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子迟
李子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44,808
  • 关注人气:26,1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唐朝衡阳歌妓乱世红颜多情薄命

(2015-06-18 10:41:15)
标签:

王幼玉

回雁峰

衡阳

专差

歌姬

分类: 杂文言论

艳名初起:才华与名人的广告效应

湖南古城衡阳的城南,有一座秀丽挺拔的山峰,每到秋冬之际,成群大雁就飞落到了这里,等待来年春暖花开时又飞返北方,这就是回雁峰——相传大雁南飞到衡阳而返,因而得名。回雁峰是南岳七十二峰之首,因风景秀致、人文荟萃,成为衡阳游览、聚会的胜地。而一个古代妓女荡气回肠的故事,更增添了回雁峰的人文气息,使游客们唏嘘不已。

这个女人名叫王幼玉。

王幼玉是我国唐代德宗光启年间(885—887),住在回雁峰下的一名歌妓。她原本是北方的大家闺秀,因唐末黄巢王仙芝农民起义风起云涌,战乱骚扰,她随着家人避难来到衡阳。偏偏时运不顺,父母因病双亡以后,她顿时失去了依靠,生计没有了着落,只好凭着天生一副婉转歌喉,加上艳丽的容貌和高雅的气韵,做了一名侍客的歌妓。

有一天,御史大夫夏公商经过衡阳。当地郡守在回雁峰下的雁峰寺中设筵款待,召来王幼玉献歌凑酒兴儿。正值秋高气爽,枫叶透红,五彩缤纷之中,一队队大雁从北国飞来,绕着回雁峰飞旋徘徊。酒酣兴浓时,王幼玉端坐厅中,睹物思乡,亮开歌喉,唱出一曲高亢激越的“雁归来”,歌声悠扬,惊动四座。当下座中有个文客便赠给王幼玉诗一首,诗中有“秋满潇湘浦,歌徹回雁峰”之句,众人都认为恰到好处。使得夏公商也诗兴盎然,亲笔为王幼玉题下一诗:

真宰无私心,万物逞殊形;

嗟尔兰蕙质,远离幽谷青。

清风暗助秀,雨露濡其冷;

一朝居上苑,桃李让芳馨。

诗中盛赞王幼玉独得造物之殊形,清雅秀丽如兰蕙,浓艳的桃李不能与她相比。经过名人这么一题诗品评,王幼玉顿时名声大振,身价百倍。

 +唐朝衡阳歌妓乱世红颜多情薄命

幸有意中人: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空念想

这个时候,轰轰烈烈的黄巢起义失败了,摇摇欲坠的大唐帝国的命数也有了一些回光返照的迹象,似乎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荣。衡阳(当时叫衡州)地处湘江要冲,接纳了东西南北往来的客商们,城市气象繁华,各种行业也兴盛起来。那些腰缠万贯的富商,平日经营时锱铢必较、吝啬得很,而在声色享乐时却挥土如金。因王幼玉艳名远扬,所以南北富商到了衡阳,都想找她取乐。其中不少商人倾倒于王幼玉的美貌和风韵,许以重金求娶她为妻为妾,而王幼玉则自有主张。对满身铜臭味的商人她多是以礼相待,以歌相奉,决不肯委身相随。

不料,终有一天,王幼玉还是做了一个商人的“俘虏”,他就是洛阳商贾柳富。柳富是中原古都洛阳的世家子弟,仪表英俊,气度儒雅,本是读书人出身,因未考取功名而改习武艺,练有一手好剑法。他性情刚烈,凭着出色的武功和年轻气盛,在家乡不免做些仗义行侠之事,惹了不少是非。父亲为了磨练他的性子,也为让他增长些见识,就让他随商队南行,同时学习经商。正因为家世特殊,所以他虽为商人,却没有一般商人的鄙俗之气,眉宇间展露着灵杰和豪爽。

第一次在宴会上见到献歌的王幼玉,柳富就被她高雅的气质和动人的歌声深深吸引住了,第二天又登门拜访她。王幼玉很快也被这个年轻商人的特殊气度所打动。于是,两个人由互相倾慕到情投意合,很快便成了一对亲密的情侣。合江亭上、石鼓寺中、来雁塔畔、清水桥头,衡阳的秀山湄水之间,处处留下了他们相依相随的影子。

阳春三月,春光醉人,两人泛舟湘江,情醉意酣,柳富即兴赋诗:

潇湘水暖花正妍,绿莎汀畔水连天;

轻舟载得春来少,无数飞红到桨边。

诗儿把他们的心情与春景紧紧融合到一处,王幼玉十分喜欢,便随即为它谱上曲,坐在船头引吭高歌。江面水波粼粼,歌声缭绕山水之间,令人陶醉不已。

唱罢,王幼玉整理自己的心情,也吟出一首诗来:

春寒日日雨丝丝,草满离亭水满陂;

寄语东君须著意,惜花人去未多时。

王幼玉的诗乃由眼前明媚的春景,联想到春寒春水,花开虽好,总有雨打风吹花落之时,因此劝导惜花人士珍惜眼前花妍之时,免得日后空叹息。实际上,她是借着诗句向柳富暗示,自己愿以身相许,只等柳郎近来攀折。而柳富却佯装没有领悟诗中含意,似悲似喜地看了幼玉一眼,就赶快把目光移向了远处。王幼玉不解他此时的心境,甚感惆怅。

一天夜晚,月明星稀,两人静坐在院中紫藤花下。一段沉默之后,王幼玉借夜色掩饰住自己的羞涩,郑重其事地表白:“妾愿将此身托付给柳郎,不知柳郎意下如何?”

柳富沉吟良久,见无法回避,于是语调低沉地以实情相告:“小生南来途中,路过湘潭时,因路见不平,挺身与人解围,格斗中出手误伤两条人命。我本想一走了之,不料此事却被一个旅店的侍女见到,她抓住了把柄,强迫我出钱从她主人手中买下她,并要与我成亲。我只答应把她买出来就让她远走,无奈她非要随我,否则就到官府举发。我无计可施,只好带她一同走,眼下正在衡阳,想摆脱她又脱不开,真是进退两难!”

王幼玉听完冷静一想,认为只要下些工夫,这事不难解决。柳富则表示:“只要离开那女人,柳生非幼玉莫娶!”

于是,王幼玉帮柳富出谋划策,又拿出自己的私蓄200万钱;终于用金钱和晓以利害,把柳富貌合神离的女侍妻子打发回了湘潭。两人之间的障碍已去,心中欢喜,正准备共结百年之好时,柳富家里又派仆人专程从洛阳赶来找他,说是老主人已病逝,催请小主人火速赶回洛阳奔丧。

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此事更是无可推脱,柳富决定第二天一早登程。这一夜,两人彻夜无眠,手握着手互相起誓,等着对方,决不变心。晨鸡报晓中,柳富含泪踏上了归途。王幼玉挥泪相送,哽咽道:“我等你回来,不论多少时日!”

 +唐朝衡阳歌妓乱世红颜多情薄命

                  多情总是情伤处:曲断人未还

自从柳郎走后,王幼玉洗尽铅华,摒绝一切交际应酬,专心等待柳郎归来。可是,3个月过去了,一天一天,了无音讯。秋风起时,鸿雁南来,却仍未带来柳郎的消息。昔日女伴们都劝王幼玉回心转意,重树艳帜。但是王幼玉一口回绝,她坚信柳郎决不是一个负心人。

日日挂牵,夜夜思念,细数时日,又是冬去春来,仍然不见柳郎归来。王幼玉再也忍不住了,她剪下一缕青丝,并书下一首长诗,将两者密密用罗帕包好,雇了一名专差,前往洛阳寻找柳富。诗是这样写的:

门对云霄碧玉流,数声渔笛一江秋;

衡阳雁断楚天阔,几度朝来问过舟。

阳台玉歇行云杏,穹苍鸿稀春悄悄;

鸳鸯孤眠怨芳草,夜夜相思何时了。

妾非无声不敢啼,妾非无泪不敢垂;

柔情欺损青黛眉,春风著人意萧索。

绿窗书字寄心曲,细看香翰婉且柔;

中有闲愁三万斛,向隅弃笔惆怅时。

此情默默谁得知,无言相见空相忆;

既然相思惹人愁,不如当日休相识。

其实柳富并没忘记佳人之约,更是日夜思念着王幼玉。办完父亲的丧事后,他本想变卖家产,立刻南下与佳人聚首;不料族中父老听说他在衡阳沉溺于娼妓门下,此度又尽卖祖上留下的家产,想携款而走,败坏家风,于是对他横加阻挠。柳富此时想见幼玉心切,见族人无端阻拦,一时心急意乱,失手打伤了一位族中长辈。这位长辈原本年老力衰,经这么一碰,竟然卧病不起。于是族人告到官府,柳富以犯上伤人之罪身陷囹圄,从而与外界失去了联络。

王幼玉派来的专差,千方百计打通了关节,总算在牢中见到了柳富。柳富读罢幼玉捎来的诗句,已是泣不成声。他将诗笺和幼玉的青丝紧紧藏入怀中,仓促地写了一首诗作为回音:

春雨濛濛不见天,家家门外柳如烟;

如今断肠空垂泪,欢笑重追别经年。

柳富还一再请来人转告王幼玉:“此生若能重睹天日,必不负佳人情意。”但究竟何时能重见天日,他心里也没底。

专差回到衡阳,带回了这个不幸的消息。王幼玉听了悲伤欲绝,但她心意已决,不怕等到海枯石烂,也要等着柳郎回来,因为她已确知柳郎未曾变心。王幼玉的同行姐妹们都来安慰和劝导她,让她不必无望地苦守,何不及时行乐?可王幼玉心坚磐石,丝毫不为旁人所动。

闭门谢客,坐吃山空,终究不是办法。王幼玉索性卖掉市区的房舍,搬到城郊龙王庙旁一所狭窄的小屋中住下来,省吃俭用。

一年一年地过去了,等到唐德宗驾崩,唐昭宗继位,新天子登基,大赦天下牢狱,柳富也因之获得了自由。

柳富正想南下找王幼玉的时候,正遇上国中各藩镇之间交兵混战,南北道路阻隔,一时之间无法成行,只好先设法辗转托人给幼玉捎去一封信,信中附有一阕词:

人间最苦,最苦是分离,

伊爱我,我怜伊,

青草岸头人独立,画船东去橹声迟。

楚天低,回望处,两依依。

后回也知俱有愿,未知何日是佳期,

心下事,乱如丝。

好天良夜还虚过,辜负我,两心知,

愿伊家,衷肠在,一双飞。

王幼玉收到柳富的书信,心知柳郎还牵挂着自己,自己这漫长3年的等待总算没有落空。她反复吟读着柳富的这阕词,并不由自主地哼唱起来,心中觉得无比欣慰。后来,她突发奇想,为何不把这阕词公开唱出来,让全衡阳的人士和过往的客商都知道,她王幼玉的一腔痴情没有付诸流水,她的柳郎马上就将来与她相会呢?她想让自己的幸福也被大家都感觉到。

于是,王幼玉开始在回雁峰下的酒楼歌榭中免费为大家演唱。她始终只唱一首歌,那就是柳富寄来的那阕词。

又到了春光明媚的季节,道路仍然阻隔不通,柳富也就一直无法南行,王幼玉的等待有些苍茫了。她不知何日是佳期,雁去又雁来,终于在等待中病倒了,且渐渐地病入膏肓。

这天,她自知来日不多了,等不及情郎到来,便自己吃力地登上回雁峰顶,仰望着满天鸿雁纷纷北去,她好像也变成一只大雁,随雁群飞到柳郎身边。惆怅中,她又开始临风拼力高歌情郎的词句,凄婉的歌声响彻云霄,山谷回应,歌声不绝。空中的飞雁似乎也被歌声留住,绕着回雁峰,徘徊不前。

王幼玉一遍又一遍地歌唱不已,终于声嘶力绝,倒下悬岩,一缕芳魂也随雁群飘飘北去。而此时,她那多情的柳郎正艰难地行进在南来的路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