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密斯赵
密斯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79,806
  • 关注人气:17,6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戴帽的农村少女》:别忘了寂寞的山谷里野百合也有春天

(2019-04-08 08:26:11)
标签:

名画

艺术

毕沙罗

印象派

传记

分类: 文艺评论

她坐在春日里的一片绿草地上,既没有蒙娜丽莎般的微笑,也没有佩戴珍珠耳环之类的首饰。她相貌平平,衣着朴素,神色平静中略带悲哀,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农村少女。

《戴帽的农村少女》:别忘了寂寞的山谷里野百合也有春天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这幅名为《戴帽的农村少女》的油画是印象派掌门人卡米尔·毕沙罗在“新印象主义”阶段的代表作,描绘的是画家年轻时在委内瑞拉所看到的乡村生活。质朴是这一作品的动人之处。就算你留恋开放在水中娇艳的水仙,别忘了寂寞的山谷里野百合也有春天。

 

印象主义逻辑前进的一个阶段

关于毕沙罗是如何当上印象派掌门人的故事,在笔者之前的一篇文章中已经详细介绍过。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移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813eb50102yd2l.html

这回来瞧瞧大师在“新印象派时期”的作为吧。话说印象派作为江湖新门派出道后,好几年都不被待见,大部分舆论都以“旁门邪教”视之,只有艺术批评家奥克塔夫·米博认为:“毕沙罗的工作是一个革命。”

这场“革命”是温和的。毕沙罗的绘画态度比其他印象派画家更简单自然,他没有自觉或不自觉地美化农民的生活,而是把他们放在日常的环境中,没有任何姿态,只对生活作客观记录。
       
到了19世纪80年代,五十开外的毕沙罗开始探索新的绘画主题和方法。结果返璞归真,回到了他早期的创作主题,开始描绘他年轻时在委内瑞拉所看到的乡村生活。“芭蕾舞女代言人”德加将毕沙罗这一阶段的主题描述为“为生计而工作的农民”。“中产标兵”雷诺阿则把毕掌门改画普通农民的行为称为“革命”。
     
《戴帽的农村少女》创作于1881年。少女坐在一片绿草地上,穿着蓝紫色条纹衬衫和同色系工作围裙,一顶系着红丝带的米色草帽戴在细软在长直发之上。她双手相握,视线往左下方沿伸,是一种拘谨的防御的姿态。少女的表情很平静,眼睛和嘴角带着淡淡的忧郁,是思恋某个不可能爱上她的“白马王子”,还是在为母亲的健康担忧?因为普通,她的故事不会有人知晓。

少女的鼻尖是视觉的中心,由于日晒而有的雀斑显得十分真实。印象派惯用的色彩表现可以在画中明显看出,红色的暖与蓝色的冷交织在一起,是阳光透过树林零零落落地洒在草地上以及少女的帽子、衣服和脸蛋上。整幅画的用色相当和谐温柔。

毕沙罗喜欢先用大笔触画好基调,再用貂毛小笔精雕细琢,所以仿佛可以瞧见纤草在随风轻摆,草帽的质地也很分明。后来,毕沙罗连貂毛小笔都觉得不满意了,开始学习修拉的点彩法。有人认为这幅《戴帽的农村少女》已经是点彩画法了,只不过点的方向和大小不同。这一说法略有牵强,小笔触和无方向、大小一样的点还是有区别的,最多也就是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中的代表作品而已。更加有力的证据是,毕沙罗是在1885年才认识修拉的。
       
与其说毕沙罗向修拉学习点彩法,不如说恰巧两人英雄所见略同而互相切磋——使用非常小的纯色块,以便在远处观看时,创造出混合颜色和阴影的错觉。从1885年到1888年,毕沙罗画了整整三年的点彩,并将作品在1886年的第八届印象派沙龙上展出。在这一届的沙龙上,“点彩”作为一个单独的部分展出。除了毕沙罗的作品,一起展出的还有修拉、西格纳和毕沙罗的长子卢西恩的作品。
    
结果,几乎每一位评论评论家都注意到“毕沙罗在改变艺术、改变立场和迎接新挑战方面的非凡能力”,是一位“从远道而来的战士,一位不断成长并勇敢地适应新理论的大师”。毕沙罗自己则把这种新的艺术形式称为“印象主义逻辑前进的一个阶段”。

 

你真的相信你的儿子们都是艺术家吗

《戴帽的农村少女》:别忘了寂寞的山谷里野百合也有春天

刚才提到毕沙罗的长子卢西恩,不妨来聊聊画家的家庭生活。尽管很早就做了印象派的掌门。由于该门派当时不被待见,所以毕沙罗的经济状况一直都不大好。幸而他和妻子的感情很好,还有诸多子女相伴左右。

在笔者之前的文章已经介绍过,毕沙罗的爱妻朱莉是他母亲的女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移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813eb50102yd2l.html。当年为了娶她,毕沙罗断绝了家里的经济支援。

  有一次,朱莉借钱失败后,写信给与毕沙罗同住在巴黎的长子卢西恩:“我们怎么办?每天到了午餐时间,我都说不出再等等这句蠢话。你爸爸说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完了。我没有勇气了。我已决定把你那三个弟弟都送去巴黎,然后带两个最小的去跳河。我可怜的儿子啊,我怕让你伤心。可我太不幸了,再见吧,我还会见到你吗?天啊!

  朱莉文化程度不高,原文虽然没有标点,卢西恩大概意思还是能看懂的,见老妈要带着6岁的妹妹和3岁的弟弟跳河自然是吓得半死,赶紧把信给老爸看。毕沙罗读毕瘫倒在椅子中,双手捂脸哭泣起来:卢西恩,我们必须把我们一家拢在一起。”当父子俩赶回家,看到朱莉正在无可奈何地削土豆时,才松口气。

  幸而毕沙罗在晚年终于摆脱了经济上的困窘,一家人得以团聚。1895年的夏天,毕沙罗用钢笔和彩色蜡笔画了一幅《一门艺术家》。画中的孩子有的在画画,有的在雕刻,卢西恩在指导他们,朱莉则在缝纫。

  朱莉瞥了一眼画作后问:“你真的相信你的儿子们将来都是艺术家吗?”

  毕沙罗回答:“不都是画家,也许还有版画家、木刻家。但他们大多数可以从事工艺美术工作,把日常生活中用到的每一件东西做得既实用又美观。

毕沙罗的质朴实诚真是一辈子都没有变啊。19031113日,毕沙罗在巴黎病逝,享年73岁。


更多名画故事,欢迎关注 @密斯赵 的微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