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微庐主人
知微庐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234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五湖归来掣碧鲸

(2010-08-16 00:09:28)
标签:

健康

分类: 他山之石

 

曾经沧海难为水  五湖归来掣碧鲸

 

——记沧州市中医健康保健中心首席治疗专家曹文忠

 

 

    曹文忠在沧州中医界创造并至今保持着众多纪录:论文总数最多;作为课题第一完成人的科研成果最多;在国外医学刊物发表论文最多;治疗外省外国患者最多;受到外国医学机构邀请最多;他是被央视专访第一人;沧州最早获得优秀中医称号的人……

    今年端午前昔,曹文忠结束了历时五年的游历生涯,返回家乡,加盟到沧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属下的沧州市中医健康保健中心。重新站到起点上的他,将要开始的是其人生理想的加速跑!

 

一  童年印象

 

   曹文忠,肃宁县北曹庄人,祖父曹曲水,当年被誉为“冀中军区四才子”之首,曾任《解放军报》时事处主编;父亲曹颖,是抗美援朝期间最早报道“奇袭白虎团”英雄事迹的人。

   曹文忠自幼寄养在姥姥家,姥姥几次病危,都要去请田疙瘩村的田先生,扎几回针,吃几副药,总能转危为安。文忠每次眼看着姥姥被小小银针神奇地挽救回来,心中的敬服向往便油然而生。

   五岁那年,他和村里的几个小孩染上了百日咳,河间县城的梁先生给每个孩子扎了几穴,又开了点药片,回来就好了。文忠清楚记得其中的两穴,长大学了针灸,知道是一针少商,一针脐中。

   八岁时,曹文忠发现村中的赤脚医生,去了几次县城,回来都学会了用针扎人。有一次,还当着众人,把他的小裤衩褪掉,扎他屁股,扎得腿一抽一抽的,好几天不自在。村里的孩子也被这种弥漫天地的氛围传染了,或偷来母亲做活用的绣花针,或大粗针,条件差的干脆掰几个槐棘枣刺儿,文忠则跟二姨要来几根大头针,抓来泥鳅,在滑溜溜的身上寻找医生的神圣。

   童年时代的特殊成长环境,萌发了文忠少年时代的梦想,支配了他青年时代的选择,决定了他步入中年后仍对针灸事业孜孜矻矻的执著追求。

 

二  入室登堂

 

   一九八四年,曹文忠考上了沧州地区卫生学校针灸专业。在校期间,他充分利用课余,勤奋读书,读很杂很杂的书,凭借超人的刻苦用功,身兼解剖、针灸等多门功课的课代表。毕业后,文忠分配到沧州市中医院针灸科。

   九一年春,文忠抓住机会,进入中国中医研究院附属广安门医院急诊科进修。几经周折,曹文忠转到针灸科,师从时任针灸科副主任的针灸名家高立山先生。

   一次,由协和医院转来一脑出血病人,接收病人的某主任是“西学中”的大夫,交班时,他建议高立山保守观察。高说应该想想中医措施,能救则救。某顺口说:“西医都没辙了,中医还能有治?”他的鄙夷口吻,激起了高立山的不满,冲着某嚷到:“人家转到广安门,就是投奔咱中医来的!要是奔西医,协和不比广安门强万倍?”对方也有些激动:“治坏了,我不管!出问题,你兜着!”高立山一面争辩,一面赌气跟病人家属说:“反正病人这样了。如果同意,我就用中医办法给他治。”家属也想试试中医的绝招法宝,便答应了。高立山马上打电话给北京针灸学会会长贺普仁先生征求意见。贺老仔细听取了病人症状后,表示证属窍闭不通,可在百会、四神聪、尺泽放血,出血越多越好。血是文忠亲手放的,五个小时后,病人奇迹般的苏醒了。这次经历让文忠坚定了学习中医、练好针灸的信念,也让他第一次知道了贺普仁这个名字。

    通过贺老关门弟子刘保延的引荐,文忠拜望了贺老。在贺老家中亲眼目睹了火针的瑰异,正好膝关节不好受,他就向贺老借了一支最大号的火针,回宿舍就开练。由于缺乏经验,红中透白的火针一下扎进了关节腔内,文忠只觉得痛彻骨髓,针却粘在肉里,拔不出来。文忠忍疼用力一拔,血如泉涌……后来,文忠查阅了大量古代医籍,钩沉出了数万字的火针资料;同时他研究摸索了如何稳准狠地扎火针,总结出一系列的成果,以此为基础,他与刘保延在1994年出版了中国第一部火针专著——《火针》,填补了针灸史上的一项空白,为火针这一古老疗法的焕发青春和应用推广,做出了极大贡献。

 

三  两次下乡

 

   九二年底,踌躇满志的曹文忠回到沧州,并开始逐渐完善自己的针灸治疗体系。指力不够,他就单指拎着三十斤的水桶走上百十米,再爬五楼。他还专门发明了顶墙法,站在距墙一米半开外,以双手拇指或食指顶住墙壁,渐渐把重心上移到手指,拇指、食指交替撑墙,直到一下就坚持一个钟头。单纯的针刺疗效低,文忠就采用针具针法有机结合的办法,针刺、刺络拔罐、艾灸,甚至火针,海陆空一起招呼,疗效果然一下提高了许多。文忠慢慢从中摸索出了一套轻车熟路的治疗方法,先用哪种针具,后用哪种?拔不拔罐?刺不刺络?放不放血?放血量的多少、拔罐部位的选择、艾灸时间的长短……这些有益的尝试都成为文忠日后创立“三重法”的雏形。

    不久,一位渤海渔民的到来,改变了文忠的人生轨迹。这位渔民说,因长年饱受海风吹袭、海潮浸泡,渔村里风湿、类风湿病人太多了。文忠听了,猛然想起高立山的谆谆教诲:“有机会一定要到农村去!农村多真病实病,尤多疑难杂症,只用针,不用药,最能淬砺人的心智。”想到这,文忠毅然向院里请了假,带着一罐子棉球,去了黄骅海堡。

   农村的活广告很快传开,“沧州来大夫给咱看病了!”三乡五里的病人纷至沓来,一罐儿棉球几天就用光了,文忠只能用“二锅头”、“老白干”泡棉花消毒。农家大炕,病人一躺就是五个,文忠每次扎针都得连爬带跪,一天下来,膝盖又酸又肿。

   在这期间,文忠收到了从医以来第一封用大红纸写就的感谢信:“我叫高二印,家住黄骅杨庄乡高官庄村。自91年以来不幸患尿崩症,父母带我到过天津、北京、上海等地,一直不见效。我和家人绝望了……是曹大夫给我们带来福音。现在我的病基本上痊愈啦!曹大夫不光治好了我的病,还使我恢复了生活的信心,给我全家带来了生机和欢乐。期盼您手持银针走遍天下,救治天下病痛人。93年8月12日。”这封感谢信里的“老祖宗”,文忠一直保留在身边,作为激励自己的教材。

    1997年夏,一位肃宁老乡急火攻心,导致脑溢血,危重昏迷,住进了县医院。其家人连夜派车将文忠接去,希望能有中医上的绝招。文忠确诊乃痰热腑实之证,便用传统清热化痰良药安宫牛黄丸。可是病人尚在昏迷,根本没有吞咽意识。文忠急中生智,想到“心主神明”、“心开窍于舌”,便用三棱针在舌尖刺络放血,以通其关,又将药丸用鲜竹沥汁、生姜汁化开,拿棉签蘸药液,频点舌尖……等患者第二天苏醒过来,文忠已于凌晨回沧上班去了。不久就有老乡提议,要是能回县里开个门诊该有多好。文忠便在肃宁县城租下七间房,摆上十三张床,开起了门诊。条件虽差,患者如潮,最多时每天接待120多名病人,门口的马路,常被前来求医的车辆塞得满满当当……

   盘点两次下乡,文忠遇到并治疗了太多病人、太多的疑难杂症,单凭手上的针灸功夫,支撑那么大的局面,由此文忠的视野猛阔,针技大增。

 

四  央视专访

 

    2003春节才过,《神医喜来乐》剧组部分演职员来沧做报告,编剧周振天的夫人为了探望在沧州的姐姐,也一道前来。周夫人患有严重脊神经损伤后遗症,临要回京了,突然病发,无法行动。文忠临危受命,拿出最精巧的针刺功夫,周夫人表示从未有过的舒服,决定不走了,扎三天看看。结果,扎完三天扎五天、扎完五天扎十天,一直扎了两个多月,从不能下床,到四处串亲,最后欢欢喜喜地回了北京。

    周振天被文忠精湛的医术感动了,把他推荐给央视国际频道《中华医药》节目,经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审核批准后,文忠成了沧州医学界被《中华医药》专访的第一人。就在拍摄诊室内景的当天,正巧一位急性腰椎间盘患者来院就诊,看着患者因疼痛而扭曲的脸,记者心想: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天正好验证一下针灸治疗急症的独特之处。只见文忠四诊合参后,随即急施三棱针快速重刺5下,然后用大号火罐重拔,使之出血约10毫升,起罐后用五根艾条重灸拔罐处——此即所谓“三重法”。经过40分钟的治疗,奇迹诞生了,患者步履如常地回了家!

    电视播出之后,各地患者几乎要把央视的热线打爆,而文忠诊室的电话同样烫手。短短两三个月,北到大兴安岭,南到广州,西到新疆的一百多位国内患者,还有德、意、澳、日、美、韩、新西兰等国的华侨不远万里前来就医。

    就在这时,北京某部队首长也慕名请曹文忠为其治病,为了保证每天上午能为同样急需他治疗的当地患者扎针,整整一个月,文忠早七点开始接诊,气儿也不歇扎到十一点半,然后马不停蹄往北京赶……晚上回到沧州,吃罢晚饭,躺到床上,早已夜深人静。有两次,车胎爆在半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野上的蚊子排着队扑上来……一个月后,痊愈的首长为这位沧州汉子举行了盛大的欢送酒会,会上有人为文忠略算了一下,他以钢铁般的毅力30天往返15000公里,比25000里长征还多5000里。

    话音未落,掌声四起,文忠骄傲地醉了一次。

 

五  远渡重洋

 

    墙内开花,墙外播香,曹文忠的卓越业绩,尤其是《中华医药》反复播出后,影响到世界许多地方,赢得了海外多家医疗机构的青睐,纷纷向他发函邀请或高薪聘任。面对这些聘请,文忠始终坚持着一条底线,如果去了不让做自己视为生命的临床针灸及学术研究,待遇再优越也免谈。经过权衡,文忠最终选中了意大利乌迪内中医针灸推拿治疗中心。

   乌迪内是个富裕悠闲,又相对封闭排外的少数民族城市,市民们开始对针灸持谨慎态度。曹文忠发现当地人因饮食习惯造成结肠炎患者颇多,简直是吃了就拉,拉了再吃,当地俗称“直肠子”。他就用火针点刺其天枢、气海、足三里诸穴,疗效出奇的好,几乎来一个治好一个。乌迪内人神奇的东方神针征服了。

    经过三个月的努力,在确切疗效支持下,文忠每天的门诊量可达三十多人,方圆几百公里的病人驱车前来就诊。意大利的医疗保障制度完善,患病后按正规治疗渠道,治疗费全额报销。针灸治疗费用则需自付,而前来就诊的病人甘愿以自费方式接受针灸治疗。

    正当邀请方觉得一切都顺风顺水,要为文忠加薪,好笼络他再呆一段时间的当儿,文忠却提出了回国。虽然意大利人民也需要“中国曹”,但“中国曹”的文化之基在中国,事业之阶在中国,理想之巅也在中国。用文忠的话说,鹤立鸡群算什么本事,要傲立就要回到鹤群里去!

 

六  南翱北翔

 

    回国后的曹文忠,开始了苦行僧式的游历,从炎炎南国,到漠漠北疆。

    2006年夏,他只身应聘于广东省最大的民营医院——番禺祈福医院自然疗法中心,担任针灸科主任。

    刚开始,中心里的每个针灸医生都有自己的一两个诊室,每个诊室里有两张床位。但蜂拥而至的患者,让文忠的床位根本不够用,于是就很快就将别的诊室一间一间地蚕食过来,最后发展到其他医生近乎“失业”的地步!人家集体找到院方抗议,中心只好把文忠安排到一层楼的角落里,却有十几个床位的大房间,可照样爆满!

    虽然,祈福医院的硬件设施、企业文化、管理模式都堪称全国一流,而且个人的待遇也颇为优厚,但其突出的拜金思想以及令人难以忍受的酷热,还是让曹文忠选择了离开,一路北上。

文忠先是在上海一所区立医院逗留了一些时日,然后就进京,受聘于中华医学会神经内科专业委员会附属会诊中心治疗中心。呆了不到三个月,文忠认为还是不太适合自己,于是干脆把目光转向了神州最北端的口岸城市——满洲里。

    2008年7月,奥运会即将开幕前夕,曹文忠离开世界瞩目的北京,在满洲里一年当中最美丽的季节,到达这座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的明珠城市。

    曹文忠在满洲里别说朋友,就连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这是他记忆中最艰苦的一段经历。开业前装修诊室,摸着口袋里仅剩下的13元钱,文忠对患有牛皮癣的装修队的头儿,近乎恳求地说:“我要是给你扎好了,你能少收我点儿装修费吗?”那人说:“你要是真扎好了,我一分钱不要!”一个月后,小队长的牛皮癣治好了,文忠的诊室也装修好了,不仅没花钱,而且呼啦一下拽来了二十多个病人。就这样,从无到有,从几十人到上百人,从曹文忠自己“光杆司令”到五个人的“雇佣兵”,从举目无亲,到成为市领导的座上宾,文忠在短短半年时间里,让针灸奇迹再次上演。曹文忠凭着一股执拗,不仅站住了脚,而且扎下了根。

    从广州到上海,从上海到北京,从北京再到满洲里,有一样东西始终伴随着曹文忠,那就是上千公斤重的十几个铁皮箱子,那里面是他的精神家园——历年所积累的珍爱藏书。

    文忠一贯主张医生要多读书,且不限于医书,天文、地理、历史、哲学……皆须涉猎博览。他读唐浩明的历史小说《曾国藩》,每读一遍,便觉境界一新。前来扎针的老朋友说多日不见,技艺大进,问他近来如何用功?文忠说并未刻意修炼什么功法,也没参阅什么秘籍,只是夜读《曾国藩》数遍也。

    在满洲里,窗外皑皑白雪,窗内漫漫长夜,文忠用来驱散孤独的办法就是读书写诗。诗不常写,思乡的味道很浓,2009年一场春雪后,他写到:“每依绮梦忆风华,雪掩关山不见家。夜永凭几谁把卷?孤灯如豆映窗纱。”另外一首七言的则更见才情:“落寞边陲四十秋,南征北战渐白头。乾坤有梦家何在,萍草无根命自由。云暗远山遮浅碧,霜侵短鬓上高楼。新绿冲寒发塞外,长夜茕茕灯亦愁。”伴着孤灯,先秦的四书五经和诸子百家,他居然通读了一遍,不仅通读,而且满篇红批,那是他对古典的咀嚼和消化,以此来增厚自己的学养,培植自己的元气。因为文忠认为国人要挽救的不仅是日益衰落的中医事业,还有那日渐消亡的中医文化,那些药名本事、医案哲理、名医人生、药肆传奇……无不需要有担当的人来整理传承。

 

七  任重路长

 

    子云:“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四十岁那年,曹文忠放出豪言,要继天津针灸泰斗石学敏、中国中医研究院针灸所程莘农之后,也能跻身中科院院士之列。这一过程,他说要用二十年,一位朋友随意说到:“我看以老弟的发展势头,有十年就够了。”文忠面色一凛,斩决地一字一顿:“不!要二十年!”

    如今,二十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在外人看来,曹文忠好像连准备活动都还没做好!而文忠自己心里有数。他说:“这五年,从沧州到欧洲,从欧洲到广州,再从广州到满洲里,不同禀赋体质,不同饮食习惯,不同文化背景的患者,非常集中地都治过了,其中的甘苦与收获,都是无法用言语能表达的。”可是他行囊中长达两万多字的论文稿《提高针灸治痛疗效创新思路及方法的探讨》,就是他这几年奔波中治疗经验的一个小结。是啊,但凡大医,必先游历,当年扁鹊就曾周游齐、赵、秦、虢列国,一路治病,一路留名。游历既是学习文化的过程,也是散播思想的途径。

    然而,人生的黄金期毕竟就那么几年,曹文忠似乎也感到了紧迫,他需要一个更专业更稳定的展示平台和上升通道。衡量再三,他还是像漂泊的船儿回归母港一样,选择了返回沧州,加盟到创建中的沧州市中医健康保健中心。该中心以“上工治未病”为核心理念,采用针灸、熏蒸、敷贴、刮痧等传统中医治疗手段,为狮城医疗事业开辟了一块崭新的领域。它彷佛是为游历归来的曹文忠度身定做的一样,让他能大展身手,大放光芒。

    “曾经沧海难为水”,语出《孟子·尽心》“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原意是借沧海无比深广,因而使别处的水相形见绌,来比喻经历过大场面,眼界开阔,见多识广,对寻常事物不再放在眼里。后经唐代诗人元稹加工引用,变成了喻指对爱情的坚贞,说明非伊莫属、爱不另与。曹文忠的归来,既有着沧海漫游之后的从容淡定,更是出于对“沧海之州——沧州”的忠诚,用他一个朋友的玩笑话说就是,“拿全世界人民练完手,回来报效家乡父老了!”

    曹文忠要练的可不是一般拈针绣花的手,而是碧海掣鲸的手,他要乘着沧州市中医健康保健中心这艘新船,破浪前进,义无反顾地驶向蔚蓝的明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青县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青县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