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簌簌
韩簌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7,054
  • 关注人气:1,0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马行诗歌17首—【诗歌八方会谈】第二期研讨3月28日晚8点开始

(2015-03-27 18:38:02)
标签:

转载

分类: 行【千江有水千江明月】

【诗歌八方会谈】第二期研讨备用诗歌

 

[研讨时间]:3月28日晚8点—9点半
[研讨地点]:“华语实力诗人联盟”QQ群。 群号:245633911

[特邀主持]张无为教授

[特邀嘉宾]:格式、李之平、兰雪、采耳、祁鸿升、松林湾、韩簌簌、许军、李尚朝、韩玉光、周海鹏 其余还在核实添加中。)

[参与成员]:“华语实力诗人联盟”QQ群全体成员。 

                   

我们的宗旨: 

    如您已是文本有广泛影响力和较强识别度、文坛口碑佳的诗人,如您依然足够低调、沉实。——这正是我们所欣慰的! 

   

   欢迎各路豪杰携鲜花或砖头前往!

 

[转载]马行诗歌17首—【诗歌八方会谈】第二期研讨3月28日晚8点开始

作者简介:
        马行,生于山东,毕业于南京大学,2001年参加第17届青春诗会,2002年与批评家李心释等人成立“三象诗社”,200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曾获中华宝石文学奖、山东省泰山文艺奖。系中国国土资源部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山东省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

 

  

马行诗歌17


 

◆无名岛上:古诗十九首

 

 

那么多的水鸟
那么多的枯叶,漂浮在水上

 

船在行驶。我一边吸烟,一边数点无名小岛上的小白杨
一棵,两棵……
不多不少,居然十九棵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古诗十九首》中的一首首小诗
该是这般模样

 


 

◆大风

 

塔里木,大风分两路
一路吹我
另一路跃过轮台,吹天下黄沙

 

 

 

◆长江

 

有人在菜地里。有人开着汽车,上山
那个下午,我坐在江边
看堤坝,中国船,船上人
大水比黄河宽,比黄河的水清一些

 

啊,苍天之下
几丝云飘去,又飘来。它,我的这条长江
或许就是
黄河,就是尼罗河

 

它那么长,长得看不到尽头
一直长到大洋对岸,那个叫Emily的女孩脚下
它那么长,它是Emily
在密西西比河畔,弯腰,洗发,眼睛里噙着爱情的泪

 

 

 

◆塔克拉玛干

 

跪在沙上
我患有风湿关节炎的双膝
多舒服
无边的,微微的烫,像整个宇宙的跌打膏药

 

 

 

◆草原

 

草原上的事情,就是一根又一根青草
生长在泥土、砾石、沼泽和山坡上
是一只羊,像古老的纺车,把一年年白云
纺成纱,织成布,静静地披在身上
是一匹马把一条条的路,踩出
却又不留丁点踪迹

天晴了,打开一片又一片蓝的天
天阴了,把太阳的翅膀收起来
夜里,再把马头琴弦一根根擦亮

草原上的事情就是这样
即使牧人们把一生的爱恋公布出来
那份爱呀,那
风暴、雷声或平静
和一棵青草的绿,也没有什么两样



◆在昆仑山遇磕长头而行的年轻夫妇

 

在昆仑山
我不认识那对年轻夫妇
 
昆仑山,或许感受到背负的灵魂之重,居然让出一个
通天山口,让他俩通行
 
就是在那里
我还看到了长风
 
我看到长风正吹拂他俩的脸孔
那些风啊
吹得辽阔又干净

 

 

 

◆两滴黄河水

 

一滴黄河水再加一粒沙,是我命运
一滴黄河水再加大半个苍穹,是一座山,是我巴颜喀拉大雪山

 

 

 

◆小野菊

 

从天山向北,整个准噶尔盆地
加速,再加速

 

就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东经91°23、北纬44°16
一棵小野菊,一个小仙女
拦住了我

 

她小小的,瘦瘦的,似乎迷了路,在地质越野车轮的前面
向我举起淡黄小花

 

 

 

◆一条大河要拐多少弯才能到海


一条大河要拐多少弯才能到海

 

一条大河跟随着白天鹅的飞,一会到云里
一会俯冲
一会路过一片废墟

 

凌空一声悲鸣。一条大河的飞
恍若强光
弹进低矮的苇丛

 

苇丛里,一个秋天,一只白天鹅
死了
又像活着

 

 

 

◆地质勘探路上:过木垒

 

一座座雪山,是我帐篷
一块块戈壁滩,是我老卡车
还得行多远,才是天边
木垒河啊,多么欢快,可她领我出了大南沟村
却突然不见了
登高远望,只有从古尔班通古特沙漠,长途赶来陪我的连绵黄沙

 

 

 

◆小石头

 

我从万里之外的准噶尔大戈壁把你捡起
带到山东

 

这么多年,我顽固,我冷
我牙疼

 

似乎不是我把你放下。而是你,以西部,准噶尔大戈壁的名义,把我放下
放在山东

 

 

 

◆盛唐时期的绮绸绡缎锦

 

绮。少女在果园里踮着脚
摘一串葡萄,她的罗绮
叫枝条挂烂一个角
绸。仆人在传说,国王每次入厕
都要用掉三尺
华美的绸
绡。那件生丝织就的内衣
像雪山上的雪
一样的光亮,一样的白
缎。一个贫穷的青年为了买下它
也是,为了他亲爱的人儿
卖了十一只羊
锦。开都河边
罗布女子脱下它
显露出比月光还要光洁的身子
那是下午。在巴州博物馆
我低下头,感觉身上那件
杭州丝绸厂名牌衬衫
像绮 像绸 像绡 像缎又像锦

 

 

 

◆远方

 

远方,水净
天蓝
青青菜,狗尾巴草,蹲在路边

 

远方
火车绿色
它慢
慢慢地,等我

 

远方,邮筒里有我写给春天的
一封信

 

远方
像山歌一样远,如果再远
会像
水果糖,一样甜

 

远方,远到不能再远的时候
也就累了
此刻,远方在我门前,是拆迁队员,红漆刷在墙上的一个特大号的

“拆——”

 

 

 

◆青海草原上

 

那么高那么远的草原上,只有那一个小院

 

梯子竖着
土墙下,停着一辆木板车

 

那是大朵的格桑花,在青海西,再次盛开
那小院,看上去
多么眼熟,仿佛很多个很多个世纪以前,有一个人把院门打开

 

等,等我此刻
再回来

 

 

 

◆在禅寺

 

我找寻大海
大海找寻三百年前,住我隔壁的女子

 

多少香客。多少钟声
在回荡

 

 

 

◆菊花

 

在开封城,在大宋王朝的背影中
她弯腰
她额头微仰

 

大相国寺的钟声
已远
她是花神,还是前来迎接我的一个小女儿?

 

她啊
到底是谁?

 

微风起
她在我面前,居然低下了头
向前
可闻淡淡香

 

 

 

 

◆大雁

 

整整八年,我的天空
没有大雁飞

 

然而就在今天,我居然看到二十一只大雁
二十一个我
逆着风,从黄河大拐弯的地方,从上午七点
往东北方向飞

 

它们,二十一个我,所有的我,忽悠忽悠地
掠过热电厂的冷水塔
掠过人工湖
掠过城市所有的楼顶

 

二十一只大雁,二十一个被拆掉的故乡
二十一个逝去的亲人
二十一个童年的密码
越飞越远

 

然而哪儿才能没有猎枪
然而哪儿才能没有施放在水中的毒
此刻,二十一只大雁,二十一个我,越飞越远
撇下
一个空壳,笔名马行

 

木木地站在城市的喧哗中,顶着一个空荡荡的
天空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