将军衔。 谷俊山案初发于今年春节前后。当时海外有消息称: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因违纪被免职,正在接受组织的调查。总后勤部属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后方勤务和保障的最高机关,消息很快传回国内的网路。 在谷俊山涉贪被查的消息已流传多时后,国防部官网上“副部长,谷俊山少将”的公示才悄然被撤下。媒体始以总后副部长谷俊山“去职”的口吻,正式报道此消息。多位北京军方消息人士当时向本刊证实,副部长谷俊山正在接受军队纪检部门的审查,但并非如一般干部所理解的那种“双规”待遇。谷出事后,总后在高级军官中作了通报。 解放军总后勤部现有军交运输部、财务部、军需部、卫生部、物资油料部、基建营房部等9个二级部,其中物资油料和营房基建向来被视为军队肥缺岗位。谷俊山分管的恰为军产土地、营房基建等敏感热门领域。 谷俊山前任、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在其担任总后副部长兼基建营房部部长期间,滥权贪污、挪用公款1.6亿元,一审判处死缓。王守业是目前军方公布涉及赃款数额最大、职务最高的将军(军衔中将),获称“军中第一贪”。而北京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谷俊山涉案数额有望刷新其河南老乡王守业记录,载入军史。 谷俊山案发重庆薄谷开来、王立军事件之前,传闻不绝于薄谷案之后,因姓氏相同,有大陆网民一时附会谷俊山与薄谷开来素有姻亲,但事实上谷俊山为河南濮阳人士,与谷开来一家并无血缘亲情关联。谷俊山违纪被查后,经过中央军委纪检委的审查,已认定其违法违纪事实,并于近日移交军方司法机关处理。 总后军事检察院有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谷俊山案尚未到侦查起诉阶段,具体违纪案情届时是否公诸于众,亦不清楚。该人士透露,谷案在十八大前,料无了结的可能。 落马换届年门槛 熟悉军方的观察者称,谷俊山的贪污早有痕迹和反映。谷被指在北京商业中心区拥有非常豪华的宅邸,一张据称是谷俊山在京奢华将军府的四合院照片也广泛流传于网络。 总后此番反腐决心似早有预兆。澳洲《悉尼先驱晨报》于1月19日刊登题为《中国将军反腐》的报道称,军中的腐败现象已经根深柢固,广为蔓延,已威胁党和军队的生死。报道援引总后政委刘源的话称,“我宁可丢乌纱帽,也要与腐败作你死我活的斗争”,“无论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要一查到底。” 据本刊记者证实,这确系刘源对总后将领们的一次内部讲话内容,时间是2011年12月28日,“只是不知道谁把它传到海外去了。”刘在讲话中,对手下将军们慷慨陈词:在他主管的部门中,腐败“非常严重”、“随处可见”、“触手可及”。“这已经涉及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据国防大学一位不具名的专家称,“刘源已将这次反腐上升到和平时期军队你死我活的敌我战斗状态,且志在必得。” | 刘源这番讲话后的2012年1月9日,谷俊山仍偕原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等人参加河南濮阳市举行的濮阳籍在京领导干部茶话会,谷俊山作为军界代表,畅叙乡情友情。1月18日,谷俊山参加总后系统的老干部春节团拜会,这是谷俊山作为总后领导参与的最后一次官方活动。 随后,中央军委纪检委介入,授命中将不过1年的谷俊山被迫接受组织的调查。今年7月,农行副行长杨琨落马被查,大陆财经媒体援引北京知情人士透露,杨琨与谷俊山私交密切。银行业有关人士称,总后资金充裕,一直是银行争抢的客户。不过,农行方面目前尚未提供资料证实是否与总后存在大量业务往来。 十余年快速升迁 官运亨通 主导总后这波反腐工作的总后领导人之一的刘源政委,正是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上任总后政委方一年,不过他对此处人事并不陌生,早在2003年刘就从武警总部平调总后任副政委。出任总后副政委期间,适逢中国军队第十次裁军,刘源参与了总后系统4所院校的成建制移交和裁撤工作,啃下了一个硬骨头。 而对照谷俊山,有红色血脉的刘源,其仕途升迁都显得十分逊色。谷俊山原在济南军区任职,从1990年代后半期始一路快速晋升,直至2002年前后进京任总后营房基建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为正师级军官,此后谷俊山便一路擢升,由正师到副军再到正军,进而谋得总后副部长的大区副职高位,用时不过8年。 “这样的升迁速度,在解放军高级军官中,也不多见。”
落马换届年门槛  
大开发潜力的财富。仅在海南一省,经详查与地方无争议的军队土地有24万亩,空闲营房约45万平方米,还不包括部队自管房地产。 而军方统计数据表明,自1980年代以来,全军迄今累计完成了近千万平方米住房新建改造任务,军方在全军范围内稳步实施营房升级改造的“四年规划”,规划今后9年集中数十亿元财力,分批次、成建制开展营区综合配套整治,解决保障养兵中的住房等急难问题。 加之近些年来,中国军费开支持续以二位数递增,军委用于全军官兵的经济适用房、营房维修建设等资金更趋增多。巨额军费投下后,基建营房部更加成为总后炙手可热的部门之一,总后基建部早年投身市场经济,卓有经验,原隶属总后的中国新兴总公司房地产公司当年业务归口部门就是基建营房部。 但浩大的军队营房基建、土地转让、招投标中资金使用管理,缺少系统有力的制度监督。解放军虽在总后设有审计署,并建立了各类反腐制度。但军产转让、营房基建工作,因军事涉密这个理由,常得不到充分竞争。“很多时候说是党委会集体决定,其结果往往是一把手拍脑门说了算。”这自然容易造成权力监督的“黑洞”。 2005年,海军原副司令王守业被军纪委“双规”,涉案1.6个亿,据其交代,王贪腐正是在他担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时期。 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当年在谈到王守业案件时指出,后勤管理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特别是高中级领导干部的经济权力越来越大,“如何加强监督制约、促使领导干部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依法、合理、有效地分配和管理使用军事资源,从机制和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已成为我党我军建设的一个重大课题。” 廖锡龙的话言犹在耳,王守业的继任者、谷俊山已步后尘。据知情人士透露,谷俊山涉案的铁证正是在查处某大军区级的营房局长案件过程中被发现的。 解放军内部严整军纪之风骤起。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作出在全军团以上党委机关开展“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学习教育活动的决策。总后旋即计划用20天、分4阶段展开该项教育活动,“确保从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确保总后机关和直属队政令军令畅通。” 谷俊山涉案被调查后的今年6月,中央军委下令要求军中领导干部报告其个人财产。总政治部、军委纪委印发重订的《关于军队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中高级军官需登记的内容,包括收入,物业等不动产和投资情况。 有军事分析家指,谷俊山案有可能成为整肃军队内部腐败行为的突破性一步,但也有可能只是“孤立的个案”而已。 凤凰周刊总第450期,10月15日出版,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与作者
熟悉军方的观察者称,谷俊山的贪污早有痕迹和反映。谷被指在北京商业中心区拥有非常豪华的宅邸,一张据称是谷俊山在京奢华将军府的四合院照片也广泛流传于网络。

总后此番反腐决心似早有预兆。澳洲《悉尼先驱晨报》于1月19日刊登题为《中国将军反腐》的报道称,军中的腐败现象已经根深柢固,广为蔓延,已威胁党和军队的生死。报道援引总后政委刘源的话称,“我宁可丢乌纱帽,也要与腐败作你死我活的斗争”,“无论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要一查到底。”

据本刊记者证实,这确系刘源对总后将领们的一次内部讲话内容,时间是2011年12月28日,“只是不知道谁把它传到海外去了。”刘在讲话中,对手下将军们慷慨陈词:在他主管的部门中,腐败“非常严重”、“随处可见”、“触手可及”。“这已经涉及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据国防大学一位不具名的专家称,“刘源已将这次反腐上升到和平时期军队你死我活的敌我战斗状态,且志在必得。”
|
刘源这番讲话后的2012年1月9日,谷俊山仍偕原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等人参加河南濮阳市举行的濮阳籍在京领导干部茶话会,谷俊山作为军界代表,畅叙乡情友情。1月18日,谷俊山参加总后系统的老干部春节团拜会,这是谷俊山作为总后领导参与的最后一次官方活动。

军内人士告诉记者。纵观谷俊山的军队履历,谷俊山从河南濮阳军分区一路跋涉而来,进而辗转调入大军区、总部机关,殊为不易,而后仕途渐入佳境,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最近几年更是谷官运亨通的黄金期。 2007年6月,谷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为正军职。两年后的2009年12月,谷接替65岁的副部长、空军中将李买富,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俊山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而刘源用了7年。 “谷俊山肯定有他独特的升迁本领,不然不可能上得这么快。”熟知军方调职规律的大陆退役军官告诉本刊记者,一般来说,从作战部队调职到省军区系统的军分区或武装部的普通军官,都是养老或等待服役期满转业,没什么奔头和指望。从军分区或武装部很难调入作战部队任职,除非上面领导特别指定任用的军事、政工干部。 谷俊山能反其道而行之,说明他有“不一般‘才能’”。 谷俊山去职消息公布,网上有据称“熟悉谷俊山情况的老干部”称:“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一个在自己家门口濮阳军分区服役的上尉军官,眼见没有大的升迁机会,谷曾几次找地方想转业。后来由于让其负责军分区‘三产’,谷打着军分区的旗号,以支援当地军队建设的名义,倒卖油气物资,捞了不少钱,从而打通了往上升迁的路子。” 而另一熟知谷情况的军官称,谷在提拔到济南军区后勤部生产部时,就以敢拿、敢要出名。令一般基层官兵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却两年一个台阶,一路顺风提拔。 中将的“烈士”父亲? 谷俊山负责濮阳军分区“三产”时间在上世纪1980年代末,其时正逢中共提出军队要忍耐、支援地方建设的指令,总部及各军区以下发动各部队“立足实业”搞生产经营,弥补军费紧缺,鼓励各单位积极开源创收。 总后系统首当其冲。1988年全军后勤部长座谈会通过对军队生产经营的理论探讨,统一确定了军队要走兴办实业创造财富的道路。总后立足房地产经营开发,率先成立了中国新兴工程建筑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掌管全军工程建筑和房地产开发。 谷俊山老家、河南濮阳军分区,地处中原油田腹地。靠山吃山,军分区跟中原油田方合作,从事相关的油品销售贸易。谷俊山时任濮阳军分区后勤部物资供应部副主任,为正营级助理员,直接分管该工作。军队系统搞“三产”,按规定须“实行军企分开,集中归口管理”,以维护军产产权和军队对外形象,但实际上很难步调统一。 现为河北国税系统某主要领导当年在河南濮阳税务局任职,一次他去向谷俊山负责的“三产”项目联系收税,谷冷冷地对他说,“要钱没有,要血有一盆”,他吃了个闭门羹,只得悻悻而归。 中国军队开放搞活、大干“三产”的政策,让长于经营之道的谷俊山找到了用武之地,谷因其“业绩”,喜获上级青睐,由军分区、军区调至总部,渐入高速上升管道。 谷俊山涉案被查后,有关其籍贯身世成为各方猜疑的内容。谷俊山老家在河南濮阳市华龙区东白仓村,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濮阳市的城中村。东白仓村主任申志书称,谷俊山家是东白仓的老户,谷俊山老母已80多岁,谷家几代农民出身。申志书记得,谷俊山初中毕业后就去部队,当的是空军地勤兵。 北京学者张木生听说,谷俊山发达后斥巨资给其已去世的父亲在濮阳建造了一座烈士陵园,墓碑上书“雨花台烈士”,“谷俊山的父亲是投诚解放军的国军,不是什么烈士,更与雨花台不沾边。”张说。 谷家有三子,谷俊山之后有二弟谷正超(音)、三弟谷献军。二弟也曾当过兵,退役后在濮阳市工作。而三弟谷献军,为濮阳市知名的房地产商,当地人称“谷三”,他注册了濮阳市容金建设等几个公司,在濮阳市重要地段开发有容金国际、御龙豪庭房产项目。 据申志书说,“谷三”原先一直在村里当支书,后来嫌村支书工资低,辞职不干去搞房地产。在濮阳市,但凡知道“谷三”背景的人都了解他有个厉害的哥哥,“是总后的大官。” 谷迅速致富后,在东白仓村建了一幢豪宅,“谷三”曾与当地已被打掉的管永伟黑社会性质团伙有染。在濮阳法院2009年的一份判决书中,作为证人的谷献军承认,曾允许管永伟等手下在其办公室开设赌场,从中抽利。 军队整风促稳定 已是总后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即使在前几年只任基建营房部“一把手”时,其实权已非比寻常。解放军基建营房部主管军队各级军官、士兵的营房建设和维修,谷每年手头掌管数十亿元以上的营房建设维修基金。而该部门更掌握全军军用土地管理出让大权,背后的巨大利益为外界难以想象。 解放军部队经历数次精减整编以后,空闲出相当数量的营房和场地。这是一笔具有巨
随后,中央军委纪检委介入,授命中将不过1年的谷俊山被迫接受组织的调查。今年7月,农行副行长杨琨落马被查,大陆财经媒体援引北京知情人士透露,杨琨与谷俊山私交密切。银行业有关人士称,总后资金充裕,一直是银行争抢的客户。不过,农行方面目前尚未提供资料证实是否与总后存在大量业务往来。

军内人士告诉记者。纵观谷俊山的军队履历,谷俊山从河南濮阳军分区一路跋涉而来,进而辗转调入大军区、总部机关,殊为不易,而后仕途渐入佳境,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最近几年更是谷官运亨通的黄金期。 2007年6月,谷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为正军职。两年后的2009年12月,谷接替65岁的副部长、空军中将李买富,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俊山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而刘源用了7年。 “谷俊山肯定有他独特的升迁本领,不然不可能上得这么快。”熟知军方调职规律的大陆退役军官告诉本刊记者,一般来说,从作战部队调职到省军区系统的军分区或武装部的普通军官,都是养老或等待服役期满转业,没什么奔头和指望。从军分区或武装部很难调入作战部队任职,除非上面领导特别指定任用的军事、政工干部。 谷俊山能反其道而行之,说明他有“不一般‘才能’”。 谷俊山去职消息公布,网上有据称“熟悉谷俊山情况的老干部”称:“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一个在自己家门口濮阳军分区服役的上尉军官,眼见没有大的升迁机会,谷曾几次找地方想转业。后来由于让其负责军分区‘三产’,谷打着军分区的旗号,以支援当地军队建设的名义,倒卖油气物资,捞了不少钱,从而打通了往上升迁的路子。” 而另一熟知谷情况的军官称,谷在提拔到济南军区后勤部生产部时,就以敢拿、敢要出名。令一般基层官兵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却两年一个台阶,一路顺风提拔。 中将的“烈士”父亲? 谷俊山负责濮阳军分区“三产”时间在上世纪1980年代末,其时正逢中共提出军队要忍耐、支援地方建设的指令,总部及各军区以下发动各部队“立足实业”搞生产经营,弥补军费紧缺,鼓励各单位积极开源创收。 总后系统首当其冲。1988年全军后勤部长座谈会通过对军队生产经营的理论探讨,统一确定了军队要走兴办实业创造财富的道路。总后立足房地产经营开发,率先成立了中国新兴工程建筑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掌管全军工程建筑和房地产开发。 谷俊山老家、河南濮阳军分区,地处中原油田腹地。靠山吃山,军分区跟中原油田方合作,从事相关的油品销售贸易。谷俊山时任濮阳军分区后勤部物资供应部副主任,为正营级助理员,直接分管该工作。军队系统搞“三产”,按规定须“实行军企分开,集中归口管理”,以维护军产产权和军队对外形象,但实际上很难步调统一。 现为河北国税系统某主要领导当年在河南濮阳税务局任职,一次他去向谷俊山负责的“三产”项目联系收税,谷冷冷地对他说,“要钱没有,要血有一盆”,他吃了个闭门羹,只得悻悻而归。 中国军队开放搞活、大干“三产”的政策,让长于经营之道的谷俊山找到了用武之地,谷因其“业绩”,喜获上级青睐,由军分区、军区调至总部,渐入高速上升管道。 谷俊山涉案被查后,有关其籍贯身世成为各方猜疑的内容。谷俊山老家在河南濮阳市华龙区东白仓村,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濮阳市的城中村。东白仓村主任申志书称,谷俊山家是东白仓的老户,谷俊山老母已80多岁,谷家几代农民出身。申志书记得,谷俊山初中毕业后就去部队,当的是空军地勤兵。 北京学者张木生听说,谷俊山发达后斥巨资给其已去世的父亲在濮阳建造了一座烈士陵园,墓碑上书“雨花台烈士”,“谷俊山的父亲是投诚解放军的国军,不是什么烈士,更与雨花台不沾边。”张说。 谷家有三子,谷俊山之后有二弟谷正超(音)、三弟谷献军。二弟也曾当过兵,退役后在濮阳市工作。而三弟谷献军,为濮阳市知名的房地产商,当地人称“谷三”,他注册了濮阳市容金建设等几个公司,在濮阳市重要地段开发有容金国际、御龙豪庭房产项目。 据申志书说,“谷三”原先一直在村里当支书,后来嫌村支书工资低,辞职不干去搞房地产。在濮阳市,但凡知道“谷三”背景的人都了解他有个厉害的哥哥,“是总后的大官。” 谷迅速致富后,在东白仓村建了一幢豪宅,“谷三”曾与当地已被打掉的管永伟黑社会性质团伙有染。在濮阳法院2009年的一份判决书中,作为证人的谷献军承认,曾允许管永伟等手下在其办公室开设赌场,从中抽利。 军队整风促稳定 已是总后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即使在前几年只任基建营房部“一把手”时,其实权已非比寻常。解放军基建营房部主管军队各级军官、士兵的营房建设和维修,谷每年手头掌管数十亿元以上的营房建设维修基金。而该部门更掌握全军军用土地管理出让大权,背后的巨大利益为外界难以想象。 解放军部队经历数次精减整编以后,空闲出相当数量的营房和场地。这是一笔具有巨
十余年快速升迁 官运亨通 
大开发潜力的财富。仅在海南一省,经详查与地方无争议的军队土地有24万亩,空闲营房约45万平方米,还不包括部队自管房地产。 而军方统计数据表明,自1980年代以来,全军迄今累计完成了近千万平方米住房新建改造任务,军方在全军范围内稳步实施营房升级改造的“四年规划”,规划今后9年集中数十亿元财力,分批次、成建制开展营区综合配套整治,解决保障养兵中的住房等急难问题。 加之近些年来,中国军费开支持续以二位数递增,军委用于全军官兵的经济适用房、营房维修建设等资金更趋增多。巨额军费投下后,基建营房部更加成为总后炙手可热的部门之一,总后基建部早年投身市场经济,卓有经验,原隶属总后的中国新兴总公司房地产公司当年业务归口部门就是基建营房部。 但浩大的军队营房基建、土地转让、招投标中资金使用管理,缺少系统有力的制度监督。解放军虽在总后设有审计署,并建立了各类反腐制度。但军产转让、营房基建工作,因军事涉密这个理由,常得不到充分竞争。“很多时候说是党委会集体决定,其结果往往是一把手拍脑门说了算。”这自然容易造成权力监督的“黑洞”。 2005年,海军原副司令王守业被军纪委“双规”,涉案1.6个亿,据其交代,王贪腐正是在他担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时期。 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当年在谈到王守业案件时指出,后勤管理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特别是高中级领导干部的经济权力越来越大,“如何加强监督制约、促使领导干部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依法、合理、有效地分配和管理使用军事资源,从机制和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已成为我党我军建设的一个重大课题。” 廖锡龙的话言犹在耳,王守业的继任者、谷俊山已步后尘。据知情人士透露,谷俊山涉案的铁证正是在查处某大军区级的营房局长案件过程中被发现的。 解放军内部严整军纪之风骤起。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作出在全军团以上党委机关开展“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学习教育活动的决策。总后旋即计划用20天、分4阶段展开该项教育活动,“确保从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确保总后机关和直属队政令军令畅通。” 谷俊山涉案被调查后的今年6月,中央军委下令要求军中领导干部报告其个人财产。总政治部、军委纪委印发重订的《关于军队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中高级军官需登记的内容,包括收入,物业等不动产和投资情况。 有军事分析家指,谷俊山案有可能成为整肃军队内部腐败行为的突破性一步,但也有可能只是“孤立的个案”而已。 凤凰周刊总第450期,10月15日出版,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与作者
主导总后这波反腐工作的总后领导人之一的刘源政委,正是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上任总后政委方一年,不过他对此处人事并不陌生,早在2003年刘就从武警总部平调总后任副政委。出任总后副政委期间,适逢中国军队第十次裁军,刘源参与了总后系统4所院校的成建制移交和裁撤工作,啃下了一个硬骨头。
大开发潜力的财富。仅在海南一省,经详查与地方无争议的军队土地有24万亩,空闲营房约45万平方米,还不包括部队自管房地产。 而军方统计数据表明,自1980年代以来,全军迄今累计完成了近千万平方米住房新建改造任务,军方在全军范围内稳步实施营房升级改造的“四年规划”,规划今后9年集中数十亿元财力,分批次、成建制开展营区综合配套整治,解决保障养兵中的住房等急难问题。 加之近些年来,中国军费开支持续以二位数递增,军委用于全军官兵的经济适用房、营房维修建设等资金更趋增多。巨额军费投下后,基建营房部更加成为总后炙手可热的部门之一,总后基建部早年投身市场经济,卓有经验,原隶属总后的中国新兴总公司房地产公司当年业务归口部门就是基建营房部。 但浩大的军队营房基建、土地转让、招投标中资金使用管理,缺少系统有力的制度监督。解放军虽在总后设有审计署,并建立了各类反腐制度。但军产转让、营房基建工作,因军事涉密这个理由,常得不到充分竞争。“很多时候说是党委会集体决定,其结果往往是一把手拍脑门说了算。”这自然容易造成权力监督的“黑洞”。 2005年,海军原副司令王守业被军纪委“双规”,涉案1.6个亿,据其交代,王贪腐正是在他担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时期。 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当年在谈到王守业案件时指出,后勤管理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特别是高中级领导干部的经济权力越来越大,“如何加强监督制约、促使领导干部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依法、合理、有效地分配和管理使用军事资源,从机制和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已成为我党我军建设的一个重大课题。” 廖锡龙的话言犹在耳,王守业的继任者、谷俊山已步后尘。据知情人士透露,谷俊山涉案的铁证正是在查处某大军区级的营房局长案件过程中被发现的。 解放军内部严整军纪之风骤起。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作出在全军团以上党委机关开展“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学习教育活动的决策。总后旋即计划用20天、分4阶段展开该项教育活动,“确保从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确保总后机关和直属队政令军令畅通。” 谷俊山涉案被调查后的今年6月,中央军委下令要求军中领导干部报告其个人财产。总政治部、军委纪委印发重订的《关于军队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中高级军官需登记的内容,包括收入,物业等不动产和投资情况。 有军事分析家指,谷俊山案有可能成为整肃军队内部腐败行为的突破性一步,但也有可能只是“孤立的个案”而已。 凤凰周刊总第450期,10月15日出版,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与作者
而对照谷俊山,有红色血脉的刘源,其仕途升迁都显得十分逊色。谷俊山原在济南军区任职,从1990年代后半期始一路快速晋升,直至2002年前后进京任总后营房基建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为正师级军官,此后谷俊山便一路擢升,由正师到副军再到正军,进而谋得总后副部长的大区副职高位,用时不过8年。

“这样的升迁速度,在解放军高级军官中,也不多见。”军内人士告诉记者。纵观谷俊山的军队履历,谷俊山从河南濮阳军分区一路跋涉而来,进而辗转调入大军区、总部机关,殊为不易,而后仕途渐入佳境,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最近几年更是谷官运亨通的黄金期。

2007年6月,谷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为正军职。两年后的2009年12月,谷接替65岁的副部长、空军中将李买富,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俊山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而刘源用了7年。
军内人士告诉记者。纵观谷俊山的军队履历,谷俊山从河南濮阳军分区一路跋涉而来,进而辗转调入大军区、总部机关,殊为不易,而后仕途渐入佳境,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最近几年更是谷官运亨通的黄金期。 2007年6月,谷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为正军职。两年后的2009年12月,谷接替65岁的副部长、空军中将李买富,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俊山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而刘源用了7年。 “谷俊山肯定有他独特的升迁本领,不然不可能上得这么快。”熟知军方调职规律的大陆退役军官告诉本刊记者,一般来说,从作战部队调职到省军区系统的军分区或武装部的普通军官,都是养老或等待服役期满转业,没什么奔头和指望。从军分区或武装部很难调入作战部队任职,除非上面领导特别指定任用的军事、政工干部。 谷俊山能反其道而行之,说明他有“不一般‘才能’”。 谷俊山去职消息公布,网上有据称“熟悉谷俊山情况的老干部”称:“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一个在自己家门口濮阳军分区服役的上尉军官,眼见没有大的升迁机会,谷曾几次找地方想转业。后来由于让其负责军分区‘三产’,谷打着军分区的旗号,以支援当地军队建设的名义,倒卖油气物资,捞了不少钱,从而打通了往上升迁的路子。” 而另一熟知谷情况的军官称,谷在提拔到济南军区后勤部生产部时,就以敢拿、敢要出名。令一般基层官兵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却两年一个台阶,一路顺风提拔。 中将的“烈士”父亲? 谷俊山负责濮阳军分区“三产”时间在上世纪1980年代末,其时正逢中共提出军队要忍耐、支援地方建设的指令,总部及各军区以下发动各部队“立足实业”搞生产经营,弥补军费紧缺,鼓励各单位积极开源创收。 总后系统首当其冲。1988年全军后勤部长座谈会通过对军队生产经营的理论探讨,统一确定了军队要走兴办实业创造财富的道路。总后立足房地产经营开发,率先成立了中国新兴工程建筑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掌管全军工程建筑和房地产开发。 谷俊山老家、河南濮阳军分区,地处中原油田腹地。靠山吃山,军分区跟中原油田方合作,从事相关的油品销售贸易。谷俊山时任濮阳军分区后勤部物资供应部副主任,为正营级助理员,直接分管该工作。军队系统搞“三产”,按规定须“实行军企分开,集中归口管理”,以维护军产产权和军队对外形象,但实际上很难步调统一。 现为河北国税系统某主要领导当年在河南濮阳税务局任职,一次他去向谷俊山负责的“三产”项目联系收税,谷冷冷地对他说,“要钱没有,要血有一盆”,他吃了个闭门羹,只得悻悻而归。 中国军队开放搞活、大干“三产”的政策,让长于经营之道的谷俊山找到了用武之地,谷因其“业绩”,喜获上级青睐,由军分区、军区调至总部,渐入高速上升管道。 谷俊山涉案被查后,有关其籍贯身世成为各方猜疑的内容。谷俊山老家在河南濮阳市华龙区东白仓村,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濮阳市的城中村。东白仓村主任申志书称,谷俊山家是东白仓的老户,谷俊山老母已80多岁,谷家几代农民出身。申志书记得,谷俊山初中毕业后就去部队,当的是空军地勤兵。 北京学者张木生听说,谷俊山发达后斥巨资给其已去世的父亲在濮阳建造了一座烈士陵园,墓碑上书“雨花台烈士”,“谷俊山的父亲是投诚解放军的国军,不是什么烈士,更与雨花台不沾边。”张说。 谷家有三子,谷俊山之后有二弟谷正超(音)、三弟谷献军。二弟也曾当过兵,退役后在濮阳市工作。而三弟谷献军,为濮阳市知名的房地产商,当地人称“谷三”,他注册了濮阳市容金建设等几个公司,在濮阳市重要地段开发有容金国际、御龙豪庭房产项目。 据申志书说,“谷三”原先一直在村里当支书,后来嫌村支书工资低,辞职不干去搞房地产。在濮阳市,但凡知道“谷三”背景的人都了解他有个厉害的哥哥,“是总后的大官。” 谷迅速致富后,在东白仓村建了一幢豪宅,“谷三”曾与当地已被打掉的管永伟黑社会性质团伙有染。在濮阳法院2009年的一份判决书中,作为证人的谷献军承认,曾允许管永伟等手下在其办公室开设赌场,从中抽利。 军队整风促稳定 已是总后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即使在前几年只任基建营房部“一把手”时,其实权已非比寻常。解放军基建营房部主管军队各级军官、士兵的营房建设和维修,谷每年手头掌管数十亿元以上的营房建设维修基金。而该部门更掌握全军军用土地管理出让大权,背后的巨大利益为外界难以想象。 解放军部队经历数次精减整编以后,空闲出相当数量的营房和场地。这是一笔具有巨
“谷俊山肯定有他独特的升迁本领,不然不可能上得这么快。”熟知军方调职规律的大陆退役军官告诉本刊记者,一般来说,从作战部队调职到省军区系统的军分区或武装部的普通军官,都是养老或等待服役期满转业,没什么奔头和指望。从军分区或武装部很难调入作战部队任职,除非上面领导特别指定任用的军事、政工干部。
谷俊山能反其道而行之,说明他有“不一般‘才能’”。军内人士告诉记者。纵观谷俊山的军队履历,谷俊山从河南濮阳军分区一路跋涉而来,进而辗转调入大军区、总部机关,殊为不易,而后仕途渐入佳境,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最近几年更是谷官运亨通的黄金期。 2007年6月,谷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为正军职。两年后的2009年12月,谷接替65岁的副部长、空军中将李买富,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俊山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而刘源用了7年。 “谷俊山肯定有他独特的升迁本领,不然不可能上得这么快。”熟知军方调职规律的大陆退役军官告诉本刊记者,一般来说,从作战部队调职到省军区系统的军分区或武装部的普通军官,都是养老或等待服役期满转业,没什么奔头和指望。从军分区或武装部很难调入作战部队任职,除非上面领导特别指定任用的军事、政工干部。 谷俊山能反其道而行之,说明他有“不一般‘才能’”。 谷俊山去职消息公布,网上有据称“熟悉谷俊山情况的老干部”称:“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一个在自己家门口濮阳军分区服役的上尉军官,眼见没有大的升迁机会,谷曾几次找地方想转业。后来由于让其负责军分区‘三产’,谷打着军分区的旗号,以支援当地军队建设的名义,倒卖油气物资,捞了不少钱,从而打通了往上升迁的路子。” 而另一熟知谷情况的军官称,谷在提拔到济南军区后勤部生产部时,就以敢拿、敢要出名。令一般基层官兵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却两年一个台阶,一路顺风提拔。 中将的“烈士”父亲? 谷俊山负责濮阳军分区“三产”时间在上世纪1980年代末,其时正逢中共提出军队要忍耐、支援地方建设的指令,总部及各军区以下发动各部队“立足实业”搞生产经营,弥补军费紧缺,鼓励各单位积极开源创收。 总后系统首当其冲。1988年全军后勤部长座谈会通过对军队生产经营的理论探讨,统一确定了军队要走兴办实业创造财富的道路。总后立足房地产经营开发,率先成立了中国新兴工程建筑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掌管全军工程建筑和房地产开发。 谷俊山老家、河南濮阳军分区,地处中原油田腹地。靠山吃山,军分区跟中原油田方合作,从事相关的油品销售贸易。谷俊山时任濮阳军分区后勤部物资供应部副主任,为正营级助理员,直接分管该工作。军队系统搞“三产”,按规定须“实行军企分开,集中归口管理”,以维护军产产权和军队对外形象,但实际上很难步调统一。 现为河北国税系统某主要领导当年在河南濮阳税务局任职,一次他去向谷俊山负责的“三产”项目联系收税,谷冷冷地对他说,“要钱没有,要血有一盆”,他吃了个闭门羹,只得悻悻而归。 中国军队开放搞活、大干“三产”的政策,让长于经营之道的谷俊山找到了用武之地,谷因其“业绩”,喜获上级青睐,由军分区、军区调至总部,渐入高速上升管道。 谷俊山涉案被查后,有关其籍贯身世成为各方猜疑的内容。谷俊山老家在河南濮阳市华龙区东白仓村,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濮阳市的城中村。东白仓村主任申志书称,谷俊山家是东白仓的老户,谷俊山老母已80多岁,谷家几代农民出身。申志书记得,谷俊山初中毕业后就去部队,当的是空军地勤兵。 北京学者张木生听说,谷俊山发达后斥巨资给其已去世的父亲在濮阳建造了一座烈士陵园,墓碑上书“雨花台烈士”,“谷俊山的父亲是投诚解放军的国军,不是什么烈士,更与雨花台不沾边。”张说。 谷家有三子,谷俊山之后有二弟谷正超(音)、三弟谷献军。二弟也曾当过兵,退役后在濮阳市工作。而三弟谷献军,为濮阳市知名的房地产商,当地人称“谷三”,他注册了濮阳市容金建设等几个公司,在濮阳市重要地段开发有容金国际、御龙豪庭房产项目。 据申志书说,“谷三”原先一直在村里当支书,后来嫌村支书工资低,辞职不干去搞房地产。在濮阳市,但凡知道“谷三”背景的人都了解他有个厉害的哥哥,“是总后的大官。” 谷迅速致富后,在东白仓村建了一幢豪宅,“谷三”曾与当地已被打掉的管永伟黑社会性质团伙有染。在濮阳法院2009年的一份判决书中,作为证人的谷献军承认,曾允许管永伟等手下在其办公室开设赌场,从中抽利。 军队整风促稳定 已是总后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即使在前几年只任基建营房部“一把手”时,其实权已非比寻常。解放军基建营房部主管军队各级军官、士兵的营房建设和维修,谷每年手头掌管数十亿元以上的营房建设维修基金。而该部门更掌握全军军用土地管理出让大权,背后的巨大利益为外界难以想象。 解放军部队经历数次精减整编以后,空闲出相当数量的营房和场地。这是一笔具有巨

谷俊山去职消息公布,网上有据称“熟悉谷俊山情况的老干部”称:“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一个在自己家门口濮阳军分区服役的上尉军官,眼见没有大的升迁机会,谷曾几次找地方想转业。后来由于让其负责军分区‘三产’,谷打着军分区的旗号,以支援当地军队建设的名义,倒卖油气物资,捞了不少钱,从而打通了往上升迁的路子。”大开发潜力的财富。仅在海南一省,经详查与地方无争议的军队土地有24万亩,空闲营房约45万平方米,还不包括部队自管房地产。 而军方统计数据表明,自1980年代以来,全军迄今累计完成了近千万平方米住房新建改造任务,军方在全军范围内稳步实施营房升级改造的“四年规划”,规划今后9年集中数十亿元财力,分批次、成建制开展营区综合配套整治,解决保障养兵中的住房等急难问题。 加之近些年来,中国军费开支持续以二位数递增,军委用于全军官兵的经济适用房、营房维修建设等资金更趋增多。巨额军费投下后,基建营房部更加成为总后炙手可热的部门之一,总后基建部早年投身市场经济,卓有经验,原隶属总后的中国新兴总公司房地产公司当年业务归口部门就是基建营房部。 但浩大的军队营房基建、土地转让、招投标中资金使用管理,缺少系统有力的制度监督。解放军虽在总后设有审计署,并建立了各类反腐制度。但军产转让、营房基建工作,因军事涉密这个理由,常得不到充分竞争。“很多时候说是党委会集体决定,其结果往往是一把手拍脑门说了算。”这自然容易造成权力监督的“黑洞”。 2005年,海军原副司令王守业被军纪委“双规”,涉案1.6个亿,据其交代,王贪腐正是在他担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时期。 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当年在谈到王守业案件时指出,后勤管理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特别是高中级领导干部的经济权力越来越大,“如何加强监督制约、促使领导干部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依法、合理、有效地分配和管理使用军事资源,从机制和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已成为我党我军建设的一个重大课题。” 廖锡龙的话言犹在耳,王守业的继任者、谷俊山已步后尘。据知情人士透露,谷俊山涉案的铁证正是在查处某大军区级的营房局长案件过程中被发现的。 解放军内部严整军纪之风骤起。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作出在全军团以上党委机关开展“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学习教育活动的决策。总后旋即计划用20天、分4阶段展开该项教育活动,“确保从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确保总后机关和直属队政令军令畅通。” 谷俊山涉案被调查后的今年6月,中央军委下令要求军中领导干部报告其个人财产。总政治部、军委纪委印发重订的《关于军队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中高级军官需登记的内容,包括收入,物业等不动产和投资情况。 有军事分析家指,谷俊山案有可能成为整肃军队内部腐败行为的突破性一步,但也有可能只是“孤立的个案”而已。 凤凰周刊总第450期,10月15日出版,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与作者

而另一熟知谷情况的军官称,谷在提拔到济南军区后勤部生产部时,就以敢拿、敢要出名。令一般基层官兵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却两年一个台阶,一路顺风提拔。

中将的“烈士”父亲?

谷俊山负责濮阳军分区“三产”时间在上世纪1980年代末,其时正逢中共提出军队要忍耐、支援地方建设的指令,总部及各军区以下发动各部队“立足实业”搞生产经营,弥补军费紧缺,鼓励各单位积极开源创收。

总后系统首当其冲。1988年全军后勤部长座谈会通过对军队生产经营的理论探讨,统一确定了军队要走兴办实业创造财富的道路。总后立足房地产经营开发,率先成立了中国新兴工程建筑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掌管全军工程建筑和房地产开发。

谷俊山老家、河南濮阳军分区,地处中原油田腹地。靠山吃山,军分区跟中原油田方合作,从事相关的油品销售贸易。谷俊山时任濮阳军分区后勤部物资供应部副主任,为正营级助理员,直接分管该工作。军队系统搞“三产”,按规定须“实行军企分开,集中归口管理”,以维护军产产权和军队对外形象,但实际上很难步调统一。
现为河北国税系统某主要领导当年在河南濮阳税务局任职,一次他去向谷俊山负责的“三产”项目联系收税,谷冷冷地对他说,“要钱没有,要血有一盆”,他吃了个闭门羹,只得悻悻而归。

中国军队开放搞活、大干“三产”的政策,让长于经营之道的谷俊山找到了用武之地,谷因其“业绩”,喜获上级青睐,由军分区、军区调至总部,渐入高速上升管道。

谷俊山涉案被查后,有关其籍贯身世成为各方猜疑的内容。谷俊山老家在河南濮阳市华龙区东白仓村,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濮阳市的城中村。东白仓村主任申志书称,谷俊山家是东白仓的老户,谷俊山老母已80多岁,谷家几代农民出身。申志书记得,谷俊山初中毕业后就去部队,当的是空军地勤兵。
文/钟坚 在沉寂半年多之后,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贪腐违纪案近日已侦查终结,进入司法程序。现年56岁的谷俊山,曾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门要职,2009年12月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晋升为中将军衔。 谷俊山案初发于今年春节前后。当时海外有消息称: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因违纪被免职,正在接受组织的调查。总后勤部属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后方勤务和保障的最高机关,消息很快传回国内的网路。 在谷俊山涉贪被查的消息已流传多时后,国防部官网上“副部长,谷俊山少将”的公示才悄然被撤下。媒体始以总后副部长谷俊山“去职”的口吻,正式报道此消息。多位北京军方消息人士当时向本刊证实,副部长谷俊山正在接受军队纪检部门的审查,但并非如一般干部所理解的那种“双规”待遇。谷出事后,总后在高级军官中作了通报。 解放军总后勤部现有军交运输部、财务部、军需部、卫生部、物资油料部、基建营房部等9个二级部,其中物资油料和营房基建向来被视为军队肥缺岗位。谷俊山分管的恰为军产土地、营房基建等敏感热门领域。 谷俊山前任、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在其担任总后副部长兼基建营房部部长期间,滥权贪污、挪用公款1.6亿元,一审判处死缓。王守业是目前军方公布涉及赃款数额最大、职务最高的将军(军衔中将),获称“军中第一贪”。而北京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谷俊山涉案数额有望刷新其河南老乡王守业记录,载入军史。 谷俊山案发重庆薄谷开来、王立军事件之前,传闻不绝于薄谷案之后,因姓氏相同,有大陆网民一时附会谷俊山与薄谷开来素有姻亲,但事实上谷俊山为河南濮阳人士,与谷开来一家并无血缘亲情关联。谷俊山违纪被查后,经过中央军委纪检委的审查,已认定其违法违纪事实,并于近日移交军方司法机关处理。 总后军事检察院有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谷俊山案尚未到侦查起诉阶段,具体违纪案情届时是否公诸于众,亦不清楚。该人士透露,谷案在十八大前,料无了结的可能。 落马换届年门槛 熟悉军方的观察者称,谷俊山的贪污早有痕迹和反映。谷被指在北京商业中心区拥有非常豪华的宅邸,一张据称是谷俊山在京奢华将军府的四合院照片也广泛流传于网络。 总后此番反腐决心似早有预兆。澳洲《悉尼先驱晨报》于1月19日刊登题为《中国将军反腐》的报道称,军中的腐败现象已经根深柢固,广为蔓延,已威胁党和军队的生死。报道援引总后政委刘源的话称,“我宁可丢乌纱帽,也要与腐败作你死我活的斗争”,“无论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要一查到底。” 据本刊记者证实,这确系刘源对总后将领们的一次内部讲话内容,时间是2011年12月28日,“只是不知道谁把它传到海外去了。”刘在讲话中,对手下将军们慷慨陈词:在他主管的部门中,腐败“非常严重”、“随处可见”、“触手可及”。“这已经涉及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据国防大学一位不具名的专家称,“刘源已将这次反腐上升到和平时期军队你死我活的敌我战斗状态,且志在必得。” | 刘源这番讲话后的2012年1月9日,谷俊山仍偕原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等人参加河南濮阳市举行的濮阳籍在京领导干部茶话会,谷俊山作为军界代表,畅叙乡情友情。1月18日,谷俊山参加总后系统的老干部春节团拜会,这是谷俊山作为总后领导参与的最后一次官方活动。 随后,中央军委纪检委介入,授命中将不过1年的谷俊山被迫接受组织的调查。今年7月,农行副行长杨琨落马被查,大陆财经媒体援引北京知情人士透露,杨琨与谷俊山私交密切。银行业有关人士称,总后资金充裕,一直是银行争抢的客户。不过,农行方面目前尚未提供资料证实是否与总后存在大量业务往来。 十余年快速升迁 官运亨通 主导总后这波反腐工作的总后领导人之一的刘源政委,正是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上任总后政委方一年,不过他对此处人事并不陌生,早在2003年刘就从武警总部平调总后任副政委。出任总后副政委期间,适逢中国军队第十次裁军,刘源参与了总后系统4所院校的成建制移交和裁撤工作,啃下了一个硬骨头。 而对照谷俊山,有红色血脉的刘源,其仕途升迁都显得十分逊色。谷俊山原在济南军区任职,从1990年代后半期始一路快速晋升,直至2002年前后进京任总后营房基建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为正师级军官,此后谷俊山便一路擢升,由正师到副军再到正军,进而谋得总后副部长的大区副职高位,用时不过8年。 “这样的升迁速度,在解放军高级军官中,也不多见。”
北京学者张木生听说,谷俊山发达后斥巨资给其已去世的父亲在濮阳建造了一座烈士陵园,墓碑上书“雨花台烈士”,“谷俊山的父亲是投诚解放军的国军,不是什么烈士,更与雨花台不沾边。”张说。

谷家有三子,谷俊山之后有二弟谷正超(音)、三弟谷献军。二弟也曾当过兵,退役后在濮阳市工作。而三弟谷献军,为濮阳市知名的房地产商,当地人称“谷三”,他注册了濮阳市容金建设等几个公司,在濮阳市重要地段开发有容金国际、御龙豪庭房产项目。

据申志书说,“谷三”原先一直在村里当支书,后来嫌村支书工资低,辞职不干去搞房地产。在濮阳市,但凡知道“谷三”背景的人都了解他有个厉害的哥哥,“是总后的大官。”
文/钟坚 在沉寂半年多之后,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贪腐违纪案近日已侦查终结,进入司法程序。现年56岁的谷俊山,曾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门要职,2009年12月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晋升为中将军衔。 谷俊山案初发于今年春节前后。当时海外有消息称: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因违纪被免职,正在接受组织的调查。总后勤部属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后方勤务和保障的最高机关,消息很快传回国内的网路。 在谷俊山涉贪被查的消息已流传多时后,国防部官网上“副部长,谷俊山少将”的公示才悄然被撤下。媒体始以总后副部长谷俊山“去职”的口吻,正式报道此消息。多位北京军方消息人士当时向本刊证实,副部长谷俊山正在接受军队纪检部门的审查,但并非如一般干部所理解的那种“双规”待遇。谷出事后,总后在高级军官中作了通报。 解放军总后勤部现有军交运输部、财务部、军需部、卫生部、物资油料部、基建营房部等9个二级部,其中物资油料和营房基建向来被视为军队肥缺岗位。谷俊山分管的恰为军产土地、营房基建等敏感热门领域。 谷俊山前任、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在其担任总后副部长兼基建营房部部长期间,滥权贪污、挪用公款1.6亿元,一审判处死缓。王守业是目前军方公布涉及赃款数额最大、职务最高的将军(军衔中将),获称“军中第一贪”。而北京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谷俊山涉案数额有望刷新其河南老乡王守业记录,载入军史。 谷俊山案发重庆薄谷开来、王立军事件之前,传闻不绝于薄谷案之后,因姓氏相同,有大陆网民一时附会谷俊山与薄谷开来素有姻亲,但事实上谷俊山为河南濮阳人士,与谷开来一家并无血缘亲情关联。谷俊山违纪被查后,经过中央军委纪检委的审查,已认定其违法违纪事实,并于近日移交军方司法机关处理。 总后军事检察院有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谷俊山案尚未到侦查起诉阶段,具体违纪案情届时是否公诸于众,亦不清楚。该人士透露,谷案在十八大前,料无了结的可能。 落马换届年门槛 熟悉军方的观察者称,谷俊山的贪污早有痕迹和反映。谷被指在北京商业中心区拥有非常豪华的宅邸,一张据称是谷俊山在京奢华将军府的四合院照片也广泛流传于网络。 总后此番反腐决心似早有预兆。澳洲《悉尼先驱晨报》于1月19日刊登题为《中国将军反腐》的报道称,军中的腐败现象已经根深柢固,广为蔓延,已威胁党和军队的生死。报道援引总后政委刘源的话称,“我宁可丢乌纱帽,也要与腐败作你死我活的斗争”,“无论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要一查到底。” 据本刊记者证实,这确系刘源对总后将领们的一次内部讲话内容,时间是2011年12月28日,“只是不知道谁把它传到海外去了。”刘在讲话中,对手下将军们慷慨陈词:在他主管的部门中,腐败“非常严重”、“随处可见”、“触手可及”。“这已经涉及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据国防大学一位不具名的专家称,“刘源已将这次反腐上升到和平时期军队你死我活的敌我战斗状态,且志在必得。” | 刘源这番讲话后的2012年1月9日,谷俊山仍偕原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等人参加河南濮阳市举行的濮阳籍在京领导干部茶话会,谷俊山作为军界代表,畅叙乡情友情。1月18日,谷俊山参加总后系统的老干部春节团拜会,这是谷俊山作为总后领导参与的最后一次官方活动。 随后,中央军委纪检委介入,授命中将不过1年的谷俊山被迫接受组织的调查。今年7月,农行副行长杨琨落马被查,大陆财经媒体援引北京知情人士透露,杨琨与谷俊山私交密切。银行业有关人士称,总后资金充裕,一直是银行争抢的客户。不过,农行方面目前尚未提供资料证实是否与总后存在大量业务往来。 十余年快速升迁 官运亨通 主导总后这波反腐工作的总后领导人之一的刘源政委,正是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上任总后政委方一年,不过他对此处人事并不陌生,早在2003年刘就从武警总部平调总后任副政委。出任总后副政委期间,适逢中国军队第十次裁军,刘源参与了总后系统4所院校的成建制移交和裁撤工作,啃下了一个硬骨头。 而对照谷俊山,有红色血脉的刘源,其仕途升迁都显得十分逊色。谷俊山原在济南军区任职,从1990年代后半期始一路快速晋升,直至2002年前后进京任总后营房基建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为正师级军官,此后谷俊山便一路擢升,由正师到副军再到正军,进而谋得总后副部长的大区副职高位,用时不过8年。 “这样的升迁速度,在解放军高级军官中,也不多见。”
谷迅速致富后,在东白仓村建了一幢豪宅,“谷三”曾与当地已被打掉的管永伟黑社会性质团伙有染。在濮阳法院2009年的一份判决书中,作为证人的谷献军承认,曾允许管永伟等手下在其办公室开设赌场,从中抽利。

军队整风促稳定 文/钟坚 在沉寂半年多之后,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贪腐违纪案近日已侦查终结,进入司法程序。现年56岁的谷俊山,曾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门要职,2009年12月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晋升为中将军衔。 谷俊山案初发于今年春节前后。当时海外有消息称: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因违纪被免职,正在接受组织的调查。总后勤部属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后方勤务和保障的最高机关,消息很快传回国内的网路。 在谷俊山涉贪被查的消息已流传多时后,国防部官网上“副部长,谷俊山少将”的公示才悄然被撤下。媒体始以总后副部长谷俊山“去职”的口吻,正式报道此消息。多位北京军方消息人士当时向本刊证实,副部长谷俊山正在接受军队纪检部门的审查,但并非如一般干部所理解的那种“双规”待遇。谷出事后,总后在高级军官中作了通报。 解放军总后勤部现有军交运输部、财务部、军需部、卫生部、物资油料部、基建营房部等9个二级部,其中物资油料和营房基建向来被视为军队肥缺岗位。谷俊山分管的恰为军产土地、营房基建等敏感热门领域。 谷俊山前任、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在其担任总后副部长兼基建营房部部长期间,滥权贪污、挪用公款1.6亿元,一审判处死缓。王守业是目前军方公布涉及赃款数额最大、职务最高的将军(军衔中将),获称“军中第一贪”。而北京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谷俊山涉案数额有望刷新其河南老乡王守业记录,载入军史。 谷俊山案发重庆薄谷开来、王立军事件之前,传闻不绝于薄谷案之后,因姓氏相同,有大陆网民一时附会谷俊山与薄谷开来素有姻亲,但事实上谷俊山为河南濮阳人士,与谷开来一家并无血缘亲情关联。谷俊山违纪被查后,经过中央军委纪检委的审查,已认定其违法违纪事实,并于近日移交军方司法机关处理。 总后军事检察院有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谷俊山案尚未到侦查起诉阶段,具体违纪案情届时是否公诸于众,亦不清楚。该人士透露,谷案在十八大前,料无了结的可能。 落马换届年门槛 熟悉军方的观察者称,谷俊山的贪污早有痕迹和反映。谷被指在北京商业中心区拥有非常豪华的宅邸,一张据称是谷俊山在京奢华将军府的四合院照片也广泛流传于网络。 总后此番反腐决心似早有预兆。澳洲《悉尼先驱晨报》于1月19日刊登题为《中国将军反腐》的报道称,军中的腐败现象已经根深柢固,广为蔓延,已威胁党和军队的生死。报道援引总后政委刘源的话称,“我宁可丢乌纱帽,也要与腐败作你死我活的斗争”,“无论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要一查到底。” 据本刊记者证实,这确系刘源对总后将领们的一次内部讲话内容,时间是2011年12月28日,“只是不知道谁把它传到海外去了。”刘在讲话中,对手下将军们慷慨陈词:在他主管的部门中,腐败“非常严重”、“随处可见”、“触手可及”。“这已经涉及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据国防大学一位不具名的专家称,“刘源已将这次反腐上升到和平时期军队你死我活的敌我战斗状态,且志在必得。” | 刘源这番讲话后的2012年1月9日,谷俊山仍偕原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等人参加河南濮阳市举行的濮阳籍在京领导干部茶话会,谷俊山作为军界代表,畅叙乡情友情。1月18日,谷俊山参加总后系统的老干部春节团拜会,这是谷俊山作为总后领导参与的最后一次官方活动。 随后,中央军委纪检委介入,授命中将不过1年的谷俊山被迫接受组织的调查。今年7月,农行副行长杨琨落马被查,大陆财经媒体援引北京知情人士透露,杨琨与谷俊山私交密切。银行业有关人士称,总后资金充裕,一直是银行争抢的客户。不过,农行方面目前尚未提供资料证实是否与总后存在大量业务往来。 十余年快速升迁 官运亨通 主导总后这波反腐工作的总后领导人之一的刘源政委,正是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上任总后政委方一年,不过他对此处人事并不陌生,早在2003年刘就从武警总部平调总后任副政委。出任总后副政委期间,适逢中国军队第十次裁军,刘源参与了总后系统4所院校的成建制移交和裁撤工作,啃下了一个硬骨头。 而对照谷俊山,有红色血脉的刘源,其仕途升迁都显得十分逊色。谷俊山原在济南军区任职,从1990年代后半期始一路快速晋升,直至2002年前后进京任总后营房基建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为正师级军官,此后谷俊山便一路擢升,由正师到副军再到正军,进而谋得总后副部长的大区副职高位,用时不过8年。 “这样的升迁速度,在解放军高级军官中,也不多见。”

已是总后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即使在前几年只任基建营房部“一把手”时,其实权已非比寻常。解放军基建营房部主管军队各级军官、士兵的营房建设和维修,谷每年手头掌管数十亿元以上的营房建设维修基金。而该部门更掌握全军军用土地管理出让大权,背后的巨大利益为外界难以想象。

解放军部队经历数次精减整编以后,空闲出相当数量的营房和场地。这是一笔具有巨大开发潜力的财富。仅在海南一省,经详查与地方无争议的军队土地有24万亩,空闲营房约45万平方米,还不包括部队自管房地产。

而军方统计数据表明,自1980年代以来,全军迄今累计完成了近千万平方米住房新建改造任务,军方在全军范围内稳步实施营房升级改造的“四年规划”,规划今后9年集中数十亿元财力,分批次、成建制开展营区综合配套整治,解决保障养兵中的住房等急难问题。军内人士告诉记者。纵观谷俊山的军队履历,谷俊山从河南濮阳军分区一路跋涉而来,进而辗转调入大军区、总部机关,殊为不易,而后仕途渐入佳境,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最近几年更是谷官运亨通的黄金期。 2007年6月,谷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为正军职。两年后的2009年12月,谷接替65岁的副部长、空军中将李买富,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俊山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而刘源用了7年。 “谷俊山肯定有他独特的升迁本领,不然不可能上得这么快。”熟知军方调职规律的大陆退役军官告诉本刊记者,一般来说,从作战部队调职到省军区系统的军分区或武装部的普通军官,都是养老或等待服役期满转业,没什么奔头和指望。从军分区或武装部很难调入作战部队任职,除非上面领导特别指定任用的军事、政工干部。 谷俊山能反其道而行之,说明他有“不一般‘才能’”。 谷俊山去职消息公布,网上有据称“熟悉谷俊山情况的老干部”称:“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一个在自己家门口濮阳军分区服役的上尉军官,眼见没有大的升迁机会,谷曾几次找地方想转业。后来由于让其负责军分区‘三产’,谷打着军分区的旗号,以支援当地军队建设的名义,倒卖油气物资,捞了不少钱,从而打通了往上升迁的路子。” 而另一熟知谷情况的军官称,谷在提拔到济南军区后勤部生产部时,就以敢拿、敢要出名。令一般基层官兵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却两年一个台阶,一路顺风提拔。 中将的“烈士”父亲? 谷俊山负责濮阳军分区“三产”时间在上世纪1980年代末,其时正逢中共提出军队要忍耐、支援地方建设的指令,总部及各军区以下发动各部队“立足实业”搞生产经营,弥补军费紧缺,鼓励各单位积极开源创收。 总后系统首当其冲。1988年全军后勤部长座谈会通过对军队生产经营的理论探讨,统一确定了军队要走兴办实业创造财富的道路。总后立足房地产经营开发,率先成立了中国新兴工程建筑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掌管全军工程建筑和房地产开发。 谷俊山老家、河南濮阳军分区,地处中原油田腹地。靠山吃山,军分区跟中原油田方合作,从事相关的油品销售贸易。谷俊山时任濮阳军分区后勤部物资供应部副主任,为正营级助理员,直接分管该工作。军队系统搞“三产”,按规定须“实行军企分开,集中归口管理”,以维护军产产权和军队对外形象,但实际上很难步调统一。 现为河北国税系统某主要领导当年在河南濮阳税务局任职,一次他去向谷俊山负责的“三产”项目联系收税,谷冷冷地对他说,“要钱没有,要血有一盆”,他吃了个闭门羹,只得悻悻而归。 中国军队开放搞活、大干“三产”的政策,让长于经营之道的谷俊山找到了用武之地,谷因其“业绩”,喜获上级青睐,由军分区、军区调至总部,渐入高速上升管道。 谷俊山涉案被查后,有关其籍贯身世成为各方猜疑的内容。谷俊山老家在河南濮阳市华龙区东白仓村,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濮阳市的城中村。东白仓村主任申志书称,谷俊山家是东白仓的老户,谷俊山老母已80多岁,谷家几代农民出身。申志书记得,谷俊山初中毕业后就去部队,当的是空军地勤兵。 北京学者张木生听说,谷俊山发达后斥巨资给其已去世的父亲在濮阳建造了一座烈士陵园,墓碑上书“雨花台烈士”,“谷俊山的父亲是投诚解放军的国军,不是什么烈士,更与雨花台不沾边。”张说。 谷家有三子,谷俊山之后有二弟谷正超(音)、三弟谷献军。二弟也曾当过兵,退役后在濮阳市工作。而三弟谷献军,为濮阳市知名的房地产商,当地人称“谷三”,他注册了濮阳市容金建设等几个公司,在濮阳市重要地段开发有容金国际、御龙豪庭房产项目。 据申志书说,“谷三”原先一直在村里当支书,后来嫌村支书工资低,辞职不干去搞房地产。在濮阳市,但凡知道“谷三”背景的人都了解他有个厉害的哥哥,“是总后的大官。” 谷迅速致富后,在东白仓村建了一幢豪宅,“谷三”曾与当地已被打掉的管永伟黑社会性质团伙有染。在濮阳法院2009年的一份判决书中,作为证人的谷献军承认,曾允许管永伟等手下在其办公室开设赌场,从中抽利。 军队整风促稳定 已是总后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即使在前几年只任基建营房部“一把手”时,其实权已非比寻常。解放军基建营房部主管军队各级军官、士兵的营房建设和维修,谷每年手头掌管数十亿元以上的营房建设维修基金。而该部门更掌握全军军用土地管理出让大权,背后的巨大利益为外界难以想象。 解放军部队经历数次精减整编以后,空闲出相当数量的营房和场地。这是一笔具有巨

加之近些年来,中国军费开支持续以二位数递增,军委用于全军官兵的经济适用房、营房维修建设等资金更趋增多。巨额军费投下后,基建营房部更加成为总后炙手可热的部门之一,总后基建部早年投身市场经济,卓有经验,原隶属总后的中国新兴总公司房地产公司当年业务归口部门就是基建营房部。 文/钟坚 在沉寂半年多之后,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贪腐违纪案近日已侦查终结,进入司法程序。现年56岁的谷俊山,曾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门要职,2009年12月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晋升为中将军衔。 谷俊山案初发于今年春节前后。当时海外有消息称: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因违纪被免职,正在接受组织的调查。总后勤部属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后方勤务和保障的最高机关,消息很快传回国内的网路。 在谷俊山涉贪被查的消息已流传多时后,国防部官网上“副部长,谷俊山少将”的公示才悄然被撤下。媒体始以总后副部长谷俊山“去职”的口吻,正式报道此消息。多位北京军方消息人士当时向本刊证实,副部长谷俊山正在接受军队纪检部门的审查,但并非如一般干部所理解的那种“双规”待遇。谷出事后,总后在高级军官中作了通报。 解放军总后勤部现有军交运输部、财务部、军需部、卫生部、物资油料部、基建营房部等9个二级部,其中物资油料和营房基建向来被视为军队肥缺岗位。谷俊山分管的恰为军产土地、营房基建等敏感热门领域。 谷俊山前任、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在其担任总后副部长兼基建营房部部长期间,滥权贪污、挪用公款1.6亿元,一审判处死缓。王守业是目前军方公布涉及赃款数额最大、职务最高的将军(军衔中将),获称“军中第一贪”。而北京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谷俊山涉案数额有望刷新其河南老乡王守业记录,载入军史。 谷俊山案发重庆薄谷开来、王立军事件之前,传闻不绝于薄谷案之后,因姓氏相同,有大陆网民一时附会谷俊山与薄谷开来素有姻亲,但事实上谷俊山为河南濮阳人士,与谷开来一家并无血缘亲情关联。谷俊山违纪被查后,经过中央军委纪检委的审查,已认定其违法违纪事实,并于近日移交军方司法机关处理。 总后军事检察院有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谷俊山案尚未到侦查起诉阶段,具体违纪案情届时是否公诸于众,亦不清楚。该人士透露,谷案在十八大前,料无了结的可能。 落马换届年门槛 熟悉军方的观察者称,谷俊山的贪污早有痕迹和反映。谷被指在北京商业中心区拥有非常豪华的宅邸,一张据称是谷俊山在京奢华将军府的四合院照片也广泛流传于网络。 总后此番反腐决心似早有预兆。澳洲《悉尼先驱晨报》于1月19日刊登题为《中国将军反腐》的报道称,军中的腐败现象已经根深柢固,广为蔓延,已威胁党和军队的生死。报道援引总后政委刘源的话称,“我宁可丢乌纱帽,也要与腐败作你死我活的斗争”,“无论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要一查到底。” 据本刊记者证实,这确系刘源对总后将领们的一次内部讲话内容,时间是2011年12月28日,“只是不知道谁把它传到海外去了。”刘在讲话中,对手下将军们慷慨陈词:在他主管的部门中,腐败“非常严重”、“随处可见”、“触手可及”。“这已经涉及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据国防大学一位不具名的专家称,“刘源已将这次反腐上升到和平时期军队你死我活的敌我战斗状态,且志在必得。” | 刘源这番讲话后的2012年1月9日,谷俊山仍偕原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等人参加河南濮阳市举行的濮阳籍在京领导干部茶话会,谷俊山作为军界代表,畅叙乡情友情。1月18日,谷俊山参加总后系统的老干部春节团拜会,这是谷俊山作为总后领导参与的最后一次官方活动。 随后,中央军委纪检委介入,授命中将不过1年的谷俊山被迫接受组织的调查。今年7月,农行副行长杨琨落马被查,大陆财经媒体援引北京知情人士透露,杨琨与谷俊山私交密切。银行业有关人士称,总后资金充裕,一直是银行争抢的客户。不过,农行方面目前尚未提供资料证实是否与总后存在大量业务往来。 十余年快速升迁 官运亨通 主导总后这波反腐工作的总后领导人之一的刘源政委,正是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上任总后政委方一年,不过他对此处人事并不陌生,早在2003年刘就从武警总部平调总后任副政委。出任总后副政委期间,适逢中国军队第十次裁军,刘源参与了总后系统4所院校的成建制移交和裁撤工作,啃下了一个硬骨头。 而对照谷俊山,有红色血脉的刘源,其仕途升迁都显得十分逊色。谷俊山原在济南军区任职,从1990年代后半期始一路快速晋升,直至2002年前后进京任总后营房基建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为正师级军官,此后谷俊山便一路擢升,由正师到副军再到正军,进而谋得总后副部长的大区副职高位,用时不过8年。 “这样的升迁速度,在解放军高级军官中,也不多见。”

但浩大的军队营房基建、土地转让、招投标中资金使用管理,缺少系统有力的制度监督。解放军虽在总后设有审计署,并建立了各类反腐制度。但军产转让、营房基建工作,因军事涉密这个理由,常得不到充分竞争。“很多时候说是党委会集体决定,其结果往往是一把手拍脑门说了算。”这自然容易造成权力监督的“黑洞”。大开发潜力的财富。仅在海南一省,经详查与地方无争议的军队土地有24万亩,空闲营房约45万平方米,还不包括部队自管房地产。 而军方统计数据表明,自1980年代以来,全军迄今累计完成了近千万平方米住房新建改造任务,军方在全军范围内稳步实施营房升级改造的“四年规划”,规划今后9年集中数十亿元财力,分批次、成建制开展营区综合配套整治,解决保障养兵中的住房等急难问题。 加之近些年来,中国军费开支持续以二位数递增,军委用于全军官兵的经济适用房、营房维修建设等资金更趋增多。巨额军费投下后,基建营房部更加成为总后炙手可热的部门之一,总后基建部早年投身市场经济,卓有经验,原隶属总后的中国新兴总公司房地产公司当年业务归口部门就是基建营房部。 但浩大的军队营房基建、土地转让、招投标中资金使用管理,缺少系统有力的制度监督。解放军虽在总后设有审计署,并建立了各类反腐制度。但军产转让、营房基建工作,因军事涉密这个理由,常得不到充分竞争。“很多时候说是党委会集体决定,其结果往往是一把手拍脑门说了算。”这自然容易造成权力监督的“黑洞”。 2005年,海军原副司令王守业被军纪委“双规”,涉案1.6个亿,据其交代,王贪腐正是在他担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时期。 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当年在谈到王守业案件时指出,后勤管理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特别是高中级领导干部的经济权力越来越大,“如何加强监督制约、促使领导干部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依法、合理、有效地分配和管理使用军事资源,从机制和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已成为我党我军建设的一个重大课题。” 廖锡龙的话言犹在耳,王守业的继任者、谷俊山已步后尘。据知情人士透露,谷俊山涉案的铁证正是在查处某大军区级的营房局长案件过程中被发现的。 解放军内部严整军纪之风骤起。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作出在全军团以上党委机关开展“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学习教育活动的决策。总后旋即计划用20天、分4阶段展开该项教育活动,“确保从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确保总后机关和直属队政令军令畅通。” 谷俊山涉案被调查后的今年6月,中央军委下令要求军中领导干部报告其个人财产。总政治部、军委纪委印发重订的《关于军队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中高级军官需登记的内容,包括收入,物业等不动产和投资情况。 有军事分析家指,谷俊山案有可能成为整肃军队内部腐败行为的突破性一步,但也有可能只是“孤立的个案”而已。 凤凰周刊总第450期,10月15日出版,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与作者

2005年,海军原副司令王守业被军纪委“双规”,涉案1.6个亿,据其交代,王贪腐正是在他担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时期。大开发潜力的财富。仅在海南一省,经详查与地方无争议的军队土地有24万亩,空闲营房约45万平方米,还不包括部队自管房地产。 而军方统计数据表明,自1980年代以来,全军迄今累计完成了近千万平方米住房新建改造任务,军方在全军范围内稳步实施营房升级改造的“四年规划”,规划今后9年集中数十亿元财力,分批次、成建制开展营区综合配套整治,解决保障养兵中的住房等急难问题。 加之近些年来,中国军费开支持续以二位数递增,军委用于全军官兵的经济适用房、营房维修建设等资金更趋增多。巨额军费投下后,基建营房部更加成为总后炙手可热的部门之一,总后基建部早年投身市场经济,卓有经验,原隶属总后的中国新兴总公司房地产公司当年业务归口部门就是基建营房部。 但浩大的军队营房基建、土地转让、招投标中资金使用管理,缺少系统有力的制度监督。解放军虽在总后设有审计署,并建立了各类反腐制度。但军产转让、营房基建工作,因军事涉密这个理由,常得不到充分竞争。“很多时候说是党委会集体决定,其结果往往是一把手拍脑门说了算。”这自然容易造成权力监督的“黑洞”。 2005年,海军原副司令王守业被军纪委“双规”,涉案1.6个亿,据其交代,王贪腐正是在他担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时期。 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当年在谈到王守业案件时指出,后勤管理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特别是高中级领导干部的经济权力越来越大,“如何加强监督制约、促使领导干部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依法、合理、有效地分配和管理使用军事资源,从机制和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已成为我党我军建设的一个重大课题。” 廖锡龙的话言犹在耳,王守业的继任者、谷俊山已步后尘。据知情人士透露,谷俊山涉案的铁证正是在查处某大军区级的营房局长案件过程中被发现的。 解放军内部严整军纪之风骤起。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作出在全军团以上党委机关开展“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学习教育活动的决策。总后旋即计划用20天、分4阶段展开该项教育活动,“确保从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确保总后机关和直属队政令军令畅通。” 谷俊山涉案被调查后的今年6月,中央军委下令要求军中领导干部报告其个人财产。总政治部、军委纪委印发重订的《关于军队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中高级军官需登记的内容,包括收入,物业等不动产和投资情况。 有军事分析家指,谷俊山案有可能成为整肃军队内部腐败行为的突破性一步,但也有可能只是“孤立的个案”而已。 凤凰周刊总第450期,10月15日出版,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与作者

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当年在谈到王守业案件时指出,后勤管理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特别是高中级领导干部的经济权力越来越大,“如何加强监督制约、促使领导干部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依法、合理、有效地分配和管理使用军事资源,从机制和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已成为我党我军建设的一个重大课题。” 廖锡龙的话言犹在耳,王守业的继任者、谷俊山已步后尘。据知情人士透露,谷俊山涉案的铁证正是在查处某大军区级的营房局长案件过程中被发现的。

解放军内部严整军纪之风骤起。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作出在全军团以上党委机关开展“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学习教育活动的决策。总后旋即计划用20天、分4阶段展开该项教育活动,“确保从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确保总后机关和直属队政令军令畅通。”

谷俊山涉案被调查后的今年6月,中央军委下令要求军中领导干部报告其个人财产。总政治部、军委纪委印发重订的《关于军队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中高级军官需登记的内容,包括收入,物业等不动产和投资情况。大开发潜力的财富。仅在海南一省,经详查与地方无争议的军队土地有24万亩,空闲营房约45万平方米,还不包括部队自管房地产。 而军方统计数据表明,自1980年代以来,全军迄今累计完成了近千万平方米住房新建改造任务,军方在全军范围内稳步实施营房升级改造的“四年规划”,规划今后9年集中数十亿元财力,分批次、成建制开展营区综合配套整治,解决保障养兵中的住房等急难问题。 加之近些年来,中国军费开支持续以二位数递增,军委用于全军官兵的经济适用房、营房维修建设等资金更趋增多。巨额军费投下后,基建营房部更加成为总后炙手可热的部门之一,总后基建部早年投身市场经济,卓有经验,原隶属总后的中国新兴总公司房地产公司当年业务归口部门就是基建营房部。 但浩大的军队营房基建、土地转让、招投标中资金使用管理,缺少系统有力的制度监督。解放军虽在总后设有审计署,并建立了各类反腐制度。但军产转让、营房基建工作,因军事涉密这个理由,常得不到充分竞争。“很多时候说是党委会集体决定,其结果往往是一把手拍脑门说了算。”这自然容易造成权力监督的“黑洞”。 2005年,海军原副司令王守业被军纪委“双规”,涉案1.6个亿,据其交代,王贪腐正是在他担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时期。 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当年在谈到王守业案件时指出,后勤管理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特别是高中级领导干部的经济权力越来越大,“如何加强监督制约、促使领导干部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依法、合理、有效地分配和管理使用军事资源,从机制和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已成为我党我军建设的一个重大课题。” 廖锡龙的话言犹在耳,王守业的继任者、谷俊山已步后尘。据知情人士透露,谷俊山涉案的铁证正是在查处某大军区级的营房局长案件过程中被发现的。 解放军内部严整军纪之风骤起。军委主席胡锦涛亲自作出在全军团以上党委机关开展“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学习教育活动的决策。总后旋即计划用20天、分4阶段展开该项教育活动,“确保从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确保总后机关和直属队政令军令畅通。” 谷俊山涉案被调查后的今年6月,中央军委下令要求军中领导干部报告其个人财产。总政治部、军委纪委印发重订的《关于军队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中高级军官需登记的内容,包括收入,物业等不动产和投资情况。 有军事分析家指,谷俊山案有可能成为整肃军队内部腐败行为的突破性一步,但也有可能只是“孤立的个案”而已。 凤凰周刊总第450期,10月15日出版,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与作者

有军事分析家指,谷俊山案有可能成为整肃军队内部腐败行为的突破性一步,但也有可能只是“孤立的个案”而已。

文/钟坚 在沉寂半年多之后,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贪腐违纪案近日已侦查终结,进入司法程序。现年56岁的谷俊山,曾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门要职,2009年12月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晋升为中将军衔。 谷俊山案初发于今年春节前后。当时海外有消息称: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因违纪被免职,正在接受组织的调查。总后勤部属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后方勤务和保障的最高机关,消息很快传回国内的网路。 在谷俊山涉贪被查的消息已流传多时后,国防部官网上“副部长,谷俊山少将”的公示才悄然被撤下。媒体始以总后副部长谷俊山“去职”的口吻,正式报道此消息。多位北京军方消息人士当时向本刊证实,副部长谷俊山正在接受军队纪检部门的审查,但并非如一般干部所理解的那种“双规”待遇。谷出事后,总后在高级军官中作了通报。 解放军总后勤部现有军交运输部、财务部、军需部、卫生部、物资油料部、基建营房部等9个二级部,其中物资油料和营房基建向来被视为军队肥缺岗位。谷俊山分管的恰为军产土地、营房基建等敏感热门领域。 谷俊山前任、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在其担任总后副部长兼基建营房部部长期间,滥权贪污、挪用公款1.6亿元,一审判处死缓。王守业是目前军方公布涉及赃款数额最大、职务最高的将军(军衔中将),获称“军中第一贪”。而北京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谷俊山涉案数额有望刷新其河南老乡王守业记录,载入军史。 谷俊山案发重庆薄谷开来、王立军事件之前,传闻不绝于薄谷案之后,因姓氏相同,有大陆网民一时附会谷俊山与薄谷开来素有姻亲,但事实上谷俊山为河南濮阳人士,与谷开来一家并无血缘亲情关联。谷俊山违纪被查后,经过中央军委纪检委的审查,已认定其违法违纪事实,并于近日移交军方司法机关处理。 总后军事检察院有人士告诉本刊记者,谷俊山案尚未到侦查起诉阶段,具体违纪案情届时是否公诸于众,亦不清楚。该人士透露,谷案在十八大前,料无了结的可能。 落马换届年门槛 熟悉军方的观察者称,谷俊山的贪污早有痕迹和反映。谷被指在北京商业中心区拥有非常豪华的宅邸,一张据称是谷俊山在京奢华将军府的四合院照片也广泛流传于网络。 总后此番反腐决心似早有预兆。澳洲《悉尼先驱晨报》于1月19日刊登题为《中国将军反腐》的报道称,军中的腐败现象已经根深柢固,广为蔓延,已威胁党和军队的生死。报道援引总后政委刘源的话称,“我宁可丢乌纱帽,也要与腐败作你死我活的斗争”,“无论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要一查到底。” 据本刊记者证实,这确系刘源对总后将领们的一次内部讲话内容,时间是2011年12月28日,“只是不知道谁把它传到海外去了。”刘在讲话中,对手下将军们慷慨陈词:在他主管的部门中,腐败“非常严重”、“随处可见”、“触手可及”。“这已经涉及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据国防大学一位不具名的专家称,“刘源已将这次反腐上升到和平时期军队你死我活的敌我战斗状态,且志在必得。” | 刘源这番讲话后的2012年1月9日,谷俊山仍偕原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等人参加河南濮阳市举行的濮阳籍在京领导干部茶话会,谷俊山作为军界代表,畅叙乡情友情。1月18日,谷俊山参加总后系统的老干部春节团拜会,这是谷俊山作为总后领导参与的最后一次官方活动。 随后,中央军委纪检委介入,授命中将不过1年的谷俊山被迫接受组织的调查。今年7月,农行副行长杨琨落马被查,大陆财经媒体援引北京知情人士透露,杨琨与谷俊山私交密切。银行业有关人士称,总后资金充裕,一直是银行争抢的客户。不过,农行方面目前尚未提供资料证实是否与总后存在大量业务往来。 十余年快速升迁 官运亨通 主导总后这波反腐工作的总后领导人之一的刘源政委,正是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上任总后政委方一年,不过他对此处人事并不陌生,早在2003年刘就从武警总部平调总后任副政委。出任总后副政委期间,适逢中国军队第十次裁军,刘源参与了总后系统4所院校的成建制移交和裁撤工作,啃下了一个硬骨头。 而对照谷俊山,有红色血脉的刘源,其仕途升迁都显得十分逊色。谷俊山原在济南军区任职,从1990年代后半期始一路快速晋升,直至2002年前后进京任总后营房基建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为正师级军官,此后谷俊山便一路擢升,由正师到副军再到正军,进而谋得总后副部长的大区副职高位,用时不过8年。 “这样的升迁速度,在解放军高级军官中,也不多见。”凤凰周刊总第450期,10月15日出版,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与作者

原总后副部长谷俊山被移交司法

军内人士告诉记者。纵观谷俊山的军队履历,谷俊山从河南濮阳军分区一路跋涉而来,进而辗转调入大军区、总部机关,殊为不易,而后仕途渐入佳境,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最近几年更是谷官运亨通的黄金期。 2007年6月,谷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为正军职。两年后的2009年12月,谷接替65岁的副部长、空军中将李买富,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俊山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而刘源用了7年。 “谷俊山肯定有他独特的升迁本领,不然不可能上得这么快。”熟知军方调职规律的大陆退役军官告诉本刊记者,一般来说,从作战部队调职到省军区系统的军分区或武装部的普通军官,都是养老或等待服役期满转业,没什么奔头和指望。从军分区或武装部很难调入作战部队任职,除非上面领导特别指定任用的军事、政工干部。 谷俊山能反其道而行之,说明他有“不一般‘才能’”。 谷俊山去职消息公布,网上有据称“熟悉谷俊山情况的老干部”称:“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一个在自己家门口濮阳军分区服役的上尉军官,眼见没有大的升迁机会,谷曾几次找地方想转业。后来由于让其负责军分区‘三产’,谷打着军分区的旗号,以支援当地军队建设的名义,倒卖油气物资,捞了不少钱,从而打通了往上升迁的路子。” 而另一熟知谷情况的军官称,谷在提拔到济南军区后勤部生产部时,就以敢拿、敢要出名。令一般基层官兵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却两年一个台阶,一路顺风提拔。 中将的“烈士”父亲? 谷俊山负责濮阳军分区“三产”时间在上世纪1980年代末,其时正逢中共提出军队要忍耐、支援地方建设的指令,总部及各军区以下发动各部队“立足实业”搞生产经营,弥补军费紧缺,鼓励各单位积极开源创收。 总后系统首当其冲。1988年全军后勤部长座谈会通过对军队生产经营的理论探讨,统一确定了军队要走兴办实业创造财富的道路。总后立足房地产经营开发,率先成立了中国新兴工程建筑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掌管全军工程建筑和房地产开发。 谷俊山老家、河南濮阳军分区,地处中原油田腹地。靠山吃山,军分区跟中原油田方合作,从事相关的油品销售贸易。谷俊山时任濮阳军分区后勤部物资供应部副主任,为正营级助理员,直接分管该工作。军队系统搞“三产”,按规定须“实行军企分开,集中归口管理”,以维护军产产权和军队对外形象,但实际上很难步调统一。 现为河北国税系统某主要领导当年在河南濮阳税务局任职,一次他去向谷俊山负责的“三产”项目联系收税,谷冷冷地对他说,“要钱没有,要血有一盆”,他吃了个闭门羹,只得悻悻而归。 中国军队开放搞活、大干“三产”的政策,让长于经营之道的谷俊山找到了用武之地,谷因其“业绩”,喜获上级青睐,由军分区、军区调至总部,渐入高速上升管道。 谷俊山涉案被查后,有关其籍贯身世成为各方猜疑的内容。谷俊山老家在河南濮阳市华龙区东白仓村,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濮阳市的城中村。东白仓村主任申志书称,谷俊山家是东白仓的老户,谷俊山老母已80多岁,谷家几代农民出身。申志书记得,谷俊山初中毕业后就去部队,当的是空军地勤兵。 北京学者张木生听说,谷俊山发达后斥巨资给其已去世的父亲在濮阳建造了一座烈士陵园,墓碑上书“雨花台烈士”,“谷俊山的父亲是投诚解放军的国军,不是什么烈士,更与雨花台不沾边。”张说。 谷家有三子,谷俊山之后有二弟谷正超(音)、三弟谷献军。二弟也曾当过兵,退役后在濮阳市工作。而三弟谷献军,为濮阳市知名的房地产商,当地人称“谷三”,他注册了濮阳市容金建设等几个公司,在濮阳市重要地段开发有容金国际、御龙豪庭房产项目。 据申志书说,“谷三”原先一直在村里当支书,后来嫌村支书工资低,辞职不干去搞房地产。在濮阳市,但凡知道“谷三”背景的人都了解他有个厉害的哥哥,“是总后的大官。” 谷迅速致富后,在东白仓村建了一幢豪宅,“谷三”曾与当地已被打掉的管永伟黑社会性质团伙有染。在濮阳法院2009年的一份判决书中,作为证人的谷献军承认,曾允许管永伟等手下在其办公室开设赌场,从中抽利。 军队整风促稳定 已是总后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即使在前几年只任基建营房部“一把手”时,其实权已非比寻常。解放军基建营房部主管军队各级军官、士兵的营房建设和维修,谷每年手头掌管数十亿元以上的营房建设维修基金。而该部门更掌握全军军用土地管理出让大权,背后的巨大利益为外界难以想象。 解放军部队经历数次精减整编以后,空闲出相当数量的营房和场地。这是一笔具有巨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8bd1450102e89u.html) - 原总后副部长谷俊山被移交司法_凤凰周刊_新浪博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