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闻风
闻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5,700
  • 关注人气:2,5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闻风:纪念瑜伽大师——T.K.V. 德斯科查

(2017-07-12 12:20:44)
标签:

viniyoga

唯尼瑜伽

kausthub

卡萨博

krishnamacharya

分类: 瑜伽历史及现代化


 

闻风:纪念瑜伽大师——T.K.V. <wbr>德斯科查

 闻风: 纪念瑜伽大师——T.K.V. 德斯科查

 

原文发表于 026 Yoga Journal China 2016 09 COVER STORY 封面故事

 


科学理性与信念的完美结合,用以服务于个体,始成瑜伽

 

 

 没有他,古老的瑜伽信息可能不会这么清晰而精确地传承;

 没有他,瑜伽的完整信息可能不会这样在现代得到转型;

 没有他,印度的瑜伽可能还依然和印度教教义紧密关联;

 没有他,现代瑜伽可能依然仅仅是更偏重体式的训练;

 没有他,瑜伽教学可能依然不会重视服务于个体;

 没有他,古老的瑜伽疗愈智慧和技能可能在现代失去方向,

 

他就是T.K.V. 德斯科查。他于2016 年8 8 日逝世,享年78 岁。

 

 

早在他去世两年之前,得知艾扬格大师离世的第二天,德斯科查的一位忠诚而勇敢的得意门生,因艾扬格大师去世而引发回顾与情感追溯,就曾写过一篇纪念性的文章,告诉了大家一个事实:他已经在精神上失去了自己的导师,而这种迹象始发于2009 年美国一次瑜伽大会上德斯科查在瑜伽教学中所呈现出来的不正常状态。他说:“我的老师多年前就已离去,并非因为他的死亡,而是一种进行性的大脑退变,将他健康的身体变成了一个毁坏意识的牢笼。”德斯科查晚年得病的原因无人知晓,家属也没有公布确切的消息,在他的许多学生中引发了猜测和悲伤。

 

德斯科查自2007 年左右开始,可能试图将他的衣钵传与他的儿子和女儿(或许迫于某种压力),并在全球的瑜伽圈内提升他们的影响力。随着他儿子 Kausthub Desikachar (考斯图·德斯科查,也有人翻成:卡萨博•德斯卡查尔的地位不断升高,德斯科查本人则慢慢处于归隐、失语状态。即使在 Kausthub 恶名昭著的性丑闻曝光之后,我们也没有听到德斯科查的反馈和对整个瑜伽界的交代。这在“以诚为本”的瑜伽界里,实属罕见。

 

而起先他在世界各地的知名学生们,不断被请求接受比自己年轻得多,而且屡屡被证明人格不稳定、不诚实的 Kausthub 之地位,这已经让他们困惑不已。

 

在这位举世闻名的大师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切是否可以避免?众说纷纭。沉默,令人悲伤。但抛开这些谜团,德斯科查在现代瑜伽史上的地位和功勋有目共睹。

 

瑜伽的历史一定会记住这位不可多得的大师——德斯科查,他将自己的上师,也即他父亲克里希那玛查亚的圆融智慧和精深教学,尽可能精确而清晰地传达给了世界;而他本人以亲和友善、优雅低调的独特人格,又将这些教学丰富完善,以极为人性化、极为清晰的方式传承了下来。全世界的瑜伽习练者们、瑜伽教师们,都会铭记在心,继续让这些伟大的传统服务于人类。

 

他数以千计的学生遍布全球,都已逐渐在瑜伽疗愈的方向上卓有成就。1976 年他和父亲另外一位亲密学生莫汉(A.G.Mohan)共同努力创建的KYMKrishnamacharya Yoga Mandiram)以及随后他培养出来的诸多优秀教师,始终活跃在瑜伽治疗和瑜伽传播的一线。他的著作《瑜伽之心》(The Heart of Yoga),早已成为各种瑜伽教师培训的规定教材或参考阅读材料。

 

斯人已逝,风范永垂。

 

现在让我们一起来追溯德斯科查大师一生中的几个场景——

 

 

 

一、那个新西兰女子的大胆拥抱和见证

 

德斯科查的人生道路发生转折,有些像是情节剧中一个突兀的情节,饶有趣味,以至于这个有关一个拥抱的故事不断被宣讲和转述。

 

1961 年,德斯科查已经大学毕业,在北方一家德国公司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回到金奈父母的身边休假,准备转程去工作。青年人对将来的美好生活和事业的憧憬,犹如清晨等待即将喷薄而出的太阳,沉静之中有着掩盖不住的激情。


在多年以后,德斯科查曾专程拜访那位新西兰女士,感谢她对自己的启示和激励,使自己决定留在父亲身边,接受父亲严厉的考核,踏实严谨(甚至严酷)地接受系统训练,将后半生奉献给瑜伽的伟大复兴和传播事业。那个早晨,新西兰女士驱车来到克里希那玛查亚门前,给了克里希那玛查亚一个热情的拥抱, 感谢他治愈了困扰自己多年的失眠症。在此之前的一晚,她终于睡了一个好觉。这样的拥抱在当时的情况下,实属惊世骇俗。目睹这一场景的德斯科查,生发出强烈的内在信念。

 

与其说德斯科查当时看到了高贵的婆罗门不顾身份拥抱了一位女性,或者反过来,一位在世俗眼光中高贵的西方女性不顾身份拥抱了一位印度婆罗门,从而导致德斯科查的人生转变, 都不免显得“势利”。我更宁愿相信,德斯科查在那一时刻,发现了瑜伽超越性别、肤色、种族、身份贵贱中的普适性,发现了瑜伽为人类解除痛苦的本质,发现了“瑜伽大有可为”,所以值得追随父亲的道路,奉献出自己的一生。于是这位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的未来桥梁专家, 转身将自己构建成一座稳健通达的桥梁,将杰出的瑜伽士克里希那玛查亚深广博大的智慧和技能,与全世界联结了起来。

 

 

 

二、一个要求员工加班未遂的老板

 

瑜伽教学在当时的印度社会,不仅不受尊重,而且收入很低,老师甚至难以养家糊口。德斯科查开始全身心跟随父亲学习瑜伽之后,本来仰仗他找份体面工作以贴补家用的父母也就失去了一个稳定的收入,全家的生计,使得德斯科查开始外出做一份兼职工作。

 

经常加班的工作,加上每天很早就要起床学习瑜伽,让年轻的德斯科查觉得没有和朋友相处的时间也颇为疲惫,所以在某一天约了朋友下班后去看电影,却恰巧被老板抓住要去加班。因为老板知道他在学瑜伽,他就编了个理由跟老板说,下班后要教瑜伽课。而实际上,他去看了电影。

 

第二天,老板叫他到办公室,要求他下班后给自己上一堂瑜伽课。德斯科查还从没有教过瑜伽课,但既然剧本已经开始编写,就要按照其逻辑发展下去。这堂瑜伽课,德斯科查完全照搬父亲教的内容。不幸的是——但后来证明恰恰是一种幸运——老板在上课的过程中出现了极度不适,德斯科查不得不立即求助于父亲。父亲帮他解决了困境之后,严厉地跟他说 :不要以为对你适合的练习,也适合于他人,以后所有教学内容都要经过我的同意,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及时请示。从此之后,德斯科查开始了他的教学生涯。

 

从此之后,寻找适合不同个体的练习就成了他教学的核心。从此之后,他悉心向父亲学习适合个体的、全面的教学方式和疗愈方案,积累实践经验,将瑜伽切切实实地应用到现实当中。

 

 

 

三、想获得肉身轻健的大哲学家

 

在年过七旬之后,长期坚持练习瑜伽的大哲学家J. 克里希纳穆提身体上累积的一些问题开始显现。听说了克里希那玛查亚神奇的瑜伽疗愈技能,这位哲学家开始寻求他的帮助。克里希那玛查亚带了他的两个儿子去见克里希纳穆提,以他常用的方式,先是体式和呼吸演示,给克里希纳穆提留下深刻的印象,于是请求他能否派其中一个儿子去瑞士做私教。

 

就这样,德斯科查携带着瑜伽,开始“漂洋过海去看你”。慢慢地,在克里希那玛查亚另外一名学生的主导下,瑞士开始有了众多瑜伽大师参与的全球性瑜伽大会,德斯科查成为年轻的主讲者之一。

 

德斯科查当时资历并不非常突出。不过他观察到两个现象,如鲠在喉:其一,瑜伽基本上仍然在印度教教义的大背景下进行传播,言必称印度及其信仰;其二,瑜伽教学常在统一的、大规模“整齐划一”的状态下呈现。德斯科查尖锐地提出了这些弊端,同时建议和展望了瑜伽在全球传播中应有的方式。其他大师们由起初的错愕, 到逐步接纳。

 

于是,瑜伽和印度教的分离正式启动,瑜伽应适应个体需求的理念逐步深入。那是在上世纪70 年代初期。瑜伽教学和传播,重新回归到帕坦伽利的经典教导之中。

 

 

 

四、四处求助的心理学家

 

印度心理学家吉亚(Jeyachandran)教授, 在治疗特殊儿童的项目中屡屡遇到困难, 在海外同道的建议下,尝试寻求瑜伽大师们的帮助。于是他寻访了众多瑜伽教师,好在印度是瑜伽的本土,他可以找到很多的资源和帮助。迫切的需求,随着疑虑的加深而濒临绝望。几乎每一个他寻访到的“瑜伽大师”都会信口开河,承诺“No problem,I can treat it well”(没问题,我能治好),只要交付项目的资金,再把治疗对象交给他们。他们认为:瑜伽可以包治百病。

 

对任何一个有理性的、严谨的科学工作者来说,这无异于诓骗。甚至对善于质疑和求证的普通人来说,都可以一眼识破其中的浮夸和不诚实。

 

吉亚教授正要放弃的时候,听到了德斯科查的名字。

 

“教授,你对心理治疗熟稔精通,而我对瑜伽了解很多。虽然之前我没有相关课题的成功经验,但我们可以尝试一起工作。我不敢保证结果肯定如何如何,但相信我们可以共同努力,帮助人们消除痛苦。” 终于,有了教授想要的答复。

 

瑜伽辅助心理治疗,已经是目前全球前沿的研究课题,也有许多正在实践中的内容。德斯科查的西方学生中,很多人成绩卓著。

 

尤其是理查德. 米勒(Richard Miller)博士的创伤综合征(PTSD)治疗,已建成了系统完整的iREST 体系。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瑜伽失去了真挚和诚实,那还会是瑜伽吗?瑜伽有关完整的人的信息,如果没有基于诚实的不断探索,瑜伽也无法实现其现代化,无法为每一个人服务。

 

 

 

五、共建 KYM (Krishnamacharya Yoga Mandiram)的同事


闻风:纪念瑜伽大师——T.K.V. <wbr>德斯科查

KYM 建立之初, 是德斯科查和莫汉(A.G.Mohan)共同努力的结果。他们都是克里希那玛查亚的得意门生,初心很单纯:建立一个非营利的服务组织,以团队的方式而不是以某个个人的方式,来传播克里希那玛查亚的纯正教学和瑜伽智慧,同时回报老师的无私赐教之恩。带着对老师的恭敬和感激,KYM 肩负着学生们传播老师教学和智慧的真实愿景,同时也承担着以瑜伽服务于社会的真切希冀。

 

莫汉退出KYM 之后,曾在一个演讲中提醒学生们关注什么是克里希那玛查亚的真实教学,什么不是,针对当时由德斯科查之子 Kausthub 主要负责的KHYF (Krishnamacharya Healing & Yoga Foundation) 的教学传播内容提出了善意的批评,认为克里希那玛查亚的纯正教学不应受到出于个人原因的歪曲。

闻风:纪念瑜伽大师——T.K.V. <wbr>德斯科查 


莫汉作为最初一起创立KYM 的同事,也是克里希那玛查亚的多年弟子,在1989 年克里希那玛查亚去世之后,离开KYM 创立了自己的教学机构和传播方式。莫汉的贡献,在后期的KYM 宣传和建设中鲜有提及(尤其是由Kausthub 主编的内容里),这让外人难免有些不解。

 

另外,在一些转述中,另一位克里希那玛查亚的学生拉玛斯瓦米(S. Ramaswami 也在建设KYM 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但是很少被提到。KYM 的集体领导模式,以继承克里希那玛查亚的完整教学为目标,逐渐淡化个人色彩。克里希那玛查亚的教学内容和风格,本来就极具多样性,也非常关注个体差异。以团队来传承,自然会更加全面且完整,而如果单纯基于血脉传承,则容易失之于偏颇。

 

应该说,在初创期最重要的三位学生以及其他同事的共同努力下,KYM 综合传承和发展了克里希那玛查亚各方面的智慧和教学技能。相信这也是德斯科查的初衷。

 

1995 年,当刚出版的《瑜伽之心》呈给德斯科查的时候,他陷入无声的激动之中, 两眼含泪说,虽然父亲生前没看到他的智慧和教学真正得到全面传承并传播于世人,现在有了这本书,他终于可以见证了。

 

 

 

六、今天

 

我们纪念德斯科查,因为他成为了其父亲和大众之间真实的桥梁,让被誉为“300 年一出的大师” 克里希那玛查亚毕其一生精力复兴的瑜伽智慧与技能,服务于大众;

 

我们纪念德斯科查,因为他使瑜伽的信息以从没有过的、清晰而精确的方式,得到表达和传播;


我们纪念德斯科查,因为他是瑜伽传统传播方式和现代传播方式之间的直接撮合者,使瑜伽由科学理性与信念实现真实的、完整的结合;

 

我们纪念德斯科查,主要因他的贡献,现代瑜伽的传播,从一对一的师徒传承转型到集体民主式的管理和传播;



闻风:纪念瑜伽大师——T.K.V. <wbr>德斯科查

 

我们纪念德斯科查,因为他拒绝将瑜伽品牌化,以避免失去瑜伽的真意;他弃用唯尼瑜伽(viniyoga 的名称, 规避the viniyoga of yoga(适用于个体的瑜伽)被简化为viniyoga viniyoga 的原始含义中并不是指某一种瑜伽, 而是指适用于个体、适用于环境、适用于各种条件);他拒绝构建瑜伽商业化帝国,始终坚持让瑜伽服务于大众,实践一位疗愈者“救苦济贫” 的根本职责;

 

我们纪念德斯科查,因为他的热忱和慈悲使得瑜伽成为大众离苦得乐的真实工具——愿德斯科查大师安息于上师的莲花足上。

 

(图片来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