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簌簌
韩簌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7,537
  • 关注人气:1,0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簌簌新作:《我父亲母亲的河流》(5首)

(2016-02-17 10:14:26)
分类: 诗【给河流起一个名字】
我父亲母亲的河流(5首)
    韩簌簌
 .
◎涨潮
.
我相信那些口含种子离去的亲人 
都已经深入根茎的内部
所有的暗物质,都霸气深藏
.
特别是在春天,青草一磨牙
他们就密谋一次槐花汛
人间,就涨一次潮
.
潮涨潮落。他们无非 
是想借着水势
重来这人间的庄稼地
再走一趟
 
.
◎复姓 
.
沿着经纬线,
数不清的大雁,在命里觅食
.
适当的时候
他们会把一个三角洲
装进嗉囊 带走
那时候,会有数不清的三角洲 
在他乡横空出世
.
看啊,涟漪所到之处
领地空前。我把云头压了压
我拍了拍翅膀
.
.
◎左臂上的村庄
.
我看见大地的腮红 在色块的起伏中
随季节光影变幻
我看见 在大片玉米地中间
一些叫村庄的庶子,都有一束野稗子的秋天
.
可是抱歉,我只是一截慢轨
我回溯在既定的轨道里
在祖国的新干线,在远郊干裂的河床 
隆隆开过
.
旷野之上,你们缓慢 又多么驯良
你们以牛羊的形式,被祖国放养
.
可是我有罪。正是我
惊飞了 安卧在草丛中的故乡
.
.
◎架屋河
.
在陈庄,如果平原
把自己豁一道深深长长的口子
东西走向,那就是架屋河
.
架屋河边,小路是村庄遗落的带子
篱笆是村庄翻茬的须髯
多少春耕秋种里,颤巍巍的老房子
长出腰肢细软的炊烟
.
我决意以星座 来为你们命名:
牛郎星、织女星,花开北斗
你们各自,占据一方好水土
我结圆圆的小花鼓,你开红红的小花
粉嫩的口唇,举起朝天的喇叭  
.
.
◎入海口之陶:他叙述 
.
先民们逐水而居
陶 也逐水而居。粮食、蔬菜和鱼们
在水边各安其命 
走得太累了,停下来歇一歇——
陶,就成为站着的水和土
.
在入海口
那些 散落在河湾皱褶里的垦荒人,都是谁?
是那些最早 以土著的方式留下来
并恰恰是为了侍奉那些种子 
及其后世子孙们的人
跟陶们一起 另立门户的人
 .
公元十一年,一条大河第一次踏进东营的门槛。
在河源,在那曲,在托克托和焦作
我见识过你的禹王故道
在每一个黎明和黑夜的拐弯处
你弯曲的脊梁 是以弓的姿势 负重前行。
.
弓啊,你遵循了上善若水的秉性
因你是父亲,把儿女们弹射出去是你的本能
.
在陶盆与人面鱼纹的抵牾中
一帧帧拓片层叠成一部繁衍常新的历史
一列列的水和土,正迤逦前行
.
.
作者简介:
韩簌簌,山东东营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山东作家班学员。多以组诗发表于国内各大诗刊800余首,并编入多种年度选本。曾获叶红女性诗奖一枚、全国特等奖两枚、一等奖三枚,银奖三枚等。著有诗集《为一条河流命名》。 
.
.
(注:此诗首发于20151211《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并获《诗歌月刊》DCC杯全球华语诗歌大赛一等奖。
在此,特别感谢晚刊赵玉武老师,大赛组织者唐成茂老师,以及评委孙贵重老师等良师益友!感谢鼓励与鞭策!深谢!)
.
簌簌新作:《我父亲母亲的河流》(5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