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明辨是非
明辨是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82,578
  • 关注人气:18,5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微观察:从华中农业大学专家透露的转基因大米几个关键数据说起

(2013-10-21 19:18:50)
分类: 环保呐喊

从下面的报道中,我们能够看到关于转基因大米的几个关键数据和信息:


   一是转基因研发者自己连续吃了14年转基因大米,至今“身体无恙”;

   二是转基因水稻种植能够解决80%的农药残留问题(原意如此);

   三是水稻种转基因(毒)蛋白含量非常低,仅占百万分之几;

   四是他们做了转基因水稻的3代小白鼠试验,与普通大米并无区别;

   五是中国已经超越他国在转基因水稻水稻(主粮)成为第1个吃螃蟹的国家;

   六是农业部目前委托中国农业大学正在做90天小型猪喂养试验。


   上述几个数据非常关键。先看第一个,如果连续吃了14年,我们问题是,怎么个连续法?没顿饭和每天的量是多少?


   第二个数据是转基因水稻研发的核心依据。我们的问题是,转了抗虫基因后,水稻就只打普通农药量的20%就够吗?转基因抗虫水稻是针对二化螟和三化螟的,这些害虫暂时控制了,其他次要害虫出现怎么办?人类认为最成功的抗虫棉控制了主要害虫棉铃虫后,次要害虫盲蝽蟓占据主要生态位,农民不得不继续按照常规办法打农药。另外,从美国过去十几来的实践看,农药用量饼没有减少,而是增加了。


   第三个问题也非常关键,这也是我们最早关心的老问题:“虫子不吃,人能吃吗?”。虫子之所以吃了就死,就是因为叶子里有那些毒蛋白。稻米中的那百万分之几,权称为n个ppm吧,但到底n是几呢?笔者最初质疑Bt毒蛋白会残留在稻米中,得到的“呵斥”是,胚乳中不会有,仅出现在叶肉细胞中,生物学是怎么学的?原来的说法吃转基因大米是“比喝矿泉水还安全的”,“人类连续吃657年不会出现问题的”,现在看来,转基因水稻还是有那么几个ppm的(毒)蛋白,我们想知道这几个ppm 的毒蛋白在人体内有没有生物放大作用?会不会累计,对人类消化系统有无影响?

 

   第四,既然已经做了连续3代的小白鼠实验,何不至今公布出来打消老百姓顾虑?另外,中国科学家做的转基因连续三代实验与俄罗斯人做的连续三代实验,为何有那么大的差异?中国学者做的结果是“与普通大米并无区别”,而俄罗斯人的结果是“三代后生殖严重下降”。为什么有如此不对称的信息传播?


   第五,美国、欧洲、日本在科技上是优于中国的,转基因依然,中国是向人家学来的。他们不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不将转基因用于主粮,是否有其他的安全考虑?如生态和健康?


   第六,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已经颁发了4年半,为什么还要再委托做小型猪和猕猴的实验?这样的实验应当在安全证书颁发前做才对啊。如此看来,老百姓的疑问依然是“安全证书安全吗?”


   如果科学实验证据和实践证明转基因主粮并非增产、绿色环保和健康的,那么农业部的“不作为”就是最大的作为,他们这个裁判还是当得相对好的。转基因水稻种出来是给人吃的,消费者怎么就没有资格质疑了呢?现在看来,要搞清这个问题,需要重点核实上述数据,仅农业部还不够,环保部、卫生部和安全部门也必须早日加入进来,早日还老百姓一个安全的放心的饮食环境。



轉基因大米做獼猴喂養實驗


http://legal.people.com.cn/BIG5/n/2013/1021/c42510-23267774.html


2013年10月21日08:08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原標題:轉基因大米做獼猴喂養實驗

  2010年5月15日,湖北省科技周在武昌水果湖步行街開幕,華中農業大學請市民品嘗轉基因米飯。圖/東方IC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京華時報記者曾在“部長通道”堵住農業部部長韓長賦,問轉基因水稻今年是否會批准上市,韓長賦只是笑而不語。

  前天,中科院院士張啟發在中國首屆“黃金大米”品嘗會現場稱,轉基因水稻產業化的決策不應依靠民意,而應按照法規和程序走,農業部作為主管部門不敢拍板是不作為,導致轉基因水稻產業化錯失良機,再等待拖延將誤國。

  到底轉基因水稻安不安全,華中農業大學教授、國家重大科技專項“抗虫轉基因水稻新品種培育”項目負責人林擁軍透露,目前農業部正委托中國農業大學做轉基因大米的小型豬90天喂養實驗,還委托中國醫學科學院做獼猴喂養實驗,“屬於靈長類,跟人類非常近”。

  61院士吁轉基因水稻產業化

  前天下午,華中農業大學圖書館能容納300人的報告廳座無虛席。

  “當前的困境是國家轉基因產業化的發展停止,無法實現轉基因水稻的產業化,我個人認為,錯失重大機遇。”發言者張啟發院士面對台下身穿“愛科學支持轉基因”文化衫的網友如是說。

  張啟發現任華中農業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院長、作物遺傳改良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2009年,張啟發領銜的華中農業大學研究團隊獲得農業部頒發的兩張轉基因水稻安全証書,是中國至今僅有的兩張。但這兩種轉基因水稻至今仍上市無期。

  “國家高層對轉基因技術在中國的發展究竟持怎樣的一種態度?”對此,張啟發表示並不清楚。他提到,今年夏天海外49位專家寫信給國家高層,建議推動轉基因農作物產業化,據了解“得到非常正面積極的回應”。

  幾乎同時,國內61位兩院院士也就此向國家領導人上書進言。張啟發表示,這次措辭急迫,分析國際國內形勢,認為推進轉基因水稻產業化已到刻不容緩的地步,否則就會誤國。

  專家指責農業部“不夠作為”

  “決策者對這個東西沒有把握,不敢拍板”,張啟發表示,轉基因水稻產業化最大的阻力在於政府無決策。

  當前中國民眾普遍對轉基因食品有疑慮,是否正是這種民意的現狀讓農業部難拍板?對此張啟發認為,轉基因產業化的決策依靠民意不是聰明的做法,應按照國家的法規辦,按程序走,如果法規不對就修改,正如球賽誰輸誰贏由裁判說了算,而不應該看哪一方支持者多

  中國目前批准商業化生產的轉基因作物有延長貯藏期的番茄、抗虫棉、抗病毒甜椒、花色改變的牽牛花、抗病毒木瓜。張啟發提到,這些在拿到安全証書后都已順利投產,唯獨對水稻提高門檻,無法開展品種審定,也就拿不到上市所需的生產許可証和經營許可証,“轉基因水稻品種要怎麼開始推行,現在農業部連辦法都沒有”,張啟發指責農業部不夠作為。

  轉基因大米做獼猴喂養實驗

  對於轉基因水稻的安全性,有“反轉派”質疑實驗作假,要求公開。

  華中農業大學教授、國家重大科技專項“抗虫轉基因水稻新品種培育”項目負責人林擁軍昨天向京華時報記者介紹,這兩張安全証書的取得非常嚴格,不僅對白鼠做了90天喂養實驗,還做了三代繁殖實驗,結論都顯示食用轉基因大米與普通大米並無差別

  林擁軍認為,如實公布一些基本的實驗結果對打消老百姓的疑慮有好處,但應由鑒定方或農業部發布。

  有人提出白鼠“吃太少,與人差別大”,質疑實驗結果無法証明人食用安全,林擁軍透露,目前農業部正委托中國農業大學做轉基因大米的小型豬90天喂養實驗,還委托中國醫學科學院做獼猴喂養實驗,“屬於靈長類,跟人類非常近”

  林擁軍還表示,食品與藥品不同,上市前無需做人體實驗,但他自己從1999年來已連續14年吃轉基因大米,至今身體無恙。

  對話·林擁軍

  嚴格評估轉基因食品

  京華時報:雖然有專家一再表示,既然國家已經給轉基因水稻頒發了安全証書,就要相信它是安全的,但很多民眾仍不相信,有疑慮。

  林擁軍:這與政府公信力有關,現在很多老百姓對政府說的偏不相信,對道聽途說來的一些東西反而相信,這是很奇怪的一種心理。

  京華時報:農業部生物技術安全管理辦公室表示對轉基因產業化要系列推進,根據研究進展、社會接受程度等,優先發展經濟作物和間接食用作物,這是因為糧食作物風險更大嗎?

  林擁軍:這在科學上是不合理的,應該成熟一個發展一個,這麼做考慮的不是科學的安全問題,而是社會接受度問題。其實我們早已在食用轉基因食品,像大豆油。

  京華時報:為什麼至今全世界還沒一個國家實現轉基因水稻商業化種植,中國人為什麼要率先做“白鼠”?

  林擁軍:水稻主要在亞洲種植,而全世界水稻研究中國是最好的,過去日本、印度比我們好,現在已經超過他們,我們科學長期落后,如今為什麼不能走到別人前面去,做吃螃蟹的人?

  事實上美國已經批准了一個轉基因水稻的安全証書,可以商業化種植,但美國水稻需求量少,而公司要有利潤,沒有推廣價值就不干。

  京華時報:當初推轉基因棉花是因為虫害太嚴重,現在轉基因水稻有這種緊迫需求嗎?

  林擁軍:對水稻來說,80%的農藥應用於防虫,農藥殘留問題你說不緊迫,我覺得那是說假話。轉基因水稻中轉基因蛋白的含量非常低,隻佔百萬分之幾,而且這種蛋白已經被很多國家包括我們自己吃了証明對人無毒,反而質疑安全性,而農藥殘留的問題卻很少有人質疑。

  京華時報:您和一些“反轉”人士交流過嗎?

  林擁軍:有些人很頑固,很難說通,包括一些官員,接觸了很多網上負面的東西,根深蒂固,也要給他們做科普,不厭其煩解釋給他們聽。我覺得真正的專家,在研究方向內的事兒才敢說話,我雖然學分子生物學,但是搞水稻的,讓我說玉米的事我就不是專家,但現在有些搞經濟、歷史、軍事的人都敢說轉基因是怎麼回事兒,這是既不嚴肅也不科學的一個態度。

  京華時報:您覺得對普通老百姓做轉基因科普有難度嗎?

  林擁軍:是有難度。有個醫生問我,你把基因從細菌裡拿出來,轉到水稻裡面去,那麼這個基因會不會從水稻裡面跑到我們人體裡面去?我很驚訝,一個學生物的醫生會提這個問題。我們每天吃了多少基因啊,蔬菜、肉類裡面都是細胞,含有大量基因,都會跑到我們人身上嗎?我們實驗中要提取基因植入到水稻裡面去,這是很困難很困難的,要用特殊的方法。

  我一直強調轉基因技術本身不存在安全不安全的問題,只是一個技術,是中性的,但轉基因產品確實存在一定風險,並不是所有轉基因產品都是安全的,有人可能會植入一些不應該植入的東西,讓基因表達引起對人的損傷,所以評估再怎麼嚴格我都認同,特別是食品。

  觀點·崔永元

  慎推廣轉基因糧食

  被“黃金大米”事件刺痛,著名主持人崔永元開始在微博上就轉基因問題與科普人士方舟子“干仗”,明確反對濫用轉基因技術,被網友視為新的“反轉”代表。

  對於61位院士上書要求加快轉基因水稻產業化事件,崔永元提到,轉基因本身是個跨領域的事,農業、醫學、環境、定價等相關部門都涉及到,不應由農業部一家說了算。前些天他去日本做調研時了解到,在日本由農林水產省和環境省進行轉基因作物生物多樣性影響的審查,由農林水產省進行飼料安全審查,由厚生勞動省進行食品安全的審查,多個部門共同監管相互制衡。

  針對被“挺轉”人士質疑為“外行”,崔永元認為,轉基因新技術涉及方方面面,每個人都有發言權,他去日本時就看到日本政府公開表示轉基因農作物被承認前需要聽取各位國民的意見,鼓勵民眾參與投票,並在做鑒定的同時公開向全社會征集消費者的意見和建議。

  “我對這個特別感興趣,每個人的投票可能出於他的習慣、認知、甚至宗教信仰,不一定有科學道理,但是這種尊重國民情感的做法非常觸動人,”崔永元說。

  為什麼中國政府發了轉基因水稻安全証書,但大家仍不相信其安全?崔永元指出,轉基因宣傳特別需要公信力,美國FDA(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日本厚生省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有公信力,要推行新的產品時大部分民眾都選擇相信。

  此前崔永元在微博上向農業部發問:“中國的主糧水稻和小麥開始轉基因商業化種植了嗎?批准了嗎?偷偷種的有多少農業部知情嗎?管嗎?如果沒有,出口歐盟被退回的米粉中哪裡來的轉基因成分?農業部食堂和幼兒園吃轉基因食品嗎?”但至今未收到官方的任何回復,他認為這不應該。

  崔永元認為,正因為政府不誠信導致的信任危機,要傳播轉基因就需付出更多成本,應當俯下身來向民眾一點一點講清楚轉基因問題,而不是站著說老百姓都是傻子。

  崔永元表示,轉基因作為一個技術是中性的,作為一個先進技術一定要加大力度研究,因為涉及糧食安全,涉及知識產權,要堅決支持中國發展自己的轉基因技術,研究上“一天都不要停”。但轉基因作物商業化種植一定要謹慎,尤其是轉基因主糧產業化一定要慎之又慎。他希望做生物技術的科學家當少安毋躁,“雖然你們懂得轉基因,但並不懂得社會的全部,這個世界除了自然科學還有人文科學。”

  本版採寫京華時報記者商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5-734633.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