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四谢天津高考作文出题人

(2014-08-01 11:48:28)

【杂陈】四谢天津高考作文出题人

作者:刘齐

2014-08-01 08:25:46来源:南方周末

 

 

      事不过三。我在南方周末给天津高考作文出题人写稿,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这一次的感谢,缘于《人民日报》海外版2014年7月19日一篇题为《本报发表海归作家散文/“智慧芯片”成天津高考作文题/天津市教育考试招生院来函感谢》的报道。该报道说:

      “天津市教育招生考试院在《感谢函》中写道:‘贵报2011年2月22日07版刊登了刘齐先生的作品《智慧芯片》。此文经天津市高考语文命题组老师改写后,作为2014年天津市高考作文题材料。现天津市高考阅卷工作已经完成,我们特此致函向《人民日报》海外版表示感谢,并诚请转达对刘齐先生的谢意!’”

      读后哑然失笑。出题人朋友,我在南方周末感谢你们,你们不接这个茬儿,反而换了一个地方感谢别人,贵我双方的感谢在空中飞来飞去,横竖飞不到一起,幽默。

      我是作者,是当事人,真名真姓,不用怎么“人肉”就能搜到,你们却不肯给我写信,哪怕连抬头带落款带正文只写三行字呢,哪怕捎带着,委托报社转交信件呢,你们都舍不得,而仅仅是“诚请转达”,“诚”也有了,节约也有了,更幽默。

      我一再提到你们用我的作品不署名的问题,以及如何保护知识产权、避免“权力性傲慢”、公权力侵犯私权利等等,这些我最关心的问题——用近年流行的外交语汇说是:核心关切、重大关切,你们却只字不提,好像天地间压根儿没有这回事,其状尤其幽默。

      幽默使人愉快,使人猜想。

      猜想一:你们没有读到南方周末。我的“三谢”文章分别于6月12日、19日、26日发表,这么长时间,你们都没有读到。虽然该报发行量很大,全国各大城市报摊都很容易买到,网上更容易搜到,甚至单位的报架和桌上都可能摆着,但你们硬是没有读到。

      猜想二:你们中间有的朋友读到了,没有读到也耳闻了,都是信息社会的知识人、文教人,哪能枯坐一隅,闭目塞听?但是犹豫,要不要向领导汇报。领导那么忙,又要反腐败,又要反官僚主义、形式主义、麻木不仁主义、打太极拳主义、侵犯个把百姓利益不算事主义、做错事不道歉主义(有那么多不好的主义吗),等等。突然间,咱把这事捅了上去,领导会怎么想?没事找事?哪壶不开提哪壶?唯恐天下不乱?想看笑话?看把你能的,我下台了你干?有那么严重吗下台?又不是买官卖官不雅视频。

      猜想三:下属也知道,领导也知道,总闷着不是个事。查查条文,咱属实也不在理上,万一哪天作者诉诸法律,法院动了心,或者上级大领导批示下来,要以此为例,抓个典型,推动改革,你说被动不被动?那就研究一下,给个答复。

      猜想四:答复答复,怎么答复?作者他没直接联系咱,咱也犯不上直接跟他对话。虽说《南方周末》是最早(2000年1月7日)刊登这篇文章的报纸,其他好多媒体也都用过这篇文章,但咱是从《人民日报海外版》弄来的,咱就只感谢它,顺便把作者捎上一句。可以了,不错了,要不是作者咣咣咣给咱来个“三谢”,咱还未必还他这一谢呢。

      猜想五:仔细推敲,咱这感谢函写得挺策略。比如这句:“此文经天津市高考语文命题组老师改写……”,“改写”二字就很妙。虽然咱只是在原文中硬生生地插了一句“这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女孩抢着说”,虽然原文没有这一句反倒简洁文气顺,但咱就是插了这一句怎么了?插一个字也是“改写”,也凝聚了咱的智慧,也不全是你作者的东西了。

      朋友,既是猜想,就不一定准确。猜对的,我们共勉,猜错的,敬请指正。但有一点我敢肯定:所有的猜想都能引出我的感激之情。这是因为,你们终于有了回应。尽管这回应来得间接,而且回避重点,不大像一个完整的正面回应,但毕竟是一种回应,一种进步,值得欢迎。

      天津出题人,亲爱的朋友,我真诚希望,贵我双方各出一把力,共同为高考出题工作的现代化、公平化、法治化作贡献。我是一个人,你们是一群人,单位人,公务人,我们合起来,就是一股很大的力量。

      除了贵我双方,社会上还有一批更大的力量,呼唤高考出题工作的改革和进步。比如“中国江西网-新法制报”6月26日的谈话纪要《公共利益面前著作人的权利可忽略?》,有五位法官、律师、法学教授、法学博士,专门谈咱们的问题,对高考试题不遵守著作权法的做法都不认可。

      再比如,《教育与出版》杂志微信群7月11日的文章《高考试卷使用作品的版权之困》(作者张洪波,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对我的“三谢”,以及近三十年来全国各地高考试题涉及著作权法的多起案例,进行了全面而详尽的梳理。文章不但分析、批驳诸种侵权现象,更是热情赞扬了尊重著作权的高考部门——2007年广东高考卷选用漫画家罗琪的作品时,在试卷上郑重标出他的名字。这还不算,事后,作者还得到广东省教育厅的电话通知和荣誉证书。读来真是令人温暖。该文结尾说,“我们支持刘齐们,因为他们‘不仅在捍卫自己的权利和尊严,也是对社会正义负责’”。此外,纸媒和网络上还有更多的文章、点评、建议,都值得一读。

      朋友,你们的感谢函发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我如果在该报回复,你们可能会更快地看到,但我一直是在《南方周末》谈论贵我双方的事儿,此次还想保持连续性。为了确保你们听到我的声音,这次我多做一点事情。我的前三次感谢,由于不明了体制的复杂设置,只能将感谢对象笼统说成“天津高考语文卷出题人”。现在好了,知道是哪个单位具体负责了,我就拿一份载有本文的《南方周末》(另“三谢”网上一查即得),写上我的手机号码和邮箱地址,挂号寄给天津市教育招生考试院,请你们审阅。

      让我们携起手来,化幽默为力量,变侵权为维权,向高考出题领域多吹新鲜空气。

上一页1下一页
点击阅读 杂陈更多内容
网络编辑: zero 责任编辑: 朱又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