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2014-04-27 08:45:50)
标签:

吴幼坚

同志母亲

中山大学

逸仙周刊

情感

分类: 传媒学界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2014年4月11日,将满67岁的退休编辑、同志母亲吴幼坚来到中山大学珠海校区,准备当晚开公益讲座。图为阿坚我扬起三面彩虹旗在孙中山铜像下留影后,欣喜地拿着捡到的红棉花离开。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吴幼坚

 

    2014年4月11日晚,我首次应邀在中山大学珠海校区开讲座,次日上午接受了学生记者采访。以下转载4月23日发表在《逸仙周刊》上的报道。出于资深编辑职业习惯,同时身为受访者对时间、事实知道得更准确,我改了原文个别错漏之处。该文题图是学生记者拍摄的,其余照片则是我现在选配的,增加一些真实性、感染力。 @逸仙周刊 编辑很有心,特意在我67岁生日当天将全文发上微博,感谢中山大学可爱的年轻人!希望还有机会去各校区与大家面对面交流!

 

逸仙周刊 http://weibo.com/sysuweekly

中山大学学生独立杂志。逸仙周刊——见证一代人的成长。

 

    @逸仙周刊 #逸仙人物#【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一切草木,皆有选择各自生长状态的自由”。她是独立公益人,退休编辑,中国第一位公开支持同性恋儿子,进而支持同性恋群体的母亲。她奔走于各大高校讲座,关注性少数群体。今天是吴妈妈@三色堇吴幼坚 67岁的生日,祝她生日快乐[蛋糕] http://t.cn/8s80y2u 4月25日 21:36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日新在线 -> 报道 -> 逸仙人物

 

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2014-04-23 23:22:21 | 作者:胡婷婷 林海仁 | 责任编辑:钟思棋 | 来源:逸仙传媒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简介:吴幼坚,66岁独立公益人,退休编辑,中国第一位公开支持同性恋儿子、进而支持同性恋群体的母亲。2005年公开以“同志妈妈”身份出镜,2008年建立“同性恋亲友会”,现为吴幼坚工作室负责人,奔走于各大高校开讲座,组织活动,关注性少数群体。熟悉她的人多亲切地称其为:“吴妈妈”。

   

    舞扇展开成圆,脖子上挂着彩虹珠链,67岁的吴幼坚在中山大学珠海校区一间课室为到场的大学生跳起舞。音乐和缓,她的动作也简单朴实。不是带着惊艳,只是生命的延展。一曲舞罢,现场掌声雷动,在扑闪的镜头下,她合扇感谢。

 

    ——这是11日吴幼坚讲座“爱是最美的彩虹”的结尾。

 

    现场提问环节,一位男生问及国家立法层面对同性婚姻的限制,她说道:“相爱就不用等啦!你等它立法干什么呢?自己两个人快快乐乐在一起生活就够了,你非要等它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了!”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对话吴幼坚

 

公益:爱与责任

 

记  者:你提倡同性恋站出来,形成组织,为什么呢?

吴幼坚:个体成不了气候,不能只是独善其身。这个群体就是要每个人都做回自己,并让社会认识活生生的你。这样就会形成一股力量,发展起来,引起社会关注。

记  者:做公益这么多年,给你带来了什么改变吗?

吴幼坚:做这些事情让我的生活更充实更饱满了,感觉时间都不够用。

记  者:你觉得是什么支撑着你走过这些年呢?

吴幼坚:爱。首先是爱,不管是对儿子或性少数群体,还是对整个社会和自己的生活;还有就是一种责任,我既是母亲,也是公民。当时儿子接受采访时说的“责任”给了我这样的鼓舞,我想儿子都有这样的意识,那我呢?

记  者:你的微博标签第一个便是“普通公民”,为何要强调“普通”呢?

吴幼坚:因为我是普通人嘛,也就是五“无”公民:无职,无权,无钱,无党,无派。

记  者:那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呢?

吴幼坚:现在每天主要就是微博/博客,开讲座,组织一些活动/交流会。

记  者:一个老人,以“独立公益人”的方式生活,会累吗?

吴幼坚:有什么累的?体力来说,会累,可是身体会恢复;而心态来说,做着自己愿意做的事情,也不会累。

记  者:你在2008年建立了同性恋亲友会,后来却离开了,为什么呢?

吴幼坚:当初萌生建立同性恋亲友会的想法是我同时收到了一位女儿和一位母亲的来信,我就觉得需要这样一个平台,让双方交流。而且一开始做这方面的事情需要组织和影响力。后来是觉得自己作为一个老人,时间不那么够了,不想花那么多精力管理组织,人力物力财力等等。我要把自己有限的时间放在非做不可的事情上——就是我现在做的事。

记  者:现在的一些公益活动有商业化的倾向,你怎么看呢?

吴幼坚:我觉得这没问题,是双方得益。钱又不是个坏事,没钱也做不成事。这样合作影响力也大了。

记  者:做这些事情让你拥有了很多标签和头衔,你怎么看待这些头衔呢?

吴幼坚:我认为只要是符合事实的,都可以接受,是事实,也就不是虚名了。我只是做自己的事。像第一个公开支持同性恋的“同志妈妈”,这是真实的,也就没什么。而且,这些头衔也会扩大影响力,能够放大自己的声音,这样也好。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4月11日傍晚中大学生、中珠雨后彩虹小组成员与吴妈妈在孙中山铜像前展示彩虹旗。
 

家庭:我们家最好的便是相互理解和支持

 

记  者:现在你儿子是在从事什么工作?

吴幼坚:在云南自己翻译书。

记  者:那你和儿子平常怎么交流呢?

吴幼坚:他会打电话来,但是他也知道我很忙,春节的时候他都不回广州的,他知道我组织活动去了。我觉得不一定需要按照传统,非在春节团聚,电话,互相关心就够了。就像生日的时候,他会送卡片,写一些话给我。

记  者:一些人说你做的这些事都很“特立独行”,你觉得是这样吗?这样对自己的家庭有影响吗?

吴幼坚:我觉得“特立独行”就是“保持个性”吧。我也很幸运,家庭环境使得父母尊重我个性的发展,而对于远涛(儿子),我们也是这样,希望他独立思考。他也是一个有思想的人。

记  者:今年的一部关注“同性恋”的纪录片《同性相吸》里,为什么你一向沉默的丈夫也出镜了?

吴幼坚:他也是挺坦然的,无所谓。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是觉得一个家不必三个人都站出来。而拍摄那个纪录片是一个异性恋为主的专业机构,他们做这个是向整个社会推出,既然需要丈夫出镜,也更有说服力,那就出镜吧。

记  者:自己一直都为这些事奔走在外,最想对丈夫说什么呢?

吴幼坚:谢谢支持吧。我们家最好的就是能够相互理解支持,所以各自都保持自己的个性,我们也都满意。

记  者:这些年投身于关注性少数群体的公益事业,自己回头看有什么感受吗?

吴幼坚:我想这也是命运的安排,让我儿子成为“同志”,而我成为“同志妈妈”。这是契机吧,我本是一个热爱社会的人,即使不做这个,也会去支教,扶贫或者关注环保,而儿子的认同与责任带动了我……我做一件事的时候,先考虑值不值得做,再看我有没有能力做。关注性少数群体,这也是缘分。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将满67岁的阿坚我在亚洲最长的教学楼(500多米)前高扬彩虹旗留影。希望通过自己的讲座,让“爱是最美的彩虹”口号被更多人理解接受。

 

记者笔记:一个67岁老人舒展的状态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记者第一次见到吴幼坚时,直接反应叫出了“阿姨好”,瞬觉气氛尴尬,她微笑着走近,挽着记者手臂:“没事,你们(异性恋)一般都不习惯,会叫‘阿姨’或者‘老师’,可是他们(同性恋)忍不住就会叫我‘吴妈妈’,都可以。”

   

    与吴妈妈同吃饭时,她挨个问在座的“你是哪里人啊?”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摘掉“同性恋妈妈”的头衔,吴妈妈只是一位将满67岁的老人。67岁,是一般老人安享晚年的年龄,儿孙同堂而喜,与丈夫散步交心,而对她来说,为关注性少数群体的各处奔波却占据了她生活的大部分——怎样面对生活中的烦恼呢——“烦恼?睡不着觉吗?没钱吗?钱多钱少一样花;没时间?能做什么做什么。还是说有赘肉?一些人是心眼小了,不能理解包容,所以再小的事也变成天大的事,而你只要够宽容,天大的事也只是小事。我没什么烦恼吧。”

 

    被问到是否也曾想象过自己会有儿孙满堂的老年时,她笑着往后仰了仰——“我儿子向我们出柜的时候才十八九岁,当时我们还没想过这些,而后来也没有机会想了啊。”

 

    “会有遗憾吗?”吴幼坚少有地提高了音量,双手交叉在面庞前挥了挥:“每个人都问我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有什么好问的呢?谁说的晚年就是非得要那些?有什么遗憾不遗憾的呢。”

 

    现在的吴幼坚,除了“工作”以外,喜欢的便是跳舞和拍照,即使是这两样兴趣,现今也完全融合在了她的“工作”里。

 

    每次讲座结束,吴幼坚都会换上自己的舞鞋,拿起扇子,为前来听讲座的人跳只舞。“一般只要场地允许,我都会跳。那次我在厦门大学的时候,教室满座,有些孩子要坐在地上围着听我讲,我就问他们要不要看吴妈妈跳舞,要看的话大家就站起来往后退一点,他们就都起来了,我就跳给他们看。我就是喜欢舒展的状态,也让他们都看到我这个60多岁的老人都可以活得这样。”顿了顿之后,她又说:“同时,也是对那些死去的孩子的纪念吧。”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当年吴幼坚刚与这群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压抑的“孩子”交流时,感性占据着她行事的上风。她至今仍记忆犹新的是一个化名“小雨”的男生,家境优越,家长为改变他的性倾向让他订了婚,并把他们送去国外念书,其实也相当于监视了。双方家族的产业以后都寄望着他来继承。最终,他选择了自杀。而吴幼坚也至今守着承诺,不透露他的身份。

 

    这个故事展示在吴幼坚的PPT里。吴幼坚的话语一贯缓慢轻快,只是说到小雨的时候,她的眼泪由着滑落,声音也柔软。她说,现在如果有人来说自己受不了要死什么的,自己会首先严厉地批评他,“现在各种支持也多了,资讯也发达了,自己要主动去寻求,光依赖别人是没用的,我也只是推人一把。”

 

    她还有一句被广泛流传的话:“一切草木,皆有选择各自生长状态的自由。”这句话也被她放在PPT里,背景是一位母亲拉着儿子的手奔跑在草坪上,前方的椰子树迎风招展。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4月11日晚的讲座由中山大学红十字会珠海校区分会主办,因此这位白衣女生从接站到送行都代表分会参与。

 

    她几乎随时都注意着拍照,伸手与摆位,“哪一面都是我自己”。

 

    同走在校园小道上,碰见某位有心人用木棉摆放的爱心形状,吴幼坚急忙站到其前,叫助理拍下自己和花朵——“我喜欢舒展的动作。”

 

    “珍惜生活,热爱生命,爱一切美”是吴幼坚说自己爱拍照的原因,她也说,“这些照片发到微博上就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看到我每天的生活。”

 

    与吴妈妈在车站等车间隙,车站的五色梅开得正艳,吴妈妈起身说着:“我去拍那五色梅”,便已凑到其跟前,拍下那花朵——她关注的,岂止只是镜头下舒展的自己。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逸仙周刊:同志妈妈吴幼坚:爱不用等
阿坚我临上车回广州前在路旁拍摄的野花——五色梅。我赞赏舒展自如的状态,我热爱蓬勃向上的生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