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话说政治学习

(2011-03-03 10:42:51)
标签:

领导不笨

傻瓜成精

形式主义的好处

狡猾抵抗

杂谈

 

世界上,中国可能是最注重政治学习的国家。早些年,农民在地头学,工人在车间学,干部则每周一日或半日,脱产学。通常是摊开报纸、文件和有关材料,由一人念,大家听,仿佛各位都是文盲,没有阅读能力。所听之物,若是火烧赤壁、红娘传情,倒也有趣,偏是些在什么什么指引下、照耀下,而前进、而奋斗之类,日子久了,难免生厌。那也得学,还得讨论,表态:通过学习,我认识到,我一定要,等等。不管结语如何,开头十有八九,总要来个“通过”。

领导不笨,也能看出某些苗头,但他上面还有领导,因此不敢放松,有时还拿话敲打一下各位:你看那个谁谁,人家不但认真听,还作记录。

那好,咱也记。貌似记,干啥的都有。我主要画小人,画领导讲话威仪,画几笔,抬头看一眼。领导见我神色虔诚,就投来欣慰的目光。当然,不全是我这样的两面派,认真记录者还是有的。有个球类世界冠军,学习方法堪称一绝:直接往毛著上画杠杠,一杠到底,每一句、每一页都是杠上开花。别人笑他多此一举,他反问:你说这上面,哪句不是重点?

如果只是形式主义,摆个花架子,摆就摆吧,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关键是那个内容,更让人犯核计,你言之凿凿的,怎么总跟实际挨不上啊?说是市场繁荣,实际是票证繁荣;说是莺歌燕舞,实际是哀鸿遍野;说是早都看出某人不是东西,可是照样选他接班,理由是让他暴露一下。

再不通也得学,在专政威慑下学,在崇拜迷雾里学,总之是强制性地学,硬学。按经典著作的说法:灌输。“灌输”这个词比较果断,令人想起填鸭、鼻饲和植物人。植物人的特征是呼吸尚存,脑子完了。外国管这种学习叫洗脑,叫钳制思想。我们不爱听,我们叫改造世界观,叫统一思想。统一不了,硬统一,谁不统一收拾谁。怀疑,独立思考,从外部获取新知,都是危险之举。那时没有互联网,也比较容易封锁。一来二去,就达到了学习目的:千人一脑,万人一腔,都学傻了,连常识都忘了,以至对亩产十万斤之类的神话深信不疑。广播里每天唱:他是人民大救星;然后唱: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亿万熟读《矛盾论》的人愣是听不出矛盾。听出来也不敢说。这样一弄,上面办事就方便了,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怎么办大家都乖乖往他那儿统一。

星移斗转,人们把旧的批了一通,接着学习,接着“通过”。各种讲座、讲演、传达、研讨、培训、补课,花样翻新,层出不穷。但上级仍然不放心,就用评议、考核、鉴定等手段予以检查。甚至发统一格式的记录本,限期收回,看看上面写的什么,写没写满。或者发调查表,俗称“打勾表”——你对某事怎么看?赞同?非常赞同?特别赞同?

多年学下来,大家已经学得很老练,傻瓜纷纷成了精,总归有办法让领导满意。谈起经验,发动、实施、巩固三阶段,模糊、清晰、提高三过程,头头是道。拿出数据,多少人发了言,多少心得上了墙,可钉可铆。提到统一,统一到字面上,统一到造假上,心领神会。学习型机关、学习型团体也应运而生。学习型学校暂未命名,可能担心弄出一些不学习型学校。

中国的“地力”,把形式主义养得肥肥壮壮。不要总说形式主义不好,它也有优点。有时,形式主义也可叫维持主义、忽悠主义、狡猾抵抗主义,它是中国人生存智慧的奇特表现。浪费或诚实与否另说。

形式主义关照下的学习,故作正经,煞有介事,插科打诨,离题万里,一副滑稽景象。更多的是逆向思维,言不由衷,不再相信种种说词。虱子多了不咬,打针多了有抗药性。你说东,我偏往西上琢磨。你说把反腐败进行到底,我心想,把那个“反”字拿掉还差不多。

人嘴两层皮,咋说咋有理。两层皮原应一体,可惜离开了。哪个“离”?离异的“离”?离心离德的“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杂文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杂文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