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子迟
李子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41,215
  • 关注人气:26,1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间喜剧之1:北京某名校41岁女副教授嫁给25岁研究生

(2015-01-30 11:18:35)
标签:

陈亮

教授

保姆

研究生

副教授

分类: 杂文言论

漫漫风雪中,他们终于执手相爱

——北京某名校41岁女副教授与25岁研究生的感人爱情故事

    那一年的金秋10月,京城某所全国著名的大学校园内,传出一桩新闻:该校41岁的哲学系女教授田惠明与同系25岁的研究生陈亮结合了。

    婚礼没有邀请任何人。10月10日那天,新郎牵着新娘的手,悄悄地来到北京香山,在漫山遍野的红叶中,他们面向大自然庄严跪拜:从今天起,不论未来何等艰辛,我们将永远携手,永不抛弃。

    面对这穿越了世俗偏见、穿越了年龄差异的真挚心灵的结合,漫山红叶飘洒如雨,这是大自然给予他们的真诚祝福么?

    一切始于田惠明的一则征请保姆启事。

    上年6月,田惠明家的小保姆突然辞工。田惠明不善家务,她的一日三餐和清洁浆洗都要人照料,现在临时无处找人,于是生活顿时陷入困境,工作也受到严重影响。但是,当“揭榜”的陈亮叩响她的家门时,她先是吃惊地张大嘴巴,随后就将脸拉下来。

    陈亮并不理会这些,他已经站到客厅里。曾经整洁明亮的房间因为无人照料,满目凌乱。他一边用眼睛打量着,一边自我介绍说:田老师您放心,我从小做惯家务,我不比任何一个打工妹差。

    40岁还没结婚的女教授,家中多年没来过男人了。此时,她的一个直觉是,她的私生活被这个她并不熟悉的大男孩给侵犯了。多年的教养使她强压住心中的不快,她冷冷地说:“你走吧,我不会请你做家务的。”

陈亮明亮的目光黯淡下来,他望着女教授冷傲的面孔,不知为什么,一丝怜悯悲凉的情绪悄悄爬上心头。他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又过了几天,中文系大三女生李梦娇从女教授的手中接过钥匙,她正式到田家做了一名课余钟点工。

    这天,在图书馆查资料查到很晚的田惠明一进家门,觉得一股清新的气息迎面而来,短短几个小时,家中变得整洁明亮,一尘不染。李梦娇快乐地笑着,从房间里迎出来。别看她娇娇小小的样子,还挺能干呢。

    可是,还没等田惠明的微笑完全绽开来,她就怔住了。因为她看到,高高大大的陈亮系着围裙,嘿嘿地笑着,从厨房里转了出来。

    李梦娇牵住陈亮的手,羞涩地说:“对不起,田老师,我是替我的男朋友找这份工的。今天所有这些工作,都是他一个人做的。”

   “为什么?”女教授严厉地对着陈亮说,“如果是因为念书没钱,我可以资助你。”

    李梦娇着急地张开嘴欲辩说什么,陈亮制止了她。他平静地对田惠明说:“是的,我需要这份工资维持我的学业,请田老师成全。否则,我肯定不会接受你的资助的。”

    半晌,田惠明叹口气,她答应他“试试看”。

    田惠明虽然勉强接受了陈亮,但同时也与他“约法三章”:凡田惠明的私人事件,陈亮不许多说多问;按时来,按时走,不能迟到,也不能逗留;坚守规矩,只干指定的家务活与文秘工作。

    陈亮唯唯喏喏,且高兴莫名。

    虽然是一个系的老师和学生,田惠明却不熟悉陈亮其人。陈亮来自哈尔滨,他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私营企业家。做父亲的最大心愿是,陈亮能读经济。将来毕业了,也好继承和管理自己的万贯家财。可是陈亮不然。陈亮从小感兴趣的是“人从哪里来”、“人有灵魂吗”等等用他父亲的话说“当不得饭吃”的问题。读大学和研究生时,陈亮违背了老父的意愿,选了自己钟爱的哲学。

    陈亮刚入大学时,田惠明已经是这所大学最年轻也最负盛名的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了。她28岁博士毕业,32岁晋升为副教授,34岁被评为硕士研究生导师。其论文在全国各地发表,专著、合著及参编教材一部部面世。这样一个有才气且传奇式的女性,陈亮不由自主地为之喝彩与倾倒。遗憾的是,由于专业不同,她从来没有给他上过课。

    不甘与她失之交臂的陈亮看到田惠明招聘保姆的启事后,毫不犹豫地“揭榜”应招。

    实践证明,陈亮十分胜任他的“保姆”工作。每天上完课后,他按约定的时间到教授家做工。有时田惠明从图书馆回来晚了,陈亮已经离开,但在厨房里总会发现一餐美味的夜宵。而且陈亮还有一个一般保姆决难企及的优势,他可以帮助田惠明做文秘工作。查资料、抄写校对稿件,他做得又快又好。因此1个月下来,田惠明递给陈亮双倍的工资。

   “我不要你的工资,你已经把该给我的早就给我了。”迎着女教授惊异的目光,陈亮接着说,“你知道吗?受了你上个月那篇文章思路的启发,我也写出了一篇论文。这是迄今为止,我所有论文当中自己最满意的一篇。”说着,陈亮从口袋里拿出那篇文章,递给了女教授。

    在女教授看来,那是一篇观点虽然幼稚,但处处展示出才华的文章。一个小伙子为了学术,肯挽起衣袖、系着围裙帮“粗使的丫头”,如果没有超人的痴迷与赤诚,是决难做到的。那一瞬间,田惠明决定,尽自己所能,帮助他实现对事业的追求。

    也是在那一瞬间,两个人由“雇主”与“雇工”,变成了真正的师生,变成了同一事业的共同追求者。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陈亮发现,博学的女教授那冷傲的外表下,其实藏着一颗温柔的女人心。

    那是上年9月的一个周末,田惠明告诉陈亮,多买一些菜,家里有客人来。田惠明家极少有客人来,她过的是严谨、孤僻的学者生活。第二天,客人来了—— 一个羞涩的山村少女,是田惠明从“希望工程”认领回来的助学对象。那天,田惠明给女孩子买了许多书,吃过饭后,他们3个人一起去郊区爬山。当田惠明和女孩子在美丽的树林间绕来绕去捉迷藏时,陈亮发现,长发飘飘的田惠明,笑声和那女孩子一样,甜润而响亮。

    那次郊区之行,陈亮为田惠明和那女孩子拍了很多的照片。等照片冲洗出来,陈亮几乎发痴了。处在大自然中的田惠明,笑容是多么明媚可爱呀!平日那冷冷的表情,仿佛被一道看不见的喜悦的泉水刷得无影无踪。

    “这么可爱的女人是该让男人捧在手里呵护的。”当陈亮把照片递给田惠明时,他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谁知田惠明听到这话,脸色刷地变了,面如死灰。半晌,她才颤抖着说:“放肆!你给我出去。我永远都不要见到你。”

    这突然的变故,令陈亮惊讶万分,他转身慢慢地退了出去。

    这之后,陈亮几次给田惠明打电话,为自己的冒昧道歉。田惠明听也不听就挂断了。

    与此同时,陈亮与他女朋友的感情也走到了十字路口。

    对陈亮不顾一切地扎到学术堆里,李梦娇越来越不满意。李梦娇活泼好动,她喜欢的是那种浪漫优美的生活。当初,陈亮固执地去做“保姆”,她并没有反对。相反,她以为那事儿浪漫又好玩。可是,陈亮在那种不“实用”的学问里越走越远,人也越来越呆。李梦娇就用“痴人创造生活,精明人享受生活”一类的话劝他。陈亮如贾宝玉听了薛宝钗劝他的那些“混帐话”一样觉得逆耳。李梦娇一见不行,就悄悄地以陈亮未婚妻的身份,赶去哈尔滨见了他的父亲。

    陈亮父亲二话没说,给了李梦娇一大笔钱,告诉她:用这钱,让陈亮尽快去享受。他相信,没有几个人能抵抗做有钱人的诱惑。

    李梦娇把陈亮从书桌前强行拖开,先去大商场,为他订做了一套高级西装,随后到高级酒楼,在柔曼的烛光里,两个人细斟慢饮。夜深了,她领他来到迪斯科舞厅,在强劲的音乐里,她率先走下舞池,在光怪陆离的光线里,尽快地舞动起来。

    几天这样的生活过后,陈亮终于“清醒”了。在一个有月亮的晚上,他悲伤地对李梦娇说:“你是我爱过的第一个女孩儿。你说得对,生活确实需要享受。可是今生注定,我与你的享受方式不同。我们还是分手吧。”

在那一刻,陈亮不但知道了自己应该以怎样的方式“享受”生活,而且还明白了,这一生应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此年春节就要到了。在近半年的时间里,陈亮的学术成果不断问世。虽然不再到田惠明家做工,但他仍在悄悄地关注着她。l月末,田惠明又有一部轰动学术界的新著作出版。翻开扉页,上面的题字让陈亮目瞪口呆:“谨以此书献给我的助手陈亮。”这部书,正是陈亮做“保姆”期间帮助田惠明抄写整理的。他没想到田惠明会给他这么大的荣誉。

    在校园里,陈亮还不时能见到田惠明。她只是冷淡地点点头就过去了,连向她致谢的机会都不给。陈亮抑郁不已。

    这天是周末,田惠明有事要找自己带的研究生,就走进空荡荡的研究生宿舍楼。平日她很少到这里来,站在一间房前她刚要敲门打听一下,从那虚掩着的门缝里看到的情景,使他如遭电击似的呆住了:

    烟雾缭绕的房间里,陈亮正侧对着门,半跪在床前。他的周围摆满了照片,那一张张大大的照片,不正是她在山上和那个山村女孩子照的么?照片上,她的笑容是那么喜悦。可是此时,看着它们的陈亮的表情是那么悲苦、那么无奈。田惠明被深深地打动了,泪水顺着她的面颊无声地流了下来。

    田惠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一夜无眠的她,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初恋,想起念大一时,当她的恋情被那个高大帅气的体育老师发现后,他带着满脸鄙夷的表情说出的那句话:“就凭她那样儿,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

    就像一场狂风暴雨将一朵柔弱的花连根拔起,从此,田惠明丧失了恋爱的勇气。可是没想到,20年过去了,当她最美好的青春已经逝去,真正的爱情却来了。她能接受么?她还有资格接受么?

    还有一天,春节就到了。陈亮在雪后的校园中徘徊着,从午后到夜晚,却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他终于加快脚步,走到田惠明家门口,将一封信顺着门缝塞了过去:  

    明天,当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我在哲经楼前的那棵大树下等你。

                                                        一个用一生等待你的人

    是的,如果田惠明不来,他将会一直等下去。第二天晚上,在漫天大雪中,已经将自己站成一座塑像的陈亮,怀着坚定的信念默默地想着,这是一个值得他用一生等待的女人,没有她,他的生命将不再完满。

    午夜的钟声响起了。孤独地站在雪地里的陈亮感到,失望的泪水正从他的脸上汩汩流下。新年最后一声钟声还没有消失,田惠明从另一棵树后转了出来。

    她黑黑的长发上、柔软的双肩上,落满了厚厚的雪花。黑暗中,这个女人也在久久地等待着与另一部分灵魂相逢这一庄严时刻的到来。

    (此文曾发表于广州《家庭》杂志,后被全国各地大量报刊转载;并收入本人所著《与爱一起成长》一书,新世界出版社出版。)

+人间喜剧之1:北京某名校41岁女副教授嫁给25岁研究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