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侪石
侪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1,676
  • 关注人气:1,1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儿时伙伴---小飞

(2008-07-28 13:59:29)
标签:

怀念

往事如烟

情感

心灵深处

触景生情

杂谈

分类: 感念师友

    还未老,不知为何,却总喜欢回忆往事了呢?

    常想起儿时的生活,有趣的事,但更多的是想念那些久违了的儿时伙伴。
去了日本多年的小飞,是个让我至今最最怀念的儿时伙伴。
小飞的爷爷是当年湖社的画家,画得一手精妙的没骨花卉,我在他家里见过几幅,很有恽南田的笔韵,只是没有那么浓艳。小飞的父亲是高壮飞先生,所以高彤小名叫了小飞。高彤小的时候,他们爷儿俩出去一个叫壮飞一个叫小飞还很是般配,现在小飞早都飞到日本去了,壮飞却还呆在家里,就显得有点不太恰当了。此是玩笑话。
小飞算是世家。高壮飞先生现在是武界知名人士,网上可以搜到他的许多介绍消息,是太极推手名家了。除武术外,壮飞先生更有鉴赏收藏之雅好,常结交书画界的老先辈及当代名家,也有些是颇具潜质的后起之秀。因此家中书画收藏颇丰。象郑诵先、金禹民、王森然等大家的书画,皆在他家墙上挂着立轴。
在我的儿时记忆中,壮飞先生是个妙人,非常有幽默感。
一次我正在他家玩儿,有个不长眼的人,给他家送来了一件自己不想要,扔了又觉得可惜的东西。就见壮飞先生两眼眯成了一条线,五官缵在了一起使劲的笑着说:“啊呀,真是太好啦!您瞅瞅,我们家还是就缺这么个东西!真是的,让我真不知道怎么谢谢您好哇!”
那人被谢得有点脸红,没待一会儿就赶紧走了。
等那人前脚儿刚走,壮飞先生立马儿把那人送来的东西“哐”的一声扔进了垃圾桶:“什么玩意儿呀这是!”
还有一次,我和另一个小伙伴金建国一起去小飞家。金建国问小飞他爸:“高伯伯(读baibai),最近我夜里老是睡不着觉,您说是怎么回事呀?”
小飞他爸又拿出他那副招牌式的笑脸,说:“夜里睡不着觉?那好哇!”
金建国问:“怎么还好哇?”
“你睡不着可以去打更去呀!”
我差点儿没笑背过气去。

小飞六岁便在父亲的引导下习学书法,曾得到过书法大师郑诵先先生的亲授。
郑诵先先生善书章草,小飞便也写了章草。
章草是汉时人写急就文章时形成的一种从隶篆体变化而来的草书体,是先于楷书形成的古老书体。因此它的字形笔划结构异于后来的从楷书变化来的草书,有些字现在已很少有人能认得了。国画大师李苦禅的字就属章草。
大概是在一九七七年吧,全国举行了一次少年书法大赛,萧劳先生的孙女萧可佳第三名,小飞取得了第六名的好成绩,可以说是少年成名。但他一点也不高傲,非常的随和。见人总是憨憨地笑,说话客气极了,周围几乎所有的人都很喜欢他。我常到他花市头条的家中去,看他写字。遇到写得好的便叫他送我。小飞从不拒绝,总是高兴地提上上款:小京兄雅正。我家里至今还有许多幅小飞写给我的字。将来可以办个高彤少年时期书法展。
我的许多印章是小飞给我刻的。
我还跟小飞练过一阵八卦散手。
我倒不是什么尚武之人,只是自己感觉身体不是太好,吃得也有点少,所以想练一练或许会对身体有些益处。小飞却不同,他是真练,就像从小就一直陪伴着他的书法。
他的师傅是武术界大名鼎鼎的王培生老先生,小飞叫他师爷。听说日据时,王培生先生在北京的有轨电车上当售票员,一次遇见一个日本兵在车上撒野,王先生把小鬼子狠狠揍了一顿。
小飞每天早晨四点半钟起床(我还在做梦呢),五点到王师爷那儿学到六点半,七点我们在龙潭西湖的松树林里汇合,小飞一边温习刚学到的招式,一边教我。他一年四季不管严寒酷暑,都穿着同样的那身儿衣服:一件白色挎篮儿背心,一条蓝色长秋裤,一双回力球儿鞋。骑着他那辆除了铃儿不响哪儿都响,除了闸不灵哪儿都灵的破车,手里像张飞拿丈八蛇矛枪般的拿着一根两米长腕子粗的白蜡杆儿。骑着骑着他会突然大叫一声:“看枪!”路边的树干上便被准确地捅了一枪,百发百中从不会失手,真有古时的马上战将之风姿。
我坚持了大概一年多,慢慢就不去了。小飞却从未间断过,直到现在在日本还以教授武术及书法为业。听说很受日本人的尊敬。
小飞去日本之前,曾在天坛祈年殿院内的燕京书画社旁边的昊明堂刻图章。有一天,四个流里流气的人在柜台前调戏女服务员。小飞就过去打岔想平息此事。谁知那四个人嫌小飞多管闲事了,揪住脖领子要揍他。小飞就说:“这里都是值钱的东西,打坏了谁都赔不起,你们几个到外头再打我吧。”那四个人便揪着小飞来到外面,刚要动手,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小飞一个一个打翻在地爬不起来了!小飞那时的武功就已经练得有些出神入化了!
有一回我们一大帮人去十渡玩,那时候都小,没什么钱,晚上就住在了一个简陋的小客店里。吃晚饭的时候我们喝了好多酒,喝的好像是一种七毛多一瓶叫“燕宾”的廉价葡萄酒。这酒喝起来甜丝丝的没什么酒味儿,可后劲大。小飞原本不太能喝酒,喝一口就脸红得不行。那天可能高兴,他也喝了不少,后来酒劲上来了,他把上衣脱光了,躺在了小店门前的沙土地上。当时已是深秋季节,我怕他着凉,连忙过去要扶他起来,他就是不起来,我就问他到底为什么,他才吐了真言:醉眼中情窦初开的他似乎看上了为我们端菜的客店老板的女儿!让我把她叫来他才肯起来。我被他气笑了,答应他回城后帮他介绍个更好的。他叫我保证,这才爬起来了。少年事,难免荒唐,但却有趣!
回来后谁也没再提这事。不过他却从那次起,一有喝酒的机会就拼命的喝。喝醉了醒来接着喝,终于练出了一副好酒量。后来我们就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回想起少年时跟他的交往,真使我收益非浅,他的为人真诚敦厚,乐观向上,谦逊平和,对自己喜爱的东西孜孜以求,持之以恒。和他在一起的许多往事都是那么有趣,几乎所有的记忆都是相当愉快的。可惜他去了日本后,彼此来往渐少,只在他多年前回国时见过两面。好想念他!

    不知远在异国他乡的小飞,是否像我想念他一样也想念着我呢?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