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玩世老Q
玩世老Q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1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神笔笑天下(原创插图小说)之二十二    [寻母]

(2009-03-07 22:56:33)
标签:

文化

分类: 原创插图小说

    急匆匆走了两日。晨雾中依稀显现出巍巍大山,禾木指着说:“那便是你要找的山!”
    呀,好壮观啊——青山不禁赞叹。
    雾渐渐散开,大山的脉络愈来愈清晰。
    不多时,俩人已到山南。依尹妈妈之说,青山母亲跳崖的地方在山南侧。
    山上山下有些人家。山上下来些人拖娃带仔往大道上汇集,出山去避难。二人凡见到出山的人,都要拦住了打听青山母亲的下落。

神笔笑天下(原创插图小说)之二十二 <wbr> <wbr> <wbr> <wbr>[寻母]
    人人都摇头,说‘不知’而且‘没听说过’
    见人问人,见屋敲门,敲开门问。均无结果。
    往东去,大山脉与群山相汇,虽然山脊走向清晰,但山与山连成了一片。路越来越崎岖,进到成片的群山,便要攀登了。
    但见房屋与人影,无论多高多远都要靠近去。可怜这两匹马,登高跃岩快成山羊。

神笔笑天下(原创插图小说)之二十二 <wbr> <wbr> <wbr> <wbr>[寻母]
    房屋越来稀少,林木越来越密。找寻更困难了。
    黄昏时,二人已累得不行了,听到潺潺流水声,寻着声音过去,一股来自林间的清泉在流淌。二人府下身将水喝了个饱,天也黑了。
    夜里,青山睡不着,看着天空稀稀疏疏散落的几颗冷冷的白星,就更睡不着了。青山见禾木翻来履去,便小声试探:“睡着的吗?”
    “啊,”禾木抬起头:“你醒着。”,便坐起来。
    两人说起话来。
    说起了草原,说起了家。
    “家里还有人么?”青山问。
    “有,”禾木说,然后轻轻叹了一声:“唉,只是再难相见了……父亲早先出征战死了,后来我也去征战,却没把光荣带回家……人们说我毁了父亲的英名……还连累母亲、姐妹们受委屈……我走投无路,跑到这儿来……”
    “你有母亲,却不能相见。我有母亲,却不知她身在何处,甚至不知她是否活着……”
    沉默片刻,青山又道:“你母亲身体可硬朗么?”
    “还行,至少我走的时候还行,”禾木说:“五大三粗的,提两桶马奶,健步如飞!”
    “啥叫五大三粗?”
    “头大,俩手大,俩脚大;俩胳膊粗,脖子粗。”
    都笑了!
    “草原上的女人个个壮得象母牛!”青山笑着说。
    “没错!”禾木笑道:“我跟我妈开玩笑:她要是参加狩猎大会的摔跤比赛,准能拿第一!”
    一起大笑!
    “狩猎大会,好精彩好热闹……我只远远的看得一眼……”青山不无遗憾的说。
    “真是!那场面可了得!我得了一次赛马第二,光荣啊!四坊五邻个个翘大拇指!我看你的这匹白马要是参加比赛,肯定拿第一!”禾木有些高兴了。
    “可惜……只怕我永远没这机会……”青山叹息。
    青山一声叹息象一盆冷水浇凉了禾木的心。
    “是啊……只怕我也没有机会了……”禾木也叹道。
    沉默了好久。
    “要是有一天我老了,”禾木说:“别人已认不出我了,也早忘了曾经存在过的禾木,我便回草原去,去看狩猎大会,去看我的母亲……或是她的坟……”
    “我也去找尹妈妈的坟……”
    天不知不觉已亮了。两人坐了一夜,说了一夜。
    “我们该动身了,去找你的母亲!”禾木站起身说。
    “对……是的!”青山也站起来。
    二人四下探了探路,都认为该沿着清泉往上走。
    走了二三个时辰,人马都口干舌燥,都府下头饮水。青山饮着水时,瞅见泉边的土有些湿润,似滴水所致,再细看周围……有脚印!水迹随着脚印……有人来这儿取过水!
    “快走!”青山催促道,自己先沿着脚印跟了上去。
    跟了不长的路,看见前面的背影——是个白发女人,拎着个盛水的陶罐,走路慢且不稳,扭着脸似乎没有看路……青山丢了缰绳撵上去,女人似乎听到了青山的脚步声,稍稍转过身来,脸仍扭着并不正对青山。青山撵近了,还没开口先吓了一跳:妇人双眼深陷,象没有眼珠,很瘦,不太老的脸却满头白发。青山愣了一愣,见妇人有些摇晃,便赶紧去搀扶,又替她拎水,随她慢慢地走。

神笔笑天下(原创插图小说)之二十二 <wbr> <wbr> <wbr> <wbr>[寻母]
    禾木也跟上来了,问:“怎样?”
    青山摇摇头,示意‘别问’。一直搀着妇人随她去了木屋。
    这是间不大的木屋,木板多翘棱了,四面透着风。屋里一张辅满草叶的床已塌了一角,床上有一两件发黑的衣被。看着这一切,青山一下心酸了,竞不知该说啥或问啥。
    禾木在屋外等着。青山退出来便走,似乎忘了禾木。禾木牵着马紧随了几步,问:“你怎么了?”
    青山停下自语道:“该给她留些钱!”自各转身往回走。
    禾木呆了片刻,丢了缰绳说:“我去,我去给她钱!”
    青山便呆呆的站着。
    禾木进了木屋,眼前的境况也令他心颤了。他默默掏出尽可能多的钱放在床头,轻轻退了出来。
    青山还在发呆。
    禾木牵了马又走。青山跟着,却好似跟不上。禾木终于忍不住,喊:“青山,快走呀!”
    青山!——多好听的名字!——妇人听到了,扶着门框探出头来……

神笔笑天下(原创插图小说)之二十二 <wbr> <wbr> <wbr> <wbr>[寻母]
    ——青山!多美的名字呀,象青竹一样,好想再听听……我的孩子塞给了成良,也不知是不是还活着,他在哪里?……我跳下山崖,没死,却被荆棘刺瞎了双眼;幸亏遇到砍材的老樵夫,捡得一条命;老樵夫恩重如山,认他作老爹;老爹心慈,砍得材换米盐,相依为命十多年……两月前,老爹死了……剩下孤零零一个人……一个瞎子,无依无靠,也不知还能熬多久?……此生只怕再难见到我的儿了……
    青山木纳地跟在马后,走着走着,似自语又似对禾木说:
    “给她钱,钱又有何用?”
    “是呀!”禾木也说。
    “她该咋活?”青山说。
    禾木摇头:“若是一人,没法活!”
    “该问问她是不是一个人过。”
    “是啊,该问问……不过还要为你寻找母亲,只怕要耽搁……”
    “不妨,再往深山里走只怕要与世隔绝了。母亲若在那里,外界也影响不到她,她定能活下去;我们也定能找到她,可眼前这老妇人……”
    “是啊,我们去问问,她若是一人便带她下山,安顿好了再来寻找你的母亲。”
    二人返回木屋。问明白了,她真是孤身一人。
    于是青山背上老妇人,禾木牵马,下山去。
    下了山,青山扶老妇人坐上白马。
    踏上大道,大道上早没了人。向北朓望,远远的地方翻卷着黑烟,北方雄鹰到了!
    “快走!”青山禾木跨上马。
    老妇人坐在青山前面,青山将她护在两臂间。

神笔笑天下(原创插图小说)之二十二 <wbr> <wbr> <wbr> <wbr>[寻母]
    两匹马向南飞奔。
    跑了半日,前方也翻卷着黑烟。
    身旁有一条西去的岔路,不知通向哪里。
    顾不得了,调头上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