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子迟
李子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20,402
  • 关注人气:26,1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薯锅上那碗白米饭(“一个人的舌尖”系列散文1)

(2017-01-07 11:22:14)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游记
红薯锅上那碗白米饭(“一个人的舌尖”系列散文1)红薯锅上那碗白米饭(“一个人的舌尖”系列散文1)

[前言:这是我的关于吃的回忆之系列散文,都是千字文,总计一百来篇。其文风与我别的文章大有不同,尽量少用或不用华丽辞藻、形容词、典故诗词名言之类、比喻夸张等修辞,尽量朴实、真挚,尽量使用白描手法。]
今天的人们,天天吃白净米饭、高级菜肴吃厌了,又想换换胃口,便对那些五谷杂粮、野菜土味感兴趣起来,并美其名曰“忆苦思甜”。比如红薯,大家偶尔吃吃,不但大赞其如何香甜可口、营养丰富,还将它称为“第一长寿食物”。
红薯究竟是否真的是“第一长寿食物”,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没有发言权,不过,我想你也只是偶尔吃吃,换换胃口罢了,感到新鲜,才会觉得它好吃;可若是让你天天都吃红薯,连续吃上几天、十几天,而且不能吃其他东西,看你还会不会说它好吃?
我小时候曾长年生活在我外婆家,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前期,中国老百姓普遍还比较贫苦,外公外婆又非常节俭,所以几乎天天吃红薯,也没有什么好菜。我们老家的红薯,应该说还是蛮好吃的,白心的甜,红心的粉。但老是这么只有红薯吃,实在令我这个才三四岁的娃娃苦不堪言、难以下咽。
我那时的外公只是我外婆的后任丈夫,我自己的外公早已病逝,我都没有见过。可我这个后外公,并未因为我不是他的亲外孙就对我另眼相待,他依然把我当作他的亲外孙,依然对我很好。他见我吃不下红薯,就让外婆在煮红薯时,于其上又另外煮了一大碗白米饭,是专门给我吃的。那时家里粮食很有限,可见这碗白米饭该有多珍贵!
我有个舅舅,只比我大十来岁,那时也不过十几岁,也还是个大孩子。天天吃红薯,他也叫苦不迭,也想吃这碗饭。可是怎么才能达到目的?他想了个办法。
那时我晚上是同舅舅睏一张床,所以每到天黑,他就假装跟我吵一架,然后就不同我说话了。他不同我说话,不理睬我,我就不好意思跟他睏觉。所以到了夜里较晚的时候,我开始难过了:“今晚怎么办呢?我该跟谁睏?我睏哪里呢?”我一难过,便连那碗白米饭都没心思吃了,坐在饭桌前,愁眉苦脸,六神无主。此时,干了一天农活、早就疲惫不堪的外公外婆,已经洗了澡,睏觉去了。
而我那舅舅,则坐在离我不远的旁边,一脸的坏笑,幸灾乐祸的样子,好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今夜有些人没地方睏觉啰!估计得在墙壁上钉一个钩子,把他挂起来吧!”
想想那场景,我更加感到恐怖、可怕,就只好硬着头皮,跟舅舅讲和:“那我分一半饭给你吃,你带我睡睏吧!”
这正是舅舅的目的,他欣然同意。于是,我俩皆大欢喜,他得以吃到半碗白米饭,而我也有地方睡睏觉了,岂不美哉?
如此故事、场景,那些年在外婆家不知上演过多少次了。前几年回老家,去给外公拜年(外婆已去世),跟子女都老大了的舅舅聊起这桩往事,他仍不免“哈哈”大笑起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