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该博客不存在了哦
该博客不存在了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619
  • 关注人气:3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偶像死了

(2010-01-29 14:16:50)
标签:

塞林格

麦田里的守望者

霍尔顿

文化

分类: 世说新语

我的偶像死了

 

中新社纽约 一月二十八日电 (记者孙宇挺)传奇“遁世”作家、《麦田里的守望者》作者塞林格美国当地时间二十七日在位于新罕布什尔州的家中逝世,享年九十一岁。

 

我的偶像死了。这是我看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

是的,我的偶像死了。

我什么也没想,出去抽烟,用了平常一半的时间抽了一支烟。

现在,我坐在电脑前,敲下这个名字,再一次走进霍尔顿,走进塞林格。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几年前看的书,那时候正读高中。

大学时,也不忘带着这本书。

毕业了,也不忘带在身边。

好久没有再读,却从不曾忘记带在身边,闲暇时看几页,是一种很好的安慰。

具体的文字已经变得模糊,只有初看时的浑浑噩噩以及莫名感伤还铭刻在心。

 

霍尔顿是最叛逆的,也是最真诚的。

霍尔顿是最幼稚的,也是最坦诚的。

霍尔顿属于存在主义,也属于现实主义。

霍尔顿讨厌大人的世界,是因为他知道真善美倒映在小孩子的笑脸里。

霍尔顿从来不想主流靠近,是因为他知道时刻听从内心的呼唤比什么都重要。

霍尔顿成为年轻人的偶像,不是因为无节制的抽烟、酗酒,也不是张口就来的粗话,而是因为他代表着所有时代的所有年轻人步入大人社会前最真实的映射,他代表着精神的极度空虚、紧张、焦虑以及身份突变下的无所适从。

 

I keep picturing all these little kids playing some game in this big field of rye and all. Thousands of little kids, and nobody’s around—nobody big, I mean, except me. And I’m standing on the edge of some crazy cliff. What I have to do, I have to catch everybody if they start to go over the cliff—I mean if they’re running and they don’t look where they’re going I have to come out somewhere and catch them. That’s all I’d do all day. I’d just be the catcher in the rye and all. I know it’s crazy, but that’s the only thing I’d really like to be. I know it’s crazy.
我一直在脑子里想像很多小孩在麦田地什么的玩游戏。有几千个小孩,没别的没别的大人,我是说,除我之外。我就站在这破悬崖边上,我要做的,就是抓住每一个跑向悬崖的孩子——我是说他们不看方向的话,我就得从哪出来把他们抓住。我就整天干这种事。我就当个麦田守望者得了吧。我知道这很疯,但这是唯一一件我想做的事了。我知道这很疯。

 

这段话似乎已经融进我的生命里。无论对这个社会感到多么的愤怒与无助,我始终对小孩子心存好感。只要看到他们自由的游戏、快乐的笑脸,我都忍不住多看几眼,以便永远停留在我的心里。

 

The mark of the immature man is that he wants to die nobly for a cause, while the mark of the mature man is that he wants to live humbly for one.

一个不成熟的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的男子的标志使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

 

这是关于成熟与否最好的判断方法。别用是否独立、凡事多思考这种鬼话教训小孩子。遇到这样的人,我们首先要像霍尔顿一样痛骂一场,然后引出这句话。我一直用这句话判断自己,我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的死去。

 

有些人用时间写作,有些人用生命写作。

塞林格无疑属于后者。可以说,他也曾是霍尔顿。或者,霍尔顿就是他的化身。

这样的人,要么迅速改变,成为年轻时不想成为的那种人,就像沉默的大多数;要么永远坚持自己的想法、观点,于是塞林格归隐了,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我在最开始写小说时,一直摆脱不了他的影响。

一直摆脱不了。每当一个新的想法在脑海浮现,最先想到的就是塞林格会怎么写。

直到最近,我才有所改善。

但我知道,塞林格给了我最初的写作态度。

要真诚。

要坦率。

要无所顾忌。

要坚持自己的内心。

 

塞林格去世了,他的作品仍然会给后来的年轻人指引方向。

马尔克斯认为文学的入门书是《基督山伯爵》,而我认为《麦田里的守望者》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里面有许多我们必经的道路和思想。

塞林格去世了,上帝已经为他准备了一座殿堂,不管他乐意不乐意。

我想,他会高兴的。

那座殿堂里,有爱伦·坡、马克·吐温、梵高(《麦田里的守望者》总让我想起梵高的画),也有老子、慧能,还有那个身穿风衣,倒戴红色鸭舌帽,脏话连篇却真诚无比的霍尔顿。

 

201012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郭敬明的原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郭敬明的原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