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簌簌
韩簌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7,320
  • 关注人气:1,0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存谢!肖棣对簌簌长诗的评论:《韩簌簌的京城导游图》

(2016-05-05 09:42:26)
分类: 评【浅阅读时代的回眸】

韩簌簌的京城导游图

    肖棣  

  不知道京城土著怎么言说京城,或者言说京城以外的外省呢?

  京城在历史的地位与形象,于内,中心论,即让外省人神往,也视为神秘,还不乏自卑感。于外,完美于清的红墙琉璃的帝国,在康乾盛世,国民经济总产值占全球经济总产值的百分之八十三,引列强虎视眈眈。其历史,其体量,既难对视,也难对话。

  随韩簌簌的长诗《一根针,穿刺京城》一起出发,外省人、山东诗人韩簌簌游走的“京城”又是什么呢?

  脚点京城伊始,人物身份互换,并且性别还有点错乱,但还是女性的,并且还是碎步的。这是韩簌簌的个人感觉,也与有游离京城、背离京城的外省感觉相邀约。

 

    前言:女中书与小鞋记

 

    再往北,就是祖宗的地盘了

    在中轴线上,我随众看官一起,与时间并辔而行

    刚性的公文里藏起嫣然的身子

    我怀揣令箭,我上书

    并一路检视自己晨钟暮鼓的过往

 

    在唐朝,我顶多就是上官婉儿?

    不是荣于文,就是毁于乱?

    可惜这是在清朝,我如此忤逆那自称佛爷的女人

    我敬重骆驼一样的男人和山羊一样温存的女人

    对猫和狐狸敬而远之

 

    如我学李白那厮,仰天大笑出门去呢

    那还得提着自己的脑袋和世俗的裙裾

      

  读到“如我学李白那厮,仰天大笑出门去呢\那还得提着自己的脑袋和世俗的裙裾”让我莞尔,李白的长安在此也是飞动的,“京城”附会的意义被瓦解了,单薄到只是一个人的目顾四盼。

  韩簌簌频繁转站的地铁里有如此更多的风情。

 

    3.北京地铁:风样的男子(略)

  

  北上广的地铁,以及南京郑州地铁,我曾偶尔乘坐。用“风样的男子”,用“液态的人群”,还是第一次让我审视地铁“这艘大船”的奇异。地铁是现代科技的产物,是距离的时间表达,是现代城市此地彼时快生活的诉求——“你肯定经历过的,一尾缺氧的鱼\要呼吸,更要前行”。  

  韩簌簌的一路地铁,是一部京城当代史进行时的写照。喧嚣,还是喧嚣。还有在疲惫的喧嚣中瞭望宽阔的指认,就是——

 

    这会儿,谁们温暖的江南

    还在招呼最后一粒赶场的稻谷

    而另一端的北国

    已圈养好 与他们共进退的煤炭 和柴火

      ——《北京地铁:土拨鼠,以及文明的章节》

 

  第一篇章《第一象限:地心之鼻息(7章)》,可以视为与庞德的《在地铁站》的一次舒解与变奏。

  庞德《在地铁站》——

 

    The apparition of these faces in the crowd

    Petals on a wet, black bough.

 

    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般显现;

    湿漉漉的黑枝条上朵朵花瓣。(杜运燮译)

 

  如果将其中的分节号修改成冒号,“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般显现:湿漉漉的黑枝条上朵朵花瓣。”似乎可以观照韩簌簌的第一篇章7章的延展。再读庞德《在地铁站》,似乎二文彼此怀抱千里而又相映成趣。

  第一篇章的“沸腾”状态,给予了第二篇章《第二象限:地表之取景框(9章)》定格澄净的准备。

  第二篇章喧嚣已经“当代”逆流而上,在静置的内部景象里驻足叙事。韩簌簌本有的历史纵深感,加以语言的际会,每一帧图像色彩丰富而饱和。对于一个成熟的诗人来说,好诗歌的本质是用心而不刻意。

 

     2. 中景之:水袖里的红墙(略)

     9. 超广角之:汉大赋的长城(略)

 

      

  如果京城建筑物地标承载的是宏观壮丽的阔大丰厚的激昂,那么,第三篇章《第三象限:时序之界限(8章)》是视野的一次扩散,覆盖弥散游移到文化边缘的清唱。但其衍生力量更胜一成不变的建筑地标恢弘解读的第二篇章。语感妩媚,直抵更现实,更形式,更真实,更历史的京城。所谓“更”,不是权宜的变形之计超越之计,而是微观生动绽放光芒的烟火。

   

    2.旧街衢与拨浪鼓赋

 

    一百年前,我在这里叫卖针头线脑

    而今天,电梯把那么多的我送上流水线

 

    速度就是唐人嘴甜,而拨浪鼓把小辫子飞成直线

    而今天粘人的米花糖,在内三环以里

    正以农村包围城市的节奏  成功收官

 

    速度就是垂柳的齐耳短发之与割草机的裁剪

    速度就是新罩面的柏油路上,胶底鞋之

    与他明暗里纠缠的 口香糖的较量

 

    事实是时间轴和空间轴在这里交替折叠

    3000年建城史,800年建都史

    被帝王俯视,又被臣民仰望的无限江山

 

    事实是城市的容颜,被时光不断改版

 

    你们中间,曾有谁 外屈膝以求安

    内强权以维和?

    诸王连锁,诸王汇集,你们可心安?

 

    事实是,如今我们谁也没有当成五四青年

 

    5.正史里的龙凤赋

 

    把莫须有的龙

    养在横梁上柱子上,供着

    刻在船沿上手杖上,握着

    把莫须有的凤嵌在丝绸里帷幔里,裹着。

    一直蔓延到帝王妃后的族谱里

 

    他们人人驾着莫须有的角

    让莫须有的鳞片

    在正史和野史里 

    上下翻飞

 

    想起非洲原始部落

    男人给心爱的女人一顶窝棚

    就足以立命安身

    没有飞龙,没有翔凤

    只用一把木梳,见证彼此 青丝变白的流程

 

      

  798是韩簌簌长诗三个篇章组成的计数,不论她的京城最后行程结束在798艺术中心,还是着意补笔798艺术中心借以回观、修正她的诗路也罢,798却是我喜欢的精致节奏感。798艺术中心坐落在后现代工业之后废墟之上,长话短说,可谓一次艺术的回巢。“一棵树与另一棵树,可以交付一颗心吗?\这一切,只有星光喷涌的暗夜才会知晓”(《尾声:冠冕之横梁——“798”的窗子,和颤栗的舞台赋》)。结笔不一定要与开篇呼应,事实却是呼应的,由古至今,步步惊心,说是韩簌簌的步步为营也未尝不可,于烟云京华,目光清澈、细腻深刻的描述了中国历史截面中的精神气质与身心关系。

  通观全篇诗章,诗笔墨近写实,但其篇章标题又近写意。如此差异可谓横云飞渡,空灵秀色,虽傲慢,却契合诗歌哲学。在时间的线性阅读展开上,因为停顿(以反复或者重复争取的后置的更大的流畅性的牺牲品),读者可能因此而失去耐心,整体上,阅读后则回归理性,大有二次阅读的可能。这是韩簌簌以往的写作惯性,是优点还是缺点,定论尚早,有待再观察。

 

 注:转过来时本人对原诗歌有删节。

原文:http:// blog.sina.com.cn/s/blog_  617adb900102wiza.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