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连城罗小东
连城罗小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092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风光奇秀大丰山

(2013-09-21 15:56:46)
标签:

转载

文字细腻,意韵丰足
原文地址:风光奇秀大丰山作者:稻子


大丰山位于清流县赖坊乡东南,为清流县最高峰海拔1705.7米。大丰山棋盘峰建有800多年古道观,是客家道教圣地相传南宋,有个刘道士率徒弟五人到山顶探险,发现一块平地,有人住过的痕迹。后得知此处曾是欧阳真仙得道升仙的地方,当地信徒就在他修炼地方盖了顺真道观。大丰山棋盘峰山势陡峭,崎岖难行,极为难攀。但到峰顶可观赏到日出、云海、彩雾、蜃景等景观还有雄峻崔嵬的奇崖怪石,以及不长树木只长茅草的千亩草甸,风光奇美。现被列为省级森林公园

笔者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耳闻大丰山盛名,家乡一带的信客常往朝拜。我亦一直心向往之,以为能吸引那么多人前往朝拜,自有它的不凡之处吧。因此很想找个机会去看看,却总是没能成行。前段时间,又听友人盛赞大丰山的美景,向往之心愈盛。2013914日,方得空时,于是约上华跃、小东,带上儿女,驱车往清流地界出发,以了多年心愿,一睹大丰山胜景。

[转载]风光奇秀大丰山

驱车离开公路后向琴源水库进发,先是虽然铺了水泥但已破败不堪的窄小而又弯曲陡峭的车道,过了琴源水库,连破败的水泥路也没有了,只有弯曲陡峭乱石路,坑坑洼洼,连方向盘都被乱石挡得难以把握,就这样在乱石路上颠簸了约半小时,终于到达了一处平缓宽阔的处所,一边的大坪一角,还有八、九匹马被栓在山崖下吃干草,坪里散布着不少马粪便。前面,一座巨大的石头探身而出,路只好收缩身子从它身边小心绕过,而车,无疑只能嘎然而止了。石后,房屋一角正在约隐约现探头探脑。

弃车步行,绕过巨石,一条小河送来潺潺的流水声,跨过水泥板搭建的小桥,迎面就是精致的小庙,这叫泰山庙,庙小,名却敢与中国的名山同名,让人不敢小觑。庙果然是好庙,却是好在庙所处的环境,四周林木环抱,蝉声喁喁,还有几块巨石突兀,依庙而立;小河隔着庙外的小坪送来清澈如空的山涧水,在坪外转了个90度的弯,顺着庙旁流进了山谷里,庙门外,另一条小巧的水泥小桥通到对岸,一排粉墙瓦屋,墙上刷写着护林标语,估计那是守护山林的工作站。小桥边,又一巨石凸立,几棵盆口粗的树擎起凉荫。小坪里,外伸出一块凉棚,凉棚下,一圆桌,桌上,一副茶具,几个人,正在屋里屋外走动。

问了一人,确实了上山的路,于是穿过庙门,走进了林中的古石道。

走在林中的古石道,心中有一种别样的惬意,多么幽静的古道啊,阳光也静静地穿过一些树叶的罅隙,在古道上洒下斑驳的光影。这条古道走过了千百年的人,印下了多少足迹,历史的风云化作了满山的树木和岚烟,生灭寂然!

[转载]风光奇秀大丰山

路两边,散放着许多白色的方形大理石板,路上还有许多马粪便,估计是马驮上山来,用来铺路和砌台阶的。开始走的约一里多路,都较平坦,可是过了一座小桥后,石道就开始以台阶的方式向上延伸了。走着走着,汗就开始冒出来了,脚就觉得越来越沉了,女儿和儿子就渐渐落后头了,华跃和小东走在前头,我走在中间,儿子在我后面,女儿最后,彼此都拉下了一段距离。这样走了约半小时,前面的林中传来了说话声和敲击的声音,便断定前面有人在干活,果然,转过一段台阶,上面有屋翼然,石砌的屋墙上,写着 “寄子岩” 三个红色的行书体字,一旁几个工人正在用铁皮搭盖屋体建筑,屋子也是依着一块巨大的岩石。走进门,堂屋里供着一位道仙模样的神像。问了来历,原来有一段奇异的故事。

故事说,某年某月的某日,清流县长校乡的某对夫妇,是做屠夫的。因四岁的孩子发烧不退,吃了许多药不见好,听说大丰山的仙神灵验,于是背上孩子去大丰山朝拜求治,到了这地方,孩子已经病得不行了,两夫妇悲痛万分。丈夫说,既然孩子不行了,干脆回家吧。老婆说,虽然孩子不行了,也只能怪自己福薄,既然到了这里,不如就上山朝拜去,把孩子寄在这石岩下,等回来再来抱回家。丈夫同意了,夫妇就继续上山去朝拜。朝拜完后,回来到这里,却见那已死去的孩子在路旁等他们了。夫妇俩惊喜万分,问孩子怎么回事。孩子说,刚才有一位白须白发的老爷爷,拿了东西给他吃,他好了,老爷爷叫他在这路边等你们,就从这里上山走了。难道你们没遇见吗?夫妇俩知道是山上的欧阳真仙救了孩子,于是就在这地方立了个小庙,供奉欧阳真仙神位,这里也就叫“寄子岩”了。

离开寄子岩继续拾级攀行,山势愈为陡峭,行动更觉艰苦,前面的小东和华跃成了我向上前行的意志引力,心里鼓励自己:走,接着走,只有向前才能达到目的!同样,我也成了后面儿女向上攀登的意志力了,我不断鼓励她们努力向上。女儿落在最后面,儿子和我走在得较相近,儿子大概当心他姐姐走失,看到女儿没跟上来,就不断喊着姐姐。先是女儿还应着,后面觉得太累了,就连应声也懒得了。儿子没听到女儿的应声,就叫我叫她,我于是也叫她,她应了,我们就又放心继续向前。

[转载]风光奇秀大丰山

上了一段陡峭的石路,前面一棵形状奇美的大松树在迎接我们,此树从下到上的一边都长者粗大的枝条,旁逸斜出,却无树尾,平顶,活脱脱就是黄山松的模样,而此山的险峻山石,就和黄山相类,想来地质结构也和黄山一样吧,故而松树的长势形状也若出一辙。松树下,小东和华跃早坐在石头水泥砌成的座台上等我们了。我们一到树下,就迫不及待瘫坐在石座上,松树的枝叶为我们擎起了一片凉荫,山风吹来,凉爽快意。这时饥饿感也来了,于是拿过儿子提的饼干,分给大家就着矿泉水吃起来。放眼远处的山,雄峻,巍峨的山岭,茫茫无际,隐入烟波雾霭处。

过了奇松后,山林里不时可看到许多红豆杉树,有的要二、三人才能合抱,参天耸立,有些地方连着生长一片,也有许多树被伐倒,大多已腐烂了表皮,有的是二人才能合抱的大树木,被锯成了一段段。我怀疑那些被伐倒的树木是红豆杉,可能是被盗伐的,因无法搬运下山才任由腐烂的。

临近山顶时,高大的乔木就渐少了,只有矮小灌木林丛,阳光就一览无余地照到了我们身上。上大丰山有“七里阴七里阳”的说法。估计我们走过的是七里阴的林间,而现在要走七里阳了,还好秋日的阳光并不很热。经过一片草滩时,无数的蝗虫从草丛中惊飞起来,一看,那些草叶都被蝗虫吃光了,只剩下草头擎着钢丝般的草骨。过了草滩,前面的华跃和小东在坡顶的灌木下坐等我们了。站在坡顶往前看,路在两座奇怪的山峰的峡谷间延伸,说山峰奇怪,是因为北边的山峰奇崖怪石,雄险光凸,草木不生,而南边的山峰较为舒缓,却满山茅草,一片碧绿,山顶上耸立着一座约二十几米高的铁塔,估计是通讯发射塔。望向前面的路,阳光下一条泛着白光的路耀眼明亮。待我们走近,才知道原来从这里往前,路已铺上了白色的大理石板了。路显然是好走了,但走了那么长的古道,一直都浸润在古老的韵味中,现在突然变成了崭新的现代材料铺就的路,千年古山的感觉被扫荡一空,令我们大失所望。我才想起原来一路散布的大理石板是用来铺路的。

[转载]风光奇秀大丰山

接近道观时,宽阔的山凹间展现开一大片碧绿的小竹林,密密麻麻连成一大片,这又是一块奇异的风景。

过了竹林,果然现出了一座如城堡般的古老的石砌房屋,和一座新建的二层绿色板房。顺真道观依棋盘峰而建,前对马头山,左邻香炉峰;门额上写着“大丰山”的行体大字,门两边有装饰的雕塑,而那新板房是供在这里铺路的建筑工人住的。路边,还设了一个电子功德箱,供过往行人捐款。

走进道观,两边有台阶上去,上得台阶,就是正殿,正殿上供奉了多座道教的神像,正殿只有一层,是因地势高,而入门厅因地势较低,就设了两层,楼上是一列“Π”形的走廊和住房,恰好与正殿齐平。与正殿相邻的东厢房是厨房,西边是侍郎祠。据说,屋顶上盖的原是很有特色的每块约5公斤重的铸铁瓦,风吹不动,火烧不坏,现已被大片薄铁皮覆盖替代;大厅外侧条形方状的青砖砌成的墙体,以及横倒在侍郎祠天井的一截青石柱体,成为唯一千年历史沧桑的佐证。据《清流县志》记载,顺真道院建于南宋淳熙年间(11741189年),距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几百年来屡毁屡建,历经沧桑。据记载,侍郎祠里供奉的是清流、连城沈氏宗族共同的第一始祖冰洁公,宋高宗时任三品兵部侍郎,北宋灭亡后不愿降金,弃官归隐清流大丰山学道,适遇欧阳真仙,义结金兰,沈侍郎为兄,欧阳真仙为弟,故朝山之人均必奉祀之,数百年来,香火鼎盛,绵绵不断。顺真道院门口约100米处下凹部是个十字路口,来进香的人必经此路,路面都很亮,似有“日有千人拜”的情形。数百年来,周边百里的各县乡村,每年开展打醮民俗活动,均有先上山迎圣接香火习俗,使得顺真道院成为闽西北一带著名的道教圣地。

[转载]风光奇秀大丰山

走出道观,四周的坪院里散游着十几只肥大的鸡,每只都有十斤左右,令人惊奇。道观的右边竹丛里,传来一男一女两位老人的说话声和砍斫树木的声音。我们走上道院前面突出部的小石岗上,石岗的西边凹处,有一古石砌成的洞,但洞里垃圾遍布,难以进入。石岗的东边,是一落千丈的悬崖,望向远处,连绵不断的山峦和辽远的天空下,永安罗坊乡田园道路尽收眼底,如画般散布在山谷盆地中。道院后的棋盘峰,则像一顶巍峨的帽子,棋盘峰是大丰山的极顶。据说,峰顶上有一平坦的巨石,就是石棋盘,盘面错落散置的平整的大石块就是棋子,俨然是一盘未下完的残局。但笔者实在累得腿脚乏力,无力再向上攀登了。

我们本想在此住上一晚,休息后明天再去游览其它景点,也好明早看日出,但去看了观内的住房,因只有一位残疾人在打理,卫生较差,因此决定还是不顾疲劳,匆匆下山。据说山上还有化身岩、滴水岩、香炉峰、望仙亭、米花石、拦牛石、牛绳路、神猴接客、道士髻、炼丹炉、芳香石、饭干石、鹰见愁等古迹只有留待下次造访了。

[转载]风光奇秀大丰山

回到奇松处时,恰遇了一位去山下采购材料回山的铺路工程办事人,他姓魏,于是向他了解一些山上的情况,他告诉我们,那些被伐倒的树木确实是国家一级保护树木红豆杉,是20多年前被人盗伐的,其中两个案犯被判了死刑,另两人原也被判了无期徒刑,听说这几年也出狱了。那些腐烂的树木因无法运输下山,只好任由腐烂了。我们对他建议那些古道不要铺大理石板,以免破坏古迹,要用石块以旧修旧为好,这样也可以节省许多资金。他觉得有道路,说回去后和工程理事会转达我们的意见。他说,整条道铺大理石板,每个台阶就得花100多元,也不知要花多少钱,也不知要几年才能完成。

临近泰山庙时,四匹马正驮着材料迎面和我们相遇,向山上进发……

 

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0

前一篇:重游龟湖寺
后一篇:秋雨中的思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重游龟湖寺
    后一篇 >秋雨中的思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