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楚楚可怜
楚楚可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28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楚楚可怜的保险法新著之精华选登(11):交强险中的附加(共同)被保险人

(2007-02-01 16:36:57)
分类: 奉献篇:著作连载

楚楚可怜的保险法新著精华选登(11

 

 

 交强险中的附加(共同)被保险人

 

  在交强险的保险单上具名的被保险人,其保险利益理应受到保险保障,在这一点上,交强险与三责险并无不同。但是,出于保护车祸受害人的立法目的,交强险的被保险人的范围与三责险的被保险人范围又有所不同。这主要是表现在各国家或地区的交强险均将被保险人的范围加以扩张,即从保险单上指定的被保险人,扩张到虽没有在保险单上具名,但与被保险的标的物有利害关系或经具名被保险人同意使用标的物的人,即附加被保险人。而附加被保险人在我国的保险法界是一个较陌生的概念,其功能和范围究竟如何,颇值研究。

一、附加被保险人的涵义

    附加被保险人常见于责任保险,尤其是机动车事故责任保险[1]。而交强险的附加被保险人,又称为共同被保险人,指与交强险的具名被保险人(a named insured)有一定关系且经其同意使用与该责任保险有关的特定标的物的人。附加被保险人,来源于德国交强险法制中的附加被保险人条款。附加被保险人条款(omnibus clause),是指同时可以提供具名被保险人家庭成员或与具名被保险人有一定关系的人以保险保障的条款。载有附加被保险人条款的保险契约中,具名被保险人固然在被保险保障的范围内,其他经被保险人同意而使用该车之人,虽未在保险合同中预先列举,但亦以定义方式纳入保险范围。

对此,许多国家的相关立法均有所规定,例如,德国《汽车保险一般条款》第十条第二项:“共同被保险人是:1、保有人;2、所有人;3、驾驶人;4、副驾驶人,即于劳务关系范围内,非偶然性随同为投保人或保有人履行或实施装载及辅助工作之有权驾驶人;5、公共汽车乘务员,即于劳动关系范围内,为投保人或保有人工作者;6、被保险汽车系因职务上之目的,经投保人之同意而使用时,该投保人之雇主或国家主管雇用机关。”日本《自动车损害赔偿保障法》第十一条:“责任保险契约,因保险公司约定,对发生第三条规定之保有人之损害,以及驾驶人亦应对其受害人负损害赔偿责任时所致驾驶人之损害,予以填补;投保人约定,对保险公司支付保险费,发生效力。”

二、附加被保险人的功能

附加被保险人在交强险中出现,并非偶然。随着交强险保护车祸受害人的立法目标的确立,其被保险人的范围已从三责险中的具名被保险人扩大到了“经具名被保险人的家人或配偶或经该被保险人同意而使用保险人标的物之人”。设计附加被保险人条款的功能原本是当被保险人家人或配偶使用保险标的物发生责任时,向他们提供责任保险的保障。因为,无论是被保险人的配偶或家人,还是经被保险人同意而使用保险标的物之人,都是与被保险人关系最为密切的人,所以附加被保险人条款有利于对与具名被保险人利益密切相关的人的保护。“具名被保险人将标的物(如车辆)提供他人使用,使用人因使用保险标的物所致之损害,在无偿借用等情形,被保险人就保险标的物之瑕疵除有故意或重大过失而不告知者外,对于使用标的物所致第三人之损害,固不负责任。惟法律责任可免,道德责任难却,假若被保险人已就使用该标的物而发生之责任投保保险,且有附加被保险人条款,借用标的物之人亦纳入附加被保险人范围,纵令因使用保险标的物而致第三人损害,因而须负赔偿责任,可以减少被保险人之道德责任。在有偿租用等情形,被保险人对承租人等就租赁标的物所致第三人之损害,不但负有道德责任,且有时也负法律责任,若保险契约订有附加被保险人条款,将承租人等亦纳入被保险人之范围,对于平息纠纷,便利求偿,其有助益。”[2]因为使用机动车而使第三人受到损害,使用人应负损害赔偿责任,但是赔偿责任人有可能会因本身不具备赔偿能力,而无法给予受害人迅速、确实的赔偿,导致受害人救济无门,不但造成个人损害,也会引起社会不安。附加被保险人条款给经被保险人同意而使用保险标的物的人提供保险保障,通过责任保险,使社会上潜在的受害人都能获得合理的保障。此外,当被保险人将保险标的物提供给他人使用而给第三人造成损害时,不但他人与受害第三人有纠纷,被保险人与使用人(他人)、第三人之间也容易产生纠纷,保险合同若将使用人纳入附加被保险人范围,则因为由保险人负担理赔义务,从而会减少纠纷。

三、附加被保险人的范围

    附加被保险人是法律对交强险的被保险人的范围的扩张,也是对保险人的权益的必要限制,但是任何事情都要有限度,对被保险人的范围扩张也不例外。否则,保险人的利益就会受到不当损害,最终导致保险费的提高或道德风险的增加,从而危及整个交强险事业的健康发展。反而会阻碍交强险的宗旨的实现。因此,笔者认为附加被保险人也要限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前已论述,附加被保险人是经被保险人同意而使用保险标的物的人。经具名被保险人同意使用保险标的物的人,又可称为最初被同意人,经最初被同意人同意而对保险标的物使用的人又称为第二被同意人或被同意人之被同意人。第二被同意人是否属于合法的附加被保险人的范围,笔者认为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首先,具名被保险人明示同意最初被同意人可以将保险标的物提供给他人使用。如果具名被保险人明示授权最初被同意人可以将被保险车辆 (保险标的物)提供给第三人使用,则该第三人使用被保险车辆时,应具有附加被保险人的身份。

    其次,如果具名被保险人明示禁止最初被同意人将被保险车辆(保险标的物)提供给第三人使用,第三人纵然已经从最初被同意人处取得使用该车辆,该第三人仍不具有附加被保险人的身份,但也有例外的情况:当有特别紧急的情况时,第三人为了具名被保险人或最初被同意人的利益而使用被保险车辆肇事时,该第三人应被纳入到附加被保险人的范围。

    再次,虽然具名被保险人没有明示授权或禁止最初被同意人可将被保险车辆供第三人使用,但若对最初被同意人的同意是概括同意或是得自由支配保险标的物时,应认为第三人是基于最初被同意人的同意而使用被保险车辆,可以纳入附加被保险人的范围。

最后,具名被保险人既未同意也未禁止最初被同意人将保险标的物提供给第三人使用,也没有概括同意使用或自由支配的约定时,很难从保险契约或当事人意思认定该第三人是否为附加被保险人,对此采肯定见解或否定见解的都有,实务上多认为应从保险事故发生时,第三人使用保险标的物究竟为何人的利益而判断。即当保险事故发生时,该第三人使用被保险车辆的目的是为了具名被保险人或最初被同意人的利益,则该第三人为附加被保险人。反之,如果保险事故发生时,该第三人使用保险标的物的目的是为了该第三人本人(第二被同意人)的利益,则不应纳入到附加被保险人的范围。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有将因使用或管理被保险机动车造成交通事故的人都纳入被保险人的必要,因为,交强险是责任保险的一种,而“责任保险在性质上属于为自己更为他人利益的保险”[3]。当被保险人是就是投保人本人时,交强险是为自己利益的保险;当被保险人是投保人之外的人时,交强险是为他人利益的保险。该保险的立法目的在于保障机动车交通事故的受害人,而根据责任保险的法理,受害人获得保险金的前提在于该损害事实是由被保险人所致,并以被保险人的赔偿责任成立为前提,所以应该扩大被保险人的范围。因此,笔者建议在具名被保险人外引进附加被保险人的概念,以使本制度中规定的被保险人的范围除具名被保险人(投保人)外,还包括其他使用或管理该机动车的附加被保险人。

 

――摘自:楚楚可怜著:《机动车交通事故侵权责任强制保险制度研究》第三章第二节:“交强险的附加被保险人”一节的全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71月版。(该书之责任编辑:刘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