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大陆首个劳工NGO的实践探索之路

(2010-11-10 14:02:55)
标签:

文化

中国大陆首个劳工NGO的实践探索之路

《亚运志愿者》2010年4月总第8期

亚运志愿者通讯社 刘雅洁 张涛 邓颖喆

 

    广东番禺打工族服务部成立于1998年8月1日,是关注及促进打工者权益与生活状况的非营利社区服务机构,服务对象主要是珠三角打工的外来人员。服务部共有8名干事、150余名志愿者,主要分为核心志愿者、工人志愿者、专业志愿者(包括律师和社工等)和大学生志愿者。组织秉承“自尊自强、互助关怀”的发展理念,先后发起或创建广东番禺打工者文化服务部、珠三角健康与安全支援网络和珠三角工伤者社区康复与互助支援网络。在社会各届友好人士的支持下,广东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开展了打工族法律援助、打工族社区教育、打工族社区志愿工作,关注与促进珠江三角洲外来工工伤权益状况的改善,关注与促进打工族与当地社区的和谐发展。

 

为正义而崛起 摸爬滚打十二年

 

    自199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颁布,工人的工资被拖欠、加班时间严重超标及无故解雇等问题受到了法律保护,工人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和工厂谈判,工厂却还是千方百计维护自己利益,于是劳资纠纷日益增多,而文化水平较低的打工族在纠纷中却始终处于弱势地位。

    1998年,一名退伍军人转业的保安廖晓峰为了正义,工商注册成立了广东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前身——广州市番禺区西城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他在工厂工作,总是体验工人追讨工资或者受工伤索赔却被工厂驱逐的场面,心中愤慨,想借此用法律手段帮助他们。而此时某法律事务所的律师助理曾飞洋因在劳资纠纷中为工厂打官司,曾飞洋感受到了工人维权的无助、艰难,决意为工人的权利保障而尽力,就这样,他加入了服务部,成为了强大的助力。然而,发展的道路是崎岖的。服务部最初收取低廉的文书处理费来给予工人法律支持。但这时候遇到了两大问题,一是很多工人缺乏付费的能力;二是司法局找上门来认为文书处理费雷同法律服务费,而它只有专业服务机构才有资格收取。在资金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廖晓峰离开了,将服务部转让给了曾飞洋。他艰难地维持着服务部,却始终找不到出路。

     同样是1995年,世界妇女大会NGO论坛在中国召开,将NGO的理念带入了中国社会。NGO,是英文“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一词的缩写,是指在特定法律系统下,不被视为政府部门的协会、社团、基金会、慈善信托、非营利公司或其他法人,不以营利为目的的非政府组织,其资金来源主要为社会各界的捐款。2000年,曾飞洋参加北京的一个NGO论坛, 受到了启发,服务部开始整改,逐步实现无偿服务,这样服务收费问题解决了,司法局没有在干涉了。到了2002年,广东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真真正正转变为了为打工族服务的非营利性组织。

 

互助接力,用爱抚平伤口

 

    骆红梅,一名来自湖南的打工者,在陌生的城市,工作兢兢业业,一个不小心受了工伤,左手腕关节以下的功能完全丧失,严重畸形,手臂上开了4刀,缝了几十针,左前臂植皮多达50平方厘米。这样的手还叫手吗?还敢拿出来见人吗?家里人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吗?伤口的疼痛和精神上的打击使她想用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方式来逃避这一切问题。这样悲惨的故事几乎每天都发生在打工者身上。

     红梅这种可怕的念头一直到接触到打工族服务部后才打消。“他们告诉我什么叫工伤,什么叫维权,什么叫工伤赔偿,什么叫活着就有希望!”因为在住院期间看见了许许多多遭受工伤的工友们,他们当中有的更加无助,因为有的老板连医药费都不给,更不用说工伤赔偿了。有的一发生工伤马上解除劳动关系,有的工友伤情都没有稳定,但是老板为了省医药费就要求他们出院。但是那些工友却个个忍气吞声,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能以泪洗面。“我心里那个恨啊,恨无良的老板,恨工友的懦弱,恨我们不知法、懂法、用法。所以我选择做广东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志愿者,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来帮助我们这些为广东繁荣建设而流汗的打工者!”

     服务部中的很多人都是在接受过“打工族”的帮助以后主动要求加入到组织的,众多有过维权经验的打工者已经成为了服务部志愿者最中坚的力量。这些志愿者本身的身份就是打工者,更有一部分是工伤者。同样的遭遇使得他们与服务对象有着相当亲近的心理距离,所以他们开展工伤探访工作的时候能够切身体会到服务对象的躯体上的痛苦和内心的绝望,从而更好地运用各种交流技巧,为工伤者的心灵疗伤,鼓励他们发展自己、展望未来,帮助他们克服内心的绝望,引导他们摆脱消极的情绪,重新找到自己生活的意义。现阶段,服务部就以这样的工伤探访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在努力。同时,服务部还建立了珠三角健康与安全志愿网络,专注于职业健康安全的教育,引用活生生的案例,解析事故原因,向广大打工者传授职业健康安全知识,避免同样的悲剧再次发生。对于已经发生不幸的工伤者,服务部建设了珠三角工伤者社区康复与互助志愿网络,积极向他们传授工伤后身体康复训练方面的相关知识,劝导他们配合医生护士的工作,帮助他们尽快恢复健康。

    工伤者维权经验交流和法律讲座是服务部工作的另一个重点。目前大部分打工者不知道自己拥有哪些法定的权益,就算权益受到侵犯也敢怒不敢言,相当无助,更重要的是,他们中很多人完全没有保护自身权益的意识,面对侵权行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懂得咨询法律界人士。工伤者维权经验交流和法律讲座通过邀请有维权经验的工伤者介绍维权经历和其中运用到的各种有效的办法,向打工者宣传国家保护劳动者的法律法规,增强打工者的维权意识和自主处理工伤事故的信心和能力。

 

交流,让工人找到“心”家

 

    走过千山万水,在异乡艰苦打拼,却还是要接受陌生人嘲讽的眼神、刻意的防备和工厂里领导的欺辱、工资的拖欠、工时的严重超时等,这是打工族不得不面对的。打工族总是隐忍宽容地默默承担,然而任何人的心理承压都是有限的。09年番禺某珠宝公司因克扣工人“厂龄”,一名工人报复人事主管,杀了2名女上司又自杀了。这是谁的错?工人受害在先、投靠无门因绝望产生此举,人事主管也是为老板做事工厂经营不善他们也只是“高级打工者”要执行命令,而金融危机、社会保障不够、对工人的心理疏导机制欠缺也是发展中必然要经历的阶段。在客观因素难以改变的情况下,打工族服务部一直在做自己的努力,让工人在异乡找到一个港湾,让他们的疲惫得到缓解、心理问题得到适当疏导,从而在提高打工族生活质量同时减少了社会问题。

    打工族服务部除了在内部组织各种交流活动、还发起了打工者文化服务部。03年成立的“打工者文化服务部”致力于提供各种文体设施、培训交流等服务,让打工者获得心灵的成长和能力的提高以及闲暇时的放松,给他们一个温暖的家。在这里,有图书阅览室,为打工者提供各类图书、杂志、报刊等。还有各种培训班,如粤语培训班帮助外来工突破语言障碍,尽快地适应异地生活,融入当地的生活圈;文学培训班为爱好文学的打工者营造良好的学习交流的环境,提高文化水平。打工者文化服务部还在每周的小组活动中,组织打工者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娱联谊联欢活动,并鼓励打工者自导自演。曾飞洋说,成立“打工者文化服务部”是为了打造打工族在社区里一个共同生活的空间,促进打工族与当地社区的和谐发展。

     女性打工者作为打工族中一个特殊的团体,她们不仅面对着工作的压力,更要面对生活上的烦恼,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多数女性打工者都徘徊在城市的边缘,她们不仅基本权益得不到保障,有时甚至会受到外界的欺辱。这样的处境使得她们更加不敢也不愿参与到社会活动中去,每天就是工作家庭两点一线,工作忙完还要忙家务,心灵上缺乏安慰,不良情绪也得不到有效地排解。针对女性打工者参与社会活动比男工更少的现实,为了让她们更好地融入社区,“打工族”开办了“女工俱乐部”,将女工们组织起来进行各种各样的文化交流,拓宽她们的生活空间,让她们互帮互助,解决工作生活上的各种问题。还组织不定期的参观交流活动,带领女工们睁眼看世界,促进自身的成长。

     除此之外,服务部还致力于促进打工族与当地社区的交流,让他们把社区当作自己的第二家园,帮助打工族更好地融入城市生活。服务部定期组织工人们进行看望社区老人、参加社区演出、帮忙维护社区交通等志愿活动,让他们在参与中找到对当地社区的归属感,也让当地人更加了解他们、改善民工形象。沟通架起了当地人和打工族之间理解的桥梁,奉献增强了打工族对当地社区的融入感,当打工族在一个地方逐步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也就渐渐寻觅到了家的感觉。

 

展望未来,愿社会给予更多关怀

 

    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各项工作都是在践行他们“互助关怀”的发展理念,不断培养具备互助精神的志愿者。虽然做了如此完善的工作,但在问及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时,曾飞洋还是毫不犹豫地说道:“能力和资源不能满足服务对象的需求。”

    政府对NGO的制度保障几乎没有,国内的基金会也比较缺乏,服务部长期以来主要是向外国基金会申请资金。但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工友们面临的工作问题越来越多,很多工友选择了离开,以往热闹的打工者文化服务部也显得冷清了许多。同时,服务部的资金也随着国外基金会被金融危机波及而受到牵连。

    曾飞洋说,NGO的工作需要社会各界更多的关注,但更重要的是,打工族生活的改善需要全社会的帮助。比如老板携款逃跑让工人索工资无门的事件,如果政府能启动预警机制,在工人开始收不到工资时就监控老板,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发生。制度的改善是渐进的,但他有希望更多人了解打工族,理解他们的生活,不是怜悯和同情,而是用实实在在的行动给他们真诚的关怀。华南师范大学法学院的唐同学在服务部协助律师志愿者咨询工作和帮打工者写劳动仲裁申请书时,帮助了打工者,也学习实践了法律知识,立志将来做一名优秀的法律援助者。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如果能有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去帮助打工族,打工族的明天也会更加美好。

     亚运会就要到了,广州的基础设施建设近两年为了亚运强度加大很多。没有亚运志愿者们的时尚外衣,更没有运动员的夺目风姿,甚至连新闻报道也没有,工人们默默地战斗在工地上,是亚运会最辛勤的幕后劳动者。

     当我们感慨着亚运场馆气势的恢弘、设计的独特、能源利用的新奇构思时,又有多少人想到是谁将所有的纸上谈兵付诸实现,将梦想照进现实?曾飞洋说,我们应该看到打工族为亚运会场馆建设、城市建设等付出的辛勤劳动和汗水,感谢打工族为此贡献的巨大力量。为此,我们应该举办一系列的打工族与广州亚运的主题活动,例如举办打工族志愿者培训,组织工人志愿者进行一些城市志愿的活动,在附近社区提供城市志愿服务等。他也希望,亚组委能够看到打工族劳动的价值和意义,邀请一些工人代表进入场馆,坐在他们血汗建设出的地方,看看这场让国民自豪、让外国人称道的盛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