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拍半浪
一拍半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45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一天可能是你的故事

(2010-06-26 06:26:56)
标签:

杂谈

http://drolkar.blog.sohu.com/

2010-06-26 感谢浦律师、李律师,让我不会成为杨佳

分享

2010年6月25日记

    我们正在飞离乌鲁木齐的飞机上。起飞时水雾掠过机翼,好似清泪漫过双眼。

    身边的朋友轻声说出我不忍说的话:嘎玛,我们先暂时离开一会儿。

    同行三人,都无法从前几天的经历中抽身。左耳萦绕着“阿不力孜……阿不力孜……”,右耳充盈着浦律师雄浑有力的声音。我知道很多人担心我,“十五年”的判决,在当事人的心中有多沉重,甚至连我自己还没跟自己解释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庭审的三天中,最初看到这些拙劣的证据时我曾有过希望,之后显而易见的合议庭与公诉方互相偏袒包庇,让我更肯定了自己的预想——一切都早已定好了,一切编造证据开庭审判费尽周折的过程都只是做戏罢了。

    我感到了绝望,此外,我也感到安慰——为这样的律师、为这样的嘎玛、为我们。

    昨夜回程的车上,浦律师终于沉沉睡去,接下来还有一桩又一桩的案件等着他,有一个又一个跟我们一样的家庭在绝望中等待一个真正凭法律与良知说话的人。坐在他身后,我们又不禁落了泪,他和李律师,日夜兼程奔波劳苦,他们永远都睡眠不足辛苦万分,尤其是有病在身的浦律师,开庭的第二天夜里不被准予休息,只好当庭请假去注射、服药。我多希望他们能好好休息,甚至希望这样的好人们不再为这些悲苦的故事忧心。可是越来越多受困的生命使得感同身受的我们又不希望他们停歇半刻——这样的律师实在太少太少,他们多辛苦一点儿,就会有更多无辜的灵魂得到慰藉。就像嘎玛所忍受的肢体与精神上的摧残一样,好律师们的辛劳,也是这样一个社会强加于他们的体罚。而嘎玛没有屈服,律师们也决不放弃。

    “感谢”二字之于我对两位律师的情感显然已经太苍白无力。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表达得真切。无法想象,假如律师们也不能坚持法律精神、屈服于钱势并与之共同颠倒黑白,我将会置身何种境遇?那将是什么样深不见底的绝望, 将会迫使我们笃信佛法的心灵背负什么样的恨意。没有人愿意嗔怒生恨,杨佳并不愿意成为杨佳。我固然不会有害人之心,却不敢去体会杨佳那彻底无望的孤独的心情。为此,我只有再次用这苍白无力的“感谢”向二位律师致意!

    你们不仅保护了我们对法律与公正的信仰,也让我更加坚信:在是非曲直面前,从没有民族的分别。我们在一起寻求真相与正义,不分汉藏。我真正体会着各民族的相惜与共生,差异带给我们体验与自省,对于善与美的共同追求带给我们真正的团结与和谐。

    我想,尽管我们面临了这样一个审判——让我四肢麻木泪如泉涌的审判——但我并不是杨佳,感谢两位律师,感谢各族朋友,我从未感到孤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