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何新

何新对希腊文明问题的质疑

转载 2019-05-22 07:12:00

作者:朱志宏

由于近代西方文明的崛起,亚洲对人类文明的贡献被西方人有意贬低了。亚洲很多学者深受西方文明的影响,自觉不自觉地也对自己国家的文明轻视而对西方文明崇拜。亚洲很多学者,包括笔者在内,由于盲目接受了西方的话语,对西方文明的源头古希腊崇拜的五体投地。确实,如果将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与孔孟老庄相比,就会感到自惭形秽。西方三圣的著作不仅知识底蕴面远远超过中国的圣贤,就连文字量也无法相比。

因此西方文明源头是古希腊似乎成为定论。但近年我国著名学者何新却考证,称希腊历史是伪造的,西方文明源头的“希腊”实际上位于小亚细亚!西方近代资本主义文明的根,本来就不是希腊的多神教文化而是犹太系列一神教和金钱崇拜文化。原生希腊人是黑头发黑眼睛的人种,与古埃及人(黄种人)接近。而与北欧那种黄头发、蓝眼睛、满身长毛的哥特——日耳曼——盎格鲁撒克逊人根本不搭界。

何新先生曾经于1980年进入中国社科院,由其学术上的杰出表现,先后奇迹般被破格聘为助理研究员(1985),副研究员(1987),研究员(1990)。1991年进入全国政协,被特殊安排为专职委员。何新对古代历史非常有研究,钱钟书评价何新著作《诸神的起源》:全书用训诂阐发,得心应手。时发新谛,益智开窃。因此,他的《希腊伪史考》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一、希腊哲学是伪造出来的

笔者初次接触亚里士多德,有一种直觉,感到那个时代不可能产生这样丰富的思想,即便产生出来,也不可能保存下来。因为他的著作至少需要几千张羊皮,才能够承载。但这种直觉只是一闪而过,因为觉得自己也许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拿中国与希腊比较产生出的嫉妒之心在作怪。但看了何新先生的《希腊伪史考》仿佛是醍醐灌顶,豁然开朗,小人之心又在腹中蠢蠢欲动。趁近日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召开之际,笔者整理了些对何新研究的浅见,供大家参考。

亚里士多德的著作过于丰富不像是一人所为,而且没有证据证明这些著作存在过

何新认为,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太多,太优秀,不像是个人能创造的,更像是集体的作业的产物。

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前322)被认为是一位百科全书式的科学家,他几乎对每个学科都做出了贡献。他的写作涉及伦理学、形而上学、心理学、经济学、神学、政治学、修辞学、自然科学、教育学、诗歌、风俗,以及雅典法律。亚里士多德的著作构建了西方哲学的第一个广泛系统,包含道德、美学、逻辑和科学、政治和玄学。

亚里士多德的主要作品有:

逻辑学:《范畴篇》、《解释篇》、《前分析篇》、《后分析篇》、《论题篇》、《辩谬篇》,以上六篇逻辑学著作总称《工具论》。

形而上学:《形而上学》。

自然哲学:《物理学》、《气象学》、《论天》、《论生灭》。

论动物:《动物志》、《动物之构造》、《动物之运动》、《动物之行进》、《动物之生殖》、《尼各马克伦理学》、《158城邦制》。

论人:《论灵魂》、《论感觉和被感觉的》、《论记忆》、《论睡眠》、《论梦》、《论睡眠中的预兆》、《论生命的长短》、《论青年、老年及死亡》、《论呼吸》、《论气息》。

伦理学和政治学:《尼格玛克伦理学》、《优台谟伦理学》、《政治学》、《雅典政制》、《大伦理学》、《欧代米亚伦理学》、《论美德和邪恶》《经济学》。

美学著作:《修辞学》、《诗学》、《亚历山大修辞学》

相比较一下同时代的孔孟就相形见绌了:

孔子(公元前551年9月28日-公元前479年4月11日)是中国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政治家,与弟子周游列国十四年。晚年修订六经,即《诗》《书》《礼》《乐》《易》《春秋》。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首。孔子一生修《诗》《书》,定《礼》《乐》,序《周易》,作《春秋》(另有说《春秋》为无名氏所作,孔子修订)。孔子自称“述而不作”,除了《春秋》可能是他著的,其他都是整理前人的文化遗产。即便是《春秋》,也是以《鲁国春秋》为底本,参考其他列国的史书编撰而成,只不过加了一点自己对历史的评价而已。

孟子(约前372年-前289年)是中国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学派的代表人物。《孟子》一书不仅是儒家的重要学术著作,也是我国古代极富特色的散文专集。但《孟子》一书是孟子的言论汇编,由孟子及其弟子共同编写而成。

孔孟与亚里士多德相比简直是“小儿科”,西方学者就是这样认为的。例如,黑格尔说: “我们看到孔子和他的弟子们的谈话(即《论语》),里面所讲的是一种常识道德,这种常识道德我们在哪里都找得到,在哪一个民族里都找得到,可能还要好些,这是毫无出色之处的东西。我们根据他的原著可以断言:为了保持孔子的名声,假如他的书从来未曾有过翻译,那倒是更好的事。”但亚里士多德真的存在吗?

如果亚里士多德真的存在,他那么多著作就应该在西方历史中不断出现。但他以及希腊哲学著作在12世纪之前的西方却没有什么踪迹。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在文艺复兴时突然冒出来,就难免让人怀疑他和他的著作是后人伪造的。

亚里士多德著作失而复得的经历过于传奇

何新认为,为了解释亚里士多德失而复得突然冒了出来,西方人编造了一个离奇的故事。

根据传说,西元前322年亚里士多德去世后,吕克昂(学院)由亚里士多德的学生和朋友塞奥弗拉斯特主持。后者在西元前288年逝世前,把藏于吕克昂的亚里士多德和自己的稿本托付于同事斯开普斯的纳留斯,由纳留斯带回他小亚细亚的故乡,公开展览,任人抄传。

后来珀加蒙王国的君主,为自己的图书馆向民间征集书籍,为了避免被征用,这批稿本就被藏于斯开普斯的地窖中,一直沉睡了百余年。直到西元前1世纪才发掘出来,被卖给了台奥斯的哲学家阿柏里康重新带回雅典。

西元前86年苏拉攻占了雅典,把这批书稿劫到罗马。后来又转手到文法学家提兰尼奥手中,准备编辑抄传。但经两个世纪岁月的腐蚀,播迁散乱,这批稿子已经面目全非,又加上眷抄手文化不高、讹误百出,所以稿件的内容次序、写作先后完全不可辨认。直到罗马吕克昂第十一任主持、罗得斯岛的安德罗尼珂收藏了它,并重新加以编辑,这大概是西元前60年左右的事情。在当时,安德罗尼珂已经无法查清这些著作的写作年代,只能用当时流行的分类归纳法,把它们按内容排比在一处。安德罗尼珂所编定的《全集》后来也失散了,甚至连一份目录也不曾保存下来。

除了在西元6世纪初,罗马的一位学者和政治家波埃修把“范畴篇”、“解释篇”等几个短篇译为拉丁语之外,直到12世纪初600年间,就没有迹象表明拉丁语世界还接触过其他亚里士多德著作。

这个离奇的故事矛盾百出疑窦丛生。

其一,同代历史学家没有记录。

最早撰写希腊哲学史的第欧根尼(约公元前412-前324),并没读过任何亚里士多德著作,他也不知道亚里士多德还写过什么《形而上学》、《物理学》等著作。要知道,他俩是同时代的希腊人!

其二,自家学院连份手稿也不保留。

吕克昂既然在当时已是古代西方文明世界国际性的学术机构,自亚里士多德后已存续了250余年,很难想象在各地的学院里连创建者一份手稿也无保存,更难想象漫步派的门徒们让其开山祖的典籍受到如此恶劣的对待。

其三,手稿即便存在过原貌也难以辨认了。

传说亚里士多德死后,其手稿迭经辗转易手,竟然在某地地窖中沉睡了上百年。羊皮放入潮湿的地窖中,啥羊皮一百多年也该烂掉了。后来手稿又再出土,但经过战乱已经面目全非,不可辨认了。也就是说,假定亚里士多德真的确曾经写出过那些伟大著作——那么至此,那些再出现的文稿究竟还有多少是可信的原貌呢?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何新指出:那么也就是说:堂堂辉煌的古希腊哲学之最伟大代表亚里士多德先生,其全部著作在中世纪已经失传——连一份目录都没有保存下来。因此,在整个中世纪漫长的近千年里,西方拉丁世界中其实并无人知道谁是什么亚里士多德——这才是历史的真相!

笔者认为,西方人非这样编不可。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在其他学者的著作中,没有出现亚里士多德著作的影子。要知道,中国很多学派的著作虽然遗失,但从其他人的著作中依然可以找到其踪迹。例如,春秋战国时代的杨朱,其著作可以在《孟子》中找到其踪迹。所以,必须编成连目录也没有保留下来,才能够解释为什么后人没有提及这些伟大的著作。不过,西方人没有编好,应该说手稿放在一个干燥的山洞里保存了一百多年就更像了。

何新认为,这些传闻如同柏拉图所建的雅典学院一样,完全出自不可信据的文艺复兴时期的伪造史料,实际是出自文艺复兴时期光照派秘密信徒的杜撰。何新说:吕克昂(Lykeion)的词源和拉丁文的Lykos(狼)有关,也与Lykee(光)有关。狼子是光照会员的秘称。而光,则是暗示吕克昂学院就是光照派的秘密学院。文艺复兴时期伪造的柏拉图对话录中,曾经说苏格拉底常常到Lykeion散步。这似乎在暗示苏格拉底、柏拉图及亚里士多德的活动与日神阿波罗崇拜及传播光明有关。

何新因此得出结论:文艺复兴运动初期的所谓亚里士多德的著作是从亚洲的阿拉伯人那里转到欧洲的——其实全部的所谓希腊哲学、戏剧以及史学著作,包括荷马史诗,基本无不是如此。

希腊土地贫瘠不足以支持一个伟大的文明

伟大的文明都起源于大河流域:亚洲的中华文明起源于长江黄河,印度文明起源于恒河,苏美尔文明起源于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北非的埃及文明起源于尼罗河。

何新认为,希腊贫瘠的地域不具备诞生文明的条件,太穷,没有足够的粮食来支撑人口的增长。多山贫瘠的希腊半岛并不存在发育辉煌古代文明的条件,其残存的少量建筑与文物都不是本地原生态的首创文明,而是东方埃及以及小亚细亚文明的边缘传播次生态文明。

希腊本非国家或民族之名

何新指出,语言学证据表明:希腊本非国家或民族之名,而是一泛地域之名,其中心不在爱琴海西之雅典,而在地中海东岸之小亚细亚。

何新认为,所谓古希腊文化,以及所谓荷马史诗的考古发现地域,实际都是泛指小亚细亚地区而不是希腊半岛的古代文明。以至于荷马、泰勒斯等众多所谓“希腊贤人”,都既不是希腊半岛人更不是雅典人,而是地中海东方的小亚细亚地区人。大名鼎鼎的亚历山大、亚里士多德以及巴尔干半岛北麓的马其顿民族(来源至今说不清),也不是什么希腊人。

现代的希腊共和国、希腊王国在世界历史上本不存在。19世纪初,有希腊半岛人在乌克兰敖德萨建立秘密组织“友谊社”(从属于共济会大东方会社的分支),策动希腊独立运动。1821年3月25日,希腊半岛爆发反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独立战争,同时宣布建国独立。于是由英、法、俄、德根据西方政治和文化的需要,共同扶植建立起了一个新国家——希腊国。

二、希腊历史与哲学是12世纪共济会伪造的

一个家族暴富之后,往往喜欢修家谱,把自己的家族牵强附会到一个有体面的老祖宗之下。西方文明更绝,干脆将亚洲文明的成果抢了来,经过加工改造给自己编造了一个“光辉灿烂”的历史。

何新说,文艺复兴时代,意大利地区出现共济会银行家控制下的独立城邦(威尼斯、佛罗伦萨等),这些共济会银行家(以梅蒂奇家族为代表)从十字军(圣殿骑士团)手中购买了大批劫掠自“圣地”——中东、近东(阿拉伯)地区的文化物品和古代书籍典籍,他们雇佣的学者、艺术家模仿以至剽窃其思想和艺术风格,重新复制、编撰、包装、改编——这就是所谓伟大的“文艺复兴”运动。于是一个历史上莫须有的“古希腊文明”被重新发现,出现了经过杜撰的古希腊史、古希腊哲学以及古希腊民主的种种新文化神话。

他认为,所谓的“古希腊哲学”作为整体根本不存在,作为区域划分则是文艺复兴时期地理认知的错误。被称为古希腊哲学鼻祖的那些著名哲人中,几乎没有真正的希腊人,而族源却接近是苏美尔、埃及、闪族以及巴比伦人等亚裔或古波斯人种。

所谓“古希腊哲学”的存在,纯属文艺复兴时期和启蒙时期共济会银行家资助的欧洲人文学者的一种文化虚构。共济会虚构这一概念的目的,与文艺复兴学者虚构似乎存在一个统一的古希腊城邦文明体一样——最初只是为了建树一种反抗天主教学术的传统,后来则是要为近代新兴的资本主义市场文明找到一种源远流长的“根”。

但19世纪以后新的考古实证越来多,被诸多谎言虚构包装起来的希腊雅典故事,日益找不到可信文献和实证支点,谎言要露馅。

其一,时隔2000年的雕塑如出一辙。

把古希腊时期的雕塑与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相比较,会发现这两个时期的雕塑题材几乎完全相同或相似,雕塑的手法也是几乎完全相同,雕塑选用的石材仿佛出自同一个地区,感觉不到这两个时期相隔近2000年。有些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作品同古希腊时期的雕塑惊人相似,这些作品仿佛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其二,所谓希腊文化没有史料依据。

希腊及雅典并没有遗存下中国24史这种国家系统保存数千年一以贯之的成文历史。希腊的几乎全部所谓历史、神话、文论包括哲学、艺术作品,都并非原物原貌,而是文艺复兴时期据说从中东地区被十字军重新“发现”、抄录和经过复杂语言辗转编译的。其中绝大部分资料据说来自当时已经被毁灭的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和君士坦丁堡图书馆。这就为一系列作伪、伪造、伪托和改编,提供了非常宽大的空间。

其三,荷马与小亚细亚的殖民地循环论证。

何新认为,西方关于荷马与小亚细亚的殖民地陷入循环论证。

为什么人们却说荷马的史诗是希腊雅典人的史诗?答:因为小亚细亚当时是希腊雅典的殖民地;什么史料表明希腊雅典的殖民地曾经在小亚细亚?答:这是根据荷马史诗得出的推论。

因此何新得出结论:假如荷马这个人并非传说,而真实存在过,那么据有关资料表明荷马其实是小亚细亚地区人,而非希腊人。有趣的是,荷马,就是这样一个属籍不明、来历不明之人。荷马史诗,则是一部来历不明之书,但在西方史学中却被作为信史,奉为经典,而不是被看做文学或者神话。全部希腊上古史,都依据这部神话书而构造。

何新认为,小亚细亚有叫“希腊”的地区,那里曾经有悠久古代文明。近代文艺复兴以后,被西方文人将小亚细亚的“希腊”移花接木给了雅典为中心的格里斯半岛,于是这里被冒名顶替而称为古希腊。西方文人将许多原产于小亚细亚地区的神话、哲学以及古文明,改造和转嫁到了虚构的“希腊”头上。近代西方人伪造了雅典卫城、包括某些可疑的考古发现和文物(例如克里特岛的牛头王——米诺斯神话考古)。于是,这个伪造的雅典希腊,就被谎称为欧罗巴(欧洲)文明的起源地和曙光区域,而写入了近代西方人编撰的世界历史。

何新认为,希腊哲学是12世纪共济会伪造的。其实真正的西方哲学、欧洲哲学兴起很晚,主要是文艺复兴以后的产物,其传统与古代希腊完全无关。世界历史上并没有存在过一个统一、强盛的古希腊国家体系——所谓“希腊城邦制度”完全是文艺复兴以后共济会学者的杜撰产物。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古希腊哲学”,现在人们所说的的一些著名古希腊哲学家如米利都学派、爱非斯学派,与历史上的地理希腊半岛地区毫无关系。这些地区都属于欧亚结合部的亚洲中东近东地区,其地理区域属于今日西亚的土耳其、叙利亚、埃及。

通常被国人认为是西方宗教文明之源的基督教也是起源于亚洲。

因此,何新认为,西方人在文艺复兴后所说的古希腊哲学,实际是近东哲学,亚洲哲学,是黄种人的哲学。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浣曟柊鑰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769,36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