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子迟
李子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41,215
  • 关注人气:26,1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者》杂志转载我的文史随笔《有哪些古人靠读书吟诗下酒》

(2019-04-07 16:27:11)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史随笔
《读者》杂志转载我的文史随笔《有哪些古人靠读书吟诗下酒》

《读者》杂志转载我的文史随笔《有哪些古人靠读书吟诗下酒》

(此文原发我的新浪博客,后被《南方文学》杂志2011年第6期、《读者》杂志2012年第5期、《广州日报》2012年6月27日等地转载)
边读书吟诗,边饮酒品醇,这可以说是一种最具中国文化特色、最有历史韵味的饮酒方式和读书方式了。而这诗与书,无形中就变成了最有意思的下酒物。于是,也就出现了“《汉书》佐酒”的古代佳话。
说的是北宋京城开封有个名叫苏子美的,他在读《汉书•张良传》时,读一段文章便饮一杯好酒,再读一段又饮一杯。其岳丈杜正献听说后笑道:“有这样好的下酒物,喝一斗酒实在不算多呀!”无好友相邀同醉,就只得一人独向典籍了。酒喝得越多,书也就读得越多。聚沙成塔
,集腋成裘,积少为多,潜移默化,而这苏兄也就成了一名饱学之士,并最终做了朝廷大官,为著名政治家;比宋初那位单靠“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赵普,那是有学问、有文采多了。
明朝开封人史可法,比起苏子美这位同乡前贤来,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苏氏一斗酒仅读一部《汉书》,史公一斗酒却能遍观沧海桑田、风云变幻。请看他写的对联“斗酒纵观廿一史,炉香静对十三经”,短短十四个字,便凸现出作者的一股飒爽英气。难怪当年清军兵临扬州城下,而此公竟能临危不惧,视死如归,最后英勇捐躯。
而在明清之交的昆山人顾炎武眼里,读史书乃一非常严肃的事情,须得净手洗面、除尘焚香、正襟危坐,方可展读佳作,断断不得与饮酒扯在一起。但是,他又不甘心落后于苏、史二人,于是避开史籍,将古人的诗词当作下酒美味了。他在《与归庄手札》中写道:“别兄归至西斋,饮酒一壶,读《离骚》一首、《九歌》六首、《九辩》四首、士衡《拟古》十二首、子美《同谷》七首、《洗马兵》一首。壶中竭,又饮一壶。夜已二更,一醉遂不能起,日高三四丈犹睡也。”
顾先生以诗下酒,虽然喝得烂醉如泥,但绝非醉生梦死,而是将屈原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和杜甫的“二三豪俊为时出,整顿乾坤济时了”的说法铭记心中,且不断付诸实践,从而使自己成了开一代朴学风气的领军人物。而他那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如洪钟大吕,警醒天下所有读书人和炎黄子孙,一直盛传至今。
清朝永宁人于成龙则与顾公之趣大异,他单单挑出唐诗来下酒,并在《与友人荆雪淘书》中写道:“夜以四钱沽酒一壶,无下酒物,快读唐诗,痛哭流涕,并不知杯中为酒为泪也。”于大人一向廉洁有加,虽官居要职,却常常阮囊羞涩,竟至陷入无菜下酒的境况,只好以古人的诗文作为了吞咽物。于是,一吟双泪流,滴滴入杯中。是酒还是泪,口苦难辨明。怪不得连康熙大帝亦连连叹道:“于爱卿居官清正,实天下第一廉吏也。”
同为清朝人张潮的奇书《幽梦影》里写道:“善读书者,无之而非书:山水亦书也,棋酒亦书也,花月亦书也。善游山水者,无之而非山水,书史亦山水也,诗酒亦山水也,花月亦山水也。”虽不是直接写以诗书佐酒,却亦是深得其中愉悦之人的见地。
还有当代台湾禅学大师林清玄,也将古人的诗词当成了下酒之物。且看其别有情趣的说法:“喝淡酒的时候,宜读李清照;喝甜酒时,宜读柳永;喝烈酒则大歌东坡词。其他如辛弃疾,应饮高粱小口;读放翁,应大口喝大曲;读李后主,要用马祖老酒煮姜叶到出怨苦味时最好;至于陶渊明、李太白则浓淡皆宜、狂饮细品皆可。”
其实,中国历代的许多文人骚客,如屈原、曹操、陶渊明、谢灵运、阮籍、嵇康、刘伶、李白、苏轼、柳永、陆游、龚自珍……他们不都是一边吟诗一边喝酒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