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簌簌
韩簌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7,537
  • 关注人气:1,0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包苞读诗之十一:余怒\李王强\陆华军\韩簌簌

(2015-04-10 19:44:18)
标签:

转载

分类: 评【浅阅读时代的回眸】
谢谢包苞!再转一次。。

第十一期微诗歌

 

 

读稿:余怒先生的诗歌初读会茫然,再读会惊喜,三读则会迷恋。在这两首诗歌中诗人的分行有着极大的迷惑性,如果用想当然来理解文字则会陷入困惑,而如果撇开他的分行只去追逐他所流淌的气韵,你就会恍然开悟。比如《流星旋转》中,我不管他的分行,而是这样读它:“言语之间,一个空间推着一个空间。波浪远去,剩下一分钟你可以与咕咕叫的水鸟分享”。“ 1010日晚上,她收紧了,像一块含玉的鹅卵石。而那时我与寂静已经一体了”。如此,他所传递的意象一目了然。尤其结尾“那是肉体的欢喜,飞动的鹳所展现的解剖学:长喙、脖颈、翅膀、脊背、尾巴,及其一系列形式感,犹如从飞机上抛下的亚麻衬衫,飘动旋转”就更加奇幻绝美了。而在《夜行者》中,诗人独特的感觉和表述让我读来也产生了深深的幻觉。陷于雕塑里的马、被抑制住的一个哆嗦或静电、身体是玻璃制品、很多手曼舞抓挠、垂直的墙壁在不停地朝下滑、我们的声音低下来开始回旋被莫扎特充满等等,这些充满了独特幻觉的语词不仅挟持了我们的理解,也挟持了我们的感觉。而强烈的陌生感和新鲜感,将余怒先生镌刻在了他的读者心中。 

余怒的诗

 

《流星旋转——给吴橘》

 

流星旋转仿佛天空有弹性

无人知道它们会落向哪里

言语之间一个空间推着一个空间波浪

远去剩下一分钟你可以与咕咕叫的水鸟分享

哈什么是道家的孤独这就是

1010日晚上她收紧了像一块

含玉的鹅卵石而那时我与寂静

已经一体了在冰上雕刻葡萄

那是肉体的欢喜飞动的鹳所

展现的解剖学长喙脖颈翅膀

脊背尾巴及其一系列形式感犹如

从飞机上抛下的亚麻衬衫飘动旋转

 

 

《夜行者》

 

大街上很多阴影夜静得

像可以伸手抓住令人想到

陷于雕塑里的马的运动感或

被抑制住的一个哆嗦或静电

我和朋友们喝了酒摇晃大笑唱着歌往前走

今晚的酒真好我们的身体是玻璃制品透明透亮易碎

我们举着它们从冷到热循环往复它们是我们的标本

感觉街道两旁的大楼太高了高不可攀会不会一下子

失去平衡呢楼脆脆无名冲击波某种电影效果去爬吗

感觉这一刹那很多手曼舞抓挠而

垂直的墙壁在不停地朝下滑来自视错觉

我们的前面有一个年轻男子又瘦又高穿着

白色裤子走在斑马线上频频扭头朝我们看

我们的声音低下来开始回旋被莫扎特充满

 

作者简介

余怒,男,196612月出生于安徽安庆,祖籍桐城,著有诗集《守夜人》《余怒诗选集》《余怒短诗选》《枝叶》《余怒吴橘诗合集》《现象研究》《饥饿之年》《个人史》《主与客》和长篇小说《恍惚公园》。

 

 

 

 

 

 

 

读稿:李王强的诗歌有着一贯的雅致和从容。他总是很稳定地把握着叙述的节奏和张力,没有慌张也没有茫然。看到云朵,他的内心想到了天堂和绝望。而在这种联想之中,诗人没有纠缠,却荡开来写,写蛛丝上挂着的蜘蛛,写远方,写汽笛。当这些毫无瓜葛的物事放在一起,他们的关系就产生了。即使是写浩荡的浓雾,写惊惧,诗人也是那么从容。这不是一种放纵,而是一种对书写的驾驭,对诗意铺展的驾驭。这种书写的沉稳来自于诗人多年书写实践的积累,也来自于诗人内心的平静。

 

 

李王强的诗

 

《云朵消隐》

 

云朵消隐,天空的蔚蓝了无边际

恍惚,如一场盛大的绝望

 

一粒草籽般的蜘蛛,在风中摇晃

用自己若隐若现的丝线

垂钓自己,认真地做着一场又一场

倏忽堕落却又轻易救赎的游戏

 

而你我,都有比汽笛更远的路途

比泪水更深的伤悲

灵魂如帆,缓缓升起

要渡这皮囊般的躯体到怎样的堤岸?

 

云朵消隐,这伸往天堂的云梯

早已,被拆散

 

 

《浓雾中》

 

 

浓雾漫了上来,填平了纵横的

沟壑,也裹去了绵延的群山

一种缓慢的涌动,铺天盖地

直到,彻底带走万物

 

三步之外,竟然不见了红尘

不见了你。我分明听到

你带着恐惧的呼喊

犹如一块块春水中消融的冰

 

恍如隔世,浩荡的白,浩荡的

真实和虚无。我们只能用一声声

虚弱的呼喊,相互缠绕、拥抱

判断彼此的方位,和距离

 

浓雾终于散去,我们惊魂未定

十指紧紧相扣,凝望的双眼

闪烁幸福的泪光。此刻的我们

就像两个被神灵重新爱过的孩子

干净又新鲜,肩并肩,走在晨光里

 

 

简介:李王强,男,1980年生于甘肃秦安。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青年文学》、《诗歌月刊》、《散文百家》、《扬子江诗刊》、《山东文学》、《时代文学》、《诗潮》、《飞天》、《文苑》、《草原》、《青海湖》、《绿风》等一百余家刊物发表作品,有诗文被《青年文摘》、《当代文萃》、《诗选刊》等转载,入选数种国内权威选本,获过多次全国性征文奖。出版诗集《在时光的侧面》(中国文联出版社)。现居甘肃天水。

 

 

 

 

 

读稿:华军的诗歌简洁明快,格调清新。读他,就是读江南,读他,就是读闲愁中漫出的雅致。“再远的水路有了秀色橹歌便亮起来了低到水上的是渔火高到天上的是星光”如此读来,犹如枕着美人的臂膀,这样的诗歌,本身就是一剂毒药,让你在慢慢的阅读中,爱上她。 

 

陆华军的诗

 

 

《橹歌》

 

贝齿朱唇

竟装着一船的橹歌

一只木橹

竟摇动一河的春色

 

千年的水路

有了橹歌

便不再寂寞了

燕尾低到水上剪一朵水花

橹歌高到天上握一握斜阳

 

再远的水路

有了秀色

橹歌便亮起来了

低到水上的是渔火

高到天上的是星光

 

江南好地方

我在江南橹歌中听到了

心平如水

也在江南船娘的胸前读到了

波涛汹涌

 

枕一船橹歌入眠

宛如枕着软软的波涛

 

 

 

等你,在江南

残阳铺进了江南
残阳给桃花补血
江南女子
多年来  
谁在给你补水
补成水灵灵的妩媚

肥的灯笼瘦的风
就由它去了
一行长长的美人靠
千年来 
 靠吞食时间进补
补成一副寂寞的样子
补成一副等待的样子

等你,在江南
如果你来,这时就叫黄昏
如果不来,这时就叫傍晚

 

 

简介:陆华军,扬州江都人,70后诗人、词作家。民刊《新城市》、《扬州诗歌》主要同仁。多年来流连、怀想江南水乡,得诗数百首。

 

 

 

 

 

 

读稿:读韩簌簌的诗歌像是在读命运,每一次诗意的挖掘都有着刀刻般的疼痛。“作为一个形而上的裁缝,一个不及物的动词紫色的凤冠里有你延滞封后的咒语明黄的蟒袍里是你日渐垮塌的山河而你依旧在一出出悲喜剧里,用心血练习布景 追光,自左心的廉租房打过去容颜,在右心的地下室里慢慢枯萎。”这样的诗歌一定有着沉痛的生活积淀,一定来自于生活最靠近灵魂的地方。“流血的经史多么无辜:你还要提防那些被你伤害过的戏中人物,回来讨债担心,这些不得不面对的画外音争先恐后,在逆光里 将水袖里的暗箭,一一甩回来”。多么好啊,读了,就不想再读其他的了,除了掩上书,静静地坐一会。

 

 

 

 

韩簌簌的诗

 

 

《画外音》

——献给:在文字里泅渡已久的姐妹们。

 

 

这么多年,你一直活在别人的脚本里

并捎上自己的泪水

青衣,最是你躲不过的一劫:

为了窦娥们,你不得不一次次受冤、赴死,让六月飞雪

 

作为一个形而上的裁缝,一个不及物的动词

紫色的凤冠里有你延滞封后的咒语

明黄的蟒袍里是你日渐垮塌的山河

而你依旧在一出出悲喜剧里,用心血练习布景

追光,自左心的廉租房打过去

容颜,在右心的地下室里慢慢枯萎。

 

流血的经史多么无辜:

你还要提防那些被你伤害过的戏中人物,回来讨债

担心,这些不得不面对的画外音

争先恐后,在逆光里

将水袖里的暗箭,一一甩回来

 

 

《老槐树:一条站着的河流》

 

你有没有见过,一条站着的河流

曾以一棵槐树的姿态

带着乡音,带着树根下那一捧黄土

带着一个地区 漫漶的流民史

顺着一条大河的走向

一路向东?

 

在入海口

在每一个黄河人的身后

都站着这样一株古槐:

刻着旧姓氏,刻着祖宗牌位的槐

带着一代又一代人的血气

从此落地生根。所以在黄河口

翅碱蓬们才如此有血性,苇荻们才如此泼辣

 

此去六百载,风霜两相隔

老槐树啊老槐树:

那在你的帽檐下迈出第一步的,

哪一个才是我的先人?

在根系遍布的华北大地上

哪一条沟陇边 埋着他们

还没有被验明的

真身?

 

 

简介:韩簌簌,网络上的前身是湘妃竹林,来自黄河尾闾的石油城市东营。在靠近诗歌源头的地方,她获得了雨露与光源。当生活用一道道的墙或栅栏将我们围追堵截,她在诗歌里找到了出口。常获奖,慎写作。曾获特等奖二枚、银奖二枚、叶红奖一枚、一等奖一枚。

在滚滚红尘里,她和她的诗歌一起,持续《为一条河流命名》(簌簌诗集名)。因此对于韩簌簌来说,继续在诗歌的路上展翅翔飞,是和她生命同等重要的事。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