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子迟
李子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289,622
  • 关注人气:26,1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人大校友的一部文集写《读书是我的创作源泉》

(2019-05-21 12:34:30)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游记
为人大校友的一部文集写《读书是我的创作源泉》

为人大校友的一部文集写《读书是我的创作源泉》

一个人在青少年时代最早读的那些书,对他(她)此后人生各方面的影响都是至深的。比如我在小学到中学时期读的那有限的若干本文学名著或其他读物,在我后来走上文学创作道路之后,就深深影响着我的文风。
我习字早,有种天生会编故事的能力。比如说我是6岁才上学,可我两三岁时在外婆家就会写很多汉字了,他们家老宅的墙上曾经有很多年都还保留着我那时候写的粉笔字“中x国x共x产x党万岁”、“毛x主x席万岁”等,而且还是繁体字!那时既没有老师教我,父母也没有很高的文化,我这些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想必是平时爱看家里有限的一些报纸、杂志,以及我爸买的那些小人书即连环画,如60本一套的《三国演义》(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绘图非常好)、零零散散的《西游记》、几本国产故事片改编的黑白色图书等,而我记忆力又比较好,且稍微用了点心,迅速就掌握了。还有,我在外面跟小伙伴打架了,衣裤弄脏了,回去会跟父母撒谎,说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还假装抽噎两声,挺疼痛、委屈的样子,令他们信以为真。说明我实在能“编”。
正因为如此,我虽然年幼时贪玩、不爱学习,所以长年别的科目成绩一般般;可我的语文成绩一直不错,作文尤其写得好,基本上从小学到中学,我的作文始终都是范文,是班上最好的。因为我的作文比同龄的孩子们总要多一些词汇,内容更充实,更会编故事,动词、比喻也多,更加生动、形象,出类拔萃就正常了。
就这样,小学期间我曾几次在全乡作文比赛中获得过第一名,奖品一般是铅笔、橡皮、本子等文具;印象比较深的是还有两本书,一本是《中国古代神话故事》,一本是儿童文学作品《“强盗”的女儿》。前一本书的那些故事基本上是成语,如盘古开天、女娲补天、夸父逐日、后羿射日、嫦娥奔月、精卫填海、大禹治水、愚公移山等,使我后来写作文的词汇量更丰富,特别是成语多了,文章的文采也添色不少。前几天一个初中同学跟我说,我有一次在一篇作文里用了82个成语!三十多年了,我自己都忘了,他还记得很清楚,说明这事给他印象深刻。我在初中毕业后写过一部长篇小说《屈家冲》,经过多次修改,前几年出版了,该书虽然有不少缺点,还不算很成熟,可词藻是非常多的、文笔是比较华美的,也赖于青少年时代大量阅读与积累打下的基础(我当时甚至还认真、仔细读过好几本像《常用词语汇释》、《中国成语小词典》这样的工具书)。后一本书的这种儿童文学作品,篇幅较短、思想较浅、知识与词汇较少,简洁明快、清新质朴、通俗易懂,比较适合我们十来岁的孩子阅读,而我在小学到初中所写的作文,特别是记叙文,也基本上就是这种文风了。
等到上了初中,那时全国正掀起“武侠热”,到处是武侠小说、武侠影视剧、武侠录像片等。我晚自习不上,跑到学校外面的县卷烟厂广场去看大彩电(当时整个县城也没有几台这样的大彩电)里放《霍元甲》、《陈真》、《霍东阁》、《再向虎山行》等武打片;寝室熄灯后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读《射雕英雄传》、《七剑下天山》、《金剑寒梅》、《玉娇龙》等武打书。看着看着,眼睛近视了,学习成绩也更差了,却亦渐渐正式走上了文学创作道路。中学阶段初试文学,练笔倒也弄了不少东西,小说、诗歌、散文都有,但比较成熟的,一是长篇乡土爱情小说《屈家冲》,一是中篇武侠小说《十二绝招》(还有一部长篇武侠小说《江湖恩怨录》,尚未写完就放弃了,底稿也早丢失了;更早的还有一个短篇悬疑侦破小说《三岁的杀人犯》,写得很粗糙、幼稚,就不多提它了)。后者是讲的一个复仇故事,深受陈青云《残肢令》的影响,一段就是一句,节奏快捷、打斗激烈,充满血腥与冷酷。为写这篇小说,我买了几十个作文本。而那时一个学期,若光说语文课上的作文,半个作文本都写不完。原稿6万字左右。我投给广西百色市的《右江文艺》杂志,半年多以后还真的发表了!该刊主编对其作了很大修改,基本上是重写了一遍,并压缩到了4万字左右。稿费400元,在当时算得上是一个“天文数字”、一笔“巨款”了!这是我公开发表的第一篇作品,不管怎么说总是我的“处女作”。所以多年以后去了广西工作,有机会到百色后我还特地去寻访该杂志社,想感谢他们,可惜它早已停刊。我在《右江日报》上撰文,题目就是《我的文学起点在百色》。
也许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的文学创作道路,竟然是从写武侠小说,也就是通俗文学开始的。但我骨子里还是有些瞧不起通俗文学,所以自从初中毕业(我初中读了5年)完成《屈家冲》(最早取名《闭塞的故事》,后来也曾改名《回》)以后,我就打算跟武侠小说bye bye了。不过写可以不写,但读还是要读的,后来这么多年,直到现在,金庸、梁羽生、古龙、黄易、还珠楼主的那几部代表作,《天龙八部》、《鹿鼎记》、《云海玉弓缘》、《陆小凤》、《寻秦记》、《蜀山剑侠传》……我还不断在读,有些已读过好几遍,还写过多篇评论或随笔文章如《金庸小说的破绽与硬伤》、《梁羽生靠哪部作品成为一流武侠小说家》、《古龙一生是为武侠美酒朋友女人而活》等。不管怎么说,这些武侠经典著作对于平时休闲阅读,仍是最佳之物。它们也有别的很多优点,可以在创作中借鉴,如擅长讲故事、千头万绪有条不紊、宏大的长篇小说构架,如众多的鲜明、生动人物形象,如厚重的历史感、高亢的民族主题、祖国的大好河山、侠义精神、男欢女爱、爱恨情仇,如有时也会穿插一些不错的古体诗词等。将来即使不再写专门的通俗作品、武侠小说,但这种影响与借鉴已深入骨髓,在写其他作品、编影视剧时,也会多少用上,看到它们的影子。
不写武侠小说又写什么呢?等到进了高中,毕竟那时写议论文较多、高考作文也多为议论文体裁,再说语文课本里鲁迅的文章较多,他的文章确实又好、有一种特殊的韵味,而且还很对我的胃口,于是就偏爱起来。应该说,我对鲁迅的偏爱,以及他对我的影响,是最久、最深的,无人可比。直到现在,我的写作,乃至我的性格,都有他的很大成分。高中期间,疯了一般找他的所有文章与书来看,不光杂文,还有小说、散文、散文诗、古体诗、学术著述甚至日记、书信等。他的很多名句都背得滚瓜烂熟,比如“我家后院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大概孔乙己是真的死了”,“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轮”,“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同去同去,于是一同去”,“救救孩子”,“活该”,等等。于是就尝试着模仿他的文笔写杂文,这一下就写了几十年,至少也有三五百篇了,有的已收入我别的著作出版,有的已在报刊发表,有的则在网上博客、论坛发表,水平参差不齐,但也还是有些不错的。其中一个写作高峰是大学期间,在《中国教育报》、《北京晚报》、《中国大学生》杂志、《中流》杂志、《杂文选刊》杂志发表或转载了几十篇杂文,产生较大影响的如《“窃书不算偷”否?》、《论“雷峰塔”的重建》、《中国人的“暴发户”意识》、《圆明园的残墙》、《中国人开会“工夫在诗外”》、《一个拥抱多少钱?》、《证书时代》、《建筑,凝固的音乐?》等,有些连题目都是直接来自鲁迅的文章,所以也曾得了一个外号“小鲁迅”。这两年考虑陆续整理、编辑、出版我的文集系列,短篇小说、散文游记、文史随笔、论文评论、非虚构文学、语录体等,而杂文言论这卷是我本人十分看好、也要最早推出的。
高中阶段还迷过一段时期的外国文学名著。那时我是班上的图书管理员,我去学校图书馆借这些书,同学们都不爱看,就只好我自己“消灭”啦!由于书太多、太厚,我的课外阅读时间又非常有限,便不得不囫囵吞枣、浮光掠影、一目十行、半懂不懂地“啃”掉它们。主要是十八九世纪欧美积极浪漫主义、批判现实主义及少数现代派小说。有些小说,虽然在理论上让我知道它们肯定伟大,但看不下去。比如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我觉得太枯燥;巴尔扎克、狄更斯,我觉得文采不行。我最喜欢的,一是雨果,一是夏目漱石,一是“新小说派”代表人物之一米歇尔·布托尔的《变》,哈代、左拉、屠格涅夫我也比较喜欢;自然,更不用说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了。我在《中华读书报》撰文《史诗的“轻量级”倾向》,便以《百年孤独》为主要例子;《深圳特区报》以差不多整版发表我的《当代中国作家受哪部世界名著影响最大?》,说的也是《百年孤独》。阅读外国名著,对我的创作亦是影响深远的,它让我写的小说跟中国传统小说不大一样。中国传统小说源自过去的话本、说书、演义,内容就是讲故事,没有多少别的东西——仅有一部《红楼梦》不大一样,所以它了不起、它不朽。我写小说也不想光是讲故事,比如我会有很多心理刻画,我会介绍一些相关知识,环境描写的篇幅也比较多,有时还会通过剧中人物,甚至自己跳出来大发议论、抒情,等等。我不管这样好不好,反正这就是我的文风。我甚至想一直坚持我的这个路子,所以尽管我下一步会参与影视剧创作,但我绝不直接做编剧,而是项目策划、提供原著、组织编剧、剧本修改、文学统筹等,就是不想搞坏了我的这种小说风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