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幽默散文作家刘齐,著有《小葱大酱》等

雪 地 行 车

转载 2015-01-15 12:44:24
标签:杂谈

雪 地 行 车

刘 齐

      平日不开车,出行三条线:地铁、公交、“11路”。

      今天要去一个地方,三条线皆不便,只好开车,恰恰赶上下雪。

      北京旱,雪少,这是今年第一场,高兴,想起冬小麦和感冒病毒,还有密云水库。

      车里看雪,隔一层无机物,听不到脚踩雪的吱吱声,听的是哧啦哧啦的动静,雨刷刮雪。房顶和树冠白了,路面却是黑的,车轮多,反复碾压,来不及白。别贪婪,这已经很美了。也利于行车。

      办事很顺,下雪天大家心情好,容易想起童年,不刁难人?

      省出一小时,拐上五环,去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仪表盘显示的车外温度,刚才是零上二度,现在是一度。

      雪下个不停,路面仍是黝黑色,车轮已能溅出水花,人人溅我,我溅人人。洗车费涨得厉害,跟油价肉价有一拼。

      森林公园免费进入,雪山雪湖雪脚印,白草白木白眉毛。

      温度又降了,现在是零度。车窗上一片雾,开暖风驱散。又开雾灯、示廓灯——窗外也是朦朦胧胧,适合拍梦幻戏、伏击戏,不用拿柴火烟冒充雾,不用假装不呛嗓子。

      如果继续降温,路面很可能结冰,侧滑,滚动摩擦变平面摩擦,修车费,医疗费,身残志不残。

      仰山桥前改主意,径直走,不下路,回家,趁着还没上冻,还没到交通晚高峰。再见,近在咫尺的公园。

      吃晚饭,菜有点咸,想到路面撒盐的融雪措施。措施是老词,现在一般爱说举措。

      不光血管怕咸,树啊,路啊,车,桥,都怕咸,好像只有海不怕咸。

      曾在纽约见过一人,开一辆稀哩咣当的大破车,四周漏风,下面也漏风,行驶中往脚下一瞅,路面像跑步机似的,噌噌后掠,极其别致而惊悚,盖底盘常年被雪盐腐蚀,已露出一个大洞。该司机临危不惧,笑称自己的装备配不起天窗,配个地窗也好。

      近年国人多有呼吁,不要再图省事,用撒盐这种遗患无穷的方法除雪。网上也有小常识告诉大家,盐雪路面行驶之后,一定要洗车,既洗车帮,又洗底盘。

      今天要不要洗车?这场雪不算很大,事先又有那么多的告诫、提醒,路面该不会撒盐吧?

      看晚间新闻求证,还真有下雪的报道,领导如何关心、部署、慰问,道路如何畅通,市民如何称赞,都细说了一遍,惟独没有说,到底撒没撒盐。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鍒橀綈8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361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