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哈同与罗迦陵,老上海最牛“炒房夫妻档”

(2017-08-04 13:25:09)
标签:

哈同

传记

老上海

房产

罗迦陵

分类: 名人往事

      两个一贫如洗的洋瘪三,凭借过人的胆识,夫唱妇随,力挽狂澜,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上海,掀起了一场关于房地产的浪潮,将南京路推向了中华第一街的宝座,为自己赚到了远东首富的身价。他们盛情招待孙中山等革命党人,却又认隆裕太后的母亲为干娘。他们尊崇佛教,却又与军阀勾结谋财。他们吝啬跋扈,却又大兴慈善。他们是哈同与罗迦陵,老上海最牛的炒房夫妻档

哈同与罗迦陵,老上海最牛“炒房夫妻档”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等我有点钱了一定娶她,她会帮我超过沙逊

       哈同1851年出生于巴格达,自小拾破烂、拣煤块谋生。幼年随父母迁居印度入英国籍。1872年,21岁的哈同开始了孤身闯天下的历程,次年从香港转入上海。

      上海可以说是哈同的福地。他怀揣仅有的6块银元,找到了替犹太老乡沙逊看洋行大门的差事。他一边看门,一边兼做清洁工。头子活络又肯干,哈同很快被升为管事助手,负责看守鸦片仓库。有了这个肥差,哈同得以积攒了一笔钱。精明的他并没有在上海花天酒地,而是用这些钱购买了一些零散土地,昔日小瘪三的翅膀开始变硬了。

       在上海滩,有了钞票就不愁没娘子。哈同看上了一个叫罗迦陵的女佣。和哈同一样,她也是个出生卑微的苦孩子。罗迦陵比哈同小13岁,其父为法国水手,母亲是福州闽县人。罗迦陵在上海出生后不久,父亲即回法国,母亲带她帮佣为生。六七岁时母亲去世,罗迦陵由他人抚养长大,现在一名法国商人家帮佣。

      从相貌上看,罗迦陵粗胖笨重毫无吸引力,有传闻说她体重居然有200斤!可是姑娘天生脑子好使,聪明伶俐,会英语和法语。哈同发现,这个小女佣不但拥有过人机智,而且性格大胆泼辣,正是帮助他事业腾飞的理想配偶。哈同对同乡说,你看吧,等我有点钱了一定娶罗迦陵为妻,她一定会帮我超过沙逊。

       1886924日,35岁的哈同把22岁的罗迦陵带至闸北青云里,以犹太教的仪式举行了婚礼。从此,垃圾瘪三和女佣不复存在,老上海最牛的炒房夫妻档即将冉冉升起。

       与罗迦陵结婚后,哈同的事业果真蒸蒸日上,先后荣升上海法租界公董局董事、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董事。1901年,刚满50岁的哈同脱离沙逊洋行,创办哈同洋行,专营房地产业,终成上海一代洋地王。

       事实上,哈同并不是辞职后才开始专攻房地产的。结婚前,他就通过收购零散土地赚到了讨娘子的本钱。新婚不久,新娘子罗迦陵更是替他发现了第一桶金。

 

用全部家当抄底南京路,夫妇俩成为“远东首富”

    中法战争爆发后,中国军队在老将冯子材的率领下,接连击退了法国侵略军。中国人民拍手称快的同时,在上海的洋人却坐不住了。他们认为,中国打败法国后就会清理他们,于是纷纷逃离上海。结果,上海的房价因此暴跌。
   
当时,哈同也有些害怕,跟老婆说不如去香港躲避一下。哪知罗迦陵“心比天高,胆比地大”,她回答老公说,走不得,上海房价暴跌可是千载难逢的抄底好机会啊!她不但把自己的首饰卖掉换钱买地,还鼓动哈同也倾其所有,把全部家当都折现用于购买房屋土地。自从两人结婚以后,事无大小,哈同都听命于罗迦陵,还口口声声说“夫人命大福大,相夫有术”。所以,只要老婆大人说买房,哈同绝不打回票。

       那么,他们买了上海哪里的房子呢?南京路啊,公共租界的南京路就是哈同夫妇的发家之地。19世纪末、20世纪初,公共租界内的商业中心位于广东路福州路一带,南京路当时还很冷清。他俩是如何发现这块升值潜力巨大的宝地的呢?

       原来那时南京路和福建路口有一座虹庙,罗迦陵经常到那里烧香。也不知是菩萨提点,还是她独具慧眼、灵光乍现。回家后,罗迦陵就跟老公说,咱们多买点南京路两侧的地产吧,一定没错。哈同深知自己的太太不是那种随口一说的寻常妇人,便认认真真去摸了情况,他发现公共租界有向西、向北、向东三面大规模拓展的趋势,认定南京路确实有可能成为上海新商业中心。夫妇同心后,便其力断金了。

        同时,昏庸软弱的清政府打了胜仗也无济于事,结果“不败而败”。于是,怕得要死的“洋大人”们又神气活现了,纷纷回到上海。“十里洋场”很快就恢复了灯红酒绿,房价随之回升。罗迦陵劝老公趁热打铁,尽快想办法使南京路跃升为上海第一街、甚至是中华第一街

     哈同的脑子真是活络,懂得搞噱头引起社会关注,然后炒热地价的生意经。夫妇俩以办公益形象工程为名,出资60万,用名贵的铁藜木铺设南京路路面,使之成为全上海最为平整的道路。
    
铁藜木被截成二寸见方的木块,浸了沥青,然后铺于路面,再浇上一层柏油。据统计,整段路一共用了几百万块的铁藜木。如果一块按六七角的市价算,可买白米三四斗,绝对高端洋气上档次的。哈同嘴皮子功夫一流,对外表示,铁藜木结实耐用,还有弹性,行人踩上去会很舒服,而且淋了雨水还能马上吸干,说得神乎其神。

     很快,哈同夫妇花大钱修南京路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后来,铁藜木甚至被传成了红木!南京路的名气一夜红遍全国,地价房价自然是蹭蹭蹭往上涨,哈同夫妇大方有见识的名气也随之传了出去。有童谣这么唱:哈同,哈同,与众不同,看守门户,省吃俭用;攒钱铺路,造福大众。筑路,筑路,财源亨通。

       随着1908年上海第一条有轨电车问世,南京路很快店铺云集,成为公共租界乃至上海的黄金地段,数年间地价上涨千倍以上。就这样,一场可能倾家荡产的赌博,哈同夫妇赌赢了。哈同从此被尊为“远东首富”,声望真的超过了老东家沙逊。

 

逼着铛铛车绕行,却动不了一个钉子户

     几乎拥有半条南京路的哈同身价倍增后,对太太的眼光又是佩服又是感恩,少不了多拍拍太太的马屁。罗迦陵信佛,字俪蕤,号迦陵慈淑老人,法名太隆。于是,哈同便将他们名下不少地产都以字命名,如慈裕里、慈庆里、慈顺里、慈丰里、慈永里等,甚至将四川中路的那栋大楼直接命名为迦陵大楼哈同觉得还不够,一定要为太太造一栋以她名字命名的豪宅,方能纪念他俩无与伦比的咸鱼翻身。

     当时,静安寺以东的地皮还属于乡下,哈同认为,南京路的繁华往西延伸是铁定的事。于是他决定将与罗迦陵的爱巢造在南京西路,取名爱俪园。不过老百姓也许觉得这个名字过于矫情,习惯称其为哈同花园

       值得一提的是,哈同居然也有搞不定的时候。在为造爱俪园圈地时,他曾碰到一个钉子户,而且还输了官司。当时哈同在涌泉浜(今南京西路延安中路之间)圈地数百亩,威逼利诱,强行迁走附近农民。可是,偏有一个外号“张聋膨(沪语:聋子)”的世代名医张骧云表示不服。

       哈同是个不轻易买账的狠角色,他命人在张氏祖坟周围围起高墙,想要禁止张家祭祖。张骧云不同意,哈同便允诺在长浜路(今威海路)开一条小路,让张家扫墓时出入。但不久,哈同就违背承诺,在张氏祖坟前重新建起围墙,挖沟断路。张骧云恼了,请来律师上诉英领馆。这场官司打了几年,英领馆终审裁定,判张骧云胜诉。判决书称:“应在张氏坟地留有小路,以备张家祭扫之用,张家不论何人,不论何时,不分昼夜都可以自由出入,哈同不得干预。从小路到坟地经过的一座桥由哈同出资修建,并规定这次的诉讼注册费用由哈同承担……”

       想那哈同夫妇财大气粗,连爱俪园西侧的铜仁路当年也被命名为哈同路了,却依然逃不开大自然一物降一物的规律。不过,哈同是不可能因为一个“张聋膨”就就此收敛,心性大变的。

     当年英商电车公司的1路有轨电车,原来是要从爱俪园旁的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经过的。哈同嫌“铛铛车”太吵,诉之,结果电车被迫绕道,从王家沙折至爱文义路(今北京西路)再到静安寺。此等牛气,颇有财能通天的感觉。那么,他斥巨资建造的爱俪园究竟是怎样一个大手笔呢?

哈同与罗迦陵,老上海最牛“炒房夫妻档”

      爱俪园的设计者是清末名僧黄宗仰。黄宗仰号乌目山僧,聪慧异常。他在常熟清凉寺出家,于镇江江天寺受戒,1899年才到的上海。

      1901年,爱俪园开工。先是把坟地铲平,再挖湖掘池,造山搭桥,最后盖楼建屋,一共花了三年。这一园林式爱巢以中式为主,西式为辅,园内有黄海涛声、天演界剧场等景区。1909年,爱俪园继续扩建(占地50余亩扩至300亩,相当于20万平方米)。增设的外园里,有渭川百亩、大好河山、水心草庐等三大景区,全园大小景点共有近百处。据说这一当时上海最大最豪华的私家花园因仿《红楼梦》中大观园的设计,另有海上大观园之称。

    

大门向革命党敞开,孙中山差点遇刺

     爱俪园是哈同夫妇的豪宅,亦是当时上海社会名流和政界要人经常聚会的地方。哈同夫妇在商界的眼光举世公认,在政坛呢,他们其实也是十分有谋略的。

    辛亥革命前,哈同曾资助过革命党人,辛亥革命后,爱俪园更是成为了革命党人的聚会场所。你说他思想进步、亲近革命党吧,也未必。爱俪园里照样有清朝遗老遗少的宾客席;害过无数革命党人性命的湖广总督瑞徵,在辛亥革命爆发后逃到上海,哈同照样在爱俪园里收留了他;甚至于在辛亥革命爆发前,罗迦陵还曾赴京认了隆裕太后的母亲为干娘

     此外,历任的上海护军使(杨善德、 卢永祥、何丰林)都是哈同的“好朋友”。他做烟土买卖要依靠这些军政头目作靠山,这些军政头目呢也需要依靠哈同把搜刮来的钱财用作地产投机买卖。

    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哈同与冯国璋、徐世昌、黎元洪、曹锟等都有密切来往,并逐年从军阀处谋得四等、三等、二等直至一等大绶嘉禾章。在直皖战争时,哈同曾支援曹锟 50 万元枪支弹药费。财权交易,可见一斑。

    上述种种,只能说明哈同和罗迦陵的生存智慧——谁执政无所谓,我发财就OK

    深知身为外国人的特殊身份,哈同夫妇同军政界打交道都是通过两个亲信从中穿针引线的。一个是爱俪园总管姬觉弥姬觉弥原名潘林,外号“潘小孬”,从江苏徐州来沪打工。他原本是哈同洋行里一个小小收租员,因为相貌英俊,机敏麻利被哈同夫妇提拔并赐名。他负责打通清廷和军阀这一块。另一个是爱俪园的总设计师黄宗仰。黄宗仰颇有佛教界的民主革命家的风范,对哈同夫妇的政治影响同样巨大。
     1902
年,黄宗仰不满清廷腐败,联络章太炎、蔡元培等发起"中国教育会",拟成立"爱国学社",收容南洋公学等因反对学校当局压制而退学的学生。此间,他曾说服哈同夫妇出资,促成爱国学社的成立。于是他说服哈同创办爱国女校,并由罗迦陵担任校董。

     后来章太炎和邹容被捕后,黄宗仰营救未成,避往日本.访孙中山于横滨。他回上海后专事重刻日本宏教书院佛藏,并于民国成立后,辞别哈同夫妇以及孙中山等人,决然归山。所以说,很大程度上是黄宗仰引领了哈同和罗迦陵,及时选择了一条光明大道。

     哈同夫妇也许没想那么多,反正有钱么。黄宗仰为人正派,拿了高薪总不至于存心害他们,而且他早晚要归山的。黄宗仰走后姬觉弥独当一面,到时遗产给他一份就是了,所以也没有背叛的理由。因此,夫妇俩打定主意,只管到处做好人就是了。
   
章太炎与汤国黎的婚礼,在爱俪园中的天演界举行(蔡元培是主婚人,孙中山、黄兴和陈其美等辛亥元老悉数出席,其他来宾约有2000余人);护国运动的功臣蔡锷将军,在东渡日本就医之前曾在园中养病;抗日名将何应钦也受过哈同夫妇资助……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哈同和罗迦陵的确为中国的民主革命出过一份财力。

    辛亥革命后,孙中山从海外返国。哈同觉得孙先生前途无量,加之黄宗仰仍住园中,自然得和革命党人多多走动。

哈同与罗迦陵,老上海最牛“炒房夫妻档”

    19111125日,孙中山、陈其美、黄兴等人在爱俪园得到了哈同夫妇的盛情款待。午宴后,由国民交涉总长伍廷芳邀去商政;下午到法租界宝昌路寓所接见《民立报》记者,谈武昌起义后形势。黄昏时分,孙中山回到爱俪园召开同盟会领导人会议,哈同夫妇又设宴庆祝,并邀请在沪的革命党人参加。谁知道,就在当晚,孙中山差点在园内遇刺。具体情形民间流传有一文一武两个版本。

    文版本说这事发生在开席后不久。当时一个自称来自北京的伶人李方行,由姬觉弥带入大厅欲见孙中山。此人刚踏进门,站在李燮和身后的两位姐妹花女保镖——尹锐志和尹维俊便觉有异,纵身而出,一个保护孙先生,一个冲到那伶人身前说“你找错人了”,然后一手击落对方从袖内拔出的手枪,一手将其手反拗,推出厅外。

     武版本则传事发是在晚宴以后。当时,孙中山在陈其美的陪同下到花园戏台看戏。孙中山与陈其美并肩坐在前排,身后站着两位。演出进入高潮时,台上一名武生展示了一个高难度动作,引得满场喝彩。就在此时,尹氏姊妹中的尹锐志突然拔出手枪,将舞台上的两盏大吊灯击灭,同时,尹维俊飞身跃上舞台,发出一枚暗器,击中那名武生,将其擒住——原来,那名武生是企图行刺孙中山的杀手。

    事后,陈其美问尹锐志:“你既然发现他是刺客,为何不将其击毙,反而先打灭了两盏大吊灯?”尹锐志解释说:“戏一开场,我就觉得他有问题。他特别卖力演出的时候,很可能是要动手了。我开枪灭灯是想让他看不见台下的情况。而且如果会场上还有其他刺客,也会被震慑,不敢再造次了。”

    不管事实是文版还是武版,哈同夫妇作为主人怎么会不吓出一身大汗!幸而孙中山却像没事人一样,继续与宋教仁争论体制问题,丝毫没有问责哈同和罗迦陵的意思。后来,黄宗仰出面说,爱俪园已经不安全了,不如请孙先生去宝昌路408号安宿,住宅内外会有西捕、安南捕的人负责站岗巡逻。

     三天之后,各省代表在南京一致选举孙中山为临时大总统的消息传至上海。191211日,全上海高悬五色旗,庆祝南京临时政府成立,欢送孙中山离沪去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一职。哈同夫妇恭敬地把孙先生送到爱俪园门口,外头上海人民已夹道欢呼。哈同对罗迦陵说:“这位孙先生真是你们中国的伟大人物啊!

 

哈同招来徐悲鸿,罗迦陵气走月霞法师

     苦出身的哈同在功成名就后想弥补自身在教育上的遗憾,便在爱俪园内开办了一所以传播中国古典文化为宗旨的仓圣明智大学,让姬觉弥做校长并主持翻译《古兰经》。这是一所从小学到大学的全日制学校,学生的膳食、住宿和学杂费全免。课程侧重于国学,也涉及宗教,聘请的学者包括王国维、章一山、费恕皆、邹景叔等。其中最有故事的一名老师是国画大师徐悲鸿。他可是哈同亲自招来的。

     所谓“仓圣明智”,就是奉创造文字的仓颉为圣。可是仓颉长得什么模样,无人能够想象,古书上只说他“双瞳四目”。哈同自己是门外汉,学校里的那些学者又下不了定论,拿不出丹青。于是,1916年哈同向社会发出征画启事,征集仓颉画像,拟悬于大学内。不久,这则启事就招来了一个未来的大师。

     当时,刚考入震旦大学的徐悲鸿就业无门,十分落魄。冲着奖金,他花了几天时间画成一幅三尺多高的仓颉半身像前去应征。画上是一个满脸须毛、肩披树叶的巨人,两条眉毛下各有上下重叠的眼睛两只。画里的仓颉大头宽额,神采奕奕。结果,这幅画像获得了仓圣明智大学学者们的一致好评,徐悲鸿还被招进学校任教。此后前途一片光明,终成一代画师。

     同样没念过多少书的罗迦陵则热衷于佛教宣扬,在爱俪园内开设了一所僧侣学校华严大学。事实上,由于罗迦陵笃信佛教,爱俪园内原本就建有频伽精舍。黄宗仰按照佛经中极乐世界的说法,设计了七重行树,七重罗网,七宝莲池,八功德水,使得爱俪园一度成为上海的佛教圣地,招待了无数南来北往的僧侣。

     就个人而言,罗迦陵确实是对中国的佛教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太平天国战争期间,江南地区的佛教曾受到毁灭性打击。1909年,罗迦陵出资20万元,请黄宗仰主持,历经四年,刊印了全套《大藏经40帙(帙号为41419168416卷,称为《频伽精舍校刊大藏经》,简称《频伽藏》。这是中国近代出版的第一部铅印本《大藏经》。

     四年后,在康有为的建议下,罗迦陵创办华严大学,聘请从湖北来沪的月霞法师主讲(黄宗仰已归山)。招生规模六十人,预科三年、正科三年,方可毕业。开课之后,月霞法师任主讲,为学生讲授《华严经》,率学生坐禅。他的师弟应慈法师担任副讲。华严大学的开办,是全国佛教界的一大新闻。

    一学期后,罗迦陵突然提出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要求,她要求全体学僧必须要在每月朔望,为其顶礼问安。这个类似把自己当成太后的做法,令众学僧无法接受。一个一心向佛的妇人怎会产生如此妄念?罗迦陵此举和其若干年前的赴京之行大有关系。

    1909年,罗迦陵曾应邀前往北京,被隆裕太后的母亲认为义女,这就相当于与隆裕太后成了干姐妹。罗迦陵可高兴了,在宫里出手大方,笼络人心。后来,宣统皇帝的弟媳又认了哈同为义父。哈同受御赐“二等宾星勋章”和“公使待遇”。如此一来,土豪成功跻身皇亲国戚了。
   
民国初年,哈同夫妇去北京给干娘拜寿,受到清宫款待,罗迦陵被封为“正一品夫人”,又赐给60名太监回上海使唤。于是,全盛时期的
爱俪园内共有管家、警卫、仆人、和尚、尼姑、教师、学生近800人!

     罗迦陵这个女主人,在家中也学起了太后的风范,极其讲究排场。插一句,罗迦陵为人喜欢铺张奢靡,哈同则节约吝啬。据传,哈同在外应酬需要打电话回家告知,他嫌电话费贵,就对罗迦陵说,你不要接啊,电话铃响一声就说明我今天晚点儿回家,响两声说明今晚不回家了。哈同究竟节约到什么程度呢?午餐只吃两菜一汤,大冬天办公也不开暖气。

     男主外女主内,在爱俪园当家做主的依旧是罗迦陵。她不但到处搜罗珍奇古玩装点门面,还在入口处建了自己和哈同的铜像,命令宫里送来的那些太监,见到铜像,都要行跪拜礼。哈同和她自己两次七十大寿所花费之巨,均轰动了整个上海。

     人无完人么,哈同夫妇生意做得那么大,又得到了政界的庇护,难免会有眼睛朝上看的时候。不过,爱俪园里的佛教徒却不理会也不宽容这一套。

    月霞法师不愿向罗迦陵顶礼问安,率领全体师生离开爱俪园,迁往杭州海潮寺。罗迦陵居士一生的功德簿上被记下了不那么光彩的一笔。

 

养子女反目,巨额遗产官司打了16

       那么牛的一对夫妇却命中无子。有人说,罗迦陵除了帮佣,也在风月场所打过工,所以早就失去了生育的能力。也有人说,是哈同的问题,因为哈同暴富后没见他讨过姨太太,甚至零绯闻。究其原因,一方面罗迦陵性格强悍哈同惧内可能不敢,另一方面有宗教信仰的因素,又或许他天生爱财不喜女色。总之两人不赌不嫖,不抽大烟,努力赚钱,相守一生,并在爱俪园内收养了一批孤儿。毕竟做慈善,也是富豪的日常嘛。

    20名中外孤儿都住在爱俪园中。有意思的是,哈同夫妇在领养子女上采取的是AA制,外籍的跟养父,中国籍的跟养母。由哈同领养的11名外国孤儿名义为养子女,从父姓;由罗迦陵领养的9名中国孤儿名义为内侄子女,从母姓。

     19316月,哈同病逝,葬在爱俪园内,享年83岁。那么精于算计的一对夫妇,当然会有遗嘱。这份遗嘱是哈同夫妇以英国律师劳敦、葛立芬为证人签署的,一式两份。遗嘱规定,如果哈同死后7天之内其妻罗迦陵不死,则罗迦陵将继承全部遗产;如果7日之内罗迦陵去世,那么遗产归遗嘱执行人管理,由遗嘱执行人监护继承人成年后,按遗嘱规定将遗产分割给各继承人。

     按照遗嘱,在扣除赠与其他养子女的款项以及包括丧葬费在内的一切开支以后,哈同的两个养子大卫·乔治·哈同和罗弼·维多·哈同分别获得遗产的70%30%。遗嘱的执行人是大管家姬觉弥和高易律师公馆的律师拉亥脱。

     这份遗嘱为什么强调7日之内罗迦陵不死才能继承遗产呢?原来根据犹太教的习俗,丈夫去世后妻子一般要在7日内殉节而死。但是罗迦陵信奉的是佛教,而且当时她连70岁都不到,身体也健康,是不大会为哈同殉节的。

     这笔遗产究竟庞大到什么地步呢?哈同共留下土地450余亩,房屋1200余幢,30万平方米以上。英国领事给估算了一下,遗产总价值为400万英镑,罗迦陵继承需要缴纳的遗产税就达1800万银元!

      罗迦陵拿不出这么多现金,只好将市中心的16处房地产作抵押,贷得1800万元。这笔贷款年息6.5厘,约定期限为10年,所以一直到罗迦陵去世也没有还清。解放后,债权人还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扣押罗氏的抵押物以及其他财产呢。

      罗迦陵失去哈同的悲伤不是巨额遗产可以弥补的,自从丈夫去世后她终日卧床,不理家事,而家里乱七八糟的问题却有增无减。一会,有两个自称哈同近亲的伊拉克人过来要求分遗产,被法院驳回。一会,养子女们又为争夺遗产而闹得不可开交。

     19319月,自称哈同堂兄弟的爱士拉·阿道尔·哈同来到上海,向英国驻沪最高法庭提起诉讼,要求继承哈同的遗产;次年3月,又有一名来自伊拉克的“远房亲戚”向法庭提出了相同的要求。他们否认罗迦陵的继承权,要求继承全部遗产。法庭按照英国法律驳回,宣布罗迦陵继承有效。

     1934年年初,自称哈同侄孙的爱士拉·散利·哈同代表他的12名兄弟来沪,向英国驻沪法庭递上了诉状,声称根据伊拉克法律,哈同遗产应由他们12人平均继承,但鉴于罗迦陵年老孤寡,又与哈同结婚多年,所以同意分给她四分之一作为照顾。这一要求被法庭同样驳回了。

     若干年后罗迦陵去世,爱士拉·散利·哈同又分别向汪伪政权法院及国民党上海地方法院提出诉讼,但均未成功。

    罗迦陵是 194110月去世的,享年77岁,与丈夫合葬于爱俪园。然而,继承了哈同遗产的罗迦陵也是个喜欢来事儿的主,她单独在四年前又立了一份遗嘱。这份遗嘱和之前的有很大出入——总管家姬觉弥得400万元,捐给中国政府950万元,余款分给养子女和内侄子女。于是,便引发了长达16年的哈同遗产案。爱俪园逐渐衰败,昔日园中盛景终究一丝也不剩了。

    19475月,上海地方法院根据和解协议宣布结案。此后,上海市政府曾多次提出征借爱俪园。

    1949年,新中国成立,长子乔治和管家姬觉弥均移居香港。爱俪园收归国有,政府在原址上建造了中苏友好大厦(今上海展览中心)。近年来时常有房产交易会在展览中心举行,不过哈同和罗迦陵是不能替他们出主意了。

 

更多名人往事,欢迎关注 @密斯赵 的微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