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树摇风
万树摇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2,575
  • 关注人气:5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生谐趣·西部男人

(2012-02-27 16:26:39)
标签:

西部

干渴

牛虻

疼痛

文化

分类: 人生谐趣(专辑)

   在那片被称之为“世界屋脊”、“第三极”的地儿——俗称西部高大陆——活过23年。

活得很苦。也活得很结实。住过大野戈壁,也住过荒原油田,也住过藏族、蒙古族、哈萨克族兄弟们的各种各样的的帐房;当然,住得最多的还是葳蕤绿洲或是旖旎小城。西部固然是西部,却也有它的清丽与秀美。

调回故乡之后,去参加一个笔会。

年轻的同仁们知道了我的经历又见我一脸风霜,便认定我是个“西部男人”,缠磨着要听猎熊、打狼、淘金、驯马的浪漫传奇。大约是墨客骚人在诗与散文中把中国西部写得十分奇艳十分文采,眼前这一双双清且亮的眸子里便有了许多憧憬的梦。几个极文秀的女孩子愈发好奇,一定要我对“西部男人”这一概念做一个诠释。想了许久,不得要领,便竭力推辞;谁知青年朋友们不肯,纷纷死缠硬磨,仿佛我这一脸风霜,便一定高明许多似的。无奈,又想了很久,便说——

 

那一年我27岁。我们的吉普车在沙尘暴中迷了路,左冲右突油尽车坏。那是真正的荒漠戈壁啊!……谁都没有办法,谁也只能无奈,便决定派一个人去总部求援。大致方向是正北,徒步跋涉估计要走三天。队长是个跛子,另外一位原来就是要回去就医的,司机又必须守车。于是,我便从发动机的水箱里接了两军用水壶的水背上出发……

走了两天,水全喝光了。酷暑暴日,剩下的路程依我的速度恐怕还得走两天。于是,便喝自己的尿,可惜,只尿过两次便再也没有尿了。实在走不动了,便绝望了,兀自抹掉两滴泪水,便把两只空水壶和我的铝盔摆了一个三角箭头,我自己躺下做箭杆,指出三位战友被困的方向——我在我后来写的电影《失踪的骆驼队》剧本、北京电影厂拍摄时改为《瀚海潮》中写过这个细节——极度疲乏便极度安祥。丝毫没有想到悲壮或是悲凉。空旷的心境正像空旷的大漠,只企望有一片云为我遮一遮这过于毒辣的太阳。

近于参禅的空灵里突然有尖锐的疼痛——这才发现有许多牛虻轰轰轰地飞了过来,在我的颊上、臂上叮咬。一巴掌拍下去竟掌死了两只,我想也没想,抓起来就填到口中吃了。无味。有一丝丝儿的甜腥一丝丝儿的湿润。我忽然神灵启示似地来了精神——我不断地拍死这些牛虻不断地填进口中不断地咀嚼不断地咽下不断地记数。为什么要记数我也不明白?但下意识里面我拼命地记!……

后来,我爬起来,把水壶和铝盔摆成一条直线,指示出我和战友截然相反的方向,便一边与轰轰轰继续飞来的牛虻做拼死之战,一边朝北方走。所谓拼死之战就是我拍到它就把它吞吃了,它叮住我就吃我一口——日月星辰昏天黑地!我的面前只有轰轰轰飞来的牛虻和我每咽下一只的数字……我终于碰上了救护队——在狂喜的昏厥前我记住了那个数字:374只。我咽下了374只轰轰轰飞来救我走出绝境的牛虻。而三位守车待援的战友都在烈日的炙烤中因干渴焦灼而牺牲……

 

故事说完了,青年同仁们全都沉默无语。有人去卫生间呕吐,有一两个以睥睨受骗的目光睃了我几眼……

有顷,一个戴着深度近视眼镜、极矮、极壮、据说诗也写得不错的青年男子递给我一只“大健”烟,他打着了打火机为我点烟时握住了我的手,说了七个字儿:

我信。我想去看看。……

我拒绝了他的点烟。因为他不知道:我此一生从不吸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