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树摇风
万树摇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2,097
  • 关注人气:5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杂文:初识王泽群

(2019-03-22 17:38:38)
分类: 杂文乱弹
这是朋友写我的一篇文章。基本属实。贴上博客,以志纪念吧。呵呵……


初识王泽群

                   胡宝星

我与王泽群先生并不认识。但微信上却早有了唱合应对。每每读到他的一些绝妙短章,我都会忍不住频频点赞,心中钦敬。真正有了联系,却是因为我有一个关于“以色列的文化讲座”,泽群先生知道了,告诉我,他想去听听。我“受宠若惊”,表示欢迎他来参加这个讲座。不料,真到讲座那天,泽群先生有事,未能参加,致我一个微信,表示歉意。
事情虽小,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在我心里,王泽群是青岛文学界的泰斗级人物,他的作品可谓是百花齐放,姹紫艳红,文学的十八般武艺,他件件皆能舞动——从诗、散文、散文诗,到评论与理论;从长篇、中篇、短篇,到微型、甚至是百字小说;从电影、电视剧、话剧、京剧,吕剧、广播剧,到歌剧和舞剧,凡是与文字有关的属于文学范畴的东西,他都能写,能弄,且写得不错,弄得出彩,在社会与界内都有些反响。据我查找,其他不论,他就写有长篇小说3部、中篇小说33部,短篇小说100多部,这些作品几乎涵盖了全国主要杂志和报刊,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作品与争鸣》、《新民晚报》、《燕赵晚报》》等等多种报纸选刊选出,并且获得了许多许多的奖项。所以,我以为,称他为青岛文坛泰斗级人物毫不为过。
同居岛城,地缘亲近,一直想联系泽群先生把酒一坐。但他似乎最近身体欠佳?2018年住了四次院,眼睛动了三次手术,年底了,却又面瘫?所以,一直未能见面。倒春寒的早春三月,突然接到他的微信,说面瘫渐愈,如果有时间,愿意在“彤德莱”把酒小聚。我当然愿意了。于是,我答应一定赴约,并附加了一个“条件”:手头有什么新书请赐我一本。泽群先生回复道:秀才人情纸半张,送书是必须的。果然,他带了一本纪实文学《凿水的人》,一本散文诗集《樱唇》,一册他主编的《锦瑟十叠》周记簿。这初见的“伴手礼”真够厚重的了。好在,我也做了准备,送了他一册我写以色列的《徜徉在咖南美地》的散文集,还有为他保存的两张刊有他的文章的《青岛日报》。看得出来,他挺高兴。因为他说:“哎呀,我还真没有样报呢。亏你心细……”

三月,天气依然寒冷,火锅店里,我和泽群先生却脱了外衣,涮着火锅,喝着“小二”,推杯换盏,一来一往,甚是高兴,谈兴也颇浓,几瓶“小二”不一会儿就都成了空瓶。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彼此全无拘束,泽群先生虽然已是七十四岁高龄,酒上却不让分豪,端杯即是豪饮,我至少要输他一半。酒酣耳热,我们的话题字字句句离不开文学。我特别喜欢王泽群的文学作品,尤其是他那些大西北味道浓郁的散文与小说,读起来就忘了放下。王泽群曾经在青海的柴达木盆地当过农垦战士,经历过艰难困苦的百般坎坷,这些磨炼,却成就了他为一名作家。他创办并担任过《瀚海潮》杂志副主编,后来又担任青海省作协副主席,出席过两次全国的文学艺术代表大会,他创作了很多描写大西北的文学作品。不止是在大西北,就是在全国,也颇有影响。他的电影《瀚潮潮》播映后,夏衍,陈荒煤等电影界的元老级人物,曾在《人民日报》头版,对他的作品给予好评。《文学报》头版头题,也专门报导过他在柴达木基层埋头耕耘文学创作的事迹。作为文学人,这可真不容易。
吃着热腾腾的火锅,喝着火辣辣的二锅头,推杯换盏中,泽群先生向我讲述着他的过去。
其实,我查询过他的有关资料——泽群先生出生于几代书香门第的家庭,他的祖父毕业于京师大学堂,三个伯父都是大学教授,五叔毕业于北洋大学,在国家计委与朱镕基对桌坐了10年,最后从国家物资流通局局长的位子上退下来。王泽群的父亲当年是青岛市的文化局局长,是政府委员,也是市民革的副主任委员,他的一个姑姑是吉林省委秘书长、一个姑姑是两任中国驻外大使,当年中国外交部第一任发言人、外交部副部长齐怀远,即是他的小姑父。
泽群先生的外祖父毕业于黄埔军校,曾经是国民党军队的少将。他的三个舅舅全部是工程师,母亲是岛城出名的双语优秀老师、几个姨妈也都是大知识分子。这两大书香门第门当户对所诞生的王泽群,天性慧聪,长相帅气,学生时代虽然因为贪玩,表现一般,却是当之无愧的聪明学生,他的第一首诗在1963年的《青岛日报》发表,那年他才17岁。
听我如数家珍地讲了他的经历,泽群先生笑了,说:其实,苦难才是我的生命本质,而且,我从不称它为“财富”。
也正是因为出身于几代书香门第,王泽群所遭遇的磨难也是一般的孩子没有经历过的。一场“反右”运动,他的六位亲人未能幸免:父亲、母亲、伯父、舅舅、祖父、外祖父都戴上了“右派”帽子,其中三个还兼着历史反革命。12岁的王泽群从人人羡慕的高干子弟沦落为受人歧视的“右派子女”。个中人世冷暖与苍凉,非亲自经历,无法与人言说。14岁那年他中考无望,进入青岛纺织器材厂当了一名工人,由于他在工作中刻苦努力低调做人,15岁就当上了2000多人大厂的厂级先进工作者。

酒过三巡,我有些不胜酒力,泽群先生却依然海量。我笑问他的酒量是不是在大西北练出来的,他回答说是天生的。他说他第一次喝醉酒是在他两岁半的时候,他喝醉了,举起酒瓶子就要砸向他的哥哥,幸万被大人发现了,制止了他的“酒后无德”的鲁莽行为。但那也是他唯一的一次“醉酒失德”,长大后再也没有喝醉过。纪宇先生曾经问过王泽群,此生你喝过多少高度白酒,他说:你看见街头的洒水车了吗,最少也有这么一大罐了吧。
我知道,21岁的那一年,一头卷发的青岛帅哥王泽群走进了柴达木盆地。44岁的那一年,饱经沧桑的西北汉子王泽群才回到了青岛。柴达木盆地位于青海省西北部,青藏高原东北部。柴达木盆地的四周被昆仑山脉、祁连山脉与阿尔金山脉所环抱,属于封闭性巨大山间断陷盆地,平均海拔3000多公尺,王泽群在那片土地上生活了整整23年。
泽群先生是1966年的6月进了柴达木盆地,虽然是大学毕业 。却不公正地被分配在青海农建十二师二团,当了一名每月拿6元人民币津贴的农垦战士。他分配的工作还算不错,是跟着司机学开车,后来又开拖拉机。有一天他们的汽车途径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正是在这个山口,他手拿一个大螺丝刀跳下车,走到了山口的那处山崖旁,在那沙地上写下了、早已镌刻在自己脑海里的人生第一个座右铭:相信命运,绝不屈服;努力奋斗,永远微笑。
聊天的时候我觉察出他的耳朵有些背。他告诉我,这都是在柴达木盆地落下的病根。他进盆地才三个月,文革甫起,家中传来了母亲含恨自杀的噩耗,这对于21岁刚刚开始人生之路的王泽群,不啻是一个晴天霹雳。那时政治环境非常严峻恶劣,他不敢悲,亦不敢怒,更不敢哭,所有的坏情绪全闷在心里,白天要照常去上班干活,晚上躺在床上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觉,只要一闭上眼睛,母亲的影子就在身边晃悠,只能睁眼到天明。整整二十天,日复一日,夜复一夜,他的眼睛突然什么也看不见了。
当时兵团医院的医疗条件差,医生的医术也不行,只开了点鱼肝油给他,病情继续恶化,实在无奈,医生只好让他到海西州医院去看病,州医院也好不到哪儿去,医生的水平也不行,一个劲地给他打链霉素。用药过重,把王泽群的耳朵也给打聋了,眼睛非但没治好,还给治坏了耳朵,21岁上,王泽群就成了残疾人。
就在这种身体条件下,王泽群坚持着写作,1972年,他以一组组诗《欢腾的柴达木》在青海省一举成名。同年,他还以主笔的身份与他人合作,写成了话剧《柴达木人》。1973年,他的第一篇散文《风雪月亮口》,在《青海日报》刊出了整整一版。粉碎“四人帮”之后,王泽群的创作有增无减,出版了柴达木有史以来本土作家的第一本散文集《骆驼童子》,他与同仁们创办了柴达木有史以来的第一本文学刊物《潮海潮》,主编了柴达木有史以来的第一套文学丛书《瀚海丛书》,第一本大型画册《柴达木》,第一部电影《瀚海潮》。他相当自豪地告诉我,在柴达木这片文学净土里,我有五个“第一”。34岁,王泽群出席了全国第四届、也是粉碎“四人帮”后的首届文代会,在人民大会堂,与华国锋、邓小平、胡耀邦等国家领导人合影,并参加了国宴。同时,他还接到了邓颖超大姐的特别请柬,参加了“纪念周恩来”的一个小型聚会。这是多么大的荣誉啊!……
趁着酒兴,王泽群笑着说,他小时候压根儿就没想当作家,因为他的数理化特别好。前些年他去看望自己当年的老师,几十年过去了,这位老师依然还记得一件事,当年她给班里的学生们出了一道非常难解的几何题,全班同学没有一个人做得出来,只有王泽群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用一个独特的方法解出了那道题,当时就震惊了全班同学,当然还有这位数学老师。他说,他有一位叫高歌的初中同学,现在是我国著名科学家,中科院的院士,喷气式飞机的火焰稳定器就是他发明的,那是属于世界级的重大发明。有一年,王泽群去北京,顺便打听着去拜访40年没见面的高歌。高歌的夫人见到王泽群的第一面就说,你的名字我早就知道了。我们家高歌经常对我念叨,说他这一生最可惜的人就是你,因为家庭的变故把这个人耽误了。高歌说你这人是文科理科的全才,如果你有机会读正儿八经的在大学,一定是位大科学家。
我们又聊起了自己的父辈、聊起了自己的文学创作之路、聊起了青岛的文学家们、聊起了《青岛散文诗人十三剑》、聊起了《青岛文学妖精十三钗》,这都是他为青岛作家们写的“素描”或是“速写”,王泽群非常肯定青岛后进晚生的这一批正当“当打之年”的作家,认为他们真正是“后来居上”,他们的成就,特别是将来的成就,不知道要比我们这一代的作家和诗人提高多少度了呢。他们有思想,有准备,不写跟风的文章,不获那些没有用的“奖”,但他们的作品扎实,生活,受众面广,而且有深度,有哲思,有文学的力量。
诗人纪宇在《西北汉子王泽群》一文中写道,“王泽群关注青岛本土作家的创作,尤其是出类拔萃的女作家。他笔下的青岛文坛十三美女妖精,其中有不少我认识的,如瑛子、如高伟、如刘真骅,写真传神,都活龙活现,令人叫绝。泽群有个口号叫‘捧人不倦’,其实,捧人也不容易。郑板桥说:“隔靴搔痒赞何益,入木三分骂亦精”。不信谁挽起袖子上来试试,事非经过不知难。”
 
初识王泽群,聊得却极痛快。我个人以为,23年的大西北生活对王泽群的影响很大,他的性格既张狂又刚烈,他妒恶如仇、敢于担当、乐于助人、相当仗义,更敢于直言,在文学创作方面,他从不惜力,为不少人修改作品、推荐作品,也帮助过不少的人成集出书,所以他有个绰号叫“王大侠”。
    王泽群却告诉我,这只是一方面,是表相。写起文章来,我一个星期不下楼,一个月里不会友,写电视连续剧本的时候,我写得晕眩过去,家人开车送我到医院里去抢救。这有谁知道?……文学,特别是写作,是个寂寞的事业,它需要你静得下心,沉得住气,孤独求败,自我革新,有时候甚至是把自己撕裂,从新拼装。没有这种精神,你怎么能够写出好作品,写出感人的作品。我写作从不跟风,更不求虚名浮利。我拍了八部电影,自己认真看过的,只有三部。因为是首映式,电影厂,省上、市里的领导们都来了,你不得不出席。其他五部,我连张海报都没有,更别说去看,去留资料了。获了奖,我不去领,让人把奖状给捎回来就是;山东省“泰山奖”请我去做评委,我也坚辞不去,不当这个惹事生非的评委。人要知道自己,更要有定力。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时候,省报编辑挂长途电话:给你留着版面了,别让我们开天窗。好歹你写几首诗来吧?我告诉他们,开不开天窗是你们的事儿。这种诗,我不会写。调回青岛故乡,我是副厅级待遇,职务坚决不要了,只到文联做个专业作家就行了。这种决心,几个人能下?内个人能做到?我真的是无职务,无职称地进了青岛文联。至于后来,有了些职务,那是没办法,党组硬给你压下来的。谁叫你是个共产党员么。
泽群先生这些话,让我很吃惊。这并不是王泽群自负,因为他有作品为自己说话。
他是国家一级编剧、中央电视台特邀作家、中国作家协会,电影家协会,电视家协会会员。经他编剧拍摄的电影有8部、电视剧有260多部(集)、舞台戏剧12部、书11部,他50多年来写了800多万字,获得国际、国家级、省市级文学艺术奖60多项(次)。
他既不刚愎自用,也不妄自菲薄,他苦难受尽,磨励倍尝,敢说敢做,嫉恶如仇,心胸坦荡,也得罪了不少人,但他既有着西北汉子的大侠风骨,也有山东汉子的热情豪放。他对自己既不掩饰也不粉饰,这就是王泽群的性格,也是王泽群的写作态度。
我笑说:用纪宇的几句话给您的人生做个小总结,您写的总是天下最好的文章,您爱的总是天下最美、最有才华的女子。这是自信,也是一种超然于现实的生活态度,更是一种不易达到的人生境界。
他却笑说:老啦。眼已矇,耳已聋。去日苦多。还是用我52岁自撰的座右铭对待生活吧——“一杯清酒,两肩闲云。万里襟怀,千年野史。”足矣。足足矣。
初识王泽群,感受不少,寅夜记之。既纪念这次把酒聊天,也是激励自己。暗自窃想:有师如厮,尔需孜孜矻矻,老老实实煮文弄字才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