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

(2018-05-15 09:37:05)
标签:

吴幼坚

71岁同志母亲

5.17国际不再恐同日

香港《明周文化》专访

情感

分类: 传媒学界

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
70岁的退休编辑、同志母亲吴幼坚2018年5月12日应邀赴港参加国际不再恐同日活动,并接受数家香港媒体采访。本文转载《明周文化》记者胡雅雯文章及摄影记者萧学仪在现场拍摄的照片。文末几幅照片由与我同行的志愿者俞立平拍摄。


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


 吴幼坚


【同志母亲】中国同志妈妈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

 

  撰文: 胡雅雯     摄影: 萧学仪     2018513日  原载香港《明周文化》


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
吴幼坚的儿子早已在美国结婚,她依然心系仍然受压的同志社群。

 

“同志妈妈”吴幼坚可谓是中国同志圈的“网红”,在中国,性少数群体和关注同志运动的人们几乎都知道这位透过电视公开支持同志儿子的母亲,而她绝不是那种「逐流量而生」的网红。为了帮助受性倾向困扰的孩子和家庭,她毅然坚持了十三年。如今,年过七旬的吴幼坚一样乐观坚持、健谈敢言,而那个高三时向她出柜的小男生,儿子郑远涛已于2016年在美国与伴侣注册结婚。

 

只为一句说话 迎难坚持十三载

 

吴妈妈的名字里有一个“坚”字,在她的身上,我们看到的亦是一个永不放弃、为同志群体坚守的母亲。

 

儿子郑远涛高三时向她出柜,却没有引起吴幼坚的惊讶;身为杂志编辑的她,早在儿子出柜前就通过内地知名性别研究学者李银河的书了解这个群体。儿子出柜后,吴幼坚没有当作一回事,反倒是儿子有些激动难眠。2005年,作为同性恋者的母亲,吴幼坚第一次接受电视媒体的访问;也因为这次访问,她成为中国第一位公开支持同志儿子的母亲。

 

那次之后,还在《广州文艺》任副主编的她只在业余时间接受媒体的访问,表达自己对同志群体的支持。直到儿子大学毕业,搬去北京与男朋友生活,不再需要照顾儿子的吴幼坚感到有些空虚。有人说吴幼坚是因为闲着没事,想要利用自己的同志儿子博出名。然而,他们只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

 

吴幼坚通过网络自发地为同志发声,还要源于儿子的大学同学阿东。阿东很早就知道郑远涛的性倾向,身为异性恋的他并没有反感和排斥,两人不仅聊得很投契,阿东也早把远涛家当成了自己家。远涛去北京后,租住在郑家的阿东为吴妈妈开通了博客。一开始,吴幼坚完全不会用计算机,全靠阿东帮自己把文章放上网;后来阿东结婚,吴妈妈缺了这个好帮手,博客更新一度暂缓。

 

但也因为阿东的婚礼,吴幼坚跨时空“结识”了美国第一位公开支持同性恋儿子的母亲琴恩•曼佛德。儿子应阿东之邀回来广州参加婚礼,临走前,借给妈妈一本台湾出版的《当代同性恋历史》,匆匆之下吴幼坚读了儿子推荐的篇目《母子档》 。这篇文章讲述了美国小学教师琴恩•曼佛德得知儿子是同志后,与儿子一起举标语、参加同志游行的故事。回北京前,儿子给妈妈留下一句话:“妈妈,其实你也可以做一些和同志群体有关的事情。”

 

争取平权由“打字”开始

 

只是因为儿子这一句话,自认为“什么也不会”的吴幼坚开始琢磨自己究竟能做些什么?她想到,即使阿东和远涛都不在身边,但博客开了就不能虎头蛇尾——“我必须学打字,学计算机!”为了能够自己更新博客,吴幼坚六十岁开始学习打字,甚至决心不再用手写,因为“如果还手写我就学不会计算机啦”。


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
这个母亲节吴幼坚来到香港,只想低调地跳一支彩虹舞。

 

费了好大力气学会了打字,吴幼坚坚持更新博客并开通了电子邮箱。从此,她开始不断地收到同志或同志亲属求助的留言、私信和邮件,通过网络她和同志群体就此结缘。200854日,她收到一位女同性恋者的来信,希望可以建立同志互助组织。也是恰巧同一天,吴幼坚又收到一位母亲的来信,信中说自己已经知道女儿的倾向,希望女儿知道父母的包容和理解,“不要怕伤害父母的感情,在家里刻意伪装自己,给自己增加压力”。读到这两封信的吴幼坚有感而发,在博客上写下《我呼吁成立同性恋者亲友会》

 

与此同时,一位叫阿强的男同志看到了这篇文章,悄悄地和吴幼坚说:“吴阿姨,不如我们把这个亲友会成立起来吧。”于是,便有了后来的“同性恋亲友会”。2008年的夏天,“同性恋亲友会”正式成立,那一天刚好是628日——美国“石墙事件“(Stonewall riots)纪念日。1969年,美国纽约石墙酒吧的同志们奋起反抗政府对同志社群的迫害。

 

如今在中国的“同性恋亲友会“已经成立10周年,今年他们还将为吴幼坚颁发“同性恋亲友会十年致敬人物奖”。

 

曾遇死亡心向阳光

 

做同志公益十三年,吴妈妈见过、听过各种令人心酸的同志事,甚至不堪受压轻生。农历年二十九,本是一家相聚、准备迎接春节的日子,吴妈妈却接到过一个同志打来的热线电话。电话那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同志身处繁华的上海,却只能孤身一人庆祝农历新年,无法与父母共聚。出柜的他,为了躲避家里的催婚和埋怨,与父母一别便是5年。吴妈妈始终记得他,他有事业、有地位,因为自己的性倾向研读过心理学,他成熟得彷佛什么都知晓,却哭着向吴妈妈坦言,走在办公室外阳光灿烂的走廊,想要一跃而下的绝望。她曾倾听他,也曾安慰和鼓励他,多么熟悉的声,直至几个月后听到他的死讯。

 

那些出生在中国农村的同志群体,也是她牵挂的孩子。照片里,弹着吉他、阳光开朗的男同志,待到她最后见到时,已凝结成一张黑白的遗像。她亦曾闻悉一位拉拉(即女同性恋者)的死讯,为了得到家人认可,假装快乐地与异性走进婚姻殿堂,直到婚礼结束跳河自尽,连一句“我是同志”的自白都能没留下。

 

从前如此,那现在中国的同性恋生存状况又是如何呢?问及吴妈妈这十几年来觉得中国同志的生存空间和氛围可有改变?心系同志的她尽管曾遇过死亡的心痛,但仍然相信前途是光明的。从没有媒体愿意报道同志议题到越来越多的正面报道,吴妈妈说:“进步是肯定的,不然我们这些人的努力都白费了。”去年,她获颁“中国彩虹媒体奖•2017年度致敬人物”,同时也表示,2016年参选“中国彩虹媒体奖”的正面报道有七百多篇,2017年仅四百多篇,数量上确有退步,“但只要你坚持下去,总会有希望的!”

 

在香港舞动彩虹

 

乐观向前的吴妈妈亦有谨慎、周全的心思。问及是否有关注香港的同志运动,吴妈妈表示,每年香港的同志游行自己都很关注,但她今次是第一次来香港出席同志活动。她笑言,“我担心游行时的记者采访哦。”她知道这个群体的需要支持、需要发声,也知道在社会无法为之正名之下,这个社群的敏感,她不是为出名,亦不想盲目地发言。


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吴幼坚参加“国际不再恐同日”香港纪念活动,并接受了本刊的采访。

 

“我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支持同志!”

 

参加完“国际不再恐同日”香港纪念活动,吴妈妈计划在母亲节当日参观金紫荆广场,在“永远盛开的紫荆花”前舞动象征着多元性别的彩虹丝巾。“我在台北和天安门广场都跳过这支舞,这次我特意选了《东方之珠》这首歌,也想在香港舞动彩虹。”

 

不论是年轻时就以个人名义出版自己的写真集,还是儿子出柜后勇往直前支持同志群体,经历过不理解、被质疑和被谩骂,71岁的吴幼坚仍带着一身勇气。“同志议题是一个社会的问题,而我是个母亲,母亲就有母爱,但我作为公民,亦有一份责任感。 ”访问结束,已是夜幕,而吴妈妈这一句却如华灯般明亮而有温度。

 

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  文末照片由俞立平拍摄
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

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

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

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爱是最美的彩虹——同志母亲吴幼坚视频选》上下集共150分钟,内容含2005年以来电视采访:南方、广东、广州、凤凰卫视、美国CNN及进高校开讲座等,对同志和父母都有启迪。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这一株三色堇——吴幼坚1993版影集》全书96个彩页,大16开,刊有我250多张照片,200多位作家诗人配诗280多首。1993年定价60元,现价(稍有残缺)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吴幼坚:只想在金紫荆广场跳一支彩虹舞《广雅知青阳山情》是1968年从广东广雅中学去粤北阳山县插队的28位知青,在45年后撰文结集而成的回忆录。全书20余万字(我那篇1.5万字),通过近60篇朴实无华的文章和大量老照片,还原了特殊年代里知青生活真实的历史片段。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