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全职太太
全职太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8,279
  • 关注人气:3,3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澳洲遭受歧视

(2010-07-21 14:40:00)
标签:

澳大利亚

澳洲

海外

见闻

旅行

旅游

移民

歧视

种族

留学

文化

杂谈

感想

故事

分类: 自由言论




海外的人都说,西方第一世界,哪里都一样,对有色人种都存在种族歧视现象。


 

我一直对上面这句话抱有怀疑态度,一直认为,种族歧视这件事情本身,一个巴掌怕不响,受歧视的人群也有一定不如人的地方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能是我先生的身份的原因,我在美国还真没受过歧视。我的英语和人家一样好,我的文化层次和修养也不差任何人。在夏威夷的时候我家的白人先生倒经常受到歧视。(夏威夷本地人憎恨白人的比较多见)我又问我那一句英语不会讲的爸爸妈妈,问他们在美国期间是否受过歧视,我爸爸妈妈说压根儿没那感觉,美国人比中国人对待他们还好,特别是我爸爸,非常喜欢美国。

 

在日本,我的日语也和日本人一样好,工作起来比日本人效率还高,我更没受过什么歧视。日本人的性格和欧美人不一样,最不喜欢惹是生非的日本人如果不喜欢你,至多不理睬你绕道而行,绝对不会骚扰你。我又问我那一句日语不会说的爸爸妈妈,问他们对日本的印象如何,爸爸说小日本太精明,但很让他佩服;我妈妈说日本人善良得不得了,在任何地方问个路对方知道她听不懂,不论多远都会亲自把她送到目的地才罢休……


 

可是,此次澳洲之行证明——我错了。在澳洲,有色人群在没有任何劣势的情况下也会遭受歧视。

 

无论你多么优秀,无论你拿哪个国家的护照,世界上的确总是有一群带着有色眼镜的人只根据你的肤色来判断你的层次。

 

在种族歧视方面,澳洲,真的让我非常失望。


 

 

某日中午在堪培拉的某饭店点餐,我推着童车,开门很吃力,里面的当地男服务员对我视而不见,一位身后的顾客帮忙开了门。点餐后,我等待Take out的时候,有一位白人绅士推门进来,只预定了两盒比萨,临走的时候还没等开口里面的男服务员就从柜台里跑出来给他开了门。

等到我走的时候餐厅里面已经没有顾客,我看清楚了那个男服务员的嘴脸,自己拿着午餐一边努力开门一边往外推童车,他果然再次的视而不见。

 

 

 

 

然后,我去了附近口碑很好的中国餐馆预定晚餐。进门后人家一看我一个华人妈妈,脸色不太好看地问我要什么,我说希望看看晚餐的菜谱。人家说我们的菜谱不能带走看的,要看去网站看,我说我不带走,就在这里看看就好。


 

我看菜谱的时候问了他们几个问题,他们的英语很烂我听不明白,就问他们是否讲国语,人家说讲,其实讲的是广东话国语,呵呵,我照样听不懂。

我站在那里翻菜谱,眼睛的余光辉映着对方朝我射来的白眼。估计是看我这样一个华人妈妈恐怕消费不起他们的晚餐。

其实作为同样喜欢美食同样喜欢烹饪的华人本身,我只是想确认他们有我们想要吃的东西而已。

 


我预定位子的时候对方看了看我推着的童车问晚上我们是否也要推着这童车来吃饭,我说是的,他们的脸色又一个不好看,说有童车也只能坐四人的小桌子,其他桌子都预订满了。

匆匆写下我们的预定时间后就去笑脸招待餐厅里的白人顾客了。

 

 

 


 

 

又一个中午,又一家餐馆,我给全家买午餐。因为孩子不喜欢饭菜混在一起的便当,白米饭上沾有任何其他东西她就一口也不吃了。所以我对他们说请他们把米饭和菜分开装。然后人家那位白人小姐对我说分开装要多收一份饭盒钱,菜的量也不会像我想像得那么多,要是我想要多装菜的话必须得多付16澳元才行……

 

很明显的,就是因为我是黄皮肤,所以就应该穷得想尽办法占便宜。

 

 

同样是海外,多多少少听说过华人有受委屈的时候,可歧视到这个程度的我还真没见过。

 

 


 

我带着孩子两个人去悉尼的高级鞋店逛,旁边的白人穿着试穿的鞋满商店的走,我刚刚把喜欢的靴子穿在脚上就被白人女服务员告知不许逾越镜子前那一平方米的地儿,生怕我把他们的鞋子穿走了;

我打量一下自己,穿得尽管很休闲,但身上所有行头也值个几千美元,光是手上那枚钻石估计就能买下半个店,还不至于破落;我打量一下我的女儿,她浑身上下都是整洁清澈,我一见人就会露出美国人特有的微笑,说话前都是先问候,英语也比这里我任何见过的亚裔都地道,尽管我没有QUEEN口音。我不知道我们娘俩身上哪里写着穷酸或没落。

 

 

 


 

 

这些还不够,我经常和孩子两个人去酒店附近的超市买东西。每次结算的时候超市的白人妇女收款员都会在把我们筐里面的物品结算清后从柜台后面很吃力的探出脑袋来对我和孩子的浑身上下进行“扫描”,“扫描”我们身上之后再“扫描”孩子的童车……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后才把装好了商品的塑料袋递给我们。

 

在超市里有资格接受这样“特殊”待遇的,只有我和孩子两个人——因为只有我们是黄皮肤。

 

而且,每一次,每一次都如此……

 

 

 


 

可笑的是——

当我有我的白人老公陪伴着逛高级商店的时候,那些高贵的澳洲人就会在我喜欢的想试穿的衣服靴子的基础上再拿出一批类似的让我随便试随便踩,不论衣服靴子的价码有多高;

 

在饭店不论是吃早餐午餐还是晚餐,没进门一看有童车人家就会像狗一样笑脸相迎并且主动来开门;一抬手马上来招呼着,要什么有什么,多难的需求都会得到满足,从来不提费用,当然,费用到结算的时候一分都不会少,只是至少人家澳洲人不会认为我这个有白人老公的黄种人们支付不起。我一个人带这孩子去亚裔餐馆吃饭的时候,那里的华人没有任何人关心过孩子,还会嫌弃我们的童车占了太多的空间;当我有白人老公陪伴的时候餐馆里几乎所有人都会过来对我们的孩子问长问短,说孩子长得好看,连对我们给孩子准备的宝宝筷子都会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拿起来赞美个不停……

 

 


在超市,只要有我那白人老公陪伴,结算的时候人家绝对不会在我们身上浪费“特殊待遇”的时间,装好了兜,看到我们推着孩子,主动从柜台里面跑出来把塑料袋送到我们眼前……

 

 

 


 

 

我对钻石情有独钟,澳洲是唯一出产粉钻的地方。

 

我那白人先生尽管不在意我对钻石的投资,但不太喜欢陪我逛珠宝店,因为我有时候能在那里耗一个半天也不愿意出来。

 

在澳洲,我必须得带着老公去逛珠宝店,我一个人去过一次。正常的珠宝店都会给客人先拿座位来坐,然后有专人服务。澳洲的珠宝商连座位都没舍得给我拿,我问到粉色钻石的时候对方竟然说:

“你确认想找的是粉色钻石还是澳宝宝石?”

“你要看的是澳宝吧?我们那边有便宜的澳宝……”

 

噎得我面红耳赤不知如何是好。

 

第二天,换了家珠宝店,我理所当然地带上了我那白人老公。

 

一进门,我家先生问了问粉色钻石,可爱的澳洲人立刻就把我们领到了 桌椅一律镶金的VIP 柜台前。不到三分钟就给我们呈现上了一套设计精美晶莹剔透的粉钻系列。随后一面漂亮的镜子就被拿到了我的前面,让我受宠若惊的是居然还给孩子拿来了小人书和玩具!

 

“请随便试戴……”

 

我感觉自己一下子从前一天的“黑乌鸡”变成了“金凤凰”!

 

 


 

嫁给我家先生,我从来没有过攀高枝儿的感觉,甚至我认为我家先生是攀了我的高枝儿。可到了澳洲我才深切地体会到了,黄皮肤的女人嫁了白人何止是攀了高枝儿,简直就是升了天堂了!在澳洲,只要皮肤是白的头发是黄的就证明身份是高贵的不可侵犯的。

 


 

人呀,真有意思。

 

 

我仅仅在澳洲呆了三个星期,这样的受歧视的事情举不胜举。我可以说,活在现在,这辈子所有受到过的痛心疾首的歧视都在澳洲。

 

有时候,当我和孩子两个人或者我一个人出门的时候,我恨不得在脑门儿上贴上张纸条写着——我是美国公民,我不稀罕你们这片狭隘的红土地!

 

 


 

澳洲真的好美。独特的文化,叹为观止的风景,珍奇的动物,碧蓝的海岸,发达的经济,丰富的资源和得天独厚的投资环境,让我对澳洲和澳洲人充满了佩服和敬仰。


 

可是,就是也正是在这片美丽的国土,也正是创造了众多奇迹的澳洲人。针对有色人种移民,特别是亚裔移民的歧视比我任何去过的国家都要严重。这一点让我非常非常的尴尬和失望。

 

那么多申请留学,移民澳洲的中国人在澳洲每天都要受这样的气吗?那些没嫁给白人的同胞们都是怎么在澳洲活下来的?我才呆了三周就经常被气得饭都咽不下去,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亚裔愿意移民澳洲?

 

澳洲真的很美丽,可是,有多少澳洲的移民会真正的有家的感觉?

 

 


不过,任何事情一定都会有起因,也许是在澳洲的亚裔真的都很穷酸,都很没有素养吗?

还是澳洲的亚裔移民给这片土地带来了过多的麻烦?

 

我不明白。


 

澳洲 2007-2008 年度撤销的非法签证总数才 6727 张。2000 年之前每年前往澳洲的非法移民总数是 5000人,2000年之后每年可达 10,000人。而美国,截至到 2000 1月非法移民数量已经超过 700 万,到 2003年该数字已经达到 800万,占美国总人口的3%。平均美国的非法移民数量每年净增 50 万。

 

同样是曾经是源自欧洲白人移民的社会,同样抱有非法移民问题,更值得一提的是,和美国相比,在澳洲每四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是出生在国外的移民。但是,在对待移民方面,澳洲人远远没有美国人宽容。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澳洲的移民法本身就针对有色人种存在歧视问题。(澳洲的移民团体现在还在和政府斗争中)而且,澳洲在1976年才在法律中正式宣明了所有肤色的人都平等的观念。


至今,只要在美国领土上出生的孩子,不论其父母是否有合法签证,不论其父母是否有一方为美国公民,只要孩子出生在美国,就是美国公民,就是美国的一部分,就拿美国护照就有权利享受所有美国的社会福利。在这方面,美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给予出生公民权利的发达国家。而且,美国的这条法律今后也不会变。

 


再看看著名的,经常被更改的澳洲的移民法吧,澳洲移民法现在要求在澳洲出生的孩子的父母至少一方有澳洲的永久居住权或者是澳洲公民孩子才有权利申请成为澳洲公民……更有趣的是,我在澳洲期间正赶上澳洲政府再次“斟酌”修改移民法,再次找借口驱逐更多的来自印度和中国的留学生和打算争取澳洲绿卡的移民,在晚间黄金档的电视节目谈论里,一群澳洲人(持澳洲护照有选举权的人)异口同声要求政府控制这个“移民国家”的目前只有 2200 万的人口数量,特别要控制移民的出生率。

 


这让我感觉非常好笑,不知道那些有选举权的真正的“澳洲人”有多少是澳洲生澳洲长,或者有多少父母都是澳洲出生的呢?

 

 

次日清晨,澳洲的报纸继续报道着关于移民法改革的消息,上面赫然写着85%的“澳洲人”不同意接受更多的移民……

 


真的替一部分澳洲人感到悲哀……


 

就连曾经和中国一样经历过闭关锁国的日本,如今对待移民也逐渐宽容大度起来。曾经的日本移民法规定必须在日本大学毕业,在日本住10年以上,有房产有一定纳税额的移民才能申请绿卡;在入籍方面只有和日本人通婚才能申请;

可如今日本的移民法是只要在日本有稳定工作和纳税就可以申请绿卡,还可以申请入籍。(事实上在日本如今申请入籍比申请绿卡还简单。)而且,日本政府一直在讨论给予持有永久居住权的外国人参政权的问题……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就让我给那些 RACE 的澳洲人一个借口好了——没有经历过独立战争的妥协,加上与美国二百年移民史的差距造成的心灵的龌龊和狭隘。

 

 

 


现在,有朋友问我此次澳洲行感觉如何,我会说——

 

在领略到那么多的美好的背后,心灵的深处却被刻下了永远不会磨灭的遗憾和失望。

 


 

上级曾经让我们考虑过调去澳洲工作两年。当时的我还没有真正感受过澳洲的“味道”,兴奋得不得了,感觉如果真能去澳洲驻寨几年那真是自己的福气也运气。感受过澳洲的“友好”之后,回到东京第一件事情就是让我家先生回绝了澳洲方面的事情。

 

 

我终于看明白了,我这个黄皮肤的有色人种没有资格,也再不敢享受澳洲那些华丽的美好。




在澳洲遭受歧视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