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楚楚可怜
楚楚可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32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楚楚可怜的保险法新著之精华选登(14):交强险的保险人的责任前提和责任范围

(2007-02-11 00:49:01)
分类: 奉献篇:著作连载

楚楚可怜的保险法新著精华选登(14

 

交强险的保险人的责任前提

 

 由于责任保险的保险标的以被保险人对第三人的侵权损害赔偿责任,所以“责任保险的保险人的责任范围一般应以被保险人对受害人的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为基础,同时兼顾防范保险业的道德风险来确定。”[1]但是,由于交强险制度特别强调对机动车事故受害人的利益的保护,所以,交强险的保险人的责任范围应如何确定,是否应以被保险人对受害第三人的赔偿责任为基础,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是否存在免责事由,以及保险公司应如何对抗受害第三人的赔偿请求等一系列问题,一直是人们争论的话题。

一、交强险的保险人的责任前提

要搞清交强险的保险人的责任范围,必须先搞清交强险中的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的前提条件。在这个问题上学术界存在着较大的分歧:一种观点认为,保险公司在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应承担无过错责任,即“如果肇事车辆参加了交强险,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导致他人人身伤害或者是财产损失,保险公司就应当首先予以赔偿,不论交通事故当事人各方是否有过错以及当事人的过错程度如何。”[2]另一种观点与这针锋相对,认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保险公司要承担的‘赔偿’责任,充其量是替其被保险人――肇事机动车的保有人承担对受害第三人的赔偿责任,因此,保险公司得以被保险人――机动车所有人或管理人对抗受害人的法定抗辩事由(如该受害第三人故意制造了交通事故)来对抗受害第三人的保险金赔偿请求,”[3]换言之,保险人在交强险范围内对受害人遭受的损失承担赔付义务的前提是其被保险人依法负有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如果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责任,保险公司不必进行赔偿,即“除非属于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责任,否则,保险公司就要在交强险责任限额的范围内,对受害人遭受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进行赔偿。”[4]

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认为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应以被保险人对受害第三人的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为赔偿保险金的前提条件。理由如下:

首先,从责任保险的基本原理来看,无论是任意责任保险还是强制责任保险,保险人的赔偿责任都必须以被保险人对第三人的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为前提条件,尽管,交强险更着眼于保护机动车交通事故受害人的利益,具有法定强制性和公益性的特征,但它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其商业性质,正如我国台湾地区学者江朝国先生所说:“在采责任保险之立法例中,因乃以汽车交通事故归责主体之民事责任为其保险标的,故于设立该等法制之时,多同时或另明订汽车交通事故之归责主体与归责事由,再以该等责任与交强险连结,规定该等责任主体之投保义务,以形成保护受害人之完整法律体系。”[5]

其次,从各国的立法例来看,大都规定交强险的保险人的保险责任是以被保险人的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为前提条件。如,德国《道路交通法》第七条规定:“汽车之使用而致人死亡、身体、健康或财物损害,汽车保有人应对受害人负损害赔偿之责。于事故系由非基于汽车构造上之瑕疵或构件上的障害之不可避免事故所致者,排除前项责任。可归责于受害人或未从事驾驶运行之第三人或动物之行为,且保有人及汽车驾驶人均已遵守注意义务时,其事故之发生视为不可避免。未经汽车保有人之同意而擅自使用汽车者,应代保有人负损害赔偿义务。如其使用汽车时保有人有过失,应与保有人连带负损害赔偿责任。本项第一句规定于使用人之驾驶汽车系受雇于汽车保有人或由保有人委托使用人驾驶或使用时,无其适用。”德国《汽车保有人强制保险法》第一条规定:“于国内有固定驻地之汽车或拖车,且使用于公共道路或广场者,其保有人为担保因使用汽车所造成之人身、物以及其他财产损害,有义务依本法规为自己、所有人及驾驶人缔结并维持责任保险契约。”日本《自动车损害赔偿保障法》第三条规定:“为自己而将汽车供行之用者,因其运行而侵害他人之生命群健康时,就因而所发生之损害,应负损害赔偿责任。但证明自己及驾驶人关于汽车之运行未怠于注意且受害人或驾驶人以外之第三人有故意或过失,以及汽车无构造上之缺陷或机能障害者,不在此限”,明示汽车之运行供用者须负有限度之无过错责任。同法第五条规定:“汽车非依本法规定缔结汽车损害赔偿责任保险契约,不得供运行之用。”

再次,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不符合有关法律,应当予以修正。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与我国台湾地区《强制汽车责任保险法》第五条的规定类似。该法第五条规定:“因汽车交通事故致受害人体伤、残废或死亡者,加害人不论有无过失,在相当于本法规定之保险金额范围内,受害人均得请求保险赔偿给付。”而该条规定在台湾也颇受垢病。江朝国先生认为,从该条的文义来看,至少有四个文字上所衍生的问题。其中之一即是“本法是否采限额完全无过失原则,亦即只要事故一发生,保险人对受害人之赔偿额度,只要在保险金额内,即无其他主张免责事由之可能?而之所以会生此疑问,乃本法未能正确明了责任保险中‘无责任即无责任保险赔偿;有责任,其责任保险赔偿额度亦以被保险人损害贻偿范围为依归’之最基本原理,亦即应先确立汽车交通事故归责事由与归责主体等责任法之原理,始能对保险人之赔偿义务于何时发生,又应如何赔偿,对谁赔偿等责任保险问题作对应之基本理解。”[6]笔者赞同这一观点,我国《保险法》第五十五条第二款明确规定:“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因此,交强险的保险人的保险责任应当以此为基本依据,否则就不能称之为强制责任险,而应称之为社会保险。

最后,假如有人担心以被保险人的事故责任为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的前提条件,会因确定被保险人的民事法律责任的诉讼历时多日,而耽误了受害第三人的紧急救治,因而与交强险的立法宗旨相违。笔者认为,这可以通过借鉴发达国家的“暂付款”制度来解决,而非动辄以牺牲保险业的效率的方式来寻求所谓的社会正义。例如,可借鉴日本《自动车损害赔偿保障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受害人在机动车加害人方面的赔偿责任之有无或赔偿数额具体确定前,对保险公司可得请求支付政令所规定的暂付款。”当然,如果保险公司“支付的暂付款超过了实际应予赔偿的损害时,保险公司可以请求将超额部分予以返还”(第十七条第三款),而且,如果“在机动车保有者并不承担该法第三条之损害赔偿责任时,保险公司对已经支付的暂付款,可以请求国家予以补偿 (第十七条第四款)。”[7]这些规定完全可以解决前述问题,并充分体现保障交通事故受害人利益的立法目的,而又不违背责任保险的基本原则,实现了“有效率的正义”,我国《条例》应予借鉴,不仅如此,我国的其他带有社会公益性质的民事立法都应当以此为鉴,在私法自治与国家强制之间建立一种适当的均衡。

 

――摘自:丁凤楚:《机动车交通事故侵权责任强制保险制度研究》第四章:“交强险的保险人研究”的第二节的第一段,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71月版。(该书之责任编辑:刘悦

 

楚楚可怜另有两个特大喜讯--请博友们相互转告
一、楚楚可怜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65759982上强力推出:“名师的网络课程直击”十集,集中了法学、经济、管理、社会、哲学、文学、外语等所有文科的网络课程,只要点击该课程名称即可看。这是您免费的业余大学!赶快点击吧,肯定有您喜欢的!
  最近楚楚可怜的博客上还连载了“侵权行为类型研究”系列报道,共六集,和“楚楚可怜的保险法新著精华选登”系列,欢迎法律专业人士参与讨论。

二、 法律与社会”博客圈http://q.blog.sina.com.cn/flysh开通了。 我们创办它的目的是:

  我们天天打理它,影响力正迅猛地增加!加入吧!我们不会让您失望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