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隐秘的快乐

(2011-10-05 17:05:36)
标签:

童年

文字

分类: 梦里梦外

翻译了个小故事,想送给有书缘和文字情结的朋友们,送给老家的袁远、阿贝尔和浓玛,送给我自己。

浓玛在《沙漠的语言》中说:生命是一个由无数虚无组成的巨大的虚无。唯有两种虚无是温暖的。语言和爱。如同怀抱。

浓玛,谢谢你!

语言和爱。如同怀抱

 

                           《隐秘的快乐》 

                                                       克劳瑞斯.利斯佩克图

 

她个头矮小,胖胖的,浓密的卷发,丰满的胸脯。我们其他人孩子的身体都还平平的,木板一样。这还不够,她还要把糖果满满地塞在胸前的口袋里。另外,她有个让每一个热爱读书的孩子都羡慕的父亲,一个经营着 一家书店的父亲。

但她对这个却满不在乎,而我们也从来没有从中得到过什么好处。包括我们过生日的时候,她也只是从他父亲的店里拿张明信片来送给我们,书我们是得不到的,再便宜的都没有。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那张有勒西腓风景的明信片,明信片上是那些我们见过上千遍的老桥。在明信片的背面,她会用漂亮的字体写上“生日快乐!”或“祝福你!”一类的话。

她天生残忍。站在那儿,津津有味地嚼着糖果,满身都是复仇的味道。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仇视我们,我们这些可爱的身材修长瘦小,有着 飘飘直发的孩子们。对我,她更是冷静地操练着她的虐待欲。但对书本如此 饥渴的我,却顾不上在乎她对我的羞辱,只是不断地祈求她借书给我,那些她其实毫不感兴趣的书。

有一天,她开始了对我特别地折磨。很不经意地,她说,她有蒙特如.鲁巴图的《纳日泽胡历险记》。那是一本厚厚的书,天哪,是每天你可以搂着它入睡,和她厮守一辈子的书,是我做梦都想要却无法得到一本书。她说我第二天可以去她家借。

整整一天,我都沉浸在期待的快乐 :  昏昏沉沉的,整个人就像缓慢地 飘在柔软的海水中,被浪子推来推去的。

第二天我去她家。确切地说,应该是跑去她家。她的家,是一幢独楼,不像我,住在老殖民屋的公寓里。她没有请我进屋,但眼光毫不躲避地看着我,她说,她把书已经借给了另外一个女孩,她还说我可以明天再来。

我失望不已,脚步缓慢地离开。但没过一会儿,又被新的盼望充满,一路跑回家。 在勒西腓的街上,我总是跑着走路。这一回,我没有摔倒:借书的承诺,牵引着我。明天很快就到了,接下来的日子便将是我的一生,爱的世界等待着我。我像往常一样一路跑着,一次都没有摔倒。

但故事还没有完。书店老板的女儿有她的打算,邪恶而自制。第二天我又带着微笑和心跳站在她家门口。迎接我的是她冷静的答复,书 还没有被还回来,我明天可以再来。我隐隐地预感到,后来我还会多次经历“明天再来”的心跳和疼痛。

这样继续了多久?我不知道。但她知道这可以无休止地持续下去,直到她所有的仇恨和不满从身体里发泄出来。有时我的预感很准,我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她的受害者。但即便有预感,我还是接受它,仿佛那个想让我受罪的人,是在让我赎罪。

有多久?我每天去她家,一天都没有错过。有时她会说:哦,昨天下午书都在我这儿,可是你只是上午来了,我就又把它借出去了。我惊讶得连眼圈都变黑了。

 

然后有一天,当我站在她家门口,安静而屈辱地 听她说书又被借出去的话的时候,她妈妈过来了。她一定是开始好奇为什么这个女孩每天都默默地来她家。她问我们俩这是怎么回事。稍许的惊讶和沈默之后,我们试图用三言两语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开始这个女人并不明白,但当她后来终于明白的时候,她转身对着自己的女儿,大声而诧异地说:“那本书不是一直都在家里吗?你看都不想看的!”对这个女人而言,最可怕的发现恐怕不是事情的经过而是她自己的女儿。她看着我们,看着她陌生残忍的女儿和那个站在勒西腓街边的风里疲惫的金发女孩,很长时间,她没有说一句话。后来,等她终于缓过气来,她便冷静而坚决地对她女儿说:你马上把书借给她!然后又对我说:你想借多久都可以。明白吗?我想借多久都可以。这比她把书送给我都好,这远远地超过了我所有的奢望。

 

后来怎么样?怎么说呢?我难以置信地接过书。我想我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拿着书。我没有像往常那样,一路跑回家。慢慢地,我一步一步地走,双手抱着那本厚厚的书,把它贴在胸口。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才回到家。

到家以后,我没有立刻开始看书,而是装作一副我还没借到书的样子,只是为了让自己再一次惊喜跃雀。几个小时以后,我才把书打开,看了几行,又关上,在公寓里走一走,再去厨房里,吃片面包,装作一副不记得自己把书放在什么地方的样子,然后再找到它,再打开,再小读一会儿。我为这隐秘的快乐,制造出各种虚拟的障碍。那时候我就发现,真正的快乐总会是隐秘的。我不慌不忙,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像个脆弱的女王,羞怯而骄傲。

偶尔我也坐在吊床上,书放在膝盖上,都不用手碰到它,就足以让内心充满狂喜。

这时的我,哪里是个有本书的孩子,不,我分明就像个找到了情人的女人。

 

 2011/10/0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