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密斯赵
密斯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09,057
  • 关注人气:17,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里亚宾在上海的演唱会为什么会取消

(2020-03-02 13:34:30)
标签:

夏里亚宾

音乐

上海

历史

传记

分类: 名人往事

     受疫情影响,很多三月份的展演都取消了。展演取消的因素有很多,比如演员生病或者自然灾害等不可抗力因素。但有一种因素却很特殊,比如在30年代老上海取消的那一场。俄国“低音歌王”夏里亚宾要来上海开演唱会的消息一经发布,立马轰动。京剧大师梅兰芳、剧作巨匠曹禺等文化名流都是他的粉丝。在旅居沪上的俄侨圈里,夏里亚宾的大名更是无人不知。结果,原定两场的演唱会门票被抢购一空,主办方盛情邀请歌王加演一场。夏里亚宾一口答应。

    然而,原定于1936415日在上海开演的最后一场演唱会,却因为歌王“抱病”而临时取消。失望透顶的粉丝们一方面担心偶像的健康,一方面又疑惑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病到不能演出了呢?

   事实上,夏里亚宾得的是“心病”。艺术一旦被迫与道德慈善及政治立场发生关联 ,那就从小众新闻文化新闻的定位上升到社会新闻甚至重大新闻了。夏里亚宾的上海之行,可不是一场纯粹的巡演哟。

   夏里亚宾在上海的演唱会为什么会取消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因为做了一件好事,人民艺术家变成了叛国者

        费多尔·伊万诺维奇·夏里亚宾1873年出生在俄国喀山的一个农民家庭。他没受过专业训练,是一个天生的歌者。他曾做过修鞋匠、清道夫和搬运工等杂役,21岁时才在彼得堡加入了皇家歌剧团,后又赴莫斯科先后加入马蒙托夫歌剧团和莫斯科大剧院,声名鹊起。此后,夏里亚宾走出国门,在欧美多个国家展示其惊人的歌剧才艺。
       
十月革命后,影响他一生的一个重要人物登场了,那就是大作家高尔基。既然文坛的好朋友发出了邀请,那就回国吧。回国后,夏里亚宾开始担任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的艺术指导兼首席男低音。接着,他便获得了“苏维埃人民歌唱家”的称号。艺术家的人生开始与政治立场挂钩。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令夏里亚宾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在巴黎的一个慈善举动,居然让他丢失了“人民艺术家”的美誉。
      1927
年,夏里亚宾在巴黎的一个俄罗斯教堂的院子里看见两个衣衫褴褛的俄罗斯妇女正带着几名残疾儿童在行乞。情感丰富又善良的他想帮助同胞,通过一位神父向当地的俄罗斯难民捐了5000法郎。那位神父也是个心思单纯的人,他心怀感激地在巴黎的一份俄国侨民报上发表了对捐款者表示感谢的话,没想到竟给夏里亚宾招来了大祸。
       
苏联驻巴黎使馆借题发挥,向莫斯科发了一份秘密电报,说人民歌唱家夏里亚宾在法国资助了白卫军,投靠了反革命…… 是“一个为了金钱从本国人民一方逃向本国人民死敌一方的人”,并建议宣布“在艺术工作者当中,在享有共和国人民演员光荣称号的人当中,没有夏里亚宾先生这类变色龙、背叛者的地位?!”  
         
在当时的大环境下,红白矛盾早就激化到势不两立的地步。于是著名的苏联红色诗人马雅可夫斯基立即发表了《“人民演员”先生》一诗来攻击夏里亚宾:
   
“教育人民委员部,
    
请从 白色老爷的头上
    
摘下 人民演员的红色桂冠!”

      
只会唱歌不懂政治的夏里亚宾一下子懵了。他向高尔基求助,说他就是帮助一下穷困妇孺,没想那么多,现在头衔丢了碗饭砸了该怎么办?高尔基劝他先回国再说。哪知国内舆论变本加厉地继续谴责,说他出国是为了“在资本主义世界追逐个人名利”,这一资助国外白卫军组织人民公敌应当“被宣布永远禁止入境。这下,夏里亚宾想回也不敢回国了。他在纸上写下了“我亲爱的祖国啊,我对你怀着崇敬之情至死方休!”表明心志。随后开始了长达10年的流亡海外的生活。他先在美国定居,后移居巴黎。
       
虽然祖国将他拒之于门外,但世界的舞台依旧向他敞开。夏里亚宾的歌声不但传遍了欧美诸国,还有了远渡重洋到中国开巡回演唱会的机遇。令这位低音歌王没想到的是,当年的痛心遭遇竟然在上海差点重演。

 

初到上海,怎么会有那么多俄国同胞?

       193512月至19361月间,夏里亚宾先后在哈尔滨、上海、北京和天津四大城市举行个人演唱会,同行的还有其妻子和女儿。按照行程安排,他于19351220日乘坐箱根丸号自法国马赛出发,先去日本巡演,然后再来中国。因为去日本的途中恰好经过上海,所以会上岸逗留半天,因此上海就成为了歌王远东之行的第一站。

夏里亚宾在上海的演唱会为什么会取消

       1936120日一大早,码头上人头攒动。许多俄国侨民手捧鲜花,拉着用俄文写的欢迎夏理亚宾的横幅,等待着故乡的歌王。此外,还有申城各大报刊的记者。11点半,高大挺拔的夏里亚宾一露面,粉丝们就高声欢呼起来。夏里亚宾有些意外,上海怎么会有那么多俄国同胞?
        
他的疑惑依旧可以通过研究历史得到解答。1917年后,大批旧王朝(沙皇俄国)的皇亲贵族被迫流亡海外。在海纳百川的上海,没有国籍的俄罗斯人被统称为白俄。到了30年代,白俄已经融入上海并形成了独特的“白俄文化”。在俄侨聚居的霞飞路上,有诸多具有俄罗斯风情的消费场所,霞飞路周边继而被称为东方的圣彼得堡,甚至还有自称“俄国公主”的女子成了社交界的红人。虽然是否真的是贵族无法考证,因为总有冒充的,但上海上流社会吃西餐品艺术的潮流很大一部分确实是从俄侨那里学来的。因此,彼时上海的“歌剧粉”不在少数。加上三年前,由夏里亚宾主演、德国名导巴布斯特导演的有声电影《魔侠吉诃德》在上海热映,连夏衍都点了赞。所以说,夏里亚宾在上海的观众基础是很好的。
       
靠岸后,夏里亚宾在位于船舱三楼的会客室中召开了简短的记者见面会。据当时的报刊记载,夏里亚宾穿着一身深青色的西装……虽然已经有六十三岁,但是由他那泛着红色健康的皮肤上,不容易使人相信,他已经是上了年纪的人……”
       
夏里亚宾对记者说,我走遍世界各地,到处献歌,只有东方没有到过,现在我的愿望实现了。之后,他又聊了一些关于音乐的话题。会谈结束后,夏里亚宾在上海市内进行了观光,至次日凌晨三点,才继续坐船离沪。

前“红色苏维埃歌唱家”为千余“白俄”观众唱了五首民歌

    一个月后,夏里亚宾结束巡演后,坐船如约而至,下榻在上海的华懋饭店。演唱会共有两场,定在225日、27日晚在大光明剧院举办。门票有二美元、四美元和六美元三档。虽然票价不低,但很畅销。演出还没开始,门票已售罄。

夏里亚宾在上海的演唱会为什么会取消

    演唱会盛况空前,根据媒体报道“观众以西人为多,高等华人次之,尤其是俄国人,对他是如痴如狂,大有宁可挨饿一天,不可不听此曲之慨”。从开场曲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咏叹调《先知》开始,到压轴曲目《哦,能否让我用歌声说话》,几乎每一分钟,舞台上下都在沸腾。尤其是夏里亚宾专为在场的近千名同胞准备的五首俄罗斯民歌,掀起了全场的高潮。

     当他演唱《莫斯科舞曲》时,一些俄国观众情不自禁地冲到舞台前方,围成一圈,合着拍子一起歌唱。其余观众也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夏里亚宾和他的音乐致敬。此刻,剧场里没有难民,没有亡国贵族,没有人民艺术家,也没有叛国者。需要提示的是,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艺术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为“白俄”而不是“红色苏维埃”表演。

    两场演唱会期间的那天,沪上文艺圈在法国总会为夏里亚宾举办了一场招待会。包括上海俄侨委员会主席梅茨勒、上海工部局总董安诺德、工部局乐队指挥梅百器、上海音专声乐教授苏石林等各界名流悉数到场,连当晚有演出任务在身的京剧大师梅兰芳也不肯错过这次机会。

    有意思的是,得知梅兰芳中途需要离场后,夏里亚宾没有像大部分东方人那样客套寒暄,说感谢梅先生莅临给面子这样的话,反而批评梅兰芳说:“演出之前不能参加宴会,也不能大声说话,这样才能保证演出时精神饱满、声音清亮。”这位耿直大叔的话在梅兰芳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后他不但自己引以为戒,更是告诫弟子们要注意。

    除了梅兰芳,其他文化界名流也对夏里亚宾的歌唱艺术赞不绝口。指挥大师李德伦认为,“听过夏里亚平的独唱会是生平幸福事”,剧作家曹禺感叹“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美妙绝顶的歌唱”。

   两场都是满座,承办方乐开了花。所有票房收入的两成归大光明作为场地费,四成归夏里亚宾作为酬劳,剩余的四成都成了盈利。于是,承办方动起“加演”的脑筋来。于是,一场令人哭笑不得的闹剧正式揭开帷幕。

 

你答应了就会惹事,你不答应也会惹事

 

    得知消息后,沉浸在音乐热情中的夏里亚宾不假思索就答应了承办方关于加演的请求。其经纪人A·斯特洛克对媒体表示:夏里亚宾将先启程赶赴哈尔滨召开演唱会,预计一个月后再回上海献演一次,时间暂定为331日。
       3
4日,夏里亚宾一行乘船北上。哪知北京和天津的观众也热情高涨,于是他在3月底分别在京津两地各
加演了一场。直至47日才乘坐途经天津的平沪线返回上海。《申报》第一时间刊载了他回沪的消息,并透露了第三场个人演唱会的预定时间:资悉夏氏已定七日抵沪,预定十五日在沪作最后一次表演。各大英文报刊也纷纷登出了门票开售的广告。然而就在这段时期,有个小道消息却在上海的大街小巷中传开了。

    起因是有几位在沪上颇有名望的人士联名写信给夏里亚宾,提议他举办一场慈善演出,以飨流落在沪的白俄难民。相信这些文化人多半也是一时的热心肠,是性情中人的性情所至,但此举无异于揭开了夏里亚宾的旧伤疤。耿直大叔这回不敢再“做好事”了,便回绝了这个提议。单纯如他哪能想到,这种提议,其实是“你答应了就会惹事,你不答应也会惹事”的烫手山芋。这下好了,有些人又开始对他进行道德绑架了。再后来,道德层面上关于该不该做慈善的辩论一路上升到了俄国的“红白之争”。关于夏里亚宾政治身份的陈年往事就被翻出来重提。哈尔滨甚至传来了夏里亚宾要为白军募捐演出的谣言。

    于是乎,艺术家再次抓狂。怎么办呢?惹不起,躲得起。415日,就在原定的第三场演唱会开演当天,演唱会以歌者身体忽感不适为由宣布取消。也就是说,别说慈善义演了,连原来定好的正常加演也办不了了。夏里亚宾携妻女匆匆离沪,整个中国之行戛然而止。

夏里亚宾在上海的演唱会为什么会取消

    就在几个月前(1935年12月),当夏里亚宾怀揣世界巡演的梦想踏上远东之行的时候,他引用了俄国诗人普希金在一个世纪前写下的诗歌:

《为了远方祖国的海岸》:


在悲伤的亲吻里,

你的嘴唇挪开。

在我悲惨的放逐中,

你从另一个角落里向我召唤。

你说:“在离别的日子里,

在永恒的蓝色天空之下,

在橄榄树阴影下的情吻,

我的朋友,我们将要重逢。”


    有谁能读懂,夏里亚宾的心?

    1938年4月12日,夏里亚宾因败血症于巴黎病逝,享年65岁。沪上著名电影杂志《电声》刊出讣告:“按夏氏近本有来远东消息,不料突然身故也。”

      1984年,夏里亚宾的遗骸被迁葬回莫斯科新处女墓地。

    终于,重逢;终于,归来。


更多名人往事,欢迎关注 @密斯赵 的微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